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92 不疯魔,不成活 (谢倦鸟余花_ㄟ483173打赏水晶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裴昊昱因为路上跑的太急了,扑通一下摔了个嘴啃泥。

跟在后面的裴聿白赶忙就上去想要扶起小侄子,结果小家伙自己麻溜地爬了起来,身上的灰都没有来得及拍。又像是无敌冲锋炮一样向前冲。

裴聿白离得远,不过也看得清楚,小侄子直接扑进了一个女人怀里。那样子就跟饿极了的小狗终于看见骨头了一样。

宋予乔看裴昊昱满身的灰,俯身帮他拍掉。

裴昊昱挺着肚子,任由宋予乔前前后后帮他拍,笑嘻嘻地问:“乔乔,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宋予乔刮了裴昊昱的鼻子:“快上车吧。”

宋予乔半抱着裴昊昱让他坐上了后座,前面驾驶位上的裴斯承却开了车门下车,她向车窗外看了一眼,是裴斯承的大哥裴聿白,想来也是兄弟两人有事情说,宋予乔就在车里跟小家伙说话。

裴聿白也认出了,这个女人就是在第一府吃饭的时候,和裴斯承一同落水,后又跟陆小五传绯闻的那个女人。

裴斯承绕过车头,走到裴聿白面前,嘿嘿一笑,递上一支烟:“大哥。实在对不住。”

裴聿白直接抬腿踹了裴斯承一脚。

裴斯承笑着躲开,“老太太是不是又要验真假了?”

“这还用验真假?你给我板上钉钉了。”裴聿白说,“你又不知道,妈现在没什么主要事情,就整天围着咱们两个转悠了。一点风吹草动都了不得了,现在你这一下算是把我推出去给你挡箭牌了。”

裴斯承按动打火机给裴聿白点燃了香烟,笑了笑:“老太太也就是新鲜一阵子,哄着也就过去了。”

裴聿白吐出一口烟气:“这几天嘉格的事儿你先帮我盯着点儿,上一次唐七给打了招呼,才让浅语直接入选,没想到捅了这么大的篓子,你还过去帮陆小五,娱乐公司这个暑假最大的项目就是这个选秀了,正好赶上八月份张梦琳的成人礼,让她去秀秀场。”

“好,我去办。”

“昊昱知道那是他亲妈了?”裴聿白向车窗里看了一眼,抖了抖手上烟蒂的烟灰,“没见过他跟谁这么亲近过。”

“不知道。”

“准备什么时候说?”

裴斯承单手护着打火机上的火苗,凑近唇边。点燃齿间衔着的烟,“等她先离了婚再说。”

裴聿白也开了车,所以就没有坐裴斯承的车。

裴斯承上了车,裴昊昱摇下车窗来,挥着手向裴聿白告别:“大伯伯,我们先走了啊!”

裴聿白挥手。

车子启动,宋予乔把裴昊昱按坐在座椅上,问:“小火很喜欢你那个大伯伯吗?”

裴昊昱点点头:“是啊,小时候有一次我被狗追,我大伯伯就学狗叫帮我把狗吓跑了。”

宋予乔:“……”

前面开车的裴斯承心想:幸好大哥不在这车上,简直就是黑化了。

裴斯承先开车把宋予乔送到金水小区,宋予乔道了一声“谢谢”,拿着包下了车。

不过,裴昊昱很是不满:“老爸。不是说好了要乔乔去我们家住的吗?你又把乔乔放跑了。”

裴斯承没有搭理自己儿子,任由小家伙一个人很不满地在后座自言自语。

他从五年前就了解宋予乔,宋予乔性子比较温软,但是也有被逼到急的时候,那就过犹不及了,追妻这种事儿,也要讲求循序渐进的方法才是。

………………

宋予乔回到家,奇怪的是姐姐不在家。

她看了看门后和冰箱,没有贴着字条,自己的手机上也没有姐姐发来的短信提示。

都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姐姐怎么都不会不在家的,宋予乔立马就给宋疏影打了电话,电话在响过三声之后,接电话的却是一个低沉的男声。

韩瑾瑜说:“予乔?”

宋予乔“嗯”了一声,“我姐姐现在跟你在一起吗?”

“是的,你不用担心,她过两天就回去,现在很好。”

“好,谢谢韩哥。”宋予乔也料想到了,宋疏影如果不在家,第一个要找的人就是韩瑾瑜。

少了宋疏影,宋予乔忽然觉得这个屋子空荡荡的了,没有人气,只有她一个人。

以前多长时间也是自己这样度过的,自己一个住出租的房子,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去上班,回到家也是一个人,但是为什么现在偏偏会有这种感觉呢?

是因为这些天,不仅多了宋疏影,还多了一个能够时时刻刻吸引人注意力的小家伙。

果然,人还是不能给点甜头,一给甜头就忘记曾经的孤寂时光了,就跟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是一个道理。

宋予乔从浴室洗了澡出来,听见了一阵轻快的手机铃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显示归属地是C市。

现在这个时间点,若说是工作上的事情也不大可能,但是,她在接通电话之后还是用职业化的口吻说:“您好,我是宋予乔。”台序长亡。

但是,电话里没有人回答,宋予乔蹙眉,又重新问了一遍,但是依旧没有人应答,她把手机拿下来看了一眼,确实是接通的,但是为什么没有人说话。

“喂……”

“我知道你是宋予乔。”

电话里传来一声冷笑,是叶泽南。

此时,叶泽南就在宋予乔的楼下,靠在车上,看上面楼层的亮光,哪一盏是宋予乔房间的灯光。

之前,叶泽南用他的手机号几次反复打给宋予乔,不是不在服务区,就是关机,他就知道是自己的手机号被拉黑了,索性就去营业厅又办了一张新卡,再打电话的时候,宋予乔果然接通了。

顿时,浓重的怒气就蹿上了四肢百骸,原本想要的心平气和,已经变成了讽刺的冷笑。

宋予乔蹙眉,知道叶泽南现在打电话过来,无非又几句话激化了彼此心里的怒气,直接就先把话题转换到裴玉玲身上,说:“你母亲现在在医院里,已经好点了么?”

“你还知道关心我妈?不是你回去一次气的她住了院?”叶泽南在下午在医院,已经听母亲裴玉玲说了当时的情况,想起现在宋予乔连“妈”都不叫了,就气不打一处来,“宋予乔,只要有一天我们不离婚,我妈就还是你妈,你别想脱离叶家!”

宋予乔的心已经被伤了一次又一次,这三年来,每一次伤了,再愈合,然后旧伤上再添新伤,现如今,她的心已经痛到麻木,再也不会痛了,面对这样的叶泽南,她唯独只剩下了可怜和同情。

再开口,宋予乔已经无比的平静了,她叹了一口气:“我们何必要一直纠缠着彼此不放开呢?你还爱我么?恐怕早就不了吧,我们的爱早就变质了,叶泽南,如果一段婚姻,没了爱,也没有由爱衍生出来的亲情,那就只剩下死灰了。你说,我们之间现在还剩下什么?”

叶泽南沉默。

还剩下什么?

他在心底不禁问了一句。

叶泽南记得,还是在高中的时候,他打篮球,宋予乔在看台上的人群里,却显得略微安静,等他下场以后,问起宋予乔,那个时候十七岁的宋予乔哼了一声,满是不在乎:“我才不会和那些女生一起给你喊加油,我要一个人喊。”

宋予乔说着,就把两只手在唇边,比成一个喇叭的手势,然后大声喊了一声:“叶泽南,加油!”

那一天,不知道为何,宋予乔的兴致很高,嘴角的笑容就没有断过,叶泽南问起她为什么会这么高兴,宋予乔说:“因为有那么多女生喜欢你,但是你只喜欢我一个,所以我开心啊。”

叶泽南忍不住想要揉乱宋予乔的头发。

两人在冷饮店喝东西的时候,宋予乔从车窗向外,就看见了两个互相搀扶的老人。

夕阳下,晚霞红光遍布,染红了两个老人头上银白的发丝,一步一步,相依相扶地走向太阳落山的地方。

宋予乔托着腮看窗外两位相依相偎行走的老人,喃喃:“真好。”

叶泽南一笑:“什么真好?”

宋予乔眼睛里满满的全都是憧憬,说:“从二十几岁,一直到七八十岁的时候,在一起几十年,两个人陪着在一起,慢慢变老的感觉,真好。”

叶泽南看着宋予乔黑色的瞳仁里,倒映出一道红影。

直到现在,他才知道,在十七岁的年龄,最纯真的年代,那是一种叫做希望的东西。

耳边,年轻稚嫩的声音,和如今已然长大成熟的声音合在一起,依旧清冽,听起来让人耳根恬然。

“叶泽南,不要再彼此折磨了好么?”宋予乔说,“徐婉莉现在有了你的孩子,如果我起诉离婚,我手里有证据,受到打击的一定是你,一定是叶氏,我不想这么做,你明白么?”

叶泽南回过神来,忽然笑了笑,咬着牙:“宋予乔,我不明白,你不想这么做,还顾及着什么,我们做不成恋人就做朋友么?不可能,你的后半生必须有我,我也必然要有你。”

如果是时间再往前推一年,甚至于半年或者三个月,宋予乔听见叶泽南的这话,或许还会尝试着挽回,做出挽救,但是现如今,已然晚了。

“已经三年了,该挽回的都已经挽回了,该溜走的也都溜走了,叶泽南,我们没有可能了。”宋予乔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最后那一丝隐隐的痛,也随着这些坦然面对的话,消失殆尽了。

叶泽南握紧了手里的手机,在这样一个夜深人静里,他才终于感受到,这份即将流逝的爱恋,似乎真的就要抓不住了,那份曾经因为背叛而渐渐心生的恨意,好像藤蔓一样,生长,再逐渐褪去。

此时此刻,嫉恨就好像是浸着毒液的藤蔓,正在一点一点将他包裹,然后吞噬。

“宋予乔,你是有了靠山有恃无恐了是不是?你以为陆景重会护着你吗?他已经结婚了有老婆了!你就这么低贱到去当别人的小三?!你是在报复我么?这就是你的报复?”

“你真是个疯子。”宋予乔对这样的叶泽南,真的是无话可说。

宋予乔口中说的这句话,直到叶泽南挂断电话,都在耳畔久久回荡着。

“你真是一个疯子”——这句话似乎就是魔咒,在耳边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头脑都快要炸开了。

然后,他把油门一踩到底,开始疯狂地狞笑,肺里的空气都已经被毫无顾忌的狂笑被逼出来,趴在方向盘上,剧烈的咳嗽起来,脸庞涨成了猪肝色,正前面忽然驶过来一辆逆着行驶的面包车,他眼睛里全都是一片白光,猛的打转方向盘,车头撞上马路旁边的护栏,额头撞上了方向盘,貌似是磕破了。

紧接着,就是后面车子的猛烈刹车声。

他抹了一下额头上渗出来的血,放在唇边舔了一下。

是,既然宋予乔都说了,他是一个疯子,那他就要做一个疯子。

不疯魔,不成活。

………………

叶泽南晚上打电话过来的这件事,在宋予乔心里,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小插曲,毕竟这三年来,有过多少次的这种争吵,已经不可计数了,她本就没有多在意。

第二天上午到公司来上班,宋予乔先去把公文包内的资料给戴琳卡过目,戴琳卡毕竟是在这个位置上的时间够久,自然也知道这种东西一旦失窃,再找回来,会有多大的可能性被盗用。

她让宋予乔把郑青叫过来,对二人说:“现在得到嘉格的最新消息,最后新加了一轮的评比,作为最后的角逐。”

这个宋予乔已经想到了,之前是华筝托唐七少帮她走了路子,不过后面报道一出,顿时嘉格也是焦点,总归会有不公开透明之嫌,会新加一轮也无可厚非。

“设计稿的话,需要重新做,”戴琳卡转向笔挺地站在一边的郑青,“郑青你明白我的话么?”

郑青自然是知道的,说:“原本我也没有想要再用原来的稿子了。”

重新拿出一份创意设计有多难,宋予乔加班加点地做过,现在明白清楚。

宋予乔对文件丢失这件事情做了检讨,戴琳卡说:“这个月的奖金扣除,回去工作吧,你还是协助郑青,嘉格那边避嫌,你不用负责联系了,我会另外派人。”

“是。”

这种结果,算是最好的了吧。

下午,正在和郑青商量关于设计稿的事情,宋予乔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就开始震动了。

她凑过去看了一眼,上面显示是裴斯承,就直接挂断,转过来继续查资料。

不过几秒钟,手机就又开始震动了。

宋予乔蹙眉,看过去,依旧显示是裴斯承的名字,她就再一次挂断。

郑青从电脑后面抬起头来,看着宋予乔这种动作,刚准备开口,宋予乔的手机又震了起来。

“不接?”

宋予乔这才意识到可能是手机震动的声音打扰到郑青的思路了,索性直接按了静音,说:“不。”

虽然宋予乔是这样做了,但是她的心思,明显已经分神了。

不过两分钟,她就看一眼手机屏幕,看看是不是又有电话打进来,直到在帮郑青完成一个设计图之后,看了一眼手机屏幕,除了裴斯承的号码,竟然还有一个是“裴小火”,她急忙拿着手机站起来,对郑青说了一声:“我去倒杯水。”

郑青看着宋予乔匆忙向休息室走去的身影,摇了摇头。

………………

裴氏大厦,第六十三层。

裴斯承无可奈何地一笑,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来裴昊昱的那个小手机,给宋予乔打了个电话。

依然没有接通。

虞娜敲门进来,说:“老板,魏总已经在会客室等候了。”

裴斯承点头:“请他稍等,我马上就过去。”

虞娜点头,转身离开,关上了门。

裴斯承等了两分钟,依旧没有接到宋予乔的回电,挑眉,这女人难道猜到了打电话的不是儿子而是自己?

应该不会吧,那个笨女人。

他起身,刚想要走出办公室,裴昊昱的小手机欢快地叫了起来。

裴斯承唇角一勾,看着手机屏幕上闪烁的姓名,等到电话铃声响过三遍,才接通了电话。

“不好意思啊,阿姨刚刚在工作,没有听到手机铃声。”

“说谎,”裴斯承单手插兜,缓步走到落地窗前,用手指拨弄了一下窗前的一盆吊兰,翠绿色的叶子上滚落下一滴水滴,“没有听到,才能一次又一次挂断我的电话,是么?”

“裴、裴总?”宋予乔自然是没有想到,打电话的人会是裴斯承,不过在舌头打结的同时,总算是把裴斯承的名字矫正过来,换成了工作时候的用语“裴总”。

“职业病又犯了?”裴斯承轻笑一声,“小宋秘书?”

“……不是,”在裴斯承面前,宋予乔永远只能是甘拜下风,不管是公事公办的说话,还是索性只能说,“如果没有事的话,那我就要挂电话了,我还要工作。”

“如果没有事我会给你打电话么?”

宋予乔腹诽,这不是您常做的事情么?

“因为前些天你和陆小五一起上报纸的事情,让他老婆知道了,需要调解,”裴斯承说,“今晚下班我去接你,这件事还是要当事人出面才好。”

裴斯承这句话的隐含意思就是:人家小两口因为你冷战了,你作为破坏这个家庭的伪“小三”,应该站出去澄清。

办公室的门敲了两下,这一次换黎北过来叫人了。

“老板,外面……”

他及时地住了口,因为老板正站在窗前,脸上带着一种类似于情窦初开的笑容,黎北简直要惊悚了,急急忙忙关了门,胆战心惊地抚了抚胸口。

虞娜抱着文件夹在黎北身后站定:“你这是见鬼了?”

“不是见鬼啊,是少女心!不是,”黎北赶紧“呸”了一声,都是整天听女朋友在耳朵边少女心少女心的给影响到了,“果然是春天来了,我也要谈恋爱!”

虞娜:“……已经快六月份了。”

………………

徐婉莉最近开始发胖,甚至有了双下巴。

她将手里的镜子狠狠地摔在地上,镜面四分五裂,“真不想怀孕了!成了这副鬼样子,别说叶泽南了,我自己看着都嫌弃!”说着,徐婉莉就自己捂住了脸。

宋洁柔把刚刚做好的果盘给徐婉莉端过来,坐过来到徐婉莉身边,“莉莉,现在要操心的就是你肚子里的孩子,其他的都不重要,只要孩子平平安安地生下来,你就是叶家的少奶奶。”

“但是,宋予乔还没有离婚。”

宋洁柔说:“不要紧,已经快了,你放心。”

她虽然嘴上是这样安慰徐婉莉的,但是她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宋予乔是想要离婚了,离婚协议书都已经写好了的,但是叶泽南偏偏心里还是有一个结,不肯离婚。

但是,现在也就只剩下离婚协议书上的一个签名……

签名!

宋洁柔脑中灵机一动。

有了离婚协议书的签名,再拜托一下民政局的熟人,可能不需要双方到场也可以领了离婚证,如此这般,神不知鬼不觉的就离了婚,岂不是一石二鸟的好事情。

但是,叶泽南的签名,要从哪里拿到。

“莉莉,原先你的孕检报告单,不是裴玉玲让叶泽南签字的么?那个文件你还留着没有?”

徐婉莉点头:“当然留着。”

宋洁柔眼睛一亮:“在哪里?现在有急用。”

徐婉莉从自己的包包里找出孕检报告单,拿给宋洁柔,说:“这个有什么用?”

宋洁柔将大概的事情说了,徐婉莉先是睁大了眼睛,不过眼睛里的光很快就又熄灭了,“这样可以么?这种文件不是需要双方签字,然后律师公证么?况且领离婚证不是还要到民政局……”

“只要拿到叶泽南的签名,其余的事情都交给我去办,你就安安心心等着当叶家的少奶奶就好了。”

徐婉莉一向是很信任这个姑姑的,如果是听宋洁柔这样说,也就放下心来了。

她说:“姑姑,我想出门去做个美容,感觉皮肤都变差了,再不整理整理,我真的不敢去见叶泽南了。”

“好,去做个美容做个发型,再去买两件好看的孕妇装,”宋洁柔说,“让小霞陪你过去,我下午有事情。”

郑小霞是宋洁柔请来的保姆,年龄不算大,也就二十出头,是从小县城里出来的。

在出门之前,徐婉莉看小霞穿的衣服很土,皱着眉,从自己的衣柜里拿出两件她已经不喜欢的衣服丢出来:“换上我的衣服去。”

小霞抓了抓自己身上的棉布衣服,说:“小姐,不用了,我觉得自己的衣服就挺好。”

徐婉莉嫌恶地皱眉:“你觉得挺好我跟你一起出去都丢人,别人肯定该说在我家当保姆虐待你了,这两件衣服就送给你了,一件衣服构够你吃三个月的了,快去换上。”

小霞捏紧了衣角,低着头,等到徐婉莉又催促了,她俯身捡起丢在地上的那两件摸起来料子就是不一般的衣服,转身进了自己的保姆房。

………………

SPA美容美体馆里。

徐婉莉因为有宋洁柔专门给她办的一张贵宾卡,所以不用预订,可以直接就进入,小霞扶着徐婉莉,帮她拿着包。

“那种普普通通的东西就都不要给我用了,我怀孕了,要用那些没有刺激性的。”

“是,明白。”店员说,“我这就去找美容师,还是上一次的小美么?”

徐婉莉说:“对,就要小美,她手劲儿比较轻,我用起来舒服。”

这里的隔间,是那种薄薄的木板,所以,并不是太隔音的,在另外一边,可以将这边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等店员走了之后,徐婉莉躺在床上,拿起一边的美容师的介绍书又看了两眼,对小霞说:“小霞,你快去告诉那个店员,我不用那个小美了,让她给我换这个新来的男的,我有事情要问。”

“是。”

小霞从隔间出去,却也不知道刚刚接待她们的那个店员跑去哪里了,她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完全搞不清楚方向。

忽然,后面传来一个声音。

“郑小霞?”

乔沫吃惊地叫了出来:“真的是你!刚才我在隔壁听,听的就像是你的声音。”

“乔沫!”郑小霞一下子抓住了乔沫的手,“你竟然在这儿!县里的人都说你被你后妈卖到越南去了,你竟然还在C市……”

乔沫刚想要开口说话,里面徐婉莉不满的声音传来:“小霞,你在外面咋咋呼呼什么呢?!你去叫人了没有呢?小地方的人,真是靠不住。”

郑小霞脸上有点挂不住,乔沫已经皱了眉,这个女人说话真是太不积口德。

“先别说了,等我找了人过来给这家小姐做美容,我再跟你说话,”郑小霞说,“你不急着走吧?”

乔沫说:“不急,我在外面大厅里等你。”

乔沫是跟着夜色的阿绿出来的,是来找人,她在那里面呆的实在是太久了,就想要出来透透气,阿绿索性就带了她出来。

“阿绿姐,我遇上我原来村子里的一个朋友,我能不能一会儿再回去。”

阿绿皱了皱眉,这个女人是老大要求要看好的,如果弄丢了,那可不好交差,但是,如果一味的把人圈在场子里,那肯定也不是一个办法,她就点了头,说:“六点钟之前,回去吃饭。”

乔沫展颜一笑:“谢谢阿绿姐。”

阿绿看着乔沫脸上这种干净的笑,出了SPA会所都有些恍然,想当初,她来的时候,不过也是这么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吧,她顿下脚步,对身后跟着的一个人说:“你留下来,在外面看着乔沫。”

郑小霞趁着徐婉莉正在问这个男美容师一些有关于男人眼光的问题,就溜了出去,到了大厅,果然看见乔沫坐在沙发上。

昔日的好友许久没见,自然是有很多话要说。

乔沫起身,拉着郑小霞到一边的咖啡厅里:“走,坐下来慢慢说。”

郑小霞看着这些咖啡的价位,摇了摇头:“要不就在外面大厅里坐坐吧,在这里还要买东西喝。”

乔沫说:“进来坐,不能让她们小瞧了是不是?”

她刚刚在隔间那边,清清楚楚地听见,那个女人是怎么对郑小霞呼来喝去的,语气里满满的都是鄙夷。

乔沫点了两杯咖啡,等服务员端上来,给郑小霞一杯:“喝一点提提神,我看你眼睛里都是红血丝。”

郑小霞叹了一口气:“我爸让我进城来给人当保姆,本来以为是揽了一个好活儿,没想到,这简直比伺候月子还要难。”

这乔沫能看出来,“阔太太嘛,总是看我们高人一等的。”

“什么阔太太,就是有钱人家的私生女,”郑小霞讥讽的笑了一笑,压低了声音,“现在给人当了小三,然后怀了孩子,出来养胎的,你说怪不怪,整天一个姑姑在这里跟着,如果不是她天天姑姑姑姑的挂在嘴边,亲闺女都没有这个姑姑这么亲,不过要是一般人,。”

乔沫听见“小三”这个词,心里膈应了一下。

“沫沫,你知不知道C市这里有个叶家。”

乔沫猛地抬起眼:“叶家怎么?”

郑小霞总算是逮着机会好好跟人说说话了,能把满肚子的苦水都倒出来,怎么能不抓住机会说呢。

“这小三,就是叶家少爷在外面的小三,”郑小霞没有注意到乔沫的神色,兀自往下说着,“徐婉莉,别看是S市宋家的私生女,其实啊,是给插足了她姐姐的婚姻,还怀了孩子,今儿上午,刚刚听她们说要去弄什么离婚协议书的签名呢。”

乔沫还没有回过神来,忽然伸出手越过桌面,抓住郑小霞的手:“你说,她肚子里怀的是谁的孩子?”

郑小霞被乔沫这样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了一跳,愣神了一下才说:“叶家少爷啊,就是叶氏的总裁叶什么南的,叶泽南,好像是叫这么名字的,我听他们说过。”

乔沫脑子里有一根弦,猛的挣了一下。

叶泽南……结婚了。

之前,一次在叶泽南外面的别墅里,乔沫从叶泽南口中知道了另外一个“乔乔”的存在,已经才想到了,那个人所谓的“乔乔”,会不会就是叶泽南心底里的真爱,而她,只是一个名字相像而已的替身。

现在,终于确定了,叶泽南结婚了。

不过多久,徐婉莉已经做完美容从里面走了出来,扶着腰,挺着肚子,“郑小霞!你死哪儿去了!”

郑小霞赶忙向乔沫告了别,说:“那我们改天再联系。”

“好。”

乔沫从咖啡店的玻璃门向外看,看徐婉莉小心翼翼的模样,手不自觉地已经把塑料的咖啡杯捏的变了形,眼睛中有连她自己都不曾意识到的嫉恨。

………………

郑青一个下午都没有想到好的创意,宋予乔就把原先的设计稿,在原本基础上稍微做了修改,作为备选。

等到了下班时间,宋予乔的手机已经响了很多次了。

郑青说:“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你先走吧。”

宋予乔也确实心急,就没有推辞,笑了笑:“明天一定肝脑涂地陪你到底,那我先走了啊,郑sir。”

裴斯承的车停在浅语公司向东差不多一百米的路口处,他知道宋予乔不想让公司的其他员工看见,车接车送造成不良影响。

车后座上,裴昊昱正躺着打滚,口中嘟囔着:“乔乔怎么还不来啊,还不来啊,还不来……好慢啊,好慢啊,好慢啊……”

裴斯承十指扣在方向盘上,摇下车窗,点了一支烟。

裴昊昱一个人在后面翻滚的实在是没有什么趣味性了,忽然翻了个身坐起来,趴过来到裴斯承的座椅:“老爸,乔乔喜欢我但是讨厌你,那怎么办,我们这个联盟要不要解散掉啊,我不想跟你结盟了,你老是拖我后腿。”

裴斯承没有说话。

裴昊昱对老爸这种闷骚的性格已经是十足的了解了,哼了一声,“老爸,乔乔的公司是不是就在前面那个写字楼里?”

裴斯承“嗯”了一声。

裴昊昱自己开了车门,从后车座爬了下来:“我自己去找她。”

裴斯承没有阻止,透过摇下来的车窗,看见小家伙进了写字楼,又重新拨通了宋予乔的电话。

裴昊昱今天想到,要去陆小五叔叔家,就可以见到陆小五叔叔的小女儿言言,所以就穿了一身十分帅气的小西装,在白色衬衫的衣领处,还别了一个红色的领结。

他在写字楼前的落地镜前面,还又特别开心地摆了几个pose,整理了一下衣领,一蹦一跳地就跑去前台了,开口就问:“乔……宋予乔是不是在这里上班?”

这个前台,不是别人,正是周海棠。

她有些愕然地张大了嘴:“是,是啊,小帅哥。”

裴昊昱一脸臭屁的表情,“谢谢了,阿姨。”

周海棠脸上的笑一下子就耷拉下来了,为毛要叫她阿姨啊,她是九零后啊,她还想要当几年姐姐的好吗?

周海棠正好也要上楼,就帮裴昊昱按下电梯,顺便问了一句:“小帅哥,予乔是你姐姐吗?”

因为周海棠曾经听宋予乔说过,她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大概就是这么大,好像是叫宋什么琦的。

裴昊昱正在照着电梯里的落地镜,完全陶醉在自己帅气的小模样里,没听清周海棠问的是什么,随口答道:“是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