紫幽阁

第0211章 被猪拱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杀神部落即将风起云涌,而杀神部落毗邻的望月部落却是一片安逸祥和,尤其是望月部落主城仙玉城的城主府的一栋豪华精致的阁楼内,更是红灯酒绿闪烁,旖旎春光无限。

“美人,美人!不要跑啊,本公子快抓到你了,等本公子抓到你,必让你好好尝尝我的魔爪功的厉害,嘿嘿。”

阁楼内传来一个年轻男子的淫笑声,听话中的内容似乎是这个男子正在追抓一个美女,亦或是在玩狗男女之间“捉迷藏”的调情游戏?

果然!

男子话语刚过,一个娇媚动听的女子声音就响起了:“嘻嘻,公子,你快来抓媚儿啊,哎呀,不要,公子,你的手抓到媚儿那里了,媚儿好怕,好怕…”

“美人,大声的叫吧,叫得越大声,本公子越兴奋,哈哈哈!”年轻男子显然占到了屋内美女便宜,声音充满了兴奋,得意的大笑起来。

屋内再次传出娇媚女子配合的娇喘:“哎呀,公子你好坏,媚儿不玩了,不然玩到最后吃亏的还是媚儿,来,公子,媚儿再敬你一杯酒。”

“好!不过同生希望媚儿用你的小嘴喂我哦,嘿嘿…”屋内的公子要求越来越过分了。

“不要嘛,人家好难为情的,要不我们喝交杯酒吧?”自称媚儿的女子婉拒花花公子的恶心过分的要求,提出了一个可以接受的建议。

“好!就依媚儿宝贝的,来,我们喝交杯酒,不过我有个条件,喝完交杯酒后,我们是不是该去里面办点更加有趣的事情了?嘿嘿…”花花公子得寸进尺了,要求越来越过分了,也越来越深入了。

好一对狗男女!

这栋三层楼房内只有两人,一男一女,楼房附近也没有一个护卫和侍女,显然这是专门为屋内的这对狗男女营造的最佳放纵狂欢的氛围。

此时两人身在顶楼,主厅里面墙壁挂着几个红色的灯笼,将里面照射粉红一片,地面上铺着红地毯,地毯最中心摆着一张四方桌子,桌子上摆满了美味佳肴,还有…美酒。

其实屋里最夺人眼球的不是摆设,也不是美酒佳肴,而是那个双膝跪在红色地毯上的那名少女。

只见少女皮肤娇嫩,洁白带着红晕,闪烁着迷人绚丽的光泽,一袭粉红色透明丝绸睡袍裹身,玲珑有致的娇躯曲线尽显无遗,睡袍里面的美好景象若隐若现,任何男人看到后都会血脉喷张鼻血长流。

再看少女的脸,媚眼如丝,唇红齿白,笑起来露出两对可爱的小虎牙,举手投足之间骨子都散发的一丝媚意,魅惑天成,这个少女的容貌居然如此熟悉,如果萧尘在此的话,必定会惊呼出来,因为她竟然是——

月媚儿!

难怪她自称媚儿,原来她是血日城月家大小姐,月媚儿!

数月前萧尘一人一剑攻伐整个月家,干掉月家一半强者,剩下的一半被杀破军杀了,本来血家下令封锁了月家的家属,不料还是让月媚儿从密道逃出了血日城,而后不知所踪。

让人想不到的是,数月后的今日居然出现在距离血日城数万里外的仙玉城,而且还在城主府的一栋楼阁里和一个长相丑陋的男子独处一室,追逐嬉戏,喝着花酒,打情骂俏,这是怎么回事?

丑陋男子长相确实丑,而且不是一般的丑,眼睛一大一小,尖嘴猴腮,头发稀疏发黄,年龄三十岁左右,此时他一只手在月媚儿火爆丰腴的身躯上不断揩油,一手端着一杯烈酒,咧着嘴淫笑着,露出一嘴黄牙,嚷嚷着要和月媚儿喝交杯酒。

丑陋男子自称同生公子,大晚上还身在城主府跟祸水级的月媚儿风花雪夜,他的身份呼之欲出,定然是仙玉城少城主,望月部落的霸主谢家的大公子——谢同生!

谢同生身份尊荣,实力也不错,达到了血熊境三重,只不过他的容貌实在有点让人不敢恭维,太吓人了!跟他身边的月媚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陀牛屎一朵鲜花,月媚儿居然跟此人厮混在了一起,有种“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悲催感。

月媚儿为何能忍受如此丑陋的男人占她的便宜吃她的豆腐,而且她还在极力配合谢同生的调戏,难不成是看上了谢同生的显赫身世?看样子似乎是这么回事了。

月媚儿现在无家可归,虽然实力天赋还可以,但是一个女儿家行走在外非常危险和不容易,必须要找个靠山。她自身条件这么好,找的靠山必须要具有显赫的身份,谢同生身为仙玉城的少城主,身份显然足够了,可是长相就…

难不成月媚儿是个贪慕虚荣的女人?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男人的相貌?还是被谢同生逼迫的?亦或是另有隐情?

月媚儿忍受着谢同生的咸猪手在自己的翘臀和细腰乱摸,垂下的凤目闪过一丝厌恶,不过转瞬就消失不见,伸出一只玉手端起了桌上一杯酒,抬起她那倾国倾城的娇颜,媚笑道:“公子,媚儿敬你。”

“好!干!哈哈!”

谢同生大喊一声,得意兴奋至极,目光贪婪的注视着面前这个白天在城外狩猎的时候遇上的绝色少女,想到等下就能享受这具完美的女体,他全身忍不住开始有点颤抖,欲火早已在体内熊熊燃烧,下面早已撑起小帐篷。

“干。”月媚儿果真和谢同生喝下了交杯酒,随即把空酒杯轻轻放在了桌子上。

“砰!”

谢同生直接把空酒杯扔在了桌子上,陡然将跪坐在地毯上的月媚儿拦腰抱起,快步走向相邻的卧房,一边走一边淫笑道:“喝酒太无趣,还不如去床上干有趣的事情,哈哈!”

“哎呀!”

月媚儿惊呼一声,想反抗,最终没有动作,任凭丑陋的谢同生抱着进入了隔壁的卧房,一双媚眼美眸的眼角却悄然滴落两颗晶莹的泪珠,显然她不愿意失身于谢同生,却不能拒绝谢同生,心里非常矛盾。

片刻后,卧房内传来撕扯衣服的声音,过来一会儿传出月媚儿的一声痛呼和谢同生惊呼什么还是“你竟然还是处子之身”什么的兴奋话语,随后就剩下男人的粗重喘息声和女人的呻吟声,不过这些古怪的声音才持续了十几个呼吸就停止了…

不管卧房内“战况”如何,但是一件事情已经成了事实,那就是如花似玉的妖媚少女月媚儿——被猪拱了!

【作者题外话】:各种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