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89 真是造孽啊! (钻石加更)(内附小剧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裴斯承尝试转动了一下宋予乔房间的门把,竟然……打开了。

宋予乔昨天晚上竟然没有在里面上锁?

有点遗憾。

门悄无声新地打开,屋里的人正在背对着门坐在床上,自然是没有发现。

裴斯承抱臂。靠着门框站定,目光落在宋予乔光洁的后背上,闪着光泽。浑身上下只穿了一条小碎花的内裤,从窗帘透出的光,隐隐勾勒出一条圆滑的曲线,胸前好像两个待摘的蜜桃。

他不知不觉握了握手心,脚步已经不知不觉向前移动了一步。

宋予乔刚从卫浴间洗漱出来,坐在床上换下睡衣,胸衣呢?昨天扔到哪里了?她把被子掀开,下面也没有。

昨天洗过澡好像忘在浴室没有拿出来,宋予乔下床穿鞋,转过来才看见靠墙站着的裴斯承,惊愕的叫了一声,急忙用被子蒙在胸前。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裴斯承笑了笑,一句话说的大言不惭:“就你脱睡衣那时候。”

宋予乔红着脸,刚想要说话,外面裴昊昱蹦跶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乔乔,乔乔。你起床了没有啊?”裴昊昱好像一匹脱缰的小野马奔跑过来,结果撞上了一堵人墙,“老爸,你怎么从乔乔房间里出来的?”

裴斯承把身后的门关上,拎着儿子衣领向客厅里走去。

裴昊昱扑腾着小短腿:“老爸。你脸上坏坏的笑是怎么回事?你快点放我下去,我要去找乔乔!”

………………

宋予乔换好衣服之后,先应周海棠的话,给戴琳卡打了一个电话。

“戴姐,我今天身上不舒服,不能去公司了,我给你请个假。”

戴琳卡说:“你可以晚一些过来,但是必须要过来,你的新闻虽然说已经撤了,但是余波未平,如果你现在躲着不出来,更会让那些娱记们捕风捉影。别忘了你今天下午还要去嘉格商量活动策划的事情。”

宋予乔说:“那我现在出了这种事,不是要避嫌么?”

“用不着,”戴琳卡说,“如果本来就是没有的事儿。哪儿用得着避嫌。”

宋予乔没话了,戴琳卡左右是必须让她去公司一趟。

“对了,予乔,”末了临挂断电话前,戴琳卡急忙叫住宋予乔,“你给叶总打一个电话,说明一下情况。”

“嗯?”

戴琳卡的话带了几分语重心长,说:“他昨天晚上急疯了找你,让我把事情调查清楚了告诉他,你是跟着我出去应酬的时候出了那样的事情,原本也应该有我的责任,但是我信你的为人,绝对不会做出那样的事,你明白了么?”

话说到这份儿上。如果宋予乔还是不明白,那也就白白在职场上混了三年了。

戴琳卡也算是把这件事撇的一干二净了,就当这件事情是子虚乌有的,咬死了不承认就醒了。

“我明白。”

宋予乔叹了一口气,在床边坐了一会儿,才起身到厨房里去做早餐。

因为昨天答应了小家伙要做好吃的,只不过就算是巧妇也是难为无米之炊,宋予乔打开冰箱,里面基本上已经是空的了。

真不知道这父子两个整天是怎么过活了。

不过还好有鸡蛋和火腿。

宋予乔用面粉拌鸡蛋,搅匀了做鸡蛋饼,洒上一层绿色的葱花,然后用豆浆机打了三杯浓稠的五谷豆浆。

端上桌时,餐桌旁边一大一小两个人已经各自准备就绪。

裴昊昱竟然连多年不用的口水巾都拿了出来,围在脖子上,跟个小哈巴狗似的趴在桌子上,瞪大眼睛,就差伸出舌头流哈喇子了。

宋予乔说:“将就着吃,冰箱里没有食材了。”

裴斯承说:“一会儿去逛超市买些东西回来。”

宋予乔低着头没吭声。

既然昨天的风波已过,今天就没道理再呆在裴斯承家里了。

不过,她现在对裴斯承越来越不好拒绝,他帮了她一次又一次,她身无长物,说报答也有点过了,最多也就能给他儿子做做饭,不过身上总这样欠着人情还是不舒服的。

刚好在吃早餐的时候,耳边一直有音乐声,一阵一阵,响个不停。

宋予乔看向裴斯承:“你手机一直在响。”

裴斯承说:“别管它。”

从手机开机,裴斯承的手机就快要被打爆了。

从被绯闻的陆景重,到被搅基的顾青城,还有他老子裴临峰,都是咬着牙,一副想要把裴三给撕碎了的表情。

不过,这些人绝对猜不到,裴三这个时候和老婆孩子,正在享受一顿美味的早餐时光。

………………

裴昊昱原本已经让黎北给老师请假了,但是宋予乔不同意,说:“你又没有生病,为什么不去学校?”

裴小火一听,马上捂着肚子:“啊呀,我肚子疼。”

宋予乔:“……装肚子疼不是好孩子。”

裴昊昱:“好吧。”

最后,还是不得不去上学。

坐在车上,裴昊昱可怜巴巴地对老爸说:“你给黎北叔叔打个电话说一声吧,让他不用给我请假了。”

“自己说。”裴斯承把自己的手机丢给裴昊昱。

裴昊昱皱成苦瓜脸,拨通了黎北叔叔的电话。

而黎北,刚刚从学校里走出来,又充当了一次十分不负责任的“家长”,被老师毫不留情地教导了一番,什么“生儿不教”的道理都搬出来了。

他很无辜的好吗,他还木有踏入婚姻的殿堂,哪里还会有儿子?

再说了,他这样善良只会被欺压的好人怎么会有这种“顽劣”的儿子?这明明一看就是腹黑老板的种好么?

一出学校门,黎北就接到了裴昊昱的电话。

黎北看了手机屏幕闪烁了十秒钟,纠结了一会儿,才按下了接通键。

“黎北叔叔,我今天要去学校上学,你不用帮我请假了。”

黎北:“……”

裴昊昱说:“你不用被老师批评了。”

小少爷,你晚了一步好么?我已经被批评了。

到了学校门口,裴昊昱背着大书包给宋予乔再见:“乔乔,你晚上要来接我哦!”

宋予乔已经知道答应小孩子的事情是必须要做到的,要不然会对小孩子产生很大的影响,就想要想裴昊昱解释清楚,今天晚上很可能因为工作不能过来,但是一张口,就被裴斯承拉住了手腕。

裴斯很自然地向前一步,单手搭上宋予乔的腰,对自己儿子说:“乔乔知道了,你快进去吧,又要迟到了。”

宋予乔想要侧身躲开,裴斯承却加重了力道,差点就让她撞进他怀里。

学校门口很多来送孩子的家长,都是爸爸妈妈或者爷爷奶奶,但是她现在在这里算是裴昊昱什么人?

宋予乔挣脱不开,索性对裴斯承说:“这是你答应你儿子的,我可没有答应。”

“谁答应的不重要,”裴斯承说,“重要的是,他知道你会来接他了。”

宋予乔:“……”

后车座没有了小家伙,车里就只有宋予乔和裴斯承两个人。

宋予乔侧着头看向车窗外,不去看身边的裴斯承。

两个人的氛围,好像略微显得尴尬,车内很静,仿佛可以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

想要开口说的话,宋予乔在昨晚乃至于在那间女更衣室里,就都已经说过了,裴斯承的态度依旧是这样暧昧不明,他真的是认真的吗?那么她自己也能再认真一次吗?

从小到大,追宋予乔的有不少,但是,她是从高中开始,才开始认认真真跟叶泽南交往的。

谁都没有宋予乔谈恋爱那样认真,会细细地算着日子算着时间,真的是少女懵懂的爱恋,因为和叶泽南不在同一个班,她偶尔从他的教室外面经过,看到他一个侧影,心里雀跃的就要飞起来。

不过,那个时候她十七岁,和现在二十四岁,已经过去了七年,完完全全不同的心境了。

十七岁的那个时候她干净的就像是一张白纸,什么事情都没有经历过,父母恩爱家庭和睦,一个姐姐一个弟弟,还有一个疼爱他的男朋友,让别人艳羡的眼红。

但是现在,自从高中毕业那一年,徐媛怡突如其来的闯入了他们原本和平的家庭,一夜之间翻天覆地,父母协议离婚,母亲远赴加拿大,带走了弟弟宋予珩。徐媛怡鸠占鹊巢,成了宋家的女主人。而后,她在不甘心的驱使下,和叶泽南领证结婚,完成了一个没有婚礼没有祝福的婚姻。

一直到现在,她是即将离婚的女人,将要背负的是一段失败的婚姻,并且已经永远丧失了做母亲的资格。

好像从十八岁的时候,她的成人礼之后,她的生活就陷入了一个无法挽回的地步,一步一步走入深渊,再也回不到曾经的那种年少天真无邪了。

忽然一个急刹车,宋予乔没有因为惯性向前,被安全带勒了一下,从回忆中忽然抽身出来,看了看挡风玻璃前应该也没有什么路障,怎么就忽然刹了车靠在路边了。

她转脸看着裴斯承。

裴斯承直接转过来,解了安全带,靠近宋予乔:“在想什么?”

“没什么,你开车好好的,停下来干什么?”宋予乔紧紧地靠着身后的座椅,尽量保持着平稳的声线。

“不想回答我么?”裴斯承一点一点靠近,脸庞已经到宋予乔的额前。

“没有,我心里想的跟你没有关系。”宋予乔直接说。

裴斯承抵着宋予乔的额头,手绕过宋予乔的腰际,轻声说:“闭上眼睛。”

宋予乔已经猜到了裴斯承意图,心跳加快,放在座椅上的手,已经不自觉地掐着皮质椅套,近在咫尺的一双眼睛里,目光多了一丝若有所思,桃花眼深邃幽翰,像极了两个能将人吸引进去的漩涡。

裴斯承又说了一遍:“我想吻你。”

虽然已经猜到了,但是听到这样的字眼从裴斯承口中说出来,宋予乔还是禁不住呼吸一滞。

就在两人四目相对无言的时候,马路上,有一个穿着工作服的人走过来,敲了敲车窗,声音从摇下车窗上面一条细缝里传过来:“先生,这里不能停车。”

裴斯承抬眼,淡淡道:“我知道。”

这人一愣:“那请你把车开走。”

裴斯承接着说:“你贴你的罚单,废什么话。”

“……”

然后,这辆雷克萨斯上就贴上了两张罚单。

等贴罚单的人走了,车内的两个人,却依旧保持刚才的姿势,分毫都不曾移动。

宋予乔忍不住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快点开车吧,过会儿还要去交罚单……”

裴斯承的吻落下来。

这一次较之以前的吻不一样,似乎是带了一点宣泄一丝不满,吻上去之后,舌尖直接强硬地探入宋予乔的唇齿间,吸吮着,宋予乔不禁有点舌根发麻,手攥紧了裴斯承胸前薄薄的衬衫布料。

时至初夏,身上都是单薄的一层布料,宋予乔觉得裴斯承触碰在她身上的皮肤,好像点燃了一连串的火花。

正在焦灼之际,手机铃声划破了车内的低喘和一触即发的暧昧感觉,也就把宋予乔尚存一丝的神智给拉了回来,但是,裴斯承已经吻到情动时,手沿着宋予乔的上衣下摆伸了进去。

“裴斯承……”

现在裴斯承听见宋予乔叫他的名字,只当是在调情。

宋予乔知道现在软绵绵地叫他肯定收不住手,心下一狠,直接咬上了裴斯承的下唇。

裴斯承闷哼了一声,唇分开,错开一点缝隙,“你还真舍得下嘴咬。”

宋予乔别开脸,裴斯承食指扣着她的下巴,又在她唇上吻了一下,唇瓣上因为牙齿划破渗出来的血滴沾染在彼此唇舌中,他舌尖描摹了她的唇瓣让她的唇瓣上全都沾上了亮晶晶的津液,才反身过来接通电话。

过了许久,宋予乔才从这个吻中神思归位,转过脸看着裴斯承侧脸的轮廓。

裴斯承的脸庞线条粗看下是冷硬的,好像是大理石雕刻的粗线条,但是现在在这样的车内氛围里,分明是柔缓的,能从这份柔缓中,找到一分属于自己的心动。

宋予乔听出来,电话里好像是在说有关于工作上的事情,裴斯承只是一味的“嗯”“好”“我知道了”,听不出来对方在电话里说了些什么。

裴斯承的目光忽然从后视镜里看过来,宋予乔下意识地反应过来,就低下了头。

他身上的衬衫因为宋予乔刚才的紧紧攥住已经皱了,金属光泽的皮带扣,只不过,熨帖的西裤下,已经隐隐显出了凸起的轮廓。

她真是看得一阵脸红心跳,燥热的很,索性把车窗摇下来一些,想要透一透气,不再局限于车内这么狭窄的空间。

其实,给裴斯承打电话的人并不是在说工作上的事。

打电话的人是顾青城。

顾青城说:“裴三,你真是好得很啊,你让李慕发的那乱七八糟的是什么东西?”

裴斯承:“嗯。”

顾青城那边微愣怔了一下,接着说:“还把我跟你大哥给绑在一块儿了?怎么,到时候你要管我叫姐夫啊?”

裴斯承:“好。”

顾青城:“……”

不过,顾青城几乎立刻就回过神来了,“你是不是不方便说话?那现在我说你听,这一次我就不追究了,不过你要保证你家老太太不会杀到我这里来。”

“我知道了。”

跟裴斯承这样说话真是费劲,顾青城直接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跟在顾青城身后的一个小弟,大气不敢出,看着顾老大今天神色不太好,生怕老大一个心里不爽把他给捏碎了。

“你过来。”

顾青城把手机拿着手里把玩着,招手让小弟过来。

小弟一个哆嗦,千万不要看上我啊,我是清清白白的还等着赚了钱回村儿里盖房子娶媳妇儿呢。

顾青城直接从钱包里抽出来一沓钱:“去,把报亭里这个……”他拿起茶几上的报纸看了一眼,“《早晚报》,就这个报纸,都给我买回来。”

小弟:“……”

“钱不够?”顾青城直接把钱包甩出去,“多叫几个弟兄。”

所以,一整天,顾青城的手下一边在C市狂扫所有的报摊买报纸,这边李慕所在的出版社以为报纸抢售一空,一边在抓紧时间加印……

如此,恶性循环中……

………………

裴斯承把宋予乔送到距离浅语广告公司还有大约三百米的距离,就在路边停了车,宋予乔解下安全带,说了一声“谢谢,再见。”就头也不回地下了车,踩着三厘米的高跟鞋匆匆向前走。

宋予乔让裴斯承在路口停车的主要意图,就是不想让别人看见。

但是,一进公司,里面多多少少看向她的目光都有些不一样了,特别是那些私底下又知道她是他们也是老总的隐婚太太的那些人,目光就更是带了不屑。

周海棠见宋予乔出现在公司也是很诧异:“你怎么来了?”

宋予乔说:“戴琳卡有工作分配给我。”

周海棠愤愤不平,“老巫婆,吸血鬼,有朝一日总会变成黄脸婆,怪不得都三十多了还没有嫁出去。”

宋予乔一笑:“快去工作吧。”

她在自己的座位上坐着整理文件,身后就有人在交头接耳的议论着。

“刚刚我看见一辆豪车来送她的。”

“我也看见了,还故意不停在公司门口,真让人恶心。”

诸如此类的言论宋予乔听的也不在少数了,都是听见了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这些人她都没必要在乎,现在的宋予乔,只在意在乎她的人。

但是,坐在一边的周海棠确实听不下去了,直接站起来:“也不知道是谁一大早就开始跟着长舌妇一样了,这么说长道短,你们才真是让人恶心,我都想吐了。”

“你说谁呢?怎么凭她能做出来就不让别人说了吗?”

“就是,你算什么人,当事人都还没有说话……”

“都给我住嘴。”戴琳卡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办公室门口,脸色铁青,“外面都还没有什么风浪,就先起了内讧了是不是?你们两个人在那儿站着做什么,工作都做完了?我那里还有一大堆报表,谁工作做完了去找我!”

办公室里顿时鸦雀无声。

戴琳卡说:“宋予乔、周海棠,你们两个人跟我来办公室,其他人都给我好好工作,再让我看见谁在端着咖啡谈天说地的,就去我办公室,我让你一次性说个够。”

刚刚端着马克杯站在一起说话的两个员工,也急急忙忙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一声不吭。

宋予乔和周海棠走进戴琳卡的办公室,戴琳卡先把一份文件交给周海棠,说:“这个月月底你就可以离职了,这是我给你写的推荐信,在新的工作岗位上,希望能对你有用。”

周海棠接过推荐信,咬了咬下嘴唇:“谢谢戴姐。”

她可没有忘记,刚刚还在背后说戴琳卡是老巫婆,现在转眼就春风拂面了,真是好意外。

戴琳卡虽然说脾气差了点,但是对待自己的员工,该给的一定会给。

周海棠离开后,戴琳卡让宋予乔坐,递给她一杯刚刚泡好的红茶。

“给叶总回过电话了么?”

宋予乔摇头,说:“我马上就回复。”

戴琳卡点头,“刚刚嘉格那边已经打过来电话了,说让你过去一趟,这一次传绯闻的对象是陆天王,有点意外,因为陆天王的粉丝很多,你应该会被在网上攻击,不过这件事情应该很快就能够解决,现在网上更多讨论的不是你的事情了,你这件事,只是剩下消除剩下的影响了,最多几天时间。”

“明白了。”

从戴琳卡的办公室出来,宋予乔先找郑青拿了设计图稿,就马不停蹄地赶去了嘉格。

虽然在嘉格门口有几个蹲点的记者,宋予乔乔装了一下,很容易就躲过了,那些记者的大部队,应该现在在跟另外一个爆炸性新闻吧,宋予乔真是有点对不起裴聿白和顾青城。

上一次来嘉格,是跟着戴琳卡,这一次是宋予乔自己,不过她记忆里很好,走过的路一遍就能记得清清楚楚,这一点上,姐姐宋疏影完全不一样,姐姐是路痴,出去一趟如果没有人陪着,基本上就可以断定要迷路了。

刚刚想到宋疏影,宋予乔就接到了姐姐的电话。

“予乔,在公司么?”

“嗯。”

“中午我去公司找你,我跟你一起吃午饭,有些事情想跟你说。”

“好,你到了就给我电话,”宋予乔说,“对了,昨天晚上家门口……”

“没有状况,一夜安眠,你别操心了。”

接待宋予乔的是陆景重的秘书,带她去了会客室,先上了一杯咖啡,说:“您请稍后,陆总马上就过来。”

宋予乔点头:“谢谢。”

陆景重还是跟上一次见的时候没有太大区别,只不过换了一件比较正式的正装,宋予乔起身跟他握了握手,先说:“新闻上的事情,真的是对不起。”

“没关系,不是你的问题,”陆景重摆了摆手,让秘书将一份文件拿上来,“这是这一次合作的主要细则,你先看一下,后续工作我会安排负责人跟你接洽。”

这个负责人,按照他大哥裴聿白的说法,就应该是裴斯承没跑了。

但是,除了今天早上这个重磅炸弹的新闻之后,他就不敢确定了,不会兄弟阋墙吧,好恐怖,比昨天晚上老婆让他跪搓衣板都恐怖,而且还要连跪三天,不过儿子雪糕给求情了,改成罚跪两天。

趁着宋予乔在整理材料的时候,陆景重给裴聿白打了个电话。

“大哥,公司这个选秀跟浅语负责的,还要裴三过来?”

裴聿白说:“是啊,这不是一早就已经说过了么,怎么又打电话过来问。”

陆景重:“……”

“还有其他事情吗?”

“没有了。”

陆景重真是好好地佩服了一下大哥的心理承受能力,面对外面疯传的消息,竟然能够做到这样安如泰山,真的是他不能比的。

昨天晚上,当他看见报纸上造谣的那条消息的时候,直接愣住半分钟没说话,回过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老婆的影子,然后第一时间把网线给拔了电源给切断,一切通讯工具藏起来。

其实,陆小五根本把裴聿白给想错了。

裴聿白正在倒时差,这条新闻曝光的时候,他还在酣睡中,不过被陆小五一个电话给吵醒了,索性不再睡了。

照例是到卫浴间洗漱,刮胡子,打领带,穿戴整齐之后,出门。

一出门就有点适应不了了。

家里别墅的铁门外,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人挤人,好像是在参观猴子一样。

裴聿白摇下车窗,叫来管家,蹙眉问:“刘叔,这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情管家也实在是不好开口说,就从门卫拿了一份报纸从车窗给裴聿白递进去。

裴聿白眼光在报纸上一扫,看见“搅基”两个字,太阳穴跳了跳,手指已经不知不觉用了几分力气,报纸的边缘都被攥皱了。

老管家在一边立着,看看铁门外的记者,再看看车里的裴聿白。

哎,在裴家呆了这么些年了,只当是裴聿白洁身自好,怎么就没有发现,原来裴大少竟然不喜欢女人。

哎,真是造孽啊。

………………台史扔巴。

确实如此。

裴斯承昨天晚上写的那篇稿子,绝对是轰动性的一个爆料,他的预料是要在早上就人尽皆知,现在也确实如此。

就连裴老太太都知道了。

在裴家,裴老太太拿着那张报纸,看着报纸上的字,手用力抖动了几下,报纸哗啦啦的响,生怕看的不清楚,又戴上自己的老花镜。

“天啊,老头子,你看这是不是咱们大儿子?”

裴临峰皱了皱眉:“又什么事儿?”

裴老太太拿着报纸就小碎步跑过来,差点把报纸都摁到裴临峰脸上:“你看!你快看看!这不是咱们儿子吗?老天,我真生了一个gay,不行,我受不了了,嗷呜……”

裴临峰看了一眼标题,再往下看了两眼,说:“这种八卦新闻,还不知道都是谁乱写的,老大的事儿我心里有数,你别在那儿瞎想了。”

怎么可能不瞎想呢?裴老太太整天就这么点乐趣了。

所以,当天晚上,她就打电话要两个儿子回家来吃饭。

裴聿白的回答是:“下午有个会,如果六点之前能开完就回去吃饭。”

裴斯承的回答是:“晚上裴昊昱报了个美术班,接了孩子就回去吃饭。”

明显,这就是敷衍的回答。

裴老太太就给裴临峰去哭诉了。

裴临峰当即就给老大老三打了电话,得到的是异口同声的一个字——“好。”

裴老太太一副受伤的表情,决定让张婶晚上做黯然销魂面。

………………

宋予乔从嘉格出来,已经是十点半了,在回公司之前,刚好接到母亲席美郁的电话,问给她邮寄到的药按时吃了没有。

“没有啊,”宋予乔觉得母亲这句话有点莫名其妙,“妈你什么时候寄的药?”

席美郁说:“应该到了吧,我查了物流啊。”

“是不是地址错了?”

“你地址不还在花园路23号么?”

花园路23号……

那不是叶家的住宅么?

宋予乔心里一想,糟糕了,她还没有告诉母亲现在她已经从叶家搬出去了,现在东西肯定是在叶家。

“怎么了?”

“没事儿了,我知道东西在哪儿了,我先挂断了。”宋予乔连忙说了就挂断了电话,急忙招手打车去叶家。

已经有多久没有来过叶家了,现在看着已经走了三年的这条路,都好像是模糊上了一层薄薄的水光,看不清楚。

“少奶奶?”

正要外出买菜的刘姐看见有一个女人站在门外,有点像是宋予乔,等到走近了一看,果真就是宋予乔。

“少奶奶你这是要回来了么?”

宋予乔笑了笑,向刘姐打了招呼,问:“夫人在里面么?”

“在。”

“这里最近有没有收到一个从加拿大寄过来的包裹?”宋予乔问。

刘姐摇了摇头:“前一段时间我儿媳妇儿生孩子,我回乡下了几天,包裹收到的应该都给夫人收起来了吧。”

“谢谢,我进去找一下夫人。”宋予乔说着就要进去。

“少奶奶你先等等,”刘姐迟疑了一下才说,“我不是不让你进去,夫人昨天晚上看到关于你的报道了,现在心情……”

听刘姐这样说,宋予乔就明白了过来,“我心里有数了。”

刘姐还是不太放心,先宋予乔一步进了屋,去告知裴玉玲。

裴玉玲蹙眉,从床上站起来,冷哼了一声:“来的正好,免得我去找她了。”

………………

宋予乔走进叶家,裴玉玲已经在沙发上坐着了,抬头瞟了她一眼,又低头看报纸,装作没看见,一句话也没说。

对裴玉玲,宋予乔始终是保持一个中立的态度,因为裴玉玲对她好的时候,也是真好,就那么一丁点的好,就可以完全将不好给抹煞掉了,毕竟是一起相处了三年,叫了三年的“妈”,人心都是肉长的,叶泽南是叶泽南,而裴玉玲是裴玉玲。

裴玉玲原来对宋予乔还是有好感的,当初落难,宋予乔是陪着一起过来的。

但是,到如今为止仅剩的那么一丁点好感,都被那条宋予乔充当绯闻女主角给消磨殆尽了,现在她看见宋予乔就觉得心里堵着一口气,怎么看都觉得这个人对不起自己儿子。

这样想着,她也就这样说了出来:“宋予乔,在叶家呆了三年,我亏待过你么?”

宋予乔皱眉,不清楚裴玉玲为什么忽然说到这个问题了。

裴玉玲说:“我自问这些年对你是问心无愧的,但是要你现在就去做出那种伤风败俗的事情,”她把报纸往桌上一拍,“你看看现在报纸上写的这都是什么,我知道你是想跟泽南离婚,但是还没有离婚就跟外面一些不三不四的男人混在了一起,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如果说,就在三分钟以前,宋予乔对这个昔日的婆婆还是尚存有三分好感,那么现在,一点都没有了。

她只觉得心里发冷,原来一起生活了这么三年,得来的就是这样一句话。

宋予乔冷冷说:“叶夫人,你也是在这个圈子里的人,如何能不知道,报纸上就像这种八卦新闻,有多少水分有多少真实性可以参考,我记得一年前还曝出叶夫人你有了第二春,那是真的吗?”

裴玉玲脸色一黑。

宋予乔接着说,“况且,就算这报纸上的事情是真的,是真的又怎么样?这三年来,你儿子叶泽南上过多少次这种八卦新闻的头条,到处招蜂引蝶夜不归宿,你倒是不说自己儿子,现在来说我?你知道叶泽南怎么成了如今的样子了么,有一大半的原因都在你身上!”

裴玉玲气的脸色发白,原来在她面前一直是温温顺顺的儿媳妇,谁知道现在竟然会出口不逊,竟然反过来来指着她了!

“你今天特意跑过来,就是为了来跟我这样吵架么,就算我不是你婆婆,你对长辈就是这种应该有的态度么?有没有教养了,怪不得被宋家赶出家门……”

“我是怎么跟宋家决裂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宋予乔心底凉了一片,“叶夫人,你现在敢说的这么大言不惭,天底下也就是只有你了,不,还有一个叶泽南,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

听了这些话,裴玉玲气的不轻,最近在叶家养尊处优习惯了,有谁敢跟她这么说过话。

手里的报纸已经被攥成一团,急的直接撕成了碎片扔在地上,裴玉玲扶着沙发扶手剧烈的喘息着,“滚!当初我就是瞎了眼!”

宋予乔抿了抿嘴唇,转身就要走,药她也不开口要找了。

但是,刚刚打开门,身后就是嘭的一声重物落地的声响。

她急忙回神,就看见裴玉玲倒在地上,艰难的喘息着,脸色发白,黑眼球剧烈的震颤着。

她也是吓了一跳,愕然地跑过去:“怎么了?妈,你怎么了?”

叫了三年的习惯,真的不是那么容易就改口的,心急之下,习惯就又出来了。

有那么片刻的心酸,心里就马上完全都成了惊惧。她急忙拿手机打电话叫了救护车。

现在这个时候,每一秒每一份都是煎熬的,宋予乔掐裴玉玲的人中,以前学过的一点急救手法几乎全都给用上了。

脑子里满满的全都是自责,万一裴玉玲有点什么事情,自己岂不是要背负这一辈子的内疚感?她是始作俑者……

上了救护车,裴玉玲就被接上了氧气罩。

宋予乔浑身都在发抖,她一向都以为自己是性子比较温煦的,不会轻易动怒,除非是逼急了她,要不然也不会跟别人吵架,活了这么二十四年的人生,她和别人吵架的次数屈指可数。

可是现在,她坐在救护车上,看着裴玉玲口鼻上的氧气罩,苍白的脸色,忽然难以抑制地害怕。

这是唯一一次她没有考虑后果的将自己的怒气完全爆发出来,却差点……害死了人……

一直到急救室外,她都是浑浑噩噩了,大脑一片空白,甚至连手机已经响了好几遍的铃声都没有听到。

医院的走廊上,有浓重的消毒水的味道,有路过的护士看见宋予乔一个人靠着墙打颤,就扶着她坐下,“小姐,你手机响了。”

“谢谢。”宋予乔点头,慌忙掏出手机来,眼睛是模糊的,完全看不清楚屏幕上显示的姓名,手指滑了好几次才接通电话。

电话里传来裴斯承沉沉的声音——“在哪儿呢,中午接你一起吃饭吧。”

宋予乔听见这个声音,终于控制不住一下子哭了出来:“裴斯承,我现在在医院……”

………………

裴斯承给宋予乔打那个电话的时候,刚好开车到宋予乔的公司楼下,听到宋予乔的话,急急踩了油门:“你不要挂电话。”

原本需要十五分钟的路程,裴斯承用了不到十分钟就到了。

裴斯承从电梯上走下来,距离很远,他第一眼就看见宋予乔坐在椅子上,低着头,左手掐着右手,头发从脸颊两侧散落下来,挡在两边,肩膀微微地颤动着。

在一旁,抢救室外“手术中”的灯还亮着。

他放缓了脚步,先把手机收起来放进口袋里,走过去坐在宋予乔身边,单手扣住她的腰,抚上她的背,让她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宋予乔毫无意识地靠在裴斯承的胸膛上,刚刚她用左手掐自己的右手,完全是毫无意识的行为,只想要下意识地抓住一些东西,就连自己用了多大的力气都不知道。

裴斯承握着宋予乔的手,将她现在全都是冷汗的小手包裹在自己温暖干燥的手掌里,顺着她的头发:“别怕,没事的。”

大约过了有十几分钟,宋予乔终于从刚才的惊惧中回过神来,才恍然间发现,自己正在抱着裴斯承的腰,脸完全埋在他的胸膛里,手被裴斯承包裹在掌心里。

有些尴尬。

宋予乔说:“我好了。”

裴斯承轻声问:“没事了?”

宋予乔摇了摇头:“没事。”从裴斯承的怀里脱离出来,目光所及,看见裴斯承的紫色衬衫,靠近衣领的位置,有一块深色的被泪水浸湿的痕迹,很明显。

裴斯承微微低头,挑起宋予乔的下巴,“人家姑娘哭一下都是梨花带雨的,你这一哭眼睛怎么肿成这样,你这额头上是过敏了么?”

宋予乔直接挡开裴斯承的手:“不要紧,我就是这样的体质,只要是一哭,额头上眼睛周围会全都是红色的点好像疹子一样,过一会儿就消退下去了……谢谢你。”

急救室的手术灯灭了。

宋予乔赶忙站起来,现在身边有一个人陪着,她也没有刚才那样惊惧与害怕了。

医生出来,几个护士把裴玉玲推到了病房里去。

“是因为脑供血不足引起的突发性休克,已经抢救过来了,没有大碍的话大概过一会儿就会醒过来,刚才是谁之前做了一些急救,很管用,”医生说,“不过,刚刚再给病人做检查的时候,发现她脑子里有一个血块,在近期最好做手术,你们谁是病人的家属?”

宋予乔动了动唇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裴斯承已经一把拉过宋予乔的手,笑了笑,“我们都不是。”

医生:“……”

裴斯承说:“我们都是路过的。”

宋予乔:“……”

在临走前,宋予乔帮裴玉玲付了手术费和住院费,到病房里去看了她一眼,转身出来给刘姐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下情况。

事实上,刘姐出去买菜也没有敢走远,生怕家里这婆媳两个人出了什么事情,随便买了一些青菜就回来了,但是回到家里,裴玉玲和宋予乔两人都不见了,听旁边邻居说,是来了一辆救护车,把人给拉走了。

她心里一惊,不是自己出了一趟门,这婆媳两人打架动手了吧。

要闹得严重了。

她急忙就给叶泽南打了个电话:“少爷,刚刚少奶奶回家了一趟。”

“什么时候?”叶泽南急忙说,“你先不要让她走,我现在马上赶回去。”

“已经走了,”刘姐说,“我刚才出去了一趟,等到回来夫人和少奶奶两个人就都不见了人影,我听邻居说,是来了一辆救护车,具体是谁出了事我也不清楚。”

这边刘姐还没有说完话,叶泽南那边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刘姐也是好像热锅上的蚂蚁,心急之下竟然也忘了其实可以给宋予乔打电话,直到接到了宋予乔打来的电话。

“刘姐,我是宋予乔。”

“嗯,少奶奶,”刘姐双手握着电话,说,“你和夫人怎么样,现在是谁住院了?”

宋予乔说:“是夫人,她出了点问题,你现在先来医院吧,第一人民医院。”

………………

叶泽南在路上一直打宋予乔的电话,但是提示音一直是关机提示。

难道真的是宋予乔出了事情了?

这个时候,他忽然惊觉,原来在这种事情,他竟然先想到的是宋予乔而不是母亲……

一般情况下,打急救电话120,这个片区里都是第一人民医院,所以叶泽南直接就开车去了这个医院。

医院的停车位已经满了,叶泽南被堵在门口。

他正打算在医院外面找一个临时停车位停车,里面有一辆黑色的雷克萨斯从里面驶出来。

这个牌子的私家车在C市并不算少见,叶泽南见他的小舅舅裴斯承就有一辆。

叶泽南打方向盘倒车,为这辆车腾出空间来驶出。

他摇下车窗,前面的车正好驶过,副驾驶的车窗摇下来,一下,却又马上摇了上去。

叶泽南看见刚才在这车里一闪而过的人影愣了一下,以为自己是看花了眼。

刚刚那个副驾上的人,是宋予乔?

前面的门卫催促着,叶泽南开车进了医院,停好车飞快地奔上楼梯。

………………

在那辆刚刚驶出的雷克萨斯里,第一次摇下车窗的是裴斯承,而惊惧之下急忙把车窗重新摇上的是宋予乔。

宋予乔瞪着裴斯承:“你是不是故意的?”

裴斯承挑眉:“什么故意的?你不是一向觉得跟我在一个车里空气不流通么,我就开了一下窗。”

宋予乔索性不说话。

刚刚她在看见叶泽南一瞬间,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裴斯承就问她是看见谁了,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自然也就看见了他亲爱的大外甥。

“中午想吃些什么?”裴斯承自然而然地问,“吃西餐?要么我们去逛超市,你给我做也可以。”

宋予乔说:“别想了,我今天中午约了我姐姐一起出去吃饭。”

“几点钟?”

宋予乔看了一眼时间,现在已经十一点多了,“直接回公司吧,我姐应该快到了。”

提到公司,宋予乔下意识地就去抓手边的公文包。

空的……

公文包呢?

那个包里,还装着嘉格的资料稿,自己整理出来的一份汇总表,还有郑青的几份提供的设计稿,都是十分重要的文件……

完了,丢到哪里了?

裴斯承从后视镜看,注意到宋予乔突变的神色,“什么东西丢了么?”

宋予乔脸色有些发白:“包,公文包,里面装着好几份重要资料。”

“我刚刚在医院见到你,你手里就没有包。”

“嗯,让我想想。”

宋予乔几乎是在几秒钟就已经恢复了镇定,手提包现在只有三个地方可能存在,忘在了嘉格公司,忘在了出租车上,或者就是忘在了叶家。

她闭上眼睛,将脑子里刚刚经过的事情重新回想了一遍。

从嘉格出来之后,她先去买了一杯奶茶,那个时候还有一个小女孩指着她手里的包,所以不是忘在了嘉格。

之后,接到母亲席美郁的电话,就打车去了叶家。

这个过程她已经忘记了,到底进叶家家门之前,手里是不是拿着包。

虽然,出租车是流动的,找回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了,但是宋予乔宁可包是在出租车上,也不愿意是丢在了叶家。

裴斯承听宋予乔这么说着,已经调转了车头:“先去叶家。”

(本月最后一天求钻石么么哒,明天就清零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