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0014章 玉生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下来的日子萧尘的生活无比平静,每天除了早晚练剑,其余时间都是修炼荒力,以前每天柳婆婆都会来看望他,这几天换他每天去看望柳婆婆了。

柳婆婆身上有软甲,月家的梨花落雨暗器虽然厉害,倒是没有对柳婆婆照成致命伤害,只是恢复了几天,她脸上恢复了血色,已经能勉强下床走路了。

柳婆婆发至内心的对萧尘好,他能感受的非常清楚,她不顾苏家的利益劝说萧尘离开,在刺客射出暗器挺身帮萧尘挡住,赢得了他的尊敬和爱戴。

萧尘出身大荒,不懂什么大道理,只认一个死理。正如他爷爷所说,别人对他好,他涌泉报之,对人对他坏,他十倍还之。

在柳婆婆的院子内,萧尘扶着她缓缓的在院子内行走,走了片刻他让柳婆婆坐在石凳上,望着她忧心忡忡的脸,沉吟了一下郑重的说道:“婆婆,你安心养病,我答应你,只要我爷爷的毒解了,一定帮你手刃月浮生帮你孙子报仇。”

柳婆婆脸色还是有些苍白,听闻萧尘的话一怔,随即感激的勉强笑道:“孩子,你有这心思就行了,凡事量力而行,不可莽撞啊。当然…如果你以后有大成就,实力非常强大了,顺手帮婆婆报仇,婆婆地下有知会感激你一辈子的。”

萧尘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他不喜欢多说话,更不会随便许下承诺的,他习惯去做。

柳婆婆沉默了一阵,脸上再次露出忧色,突然问道:“孩子,最近…小姐没有去找你?”

“小姐?”

萧尘愕然,随即反应过来,摇头道:“婆婆,你是说苏青衣小姐吧?最近几天我都没见到她。”

“那就奇怪了…”

柳婆婆低头疑惑喃喃一声,她受伤之后苏青衣只来看了她一次,这几天完全不见人影。那孩子是她看着长大的,对她也有深厚感情,没有大事断然不会几天都不露面的。



苏青衣的确有大事。

这几天她频频外出,在城内最大的酒楼风月阁内宴请宾客,弹琴煮茶,品诗论赋。

苏青衣的才情在两年前就名动血日城了,她清灵的气质,满腹的才情,冷艳的性子一直如罂粟花般深深的吸引着血日城的年轻公子们。

所以明知此刻见她是非常不明智的举动,但她下帖宴请各家族公子的时候,年轻冲动的公子们都按捺不住骚动的内心,就连血吹花都不顾影响,顶着被血家长辈的责骂偷偷出来赴宴。

风月阁顶楼。

四面无墙,几根柱子外加一层层白纱组成了这血日城最风雅的飘仙楼,白纱是半透明的,从里面一眼可以眺望整个血日城,因为在最顶楼,这里的风很大,吹得白纱猎猎作响,让处在里面的人感觉心旷神怡,飘飘欲仙。

“一缕烟眷眷,不似恋青山,开在磐石间,原是玉生烟…”

一袭白色宫裙,一把桃红古筝,一个绝色玉人,一双象牙般的玉手演绎着一曲爱恨缠绵的《玉生烟》,坐在飘仙楼的公子们,更感觉全身飘飘然,醉醺醺的,不知身在何方。

美人如酒,酒不醉人人自醉。

看轻血日城公子的苏家小姐,带着全族的重望,孤身上了飘仙楼,欲用倾城的风姿迷倒血日城第一公子,为家族赢得短暂的苟延残喘。

“铮…”

最后一声落下,残音袅袅,秋风猎猎,苏青衣眼神迷茫,没有看在坐的七八位公子,目光透过层层白纱,望着天边的白云,内心茫茫苦叹。

做人为何这般的艰难?这般无趣?红颜祸水?女子长得美看来的确不是件好事…

“好!”

一道阳刚有力的沉喝声响起,一名唇红齿白锦衣玉剑的英俊公子起身鼓掌喝彩,其余公子纷纷醒悟过来,连忙起身爆喝。

苏青衣收回目光,浅浅一笑,起身施了个万福道:“多谢诸位公子赏脸,今日青衣有些乏了就到此为止吧,青衣有一首新曲,明日再请诸位公子赏析了。”

众公子眼中露出一丝可惜,原本还以为可以观看苏青衣的曼妙的舞蹈,不过想到明日还能继续聆听仙曲,当下都兴奋的拱手纷纷离去。

唇红齿白的英俊公子却坐着没动,等众公子离去之后,这才笑着说道:“青衣,以前吹花请你都请不动,最近几日为何不仅宴请吹花,还让吹花听到如此动听的仙曲?”

“铮铮!”

苏青衣轻撩琴弦,目光低垂,轻声道:“少城主如此聪颖,难道猜不到吗?”

被公认血日城第一公子血吹花,飒然一笑道:“青衣,莫非你终于发现吹花对你的一片痴心?欲垂怜于我?”

苏青衣巧笑嫣然,如莲花盛开,不可夺目,她美眸直直望着血吹花道:“如果青衣说是哩?”

“哈哈哈!”

血吹花心神一荡,赫然起身,他俯视眼前这张皎白如玉,艳美无双的脸,眼中露出一丝隐晦的快意,脸上却一副色授魂与痴情汉的样子,说道:“如果青衣真的愿意下嫁与我,吹花自当以一城换之,爱江山更爱美人,青衣就是值得吹花舍弃江山的那个美人。”

苏青衣垂下眉头,看不出喜怒,内心却是厌恶至极。

其实今日之局,血吹花绝对早就看得清清楚楚,苏家濒临绝境,苏青衣是来牺牲美色换取苏家的苟延残喘。血吹花暗中应该和月媚儿定下亲事了,现在却信誓旦旦,一副痴情绝对的样子,城府之深不在月浮生之下。

这一刻。

苏青衣脑海内不由自主浮现萧尘那张脸,她暮然感觉道,虽然那个二愣子身上有很多缺点,但他真诚不做作这一点,永远比这些道貌岸然的公子们来得可爱些…

她站了起来,飘然朝楼下走去,走到楼梯口这才悠然转身,毫无烟火气的望了血吹花一眼道:“父亲说了,送一半苏家产业给青衣做嫁妆,所以江山和美人并不冲突。青衣从小就希望,有一个绝世公子会从心灵到肉体完全征服青衣,那个人会是你吗?少城主!”

佳人已经远去,香气在鼻中环绕,暧昧旖旎的话语在血吹花脑海内回旋,他屹立阁楼边,望着苏青衣走下阁楼进了马车朝苏家驶去,良久不语。

“一半产业做嫁妆?绝世公子?征服?苏青衣…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跪在我的胯下吟一首玉生烟的。”

血吹花喃喃几声,脸上露出一丝狞笑,转身快步离去…

【作者题外话】:读者大大,拜求收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