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0015章 挑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青衣的一计堂堂正正的美人计,让血日城的局势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月家和苏家的争斗,血家的意思最为关键,血吹花作为血日城少城主,他的意愿对于血家也很是关键。城主血无常如他名字般,反复无常,此人最是重利,既然苏家主动开出条件,他自然想看看月家的反应,以得到更大的利益。

那些本来暗中站在月家那边的家族,又开始飘摇不定了。苏家荣华百年,财富在杀神部落大家族中都排得上号,如此深厚的底涵不可能没有隐藏的杀器,或者能请到强大外援。最后鹿死谁手还不一定,万一站错队,日后必将遭受强烈的报复。

血家沉默了,明显在权衡利弊。月家也沉默了,暗中准备,秘密调查,等待血家的决断。血日城开始诡异平静下来,不过城内的气氛却是愈加的压抑,亦如暴风雨前的宁静,令人窒息。

苏家得到了片刻的安宁,院子内的传讯用的飞鹰却是接连不断的起飞落下,苏敌国再也没有心情去二姨太那享受她高超的技艺,只是几日光景,似乎老了十岁。

柳婆婆的身体好得七七八八了,萧尘每日都过来看望一次,其余时间都在修炼。偶然一个人坐在院子内望着飞起落下的飞鹰,幻想着苏敌国带来一个好消息。

苏青衣也没有在出去,除了偶然看望一下柳婆婆,就是帮着她父亲处理族中事物,她没有再来萧尘院子内一次。似乎那一夜被萧尘刺伤的疤痕还未痊愈,亦或者内心的骄傲让她不愿意再低声下气,虽然偶然她还是会想起那副有魔力的完美身体,还有那张清秀的脸。

“萧公子,好消息!”

终于,在七八天之后,一名长老笑容可掬的带来了一个希望,苏家委托杀帝城赵家去联系杀家购买龙心草,就在刚才终于传来了肯定性的答复。

杀家族长杀破天,率领杀帝城强者击杀了断魂崖的双首碧鳞蟒荒兽,成功得到了五株绝世灵药。杀破天心情大好,在赵家随行的强者开口要购买龙心草时他一口答应了,只要众人回到杀帝城,立即可以花费重金购下。

大部队已经走到半路了,快马加鞭只要五天即可回到杀帝城,最多半月龙心草即可送到血日城,到时候再去一趟大荒帮萧尘的爷爷解毒,大局已定。

萧尘听完之后,整个人都沉寂在喜悦中,对于他来说,从小相依为命的爷爷就是他的一切,只要能治好他爷爷,别说帮忙对付月家,就算让孤身他杀去杀帝城他都不会眨眼的。



“一个月!只要再拖一个月!”

苏敌国这一刻似乎也年轻了十岁,他有些发福的身子都微微颤抖着,在密室中他来回不停踱步,精光闪烁的眸子转个不停,半晌后他郑重对着密室内的两名长老和苏青衣说道:“现在分两步走,第一,青衣你想办法再去稳住一下血吹花,第二散布谣言,说家族请来一名绝世强者,另外让部落据点内的家族成员动起来,迷惑月家的探子,同时安排疑阵,震慑月家和血家,只要我们拖住一个月,月家必亡。”

两名长老点了点头,立即商议起来,准备着手布置。苏青衣却没动身,反而蹙起好看的眉头有些担忧的说道:“父亲,你就那么相信萧尘?你现在等于把所有的筹码都压在了他爷爷身上,万一萧尘骗了我们?”

“你错了!”

苏敌国无比自信的摇头道:“萧尘不会骗人,眼睛!任何人都眼睛都骗不了人,萧尘一个涉世未深的二愣子,如果能把我们这些老江湖都给骗了,那我们都白活了。萧尘如此年纪,没有强者教导绝不可能达到如此境界,他那把三百斤木剑又岂是凡物?还有他的性子,如果不是有一个强大的爷爷潜移默化,他会如此桀骜不逊?一言不合便肆无忌惮出手,完全不计后果?”

苏青衣脑海内浮现那双黑白分明清澈灵动的眸子,不再多问,拥有如婴儿般干净眸子的人,显然没有遭受尘世的污浊。也正因为没有被这个残酷的社会伤得遍体鳞伤,磨平菱角,这才不懂得圆滑世故,没有城府,保留着人类最美好特性真善美之一的真。

“萧尘,十年之后你还能活着,不知是否还能保持这样的真性情?”

苏青衣低声喃喃一句,揉了揉额头走出密室,想着又要忍着内心厌恶,假装去和吹花公子风花雪月,她浑身都感觉不好了。这一刻她很是羡慕,要是生活能一直像萧尘那般就好了,带着面具活着太累太累…

还没到黄昏,天色却有些暗了,今天的风很大,吹得苏青衣的衣裳猎猎作响,吹乱了她的鬓发,眯了她的眼。

她抬头望了望天,脸色未变,她内心莫名有种不好的感觉,是要变天了吗?

“沙沙沙!”

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苏剑飞满脸怒色的快步走来,苏青衣面色更加沉寂了,沉声问道:“出了什么事?”

苏剑飞无比气愤的说道:“小姐,大东山的家族墓地群昨夜被人全部盗了,所有尸骨都被刨了出来!据附近的村民说,昨夜看到了荣家镇的人在附近出没。”

“荣家镇?荣家的人!”

苏剑飞已经走进了密室和苏敌国去禀报了,苏青衣的内心却是愈加的不安了。大东山上的墓地群,是家族护卫和旁系族人死去后安葬之地。既然是护卫和旁系子弟,那么葬品肯定不会太贵重,盗墓的人必然不是为了财物,而是为了激怒苏家。

挑衅!

荣家一直是月家的走狗,月家看来忍不住了,想闹点事看看苏家的反应,摸摸苏家的底。

这等小手段苏青衣倒是不担心,苏敌国自然安置妥当,只要压下家族子弟和护卫们不闹事,月家就无从下口了。再等苏敌国的一系列安排奏效,月家就更不敢动了。

尽管确定苏敌国能摆平一切,但苏青衣还是有些心绪不宁,却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她踱步走到自己的阁楼外,下意思的朝旁边的柳婆婆院子望了一眼,她眼角一跳,身子猛然加速朝柳婆婆院子内飞奔而去。

走进院子内,里面却不见柳婆婆的身影,苏青衣满脸寒霜的盯着服侍柳婆婆的侍女沉声问道:“柳婆婆在哪?”

侍女有些茫然和畏惧的说道:“婆婆刚才说有点事外出了。”

“糟了!”

苏青衣终于知道内心的不安出自何方了,柳婆婆孙子的墓地也在大东山上,苏敌国能压制护卫们不闹事不外出,却压制不住最是疼爱孙子的柳婆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