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0016章 萧尘不能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青衣匆忙找来了护卫,让苏剑飞一番查探,很快确定柳婆婆孤身一人从后门出了苏家,此刻估计直奔大东山去了。

苏青衣立即面见苏敌国,恳求苏敌国派人去东山把柳婆婆带回来。苏敌国却下令把苏家封锁了,只是飞鹰传书,让潜伏在外的斥候们查探一番。

天色越来越昏暗了,天空黑云翻滚,似一只地狱冲出来的恶魔般,欲吞噬大陆的所有生灵,雷声轰隆,闪电破空,狂风大作,暴风雨即将来临。

“柳婆婆,你千万不要出事啊!”

坐在密室内,苏青衣焦急的等待着斥候的回报,对于她的贴身侍女她并没有深厚的感情,反而这个柳婆婆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小时候外出玩耍时总有柳婆婆贴身保护,从小她就没有母亲,柳婆婆就像她的慈母般,总是任凭她胡闹,百般的爱护。

“轰隆!”

一道炸雷响起,暴雨终于落下了,苏青衣的内心却陡然一痛,她赫然站起,朝密室外走去,当她看到一只飞鹰落下,苏剑飞取下飞鹰腿上的密信脸色沉了下来,她更加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城内的斥候确定柳婆婆出了东城门,但找遍了东城外,却没有发现柳婆婆的身影,斥候实力低下不敢上大东山…”

苏剑飞低声禀报,他望着痛苦闭眼的苏青衣沉沉一叹,走进了密室。苏剑飞很清楚,如此关头,苏敌国绝对不会派人营救柳婆婆的,或许几天后,苏家的斥候会在大东山上找到她,不过肯定是一具尸体。



“轰!”

在房间内修炼的萧尘被一道惊雷炸醒,他眼睛睁开,望着窗外狂风暴雨,他突兀也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爷爷?”

他想起大荒内那个隐蔽山谷内的爷爷,想到山谷外的机关,想到他爷爷强大的本领,他摇了摇头。虽然那个山谷在大荒内,但还算是外围,附近并没有能破开是山谷口机关的强大荒兽。

他有些焦躁的在房间内来回踱步,不知道问题出在哪?他望着躺在角落里酣睡的大黄狗,看到它没有半点警觉,确定附近很安全,他有些烦闷的推开大门,看着倾盆而下的暴雨,望着忽明忽暗的天空,他黑白分明的眸子内都是忧色。

“扑扑!”

一道黑影朝这边破空而来,萧尘的眸子微微眯起,借着闪电他能看到是一只飞鹰。这东西他爷爷说过,是专门传讯用的,这飞鹰非常有灵性,是绝对不会乱飞的。此刻竟然直线朝他飞来?

“咻!”

他伸出一只手,轻松捏住飞鹰的脖子,看到爪子上绑着一个圆筒,他取下来随手把飞鹰朝空中甩去,飞鹰展翅盘旋一圈,破空而去。

“想要柳婆婆活命,立即单身上城东十里外的大东山山顶,如苏家有半点异动,柳婆婆必死无疑。”

圆筒内有一封信,信的内容非常简单,萧尘这一刻终于知道内心的不安源于何处了,他看完之后面色没有半点变幻,反而异常的冷静,冷静的可怕。

“嗤嗤!”

他手中荒力运转把信纸绞得粉碎,然后沉默的走出院子,找到一个潜伏的苏家护卫,单手抓住他的衣领,沉声问道:“刚才苏家出了什么事?”

萧尘释放了杀气,护卫感觉被一座大山压着般,有些窒息,他可不敢招惹这个杀神,连忙低声说道:“昨夜家族在大东山上的坟墓全部被盗,家主下令封锁苏家,任何人不得外出。”

萧尘眉头一挑,沉喝道:“任何人不得外出?没有人出去?”

护卫眼睛一转,想起了什么,连忙说道:“柳婆婆好像出去了,提前从后门出去了,此刻还没回来。”

“好了,你继续守着吧,记住不得让任何进我院子内。”

萧尘喊声的说道,松开护卫的衣领走进院子内,护卫这才擦了擦了额头上的冷汗,隐入的藏身在树蓬内。

萧尘进了阁楼内,把大门关上,这才背上木剑,对着睁开眼的大黄狗低声说道:“大黄,我要外出一趟,这次有些麻烦,可能需要你的帮助了。”

大黄狗眼眸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站了起来眸子变得冰冷,人性化的和萧尘点了点头。

萧尘轻轻打开窗户,大黄狗四肢一曲,身子如幽影般射出窗外,萧尘沉默跟上,一人一兽,身法无比飘逸,借着雨夜的遮掩,竟然轻松避开了苏家安排保护萧尘的暗卫,朝苏府外潜去。

大黄狗左突右闪,似乎不用探查都能清楚感应道苏家暗卫潜伏和巡逻护卫的位置,萧尘跟着它只是花费了小半刻,就从苏家高高的院墙内翻了出去。一人一狗没有停留,对着暴雨快速朝城东冲去,很快就消失在茫茫雨幕之中。



雨越来越大了,夹带着震耳欲聋的雷声,如狰狞白蛇般撕裂天幕的闪电,让回到自己院子内的苏青衣内心更沉了几分。

柳婆婆肯定出事了,她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她无法改变苏敌国的意念,她才白虎境一重没有办法孤身去救柳婆婆,苏敌国也肯定不会让她出去。

她是苏家大小姐,她聪慧绝伦,她是血日城无数公子心中的女神,她却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不能做…

这种感觉很抓狂,她在闺房内坐立不安,又无处可去,最终她脑海内又不由自主的浮现出萧尘那张脸。她轻啐一声,暗道自己是怎么了?最近怎么总是不由自主想到那个二愣子?他有什么好?乡巴佬一个,粗俗不堪。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倒了一杯清水,幽幽的喝了起来。喝着喝着,她发现眼泪不知不觉的流进了杯子内,微甜的清水变得微咸,嘴里一片苦涩。

“婆婆,你要是真死了,青衣会想尽一切办法灭了月家帮你报仇的。”

苏青衣呢喃一声,擦去眼泪站了起来,撑起一把雨伞走入了雨夜。

在这一刻她突然非常想看一眼那个来之大荒的少年,或许是因为对柳婆婆好的人,除了她外只有萧尘吧。

她来到了萧尘的院子外,却并没有进去,只是撑着雨伞远远的望着别院。狂风把她的宫裙吹的漫天飞舞,雨水把她全身几乎都溅湿了,她的脸在闪电的照射下忽明忽暗,依稀可见那如花的脸庞上,两条泪痕缓缓淌下,汇入雨中…

“嗯?不对!”

突然——

她似乎想起什么,惊呼起来。此刻还是刚刚入夜,按理说萧尘肯定还在练剑,以往并不是没有下雨过,但柳婆婆说过萧尘早晚练剑,风雨无阻。

她提腿匆忙走进院子内,推开大门,对着昏暗的烛火看到空空如也的阁楼,看到两扇窗户在寒风中摇摆,她美眸转动几圈,脸色瞬间变得雪白。

她快速走出外面,用最大的声音娇喝起来:“来人,萧尘去了大东山,立即通报父亲,苏家所有白虎境武者集合!”

没过多久,整个苏家暴动了。苏家两名长老带着二十名白虎境以上的强者,冒雨冲出苏家,直奔大东山。

萧尘不能死!

【作者题外话】:求收藏,求评论!冲榜了!兄弟姐妹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