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 闭上眼睛,只感觉我/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青城叫手下的阿绿上来,叫了一水的几个美女上桌,在座的每一位单身男士身边都有了一个十分漂亮的女伴,在浓妆艳抹莺莺燕燕里。宋予乔就显得格外安静,巴掌大的白皙小脸,披肩的黑色直发。手机屏幕的光照在眼睛里,很有神,好像是一朵清新的野百合。

袁鹏飞自然也是得了一个美女,嘴巴都快咧到耳朵根了,一副老子要升天了的模样。

开始玩牌,裴斯承靠近宋予乔说:“会玩么?”

宋予乔把手机收起来,说:“不会。”

“那你帮我抽牌。”

宋予乔没有拒绝,只不过向前坐了坐,动作虽然很小,但是搂着她的裴斯承还是发现了。

裴斯承一笑,忽然伸出手来为她整理了一下衬衫的衣领:“在向前就坐地上了。”

包厢里的温度原本是很低的,开了冷气,但是有裴斯陈这个火炉一样的人在身后靠着,宋予乔莫名地觉得很热,温度有一些高,就把外面的修身小西装给脱掉了。露出里面一件深紫色的衬衫,衬出一张小脸肤白如玉。

好巧不巧,裴斯承也穿的是一件紫色衬衫,立即就有人起哄了:“哟,情侣装啊。”

宋予乔一听。直接低了头,恨不得把刚刚脱下的小西装再重新穿上。

她怎么忘了,这件衬衫是她没有衣服的时候裴斯承买給她的,看来本就是挑的这个颜色,她也就是在镜子前照了照,看看自己能不能驾驭的了这种颜色,应该是还可以,不能跟裴斯承那种气场强大的人比,但是她的肤色白,本身应该不差。

裴斯承淡淡一笑,扫量了一眼宋予乔,把刚刚抽到的一张黑桃K甩出去。

苏庆的运气不大好,第一轮就是他垫底。

不过谁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反正众人看他的表情已经是跃跃欲试了。

自然,出来玩儿的都是能玩儿的开的。既然参加这个游戏之前就说了惩罚项目,况且身边也都是十足十的童颜巨乳的美女,苏庆勾手就让身边一个美女带坐在他的腿上,身边已经有人开始卡表。

苏庆就坐在宋予乔左手边的另外一个沙发上,她想要不看,偏偏还有声音,恶寒地让她直接忍不了,下一秒,已经站起身来,低声道:“我去一趟洗手间。”

裴斯承看着走向洗手间的宋予乔,也随之起身:“失陪。”

………………

宋予乔没有去洗手间,站在走廊尽头的一个空调前吹风,觉得脸上的温度实在是很高,散不去。

还好这是在贵宾通道。不像是在外面的中低档区,走廊上都是勾三搭四的人。

宋予乔也不是小女孩儿了,不过就是对这种情爱之事有点排斥,可能是从来没有经历过?哦,不对,上一次在S市的酒店里,貌似还和裴斯承滚了一次床单。

想到记忆里身上那些斑驳暧昧的印迹,就觉得内心有一股燥火升腾了起来。

她是被下药,虽然脑子是浑浊的,但是身体的感觉隔三差五还是会蹿出来,似乎只是凭借着感觉,就可以将那一夜的激情回想起来。

裴斯承说是在酒店,其实宋予乔是有印象的,是在车上。

和那一次做春梦的时候,梦见的那一双在她的身体上点燃火花的手是一样的,不仅影像一样,就连感觉也一样。

想到这儿,宋予乔已经马上猛的甩了甩头。

不能再想了,她到底是在做什么?

宋予乔俯下身,趴在窗边,披散在肩头的头发全都散落下来遮住脸侧,她看着下面灯红酒绿的霓虹灯,街上的人不少,恍如白昼。

站了一会儿,宋予乔看了一眼手表,已经出来了差不多十分钟了,也该进去了,她是陪着裴斯承来应酬的,不过也是因为她粗心大意丢了包,裴斯承是专门为她来一趟的,这个女伴缺席了似乎不是太好。

转身,她就直接撞进了一个硬实的胸膛上。

裴斯承扶稳宋予乔的腰:“这么着急投怀送抱?”

宋予乔压根不知道裴斯承是什么时候跟出来站在她身后的,地上铺着一层地毯,高跟鞋踩上去都是悄无声息的,更别提刻意放缓了脚步的裴斯承了。

现在宋予乔一张脸红扑扑的,比起刚才好像是上了一层粉妆,就问:“刚才在想什么?”

宋予乔直接用手肘推开裴斯承,别开脸:“我在想包里的文件是不是少了。”

“想文件能想到一张脸红透了?”

被说中了。

宋予乔直接抬步就向前走,当没有听见。

等到了包厢门口,宋予乔对身后不紧不慢地跟着的裴斯承说:“你等一下再进。”

“等多久?”裴斯承稍微斜了身子,靠在墙面上,指尖已经夹了一支烟叼在唇间,眯着眼睛看着宋予乔,“一支烟的时间够么?”

每当裴斯承叼着烟带着坏坏的笑,眯起眼睛看着宋予乔的时候,她心里都会跳漏掉一拍,裴斯承实在是长得太魅惑,她从小到大就对帅哥没有免疫力,应付裴斯承已经是花费了十成的精力。

宋予乔随便“嗯”了一声,就进了门。

裴斯承还真是来了烟瘾,但是打火机是在包厢没带出来,便向路过的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借了个火,“多谢。”

这个身材高挑的女人却没走,站在原地看了他两眼,再出口的话已经不像刚才给裴斯承点烟的时候那样稳稳当当了:“您好裴少,我……我是石倩倩。”

裴斯承眯起眼睛,吐了一口烟气:“嗯。”

石倩倩接着说:“我是光影公司的新人,现在有您公司新产品的代言,我想……”

“滚,”裴斯承说,“我数三下,一……”

石倩倩原本也只是来碰碰运气,竟然遇上了裴斯承这尊大佛,自然不肯就此罢休,柔软的身子已经贴了上去,手已经放在了裴斯承的大腿上:“裴少,我能……”

“二……”

石倩倩也听说过裴斯承的阴狠手段,在裴斯承开口说“三”之前,就调头走掉了,反正今晚在这里大企业的老板多的是,随便勾搭上一个就升天了,何必要跟这个喜怒无常的裴三少呢。

从头到尾,裴斯承都没有正眼看石倩倩一眼,静默地又抽了一口烟,接到了薛淼的电话。

“这局小宋妹妹撑不住了,快进来救场。”

“我要的就是她撑不住。”

“撑不住不就输……哦,裴三,你真是不把人膈应死不罢休啊。”

裴斯承挂断电话,一勾唇,把烟给掐了转身就进了包厢。

薛淼说的没错,宋予乔确实是撑不下去了,她本来就是新手,根本就是不会玩儿,刚刚进来了之后,就只听一个被叫做梁小六的男人讲了一下规则,还没有来得及消化,就被拉进去开始玩牌。裴斯承这一不在身边,就好像把运气全都带走了一样,连她这样的生手也看得出,这牌真烂。

坐在上手的袁鹏飞出了一张黑桃五,宋予乔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听有人起哄:“袁老板,你这是故意放水啊。”

梁易那个白痴还特意凑过去看了看袁鹏飞的牌,说:“袁老板,你这牌是要逆天啊,怎么就把黑桃五给出了。”

宋予乔没答话,只不过手心里出了一层薄薄的汗,忽然身边的沙发一软,一个黑色的身影已经靠了上来,随意地搭上她的肩,顿时,他身上一股淡淡的烟草味就窜进了鼻子里,还有……女人的香水味。

宋予乔不禁别开了脸,向旁边移了移。

裴斯承注意到宋予乔的这小动作,长臂一揽,直接把她手中仅剩下的三张牌拿过,说:“该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袁老板,牌场上无交情。”

袁鹏飞心道不好,原本因为拿了宋予乔的包,想要借此机会讨好一下这位未来的裴三公子夫人,但是貌似……得罪了裴斯承了?我让你心上人赢,也有错?

站在袁鹏飞身后的张毅恨不得直接敲开自己老板的榆木疙瘩脑袋,这多明显,在座的估计都看出来了,裴三刚开始提出玩儿这个游戏就是有预谋的,真是不开窍!笨!扣钱!

苏庆看了看裴斯承,又看了看坐在裴斯承手边的宋予乔,默不作声地记下了这个女人,心想着要找人好好调查一下这个女人。

不过,宋予乔这牌实在是糟透了,裴斯承回天无力,乐享其成地输的最惨。

梁易一时间跃跃欲试了:“三哥输了啊,惩罚游戏!”

薛淼在桌子下面踢了梁易一脚,梁易顿时有点气蔫儿了,心里想,这个一分钟极限游戏就是三哥提出来的,总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吧。

但是,裴斯承乐意。

关键是,要跟谁玩这个游戏。

在座这么多莺莺燕燕,应该随便一个都可以吧。

但是,裴斯承刚才在外面抽了一支烟的工夫,宋予乔闻到他身上有女人的香水味的时候,心里不知道哪个地方就不舒服了一下。

现在,如果裴斯承抱着其他女人亲一分钟……

没关系,反正她又不是裴斯承什么人,他做什么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她在心里默默地告诉自己。

裴斯承随便叫了一个穿着紧身衣的女人过来,不过这个沙发上有点儿挤了,再加上一个女人,更是拥挤不堪,宋予乔当时就想要起身,却被身后直接一拉,跟她咬耳朵:“谁允许你走了?”

宋予乔转过脸,看着裴斯承嘴角的笑意,好像被算计了,于是在第一时间就装肚子疼说“我去下洗手间”,却已经被裴斯承托着腰站了起来。

裴斯承说:“过会儿我陪你去。”

他直接拉着宋予乔走到这边的吧台桌前,然后双手一抬,就把她抱上了吧台桌上坐稳了。

裴斯承黑色的目光亮晶晶的,头顶柠黄的灯混杂着璀璨的七色灯,竟然好像在他的脸上镀上了一层诱人的蜜桃色,因为裴斯承刚刚喝了些酒,眼角有些泛起粉色,这一点宋予乔和裴斯承是一样的,属于对酒精的敏感体质,但是不同的是宋予乔喝酒面庞越喝越红,而裴斯承越喝越白,最后能连目光都清冽的好像是山泉水似的。

宋予乔知道现在在这么多人面前,如果直接说“不”拂了他的面子,那就糟了,况且,这一次是他帮她来拿包,原本就是欠着一份人情,倘若拒绝,那就又是一份人情,如此积攒着,真不知道要还到那个年份月份了。

宋予乔就尝试着用妥协的语气询问地说:“能不能不玩这个?”

裴斯承已经猜到了宋予乔心里的小九九,勾起唇角,“好。”

这么简单就同意了?宋予乔顿时松了一口气,想要从吧台桌上跳下来。

裴斯承说:“但是,你要主动亲我一下。”

宋予乔还没有松下去的那一口气,就又提了上来,总是有这样的要求,还真是……

她的目光落在裴斯承薄薄的唇瓣上,心一横,就快速地在上面啄了一下。

只不过,裴斯承可不满足于这么一个蜻蜓点水的吻,一只手掌扣在宋予乔的后脑勺上,逐渐加深了这个吻。

掐表的梁易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这就开始了?”

而恰在此时,从包厢外忽然被推搡着进来一个人,直接推到正中间,后面拿着棍子的人在前面一个人膝盖弯一踢,这人就扑通一下跪了下来,顿时杀猪一样的哀嚎声。

“人抓到了。”

顾青城说:“把音响声音开大点儿,换个喜庆点的歌儿听听。”

身边苏庆脸已经是全白了,而袁鹏飞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裴斯承直接向前一步,站在宋予乔双腿之间,用身体挡住了宋予乔看向包厢中间的视线,然后手掌覆上,“闭上眼睛,只感觉我。”

顾青城站起身来,从已经吓得脸色发白的苏庆面前走过,端了一杯红酒,走到跪在地上的这个人面前,慢条斯理地问:“那批货是谁的?”

这个人开始哆嗦,浑身筛糠似的哆嗦,目光看向苏庆。

苏庆急忙转了视线,端起桌上的酒杯想要掩饰内心的慌张,手却还是止不住的抖。

梁易嘿了一声,“苏老板,用不用我找个人帮您扶着点儿啊?酒杯都拿不稳了。”

顾青城手中红酒杯倾斜,里面的酒液全都倒在了这人头上,淋漓的滴答了一身。

“不说?”

这人没敢吭声,哆嗦的已经不成样子了。

顾青城冷冷笑了一声:“还没有人在我手里,我说三句话,他敢一句话不吭声的,”他用那种最平平淡淡的口吻说着,忽然手腕一翻转,直接就将手里的高脚酒杯摔碎在这人头上,顿时,嘭的一声清脆声响,玻璃杯碎成了渣子,满地都是碎片。

这样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坐在沙发上的苏庆直接就站了起来,注意到其他人的目光,才又重新坐下。

而趴在这人额上已经浸出了血,直接趴在了地上,口中说着讨饶的话,还抓着顾青城的裤腿。

“不是不给你机会,不是让你说出让你接货的那个人么,你好好想想清楚,”顾青城拍了拍手,拂了一下身上的灰,接过阿绿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手,“我给你三十秒钟的时间想清楚,阿飞,计时。”

多余的话,顾青城一句话都不会说,利害关系,自己想清楚了才最明白。

这三十秒的时间,真的是如坐针毡。

顾青城重新落座,看着苏庆,笑了笑:“看裴三的这表现,可比看AV要激情多了,是不是?”

苏庆脸色惨白的笑了笑:“是。”

但是,他现在哪儿还有心情看别人,自顾不暇了,不知道能不能活着从这里面出去了。

坐在沙发上的众人,除了已经吓傻的苏庆,其余人还是有点心情观看裴斯承的表演的,毕竟裴三少难得演出这么一次激吻。

虽然后面闹出的动静不小,但是吧台桌这边,不知道裴斯承是不是听见了,反正正处于水深火热中的宋予乔是一丁点没听见。

在裴斯承把她的眼睛给捂上之后,没有了视觉,就全都集中到了感觉上。

裴斯承在勾起宋予乔情欲这方面,总是有十足的耐心。

裴斯承的吻从宋予乔柔软的唇,向下移到修长脖颈,再到精致漂亮的锁骨。

宋予乔嘴唇终于被放开,仰着脖子,半张着嘴微微喘息着,就好像是一直优雅的白天鹅。

两人都穿了深紫色的衬衫,所以,更是显得肤白如玉,裴斯承抱着宋予乔的腰,站在她的双腿间,一只手已经沿着她的大腿,向上一点一点游移,勾勒出她凹凸有致的身躯。

裴斯承的用牙齿咬着宋予乔系在脖颈上的衬衫衣扣,堪堪解到脖颈往下第三颗的时候,停了下来,改为用舌尖舔刷。

这样细微的动作,简直就像是故意放慢了的慢镜头,简直比有一些大尺度的AV都要让人蠢蠢欲动了。

梁易当即喊热,灌下了两大杯凉白开,再抬眼,裴斯承已经在为宋予乔整理身上的衣服了,他这才看了一眼时间,一分钟零三秒,除去他跑神的那三秒,一分钟刚刚好。

裴斯承把宋予乔从吧台桌上抱下来,在看向长沙发上,中间跪着一个人,沙发上的人神色不一,就知道,好戏已经演了一半了。

此时此刻,宋予乔心跳越来越快,快的她自己都有些把持不住,不光脸庞好像火烧,浑身上下都好像着了火一般,其实,刚才才刚刚开始的时候,她就已经感受到裴斯承西装裤下的硬实灼烫了,她想要向后缩,却被裴斯承扣紧了腰,更是按向了自己的胸膛。

坐回沙发上,顾青城看着此刻宋予乔脸上的颜色真是十分可人,就招手让阿绿过来:“去给宋小姐准备一杯冰水。”

裴斯承可是不愿意这个时候趁着宋予乔脸色红润的时候让众人参观,直接就说:“不用了,我们这就要走了。”

顾青城点头。

宋予乔临走时过于慌乱,差点忘了拿自己的包。

裴斯承牵着宋予乔从夜色出来,刚好撞上戴着墨镜进来的辛曼。

“辛曼!”

裴斯承叫了她一声,她才回过神来,墨镜往下一压,露出一双眼睛,落在裴斯承身上,又移到宋予乔身上,最后落在两个人牵着是手上,展颜一笑:“好戏已经演过了?”

裴斯承说:“你还能赶上结尾高chao。”

辛曼耸了耸肩,把墨镜重新戴好:“那我就不进去了,上次进去差点就没有出来。”

“你不是跆拳道黑段么?”裴斯承明知故问。

辛曼活动了一下手腕,“已经生疏了。”

“你要回哪里,我开车送你回去?”

辛曼眼光一闪,看了看身边的宋予乔,点头道:“好啊。”

宋予乔在一边听裴斯承和辛曼你一言我一语十分熟络的说话,她根本就插不上话,原本想要自己打车回去的,无奈被裴斯承一个眼神给禁止了,只好跟着上了车,一路上听这两人叙旧,她默然地看着窗外。

辛曼家距离森林公园不远,空气比较好,不过十分钟的车程,就到了。

裴斯承把车停在公寓门口,还专门下车把辛曼送到了门口,顺道告别的时候拥抱了一下。

辛曼失笑:“裴三,做做样子就成了,她刚刚转过去头了。”

裴斯承说:“真不考虑一下和顾青城么?他这个人专情起来挺不容易。”

“裴三,你什么时候热衷给人牵线做媒了?”辛曼说,“我自己的事情,我心里有谱。”

裴斯承回到车上,手里拎着辛曼刚刚给的一包丹麦红豆饼,打开纸袋,顿时香气四溢。

“要吃一块么?”

宋予乔别开脸:“不饿。”

裴斯承一笑,已经用签子扎了一块递到宋予乔嘴边,触碰了一下她的嘴唇:“还要我喂你?”

宋予乔抿了抿唇,直接从裴斯承手里拿过签子,“好了,谢谢,我自己吃。”

裴斯承把袋子丢到宋予乔手中,才踩下了油门,向裴家大院开去。

在路上,宋予乔接到了路路的电话。

“路路,你总算回电话了,我还以为你打给我一大笔钱然后凭空消失了。那钱到底是怎么回事?”

卢璐在电话里说:“你先帮我放着,等我回国就找你去要,我在国外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办妥,妥了我就回去找你,再给你解释钱的事儿。”

………………

在夜色。

顾青城已经送走了几个不错的朋友,半倚在沙发上,单手扣着皮质沙发扶手,一只手拿着高脚杯,喝光了第三杯酒,向手下阿飞使了一个眼色。

阿飞走过去,踢了跪趴在地上的人,说:“说不说?!”

这人哆嗦了一阵,看向坐在沙发上的苏庆,没吭声。

顾青城摇了摇头:“真是不懂事儿啊,阿飞,拖出去吧,按老规矩办。”

这人一听拖出去这三个字,吓的顿时从地上爬了起来大声喊叫,谁不知道顾青城下手狠,这么一出去,肯定就残了:“我说,我说!是苏庆!是他指使我们接的货!”

苏庆气的直接说:“乱说什么!我怎么可能跟顾哥对着干?!”

这话一出,到现在,这场戏也就纯粹成了狗咬狗了。

不过,苏庆现在还敢安安稳稳地坐在这儿,纯粹就是后面还有一个合伙人。

顾青城绕让阿飞把那个人拖出去,听着苏庆在一边说:“顾哥,这事儿真不是我,刚才那人就是乱咬,咬着谁算是谁,我怎么敢跟您对着干,你说是不是?我还指望着您能罩着我呢。”

顾青城默了很久,一张俊脸上看不出喜怒,阴影将他的轮廓勾勒的深深浅浅,手里握着一个酒杯,轻轻摇晃着里面的酒液。

苏庆就坐在顾青城身边,脸上的表情都已经僵了,手心里捏着汗,冷汗涔涔。他一直盯着顾青城手中的红酒酒杯,生怕顾青城直接把玻璃杯摔在他头上。

过了一会儿,顾青城才说:“说的是。”

苏庆心里松了松,笑着给顾青城倒酒,手心里已经捏了一把汗,“来,顾哥,喝酒。”

顾青城没有接,任由苏庆的胳膊举了一会儿,开始发抖的时候,才说,“利字当头一把刀,起刀落刀总要当心,如果砍着自己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苏庆点头哈腰,说:“是,是。”

既然戏已经演完了,苏庆和袁鹏飞也就没有再留下来的理由了,说了两句话就离开了。

一出门,苏庆就抹了抹脑门上的汗,心里咒骂了顾青城祖宗十八代,问袁鹏飞:“那个包里的文件,我让你备份的,备了没有?”

袁鹏飞点头:“备份了,本来来之前已经找好下家了,准备要倒卖出去,不过现在……”

苏庆说:“备份了就好,这一次折了,总要扳回一局。”

“怎么扳回?”

袁鹏飞脑子不够用,遇见这种强大的就只想抱大腿,而苏庆这个人心眼太小,为人恶毒,太过于计较。

“在浅语拿出策划之前,先把他们的设计方案透露出去,让竞争对手先拿出来,他们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做修改了。”

“不是已经确定是浅语接下这个单子了么?”袁鹏飞在报纸上已经看到了浅语拿到嘉格这个项目的报道。

“在风头浪尖上,在最终的竞标还会只请他们一个公司吗?”苏庆阴险的一笑,“我在嘉格有内线,消息我已经得到了,这个你放心。”

不过,袁鹏飞总归还是不放心的,因为和裴斯承已经交手过几次了,每一次都是,呃,惨败。

苏庆对于这次坑在顾青城手里的事情,唯一一点做出的总结就是:吃一堑长一智,下一次千万不能在阴沟里翻了船。

况且,上一次的那批货,被顾青城截下的其实只有一半,另外一半……

他给他的合作伙伴打了个电话。

“叶少,另外那批货什么时候我去提?”

没错,他的合作伙伴就是叶泽南。

叶泽南现在公司里资金运转不周,私底下认识了苏庆,才开始跟他合伙做这些事情。

他接通电话的时候,正在和方照一起吃饭,看了一眼屏幕上苏庆的名字,就直接拿着电话去旁边接了。

“之前那批货被顾青城的手下给扣下了,妈的也真是狠,连本带利都给我扣的一干二净的,还差点死到里面。”

叶泽南皱了皱眉:“怎么会这样?”

“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苏庆心里也很是急躁,“你那儿的货什么时候我找人去提,尽快脱手,好换成钱。”

叶泽南看了一眼窗外,说:“我现在在外地,出差一周,一周之后回来吧,这事儿交给别人我不放心。”

苏庆道:“也是,等你回来给我电话。”

叶泽南挂断了苏庆的电话,回去和方照继续吃饭。

方照说:“泽南,你不是在做什么违法的事儿吧?”

“你想到哪儿去了,做商人求利益的也总归是有底线的。”

叶泽南虽然是这么说的,其实这件苏庆的货被截,就是他故意透露给顾青城的手下的,然后可以多拿到百分之二十的利润,公司最近资金运转不动,再加上煤矿坍塌的问题要拿钱去堵人的嘴,这些事情如果不在短时间内搞定的话,董事会的一帮人就又要站出来了,思量再三,他还是决定把这个消息透了出去。

不过,这件事情本就是苏庆为人先从中使诈,原本是叶泽南和苏庆两人共同合作的,但是苏庆从中克扣了百分之三的利,既然如此,你不仁也就不能怪我不义了。

做生意,最忌讳的就是这种明面上一条裤子,实际上是两心的人,最终要有一个先翻船的人。台讽妖弟。

“你还记得那个苏庆么?”叶泽南问。

方照皱着眉想了想:“那个原来在叶氏落难的时候阴了你们一次的那个苏庆?”

叶泽南点了点头,“就是他,不过可能他已经不记得我了,这一次,我把他的货全给吞了。”

方照有些愕然,看叶泽南的表情并不像是在开玩笑,说:“苏庆那个人我了解过,我一个同学说,有一次为了三分的利,差点拿着菜刀去逼他老婆卖了女儿,跟这种人打交道,你悠着点。”

叶泽南吃了一口菜,“我知道。”

这一次找方照出来吃饭,主要是说裴玉玲的病情,医院里的医生说了是脑子里有一个血块,需要手术,方照的母亲是医院里脑科的专家,所以想要明天请她给母亲看看。

方照说:“这没问题,一会儿我回去就给我妈说。”

吃过饭,临走的时候,方照多嘴问了一句:“你和宋予乔两个人怎么样了?”

叶泽南脸色有些沉,没有说话。

方照说:“上个月我在森林公园见着她了,和她多说了一些话,女人嘛,你总是要哄哄的,阿南,不是我说你,这件事情上你做的真不对,也不是说宋予乔当年失踪两年不对,她回来之后不是也跟你解释过了么,是去温哥华她母亲那儿呆了两年。”

“她说的你就信了?”叶泽南冷笑了一下,“报纸上不是刚刚曝出来她的绯闻了么,你没看到?”

“报纸上的娱乐八卦有几分能当真的?”方照说,“你让她在公司里面当职员,就该有这种准备,她的身份,你还准备瞒多久?”

“瞒多久?”叶泽南苦笑了一下,“她离婚协议书都准备好了,如果不签,恐怕已经开始着手准备找律师了。”

方照脸上闪过一丝的诧异,却再没有多说话。

这件事情是叶泽南出轨在先,如果宋予乔找律师铁了心的要离婚,这场婚姻也就真的走到了尽头。

叶泽南在开车回去的路上,想了这个问题。

瞒……

宋予乔的身份,自从三年前嫁给他,就是假的,没有婚礼,只是去民政局领了证,他当时不甘心,她也是不甘心。

只不过这三年来,她在叶家,为了他母亲,为了他,也算是尽到了一份心,甘心没有任何名分地跟了他三年。

这是一方面,然而另一方面,她竟然背着他在外面跟别人的男人搞在一起,而且那个男人还是一个已婚男人!

他觉得自己快要分裂成两个人了,脑子里有两股力量疯狂地拉拽着,撕扯着,好像要把他撕扯成两半。

他猛的踩下了刹车,重重地砸了两下方向盘。

后面的车因为叶泽南的忽然停下,差点追尾,汽笛声不断,甚至还有人下来敲叶泽南的车窗玻璃。

叶泽南在车里冷静了片刻,重新启动车子,却已经开向另外一个方向了。

金水小区的方向。

………………

裴家大宅。

裴昊昱写完作业,就搬着自己的小板凳坐到门口,背着大书包,开始望眼欲穿。

裴聿白已经听裴老太太开导了整整一个晚上,想要走,偏偏还不能走,必须等来了裴斯承,裴老太太才允许他走。

裴老太太说:“老大啊,不是妈不开明,妈现在思想正在与时俱进,已经能接受同性恋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你喜欢的人恰好也是同性而已嘛,小说里都是这么写的。”

裴聿白:“……”

“但是啊,儿子,你不该找顾青城啊,”裴老太太说,“那人太强势了,以前他跟着韩瑾瑜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你说你俩要成了CP了,那谁攻谁受啊,他肯定是不愿意被人压的,那就只有儿子你被人压,你肯定也是不愿意被人压,那就只有可攻可受,又当0又当1感觉,儿子,你知道什么是攻受吧……”

老太太总算是把这几天看过的耽美知识给普及了一遍,各种常识已经完全搞懂了。

裴聿白觉得自己和老太太真不是在同一个世界里的,默默地站起身来,默默地搬了个小板凳,默默地坐在了小侄子身边。

“你爸爸什么时候来?”

裴昊昱转脸看了看自己大伯伯,说:“应该快了吧。”

其实,他想等的不是老爸,而是乔乔。

裴斯承到了裴家大院外面,并没有进去,而是给自己儿子打了个电话:“我现在在外面,就等你三分钟。”

裴昊昱接到老爸电话的同时就撒丫子往外跑,根本就是早就准备好了,只剩下电话铃声这个发令枪。

裴聿白直接跟在裴昊昱身后出了门。

裴老太太就是遇到一个“常识性”问题不理解,回卧室去拿手机查百度,结果出来之后,儿子孙子就都没了人影。

好忧桑。

果真是到了这个年龄就没有人理了,还是去找老头子去,忽然想吃臭豆腐了肿么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