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0009章 一句话战不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无数公子眼睛亮了,嘴角都是戏谑之色,荣刀出场的那一刻他们都明白了荣公子的意思。而且就算荣刀不出场,估计很快也会有刘刀,李刀上场。

这群公子显然准备用血一般的教训,告诉这个外来的乡巴佬,有些女人不是什么人都能染指的…

苏青衣和柳婆婆眼睛也亮了,萧尘要是真的肯出战,绝对能轻易扳回一场,而且也能和苏家关系走的更加进一些。

萧尘没抬头,还在专心的捧着一块烤肉啃着,似乎不知道所有人都在看他,不知道有人对他发出了挑战。

直到荣刀等得不耐烦,准备嘲笑几句继而拿柳婆婆开刀,苏青衣眼中也露出一丝失望之色时,他才站了起来把手中骨头一丢。

“砰!”

骨头砸得桌子砰砰的响,他抓起桌子上油布随意擦了擦手,拿起放在一旁黑色长剑扛在肩膀上,沉默的走出来。

走到场中,他望着柳婆婆憨厚的笑了笑,这才转头看向荣刀,道:“你不是我对手!你们这些公子的护卫也都别上了,要想和我战,除非他出手!”

巨大的黑色木剑在他手里挽了一个剑花,最后斜指一人面门,众人顺着长剑一扫,纷纷露出不敢置信之色。

萧尘竟然剑指月浮生,白虎境三重的月大公子。



能成为血日城第二公子,月浮生有他骄傲的本钱,白虎境第三重,并且不论人品,心机,智慧,战力都能傲视一群公子。甚至在心机,智慧这两点上很多人认为超过了血吹花。

月家不像苏家一样会赚钱,也不像血家一样和杀帝城的大家族关系莫逆。月家能成为血日城三大家族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家族的子弟战力彪悍。在场的一些公子小姐心里都很清楚,月家其实是杀神部落五大杀手组织之一的月忍堂。

月浮生在十八岁那年突然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内,直到前年才回归家族,很快就声名鹊起。他唯一在公众面前出手过一次,却是把一个在城内闹事的白虎境二重武者,一招挑断了手筋脚筋。

所以此刻萧尘当众挑战月浮生,才会让众人如此的震惊。众人脑海内唯一的念头就是,这乡巴佬是不是有些脑子不好使?



柳婆婆退到一旁,偷偷的抹了一把眼泪。只有她知道萧尘为何会挑战月浮生,他是想替她孙子报仇啊,不论今日是否能成,这孩子的心意足够让她感动落泪了。

苏青衣却有些担忧的蹙了蹙眉头,萧尘才白虎境二重,他能是月浮生的对手?别出什么乱子啊?月浮生的狠辣可是血日城有名的。

“找死!”

一道沉喝声响起惊醒了众人,被人无视的感觉不好受。荣刀刚刚赢了一场,自信心达到了巅峰,此刻却被人如此的羞辱?原本只想挑断萧尘脚筋的念头彻底改变了,他眼中杀气充分证明了他的决心。

“咻!”

他身子猎豹般朝萧尘飙射而来,两只手同时动了,反手抽出背后的战刀释放奔雷斩,另外一只手探去腰间抽出软剑,如游龙般朝萧尘下身刺去。

一心二用,上下同攻!

众人目光都亮了起来,目光死死盯着萧尘准备看他如何应对?

萧尘没有退,只是那把巨大的黑色木剑反手在空中轮了一个半圈,重重的朝荣刀的战刀劈去。

无数公子笑了,这果然是个傻帽!荣刀那把战刀虽然只是二等神兵,但轻松能劈碎山石,他居然用一把木剑去硬抗?

苏剑飞柳婆婆苏青衣等人也笑了,月浮生却脸色一变,他不知道那把木剑有何出奇之处,只是看到木剑劈下的速度,明显比荣刀快了几分,他沉喝起来:“小心!”

“砰!”

月浮生的喊话已经迟了,木剑和战刀相撞,一股巨力从木剑内传出,荣刀虎口一痛,战刀再也握不住飞了出去。他望着那把木剑没有丝毫停顿,如流星追月般劈来,顿时吓得魂都没有了,连忙运转身法躲避。

“咔嚓!”

他躲避得很及时,木剑原先是劈向他脑袋的,被他偏移了一些劈在了肩膀上。一道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他身子倒飞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还在翻滚了几圈。他本想挣扎站起来,却张嘴吐口一口鲜血昏死过去。

“嘶!”

一道道抽冷气的声音响起,无数公子小姐眼中都是迷茫之色,望着那把毫发无损的木剑,有些不明白这木剑为何没事?荣刀为何就这么轻松败了?这一劈并没有特别厉害的地方啊?

“好!”

一道充满欣赏之意的沉喝响起,月浮生站了起来,笑容可掬的说道:“萧兄年纪轻轻,居然达到白虎境二重实力了?真是深藏不露啊,是浮生看走眼了。”

“白虎境二重!”

无数公子小姐眼中的迷茫之色更浓了,萧尘刚才并没有用荒力灌注木剑,木剑上没有光芒闪耀所以众人并没有看出他的实力。虽然月浮生的话语可行度很高,但很多人还是保持怀疑态度,这乡巴佬才十六七岁吧?没有家族丰厚资源培育怎么可能修炼得那么快?

萧尘看都没有看被带下去的荣刀,长剑一扫再次遥指月浮生,脸上没有半点情绪波动,平静的问道:“一句话,战不战?不战我可是要回去睡觉了。”

“霸气!”

苏剑飞忠心的感叹起来,苏青衣美眸内闪过一丝欣赏,这才是真的男人,比那些绣花枕头的一样的公子有范多了…

坐在上首位今日的主角月媚儿,一双桃花眼也亮堂堂的。她嘴角微微翘起,火热的目光盯着萧尘,传递过去一份情意浓浓的钦慕,也不知是真实的,还是装的。



月浮生很快给出了答案,荣家附属月家就算萧尘不挑战他也会出手。他洒然一笑走出外面,长笑一声道:“酒来!”

一名护卫立即抓起一坛酒投掷过去,月浮生看都没有看一眼,虚空一抓抓住酒坛子口子仰天就喝。连灌三大口,一滴酒液没有溅在他身上,他随手一甩酒坛子飞射回去,又大喝起来:“刀来!”

“咻!

一把长刀破空而来,同样的月浮生虚空一抓再随手一甩,刀鞘立即原路飞射回去被护卫抓住。

他在空中舞了一个刀花遥遥和萧尘相望,长笑道:“萧兄,浮生年长你几岁,实力也比你高一重,今日你既然想切磋一下,我们就以十招为限,点到即止别伤了和气。当然…公平起见,我让你三招只守不攻,如何?”

月浮生的气度和洒脱,引得数名公子喝彩,几名小姐眼中也露出迷醉之色。就连苏青衣都不得不承认,如果月浮生不是苏家的仇人,那将是一个可以认真考虑的终生伴侣。

萧尘没有说话,他身子动了!

如同那天冲向血狼群般,长剑倒拖在地上,划出一阵刺耳的尖鸣,他眸子森冷无比,无尽的杀气倾泻而出将月浮生笼罩进去。

“来的好!”

月浮生长刀一荡,雪白的刀身顿时光芒四射,一声刀鸣响起,他那英俊的脸色也都是凝重,显然全力以赴了。

“喝!”

一道沉喝声响起,地面一震,萧尘双腿在地上一踏身子高高跃起,巨大的木剑如奔雷般从后面挥起,在半空时候他由单手握剑变成了双手,力度猛然大了几分,对着月浮生的脑袋重重劈下。

“咻——”

一道尖锐的破空声响起,全场所有人都被这一剑震住了。刚才劈荣刀那一剑或许众人感觉不出什么,这一剑却让他们感觉到无比压抑,呼吸都有些困难。那木剑内隐隐有光芒闪耀,威势惊天,不用说灌注了荒力。

月浮生的脸色再次沉了一分,外人只是看到木剑的威势,他却实实在在的感受到这一剑的霸道。萧尘没有使用任何荒技,但这一刻他却感觉他被这把剑锁定了,无论他朝任何方向躲,这一剑都会劈在他身上。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但多年来的血战养成的直觉救了他很多次。所以他没有任何犹豫,同样改为双手握刀,双腿一沉,长刀一横准备硬抗。

“铛!”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月浮生差点握不住手中的长刀了,萧尘也感觉一股巨力反弹而来,将他木剑荡开而去。

“喝!”

萧尘脸色还是没有半点情绪波动,似乎一切都在他预料中一般,他在空中爆喝一声,以奔雷之势再次闪电般连续劈下几剑。

“铛、铛、铛、铛!”

一阵金铁相撞的声音响起,不时有一两道火花闪耀,众人根本看不清萧尘的招式,只是看到黑色木剑化作残影,不断在在空中闪动,耳中都是破空的尖啸声。

“砰!”

在第五剑劈下的时候,萧尘双脚站到了地面。月浮生却生生被劈得跪在地上,他的双手虎口全部裂开,嘴角一道淤血缓缓溢出,握着长刀的双手不断的微微颤抖。

但他还是没有舍弃长刀,因为他很清楚,如果刚才不是他硬着一口气,死死握着长刀的话,此刻他…已经死了!

萧尘还保留这双手握剑的姿势,那把近一米长的木剑死死压住月浮生的长刀,都架在了他的左肩上,他目光冰冷如野兽,如果他用力朝右边一扫,怕是月浮生的脑袋要碎了。

“咻!”

一道火红的身影突然从前方飞射而来,她脚下白光闪耀,速度快如风,只是一闪已经到了萧尘的身边,一张媚到骨子内的脸笑着望着萧尘道:“萧公子天资纵横战力无双,我哥哥输了,萧公子放他一马吧。”

萧尘内心一叹,这月媚儿来得好快,他已经没有机会废掉月浮生了。

他索性收起长剑,插入背后的绑带中,悠然的转身对着柳婆婆和苏青衣说道:“吃饱了,打完了,回去睡觉吧。”

全场鸦雀无声,直到苏青衣和萧尘等人离去后,众人才回过神来对视一番,面面相觑。

而月浮生还跪在地上无力起身,双手依旧不断的颤抖,那双眸子内的怨毒之色,让所有人不寒而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