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0161章 生死一念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片刻之后,萧尘脸上的那抹迷人笑容消失得无影无踪,回复了原本的冷酷,他依然没有睁开双眸,嘴唇却张开了,冰冷狂傲的话语幽然飘出:

“杀破天,我萧尘从来没有说自己是杀家人,我也不是杀家人,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我去杀家只为得到龙心草,你们杀家人却不断挑衅我,侮辱我,暗算我,欺骗我,是你们逼我杀人,我别无选择,要怨就怨你们自己吧!想杀我尽管放马过来!哈哈!”

“放肆!”

“放肆!”

……

无数道“放肆”声从杀家强者,姬家强者和血家强者口中暴喝而出,这些暴喝全部是针对萧尘的,每个强者都怒视着冷傲的萧尘,但是萧尘根本看不见,因为萧尘依然是闭上眼睛的,所以怒视萧尘的强者们根本就是浪费表情罢了。

“哈哈哈!”

萧尘听到如此多的喝斥,萧尘没有发怒,反而仰天狂笑,笑得所有人都闭嘴了人脸变成了马脸,差点暴起杀向萧尘,但是最终忍住了,杀破天刚刚已经发话了萧尘只能由他杀,谁敢妄动?

“我就是放肆你们又如何?有本事过来咬我啊!哈哈!”萧尘陡然睁开紧闭的双眸,闭上之前的那对黑白分明的眸子,赫然变成血红色。

萧尘居然又狂化了!

所有的强者目光一缩,忌惮不已,萧尘刚才可是杀很多强者了,难道他又想大开杀戒了啊?

“哈哈哈!”当所有强者看到萧尘现在弱不禁风的摇摇晃晃的样子,他们忍不住嘲笑般的狂笑起来,笑声中带着极度的不屑,他们不相信萧尘现在这副模样还能战斗?

杀破天没有笑,望向萧尘的目光除了无比的仇恨外,还多了一分欣赏和可惜,萧尘放了滔天大罪,罪不可赦,按照杀家族规萧尘必须死,要是不杀了萧尘,何以服众?不杀了萧尘,他杀破天说的话就等于放屁,杀家的威望将荡然无存,到时候谁都敢动杀家的人,杀神部落霸主将成为一个笑话。

“闭嘴!”杀破天冷喝一声,他对众人的大笑非常不爽,萧尘虽然是杀家必杀之人,但他曾经是杀家的公子,还轮不到别人来嘲笑。

“额,请城主大人降罪!”所有大笑之人,笑容僵化,随即惊恐的单膝下跪,请求杀破天原谅他们这回。

“哼!”

杀破天冷哼一声,不去理睬下跪的众人,开始踱步缓缓走向狂化的萧尘,他说过要亲手活剥萧尘,就一定会言出必行,这就是他铁血冷酷的性格和作风,无数人因此害怕他,就连杀家人也不例外。

杀破天没有释放狂化神赐,对付萧尘他根本用不着狂化,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天象境一重,实力强大得可怕,萧尘就算释放了狂化神赐也断然不是杀破天的对手,可何况萧尘已经是重伤之躯,根本承受杀破天的随便一击。

“杀!”

萧尘血眸冷冷的注视着逼向自己的杀破天,没有丝毫畏惧,缓缓的站直了有点弯曲的身体,单手持剑,剑尖斜插地面,他气势在迅速飙升,宛如一群杀神杀气凛然,战意冲天!

“咻!”萧尘身形暴起,化作一道残影,抡动沉重的木剑向着五丈开外的杀破天怒砸而去,气势如虹!

先发制人!

萧尘不习惯被动迎敌,向来都是把握先机主动攻敌,这就是他成长在大荒养成的习惯,以前他对敌荒兽都是先发制敌,往往荒兽还没有攻击他,就被他斩于剑下。

“蜉蝣撼树!哼!”

杀破天看着萧尘主动攻击他,冷哼一声,一对大手掌荒力流转缠绕,偏黑的手掌快速的变成金色,宛如黄金铸造而成,非常诡异。

金刚掌!

这是杀破天成名的荒技,威力巨大,想不到他才刚和萧尘交手,就直接使用最强战技,显然对萧尘抱着必杀之心。

“杀!”

当双方距离两丈的时候,萧尘和杀破天同时暴喝一声,纵身跃起一丈多高,将在半空进行终极碰撞,一决胜负!

“乱神音!”

“金刚掌!”

果然不出所料,两人同时使出了最强荒技,萧尘的是八等神音类荒技,乱神音!杀破天的是七等掌类荒技,金刚掌!

两者等级差一等,差距不是很大,各有所长,本是乱神音要略胜一分,但是杀破天修为高出萧尘实在太多,杀破天如果尽全力攻击的话,萧尘绝对会落得被杀破天斩杀的下场。

“好强大!”在场的所有人目光紧紧注视着对决的两人,兴奋不已,想象着萧尘被杀破天一掌拍死。杀破天的强大是毋庸置疑的,尽管萧尘也很强大,但是萧尘还太年轻实力还不足以抗衡杀破天。

“好顽强的生命力!好倔强的性格!好强的战力!此子要是不死,给他十年,不,只需五年时间,他就可能成为一名紫象境强者,成为一方无敌强者!”

这一刻所有观战的武者望向再次爆发超强战力的萧尘的目光渐渐不同了,又嘲笑变成了敬畏,对,就是敬畏。

他们在心里感慨萧尘非常人,不能按常人计算,受了如此重的伤,而且逃跑和大战了一天两夜没有进食,杀了无数强者,现在面对杀神部落第一人,依然生龙活虎的奋勇战斗,换了其他任何武者根本做不到,但是萧尘做到了。

这简直就是奇迹!

可惜了…很多跟萧尘没有仇恨的强者开始为即将夭折的旷世奇才叹息了,萧尘的表现征服敌人的手下,让他们心服口服了。

“萧尘——”苏青衣发出一声绝望的呼喊,泪水再次喷涌而出,瞬间泪湿了她的苍白绝美的脸庞。

她好想救萧尘,甚至愿意替萧尘去死,但是她没有这个实力,被杀家两名看守得死死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去死。

眼睁睁看着自己最心爱的人去死,自己却无能为力,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了。

“父亲!手下留情!”

“城主大人!请饶恕萧尘!”

正在千钧一发生死存亡的时刻,人群后面传来一男一女的两道声音,两道声音蕴含极度的焦急和担忧,女声甚至带着一丝恐惧,显然声音的主人都对萧尘的安危很在乎,生怕萧尘被杀破天一掌拍死。

听声音,求情的人应该是杀家三长老杀破狼和柳家大小姐柳如月,想不到他们同时赶到了血日城,并且在萧尘和杀破天进行最后的巅峰对决马上就要决出生死的瞬间,喊出了求情的话语。

这显然是天意,只是天意眷顾萧尘,杀破天未必有情啊,萧尘的生死还是决定在杀破天的一念之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