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297 后续四:白首不相离(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间礼服店面里,一个身穿曳地长裙的女设计师,正在纸上写写画画,桌面上散落着很多纸张,每一张上都画着一张十分漂亮的婚纱。

“Lisa。你进来把这张图纸拿出去。”

“哦,来了。”Lisa把纸张展开,“真漂亮。”

华筝笑了一下,“别拍马屁。”

Lisa真的没有拍马屁,华筝自从从加拿大回到中国之后,每个季度都会推出一款婚纱礼服,然后请来明星走秀。

不过。华筝的设计经过在加拿大世界著名服装设计师的指点之后,也算是更加精粹了。之前华筝设计礼服只是接单子,根据别人的要求来设计礼服,而现在,真正是做到了用自己的头脑,根据自己的理念在设计出自己想要的礼服。

当然,也有没有灵感的时候。

华筝就开始在设计室里来回走动,揉乱了头发好像是狮子一样,外卖盒子啤酒瓶都倒在一边,因为设计出现偏差错误的废稿纸扔了一地。

Lisa是新来的店员,觉得很是惊讶,原来在C市很有知名度的女设计师,曾经拿出过那么多优秀作品的人,竟然……

不过,在一边已经在华筝店里呆了不下五年的店员,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苏智说:“掌柜的就是这样,放心好了。她这人一旦是正常了,就灵感枯竭设计不出衣服来了。”

“是不是一般的设计师都是这样啊,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怪癖?”

苏智摊了摊手:“你看看我,我这人就没有怪癖,心理健康身体健康。”

苏智大学学的是美术设计,自从大学毕业之后,先在华筝的店里给华筝做助手。现在也进了公司,成为了设计师。

“是谁在这里想要登现场征婚广告啊?”

门口传来一个声音,苏智顺着声音看过去,宋予乔拉着一个小女孩儿走进来。

Lisa知道宋予乔是华筝的朋友,来到这里经常和华筝一起来品茶,便起身:“我去泡茶。”

苏智走过来,“来,小安歌,让哥哥抱抱。”

安歌扎着两个羊角辫,走起路来还是一晃一晃的走不稳,粉嘟嘟的特别惹人疼爱。

设计室的门打开,华筝直接拍了苏智的背一下:“喂,你要点脸好么?一大把年纪了也好意思自称哥哥。”

宋予乔也由着苏智抱着小安歌不撒手。已经跟着华筝进了设计室。

里面果然是和想象中一样乱。

宋予乔扶了扶额头,到外面找Lisa要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进来帮华筝把地上散落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都给塞进塑料袋里。

“我敢说,如果外面给你这里预订礼服的人,看见设计师的设计室里就是这种样子,绝对,不会来找你预订第二次的。”

“我只是管设计,礼服好不就行了,还要什么附加值的服务,呵呵。”

宋予乔坐下来,“郑融呢?”

“这两天不知道要研究出来什么分子,每天都是很晚,反正我不懂,他倒是可以和你姐讨论到一块儿,都是临床医学方面的。”

在年前,郑融和华筝一起从加拿大回来,有加拿大的研究所的工作经历以及成就,回来便接到了中科院的邀请。

“我姐现在才没工夫呢,”宋予乔说,“她现在正在安胎,明明嘴里说了绝对不要第二胎了,还是怀了,指不定在家里罚韩哥跪搓衣板。”

韩瑾瑜一直都想欠宋疏影一个女儿,宋疏影每次都很不屑,“如果这一胎还是男孩儿呢?”

韩瑾瑜说:“那就再接再厉。”

在宋予乔看来,她姐姐和韩哥之间,也真的是喜事连连了。

华筝看了一眼宋予乔身上穿的这件白色的纱裙,忽然眼底一亮,“我知道了!”

宋予乔略微有点惊愕,哪里知道华筝为什么忽然喊出这么一句话来,“什么知道了?”

华筝打了一个暂停的手势,已经跪在椅子上,在稿纸上画起来,笔尖在纸上沙沙作响。

宋予乔把塑料袋放在一边,坐下来,看着窗户外面投进来的光,投过来的身影在地面上拉出一道光。

她顺手拿起桌上的一本礼服册子,翻看了一下里面华筝设计的衣服,忽然就想起来还是在两年前,初到加拿大的华筝,甚至在晚上给宋予乔打过电话来哭诉。

………………

两年前,华筝带着一颗向往和惊喜的心,飞越大洋来到了加拿大,她是想要给郑融一个惊喜的。

之前和郑融有过一次通信,纸质的信件,上面有地址,华筝便直接拖着行李箱去了郑融的那个地址。

在异国他乡,感受的完全都是不同的感觉。

除了在唐人街,在街上遇到中国人的机会是很少的,当然会有黄皮肤黑头发的人,也可能是韩国人日本人。

研究所位于郊区,仅仅在路上开车就耗费了半天时间,郊外更是如此,开车开一个小时都不知道能不能遇上一个超市。

华筝看着道路以及远处的草坪,心里不由得就想起来在中国的那种堵车盛况。

车子在道路上行驶着,不知不觉中天色就暗了下来,四处都没有多少人,华筝脑子里忽然就想起曾经在美剧里面看过的那些变态杀人案件,有很多都是专挑单身的乘车女性下手的,顿时毛骨悚然了。

华筝就和前面的司机大叔攀谈了一下,不过幸好,司机大叔很热情,还特别告诉她哪里比较好玩儿值得去。来乐贞划。

等到了地点,司机师傅帮华筝把后备箱的行李箱搬出来,华筝忙不迭地说谢谢。

郑融的住所是在距离研究所一公里之外的一个居民区,放眼望去,全都是门前带着草坪小花园的房子,环境特别清幽。

一个很性感的美女见了她还特别迎上来,以为她是来找房子的,“您需要什么房子,我是这里的房产中介,可以给你看两套很不错的房子。”

华筝说明来意,美女指了指前面的第三个,“那是你说的那套房子,祝你愉快。”

华筝十分忐忑地一路走过来,心跳加速,越来越渴望见到郑融了。

然而,站在门口,在敲门之前,华筝却忽然怔住了。

里面,传来另外一个人的声音。

是郑青。

“郑融,你可以努力,但是你知道你努力多长时间才能够赶得上华筝么?你有哥哥我这种前车之鉴,你为什么还要走这一条老路呢?”

华筝忽然就想起,前些天给郑融打电话,郑融甚至有几次都没有接。

如果真的很累的话,肯定不会想要继续下去了。

“哥,我之前说过想要试一试,这一次同样,我跟着予乔的妈妈来到加拿大,就是为了想要成功,华筝也说过,她会和我一起努力的,成为顶尖的设计师……”

“郑融!”郑青打断了郑融的话,“你会过得很累,而且,两个人的起点不同,注定付出都不会一样的……”

华筝想要转身就掉头离开,而就在这个时候,她听见郑融的一句话。

“我想要给华筝最好的生活,我也相信我能给,哥,你不要再拦着我了,华筝航班都已经降落了,我要给她打电话问问她到哪里了。”

郑融拨通了华筝的手机,却没有想到,却是在门外,传来了手机铃声。

他与郑青对视一眼,上前一步开了门。

“华筝!”

夜幕之下,华筝拖着一个拉杆箱,看向郑融,眼睛里有笑。

片刻之后,她丢掉手中的拉杆箱,向郑融跑过来,一下子抱住了他,“郑融,我来找你了。”

宋予乔事先给郑融提到过这件事,然而却还是被郑青给耽误了,没有去机场接华筝。

晚上,郑融下厨做饭,华筝在厨房里帮了一会儿忙,觉得自己是越帮越忙的那种,在郑融身边还真的给他添麻烦,便转身出了厨房门。

而在外面,郑青正在看电视。

华筝端着一盘水果走过来,放在茶几上,找了一个单人沙发坐上,“哥,你吃水果。”

郑青看了一眼华筝,转眼继续盯着电视机屏幕。

他对华筝,乃至于宋予乔,在刚开始的时候都没有过多的敌意,也都是当成是郑融的之交好友来对待的,但是到了现在,换了一个身份,他觉得不适合。

厨房里传来炒菜的声音。

在这里,恐怕也只有自己家中可以吃到地地道道的中国菜了。

郑青忽然开口:“我只是觉得,你这样的千金小姐,我们家高攀不起。”

华筝愣了一下神,转过来,“什么意思?”

“你有唾手可得的东西,而我们没有,所以注定是要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拿到的,”郑青说,“刚才你在门外,想必也是听清楚了,就像是你现在银行卡的钱,很可能是我们这种人一年,甚至于两年不吃不喝都存不下来的,郑融和你在一起,会为了满足你而更加苛责他自己,会很累,这不是爱不爱的问题,而是爱不爱的起的问题。”

华筝看了郑青足足有一分钟,直到厨房里的郑融端着菜出来。

“吃饭了,”郑融发觉到不合时宜的氛围,对华筝说,“里面还有你最喜欢吃的水煮肉片,去端过来。”

华筝起身向厨房走去,郑融才一下子逼近郑青,“哥,华筝现在都从中国飞过来找我了,你就不能收一收你的这种偏见吗?我从小到大都没有忤逆过你什么,但是,现在如果你不同意华筝,那注定我要站在你的对立面了。”

郑青直接起身,到楼上去了。

华筝从厨房走出来,“哥怎么上去了?”

郑融拉住华筝的手,“他不饿,咱们两个人先吃。”

郑融是那种不会轻易改变的人,既然已经确定了自己的心,接受了华筝,他就绝对不会再放手。

从高中十六岁那种懵懵懂懂的爱,到现在已经是第八年了。

如果说八年的等待能够换来一生的守护,也足够了。

在动筷子之前,华筝忽然一下子制止了郑融,“先别动!”

“怎么了?”

华筝跑进厨房,拿了一个干净的碗,一个盘子,来到桌边,碗里盛了一碗汤,盘子里各盛了一些菜。

“你这是要……”

“我上楼给你哥送上去。”华筝说完,便用餐盘端着,小心翼翼地上楼,“你先吃啊。”

华筝这是头一次来,见到郑青是上了楼,却不知道郑青到底是在哪间房,不过这栋房子不算大,虽然是两层,但是第二层也只有两间房,华筝第一间敲开的房门就是郑融的。

“哥,我把饭菜给你端上来了。”

房间里开着灯,郑青正在收拾东西,地上放着一个大包。

华筝惊讶:“你要走?”

郑青点了点头:“你别多想,机票都买好了,是明天下午的,本来就是要走的。”

华筝把餐盘放在桌上,靠在身后的椅子上,“哥,我能听懂刚才你说的话,我也知道,可能是我给你郑融很多压力,但是我也不想……我其实可以和郑融在同一个起点,其实我现在什么都不会,我都可以一点一点地去学。”

郑青没说什么,依旧低着头在收拾东西。

华筝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钱包来,打开钱包,“里面现金没有多少,卡,银行卡和信用卡我都给你,这是我的卡,这是我妈给我的副卡,这是我爸给我办的卡,我现在都不需要,都给你。”

郑青看着华筝这样突然的动作,“我为什么要你的卡?”

“我不是给你,是……”华筝顿了顿,“你帮我拿着,现在我是在异国他乡,我和郑融是在同一起跑线上,我不会给他压力了,我现在身上就留着一千块钱的现金。”

郑青站起来,“你收起来,没必要这样。”

“有必要,”华筝把手中的卡都放在桌上,“你是郑融的哥哥,也就是我的哥哥,我必须要让你认可我,等到你觉得我合格了,你再把这些卡还给我。”

郑青忽然笑了:“你这些卡,可以透支多少钱你算过么?如果我卷了你的钱跑了呢?你也真的是舍得,你就不怕一输全都输光了?”

华筝走到门口,回答了一句:“因为我爱的起,所以输得起。”

华筝从楼梯走下去,刚好郑融从客厅上楼来,“你上来干嘛啊,去吃饭,我刚给你哥送过去,你哥还说你厨艺见长呢,回头教教我。”

郑融向华筝身后看了一眼,笑了笑:“好。”

饭桌上,华筝戳了戳郑融结实的胸肌,说:“我发现你瘦了啊。”

郑融扬了扬眉:“有么?”

“当然有了!”华筝说,“我这种有两三个月没见你,现在见你肯定又更加直观的印象,你多吃点。”

说着,华筝就给面前的郑融夹了一个红烧鸡腿。

郑融撑起手臂在桌上,伸手在华筝脸颊上捏了一下,“那我发现你也瘦了啊,你也多吃点。”

“我这是胖了!”华筝说,“比起你走的时候,我胖了五斤!”

郑青站在楼梯口,一个刚好的位置可以看见下面餐桌边的情景。

他看了一眼华筝留下来的那一沓银行卡信用卡,摇了摇头。

因为从来都没有失去过,所以才会觉得输得起,如果这些钱真的是一点一滴用自己的血汗挣的,那就不会觉得输得起了,因为一旦输了,就要重头再来。

只不过,郑青到最终也是一句话都没有多说,第二天下午的航班,飞回中国。

………………

宋予乔想起华筝在那个时候,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给她发短信或者是打电话,有时候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然后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只不过,她的哭泣,从来都不敢给郑融看见。

郑融比她更难,她不想再给郑融压力。

她说:“予乔,我觉得很辛苦,真的,如果没有家里的支持的话,一个真正平凡的人,真的会很辛苦……”

宋予乔在当时安慰华筝:“要不就回来吧。”

“不,”华筝说,“我要坚持下去,我不能让别人看不起。”

不仅仅是宋予乔对华筝这么说,就连华筝的妈妈也这么对女儿说,华筝相同的话拒绝。

其实,华筝在拒绝别人的同时,也是在给自己打气,她不能让自己的爱情就这么不堪一击,她曾经说过的,只要是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就算是每天露天睡在大马路上都愿意。

华筝的母亲说:“你坚持不下去了也没有人会怪你的,郑融也不会怪你,你不要太逼迫自己。”

“妈,你不懂的,没人能逼我,是我自己逼自己。”华筝忽然笑了,“我以前都能追裴斯承三年,现在又凭什么不能为了郑融吃一点苦?我当时追裴斯承也只是想让他当我男朋友,但是现在郑融是我将来的老公。”

华筝的母亲笑了一声:“由着你了,只要你将来看到现在不会后悔。”

肯定是不会后悔的。

华筝和郑融在加拿大呆了两年,郑融每天都出入研究所,而华筝,也因为自己独特的眼光以及才华,因为设计的一件旗袍式的礼服,在加拿大华人圈一举成名,之后她便一直坚持着自己独到的眼光和思维方式,只不过,时间长了,也就遇到了自己的瓶颈。

如果一味的原地踏步没有创新,就拿不出好的作品,最长一段时间,华筝有接近半年都没有拿出一张设计稿。

最终,华筝得到了在加拿大都很有见地的一位设计师的指点,从而茅塞顿开,突破了瓶颈。

华筝在温哥华也有一家礼服店,刚开始,里面只有华筝一个人,没有招店员,因为一旦是招人,就需要付人家工资。

一天待在店里,有时候连水都不敢多喝,因为多喝了水就要去上厕所,她真的怕错过哪怕是一个来的顾客。

郑融在研究所不忙的时候,就过来帮华筝。

那个冬天,很冷,临近大年夜。

郑融从研究所出来,后面的席美郁叫住了他,“这边是我中午在家里包的饺子,是煮好的,回去拿了平底锅,放上一点油煎一下。”

“好,谢谢阿姨。”

到了礼服店里,华筝正俯身在桌面上,听见门口的风铃响了一声,猛地抬头,看见郑融来了,兴奋的跳起来,直接跑到郑融身边,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踮起脚尖来亲了他一口。

“我今天接到单子了!”

华筝脸上笑的开心,郑融揽着她的腰,“棒!”

“那是,你媳妇儿我是谁啊。”

郑融抬了抬手中的饭盒:“今天有奖励。”

“什么好吃的啊?”

“席阿姨给的饺子,我去煎一下,你先去画设计图。”

“好!”

这样一个很冷的冬天,两个人围着一张小圆桌,吃一口煎的焦黄的鲜肉饺,听着店门外的人声,都觉得异常幸福。

华筝从柜子里拿出来一瓶红酒,说:“今天白天有个人过来店里推销的,我就给买了。”

郑融皱了皱眉,接过来看了看上面写的英文,虽然说并不是什么好酒,不过也没有掺假。

华筝在一边解释,“一瓶酒也不算贵,我看那个小姑娘挺辛苦的,前面的那家饭店去推销的时候还被赶了出来,所以我就……”

郑融已经用塞子开了红酒,“正好,庆祝一下。”

原来在C市的礼服店,就算是一个月不来客人,华筝都不会觉得心里有负担,或者说一连来了很多客人,也不会觉得喜上眉梢。

倒是现在,接到了一个单子,就觉得开心的不得了。

其实,也到了现在,华筝才知道,原来在C市的礼服店里,有很多单子都是从父母那里得来的,都是看在唐家和华家的面子才过来给她捧场的。

如果说能力的话,她一点都不比别人差,但是她头上却始终都是来自于家族的荣耀。

这一次,她一定要独立出来,别人提到她华筝,想到的是女设计师华筝,而不是华家的小姐唐家的表小姐这类的头衔。

是的,她要做到。

那个晚上,喝酒喝的微醺,她醉眼迷离地问郑融:“你觉得我能不能做得到?”

郑融握紧她的手,“能。”

“你信我,就一定能!”

就算是全世界都背弃,只要有一个人支持,就足够了。

一年后,当华筝站在最高荣誉的颁奖台上的那一刻,她在台上,对台下的郑融露出了最灿烂的笑。

而在郑融身边,站着一个她没有想到的人——郑青。

遥遥的,郑青冲她竖了竖大拇指。

颁奖结束后走下台,郑青首先走上来,从包里拿出来一个小盒子,是礼品包装好的,递给华筝。

“物归原主。”

郑融有些疑惑:“这是什么东西?”

华筝将小盒子背在身后,眨了眨眼睛:“秘密。”

………………

华筝的这张设计图,画了很久,宋予乔坐在桌边昏昏欲睡,一直到华筝啪的一声把铅笔拍在桌面上。

“好了!”

宋予乔猛然惊醒,“画好了?”

华筝把图纸给宋予乔看,“你看看怎么样?”

只是一张草图,一些细节都没有修饰,单肩的礼服裙,裙摆很长,可以看出,这条裙子的别致之处,就是在于腰身的位置,十分漂亮的褶皱。

“好看。”

华筝把纸张从宋予乔手中抽出来,摇了摇头,“可惜了。”

宋予乔问:“什么可惜了?”

“可惜你已经结了婚了,不能给你用了,”华筝看向宋予乔,露出笑,“但是我可以用。”

宋予乔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什么……你要办婚礼了?”

“想要给你一个惊喜的,”华筝从后面的抽屉里拿出来两张请柬,“这是给你和裴斯承的,而且,我还有个请求。”

“什么?”

“伴娘伴郎我就不想了,你们俩都已婚了,我想要花童,借你们家裴昊昱用用,”华筝说,“可以不?”

宋予乔说:“随便拿去用。”

而就在礼服店门口,刚刚要推门而入的裴昊昱小盆友,忽然就打了个喷嚏。

他揉了揉鼻子,“谁骂我……”

裴昊昱第一眼就看见了被苏智抱在怀里的小妹妹,顿时一张脸皱成了苦瓜菜,直接跑过来,推了一下苏智,把妹妹从他手里抢过来。

“这是我妹妹!”

苏智被裴昊昱闹的一愣,旋即笑了:“我知道是你妹妹。”

裴昊昱现在已经上小学三年级了,一张小脸长得越发的像是裴斯承的翻版,个子也高了,他拉着小安歌的手,问:“这个怪大叔有没有欺负你,哥哥帮你打他!”

小安歌也跟着道:“打他,打他!”

苏智抽了抽嘴角。

没想到岁月真的是一把杀猪刀,转眼间,他就成了怪大叔了。

“哥哥,你看。”

小安歌伸出手来给裴昊昱看,手里面抓了一支发卡,上面有三颗白色的珍珠。

裴昊昱眨巴了一下眼睛,从小安歌手里把发卡接过,别在了她的头发上,“妹妹真漂亮。”

小安歌咯咯的笑了,小手已经拉紧了哥哥的手。

这一刻,裴昊昱心里都是满满的。

他是哥哥,他现在是家里的大哥哥,他要照顾弟弟妹妹,他能照顾好弟弟妹妹。

人家说的三岁看小,七岁看老,真的没有错。

裴昊昱的人生轨迹一直都是笔直的,他也在按照他自己的既定道路前行。

裴斯承敲了敲设计室的门,“聊的怎么样了,该回家了。”

华筝起身,“你先等等,我这里刚刚设计了一款去米兰参加时装的衣服,让予乔给我试试。”

宋予乔摆手:“我都生了孩子,身材已经不行了。”

华筝虚虚的捏了一下宋予乔的胸,“哈哈,没关系,我这衣服就是给产后妇女穿的,要的就是身材不行,才塑身提臀,哈哈哈,就适合你。”

宋予乔咬牙道:“去、死。”

实在是拗不过华筝,宋予乔拿着礼服去了更衣室。

换了礼服从更衣室里走出来,四面的落地镜照出她的身影。

口中虽然说身材走形,其实,宋予乔身材保持的一直很好,用裴斯承的话来说,就是胖点才好看。

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再看看落地镜中的裴斯承,正靠在墙边,脑海中忽然就幻化出另外一幅图景。

大约在三年前,也是在华筝的礼服店,她也是试一套礼服,而身后不远处,就站着裴斯承。

那个时候的宋予乔,肯定没有想到,经过几年的时间,有的人变了模样,有的人不在了,也有的人新来了,但是,真正爱你的那个人,却真的一直都在身边,不会因为你的年老色衰就离开。

这个世界上,真正美好的一句话,就是——白首不相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