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87 趴着别动 (钻石加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照片拍的角度问题,宋予乔的正脸完全清晰,但是抱着她的裴斯承却是侧身背后,正在用十分暧昧的姿势。将一块干燥的浴巾裹在她已经被水湿透的轻薄衬衫外面,身上衣服浸了水。

她往下看了看这篇新闻报道,将当天晚上的事情几乎全部还原。只不过变成了她假装落水不会游泳,被嘉格的这一个高层“见义勇为”救起,甚至在最后的结束部分,还贴上了她换上旗袍的照片。

然后,就在今天下午,嘉格的这个单子就给了浅语,更是让人一番联想推测。

真的是无孔不入啊。

不过,通篇报道只是含沙射影指出这是一位嘉格的高层,并没有明确指出是谁,等于说,只有她一个人的身份是切切实实曝光的。

手机那边,宋疏影问了一句话,宋予乔有些愣神了,赶忙把手机放在耳边,“姐。”

宋疏影说:“看完了?现在马上回来,我已经找韩瑾瑜帮你把新闻往下压了。”

“嗯。”

宋予乔挂断宋疏影的电话。低着头,在手机上搜相关的后续报道。

已经陆陆续续有一些八卦贴爆出“绯闻男主角”了,就是现在嘉格娱乐部分的总负责人陆景重,昔日的天王Vincent。

这个消息一出,一波激起千重浪。

也许其他人还没有陆景重的知名度高。不会引起这样的轰动,但是曾经的昔日天王,现如今退居幕后,而且已经结婚两年,现在和小公司的女员工闹出婚外情,这可真不是说的玩儿的。

宋予乔自始至终一直低着头,裴斯承已经察觉到她的不对劲,但是碍于儿子在身后,就没有问出来,一直开车到了华苑,宋予乔没有反应过来,以为这是到了她的家,就解安全带开车门,却被裴斯承一把拉住了手腕:“你等一下我送你回去。”

裴昊昱在后面一听不乐意了,“不是说好了乔乔要做饭给我们吃吗?”

裴斯承转过来。对儿子比了一个手势,然后把门钥匙给了儿子,说:“先上去。”

裴昊昱鼻子嗅嗅,下了车跑到副驾的车窗外面,蹦跶蹦跶向里面看看。

宋予乔虽然说现在心里很乱,对谁都是疲于应对,但是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答应的事情做不到,总要有原因。她摇下车窗来,对小家伙扯动嘴角扯出一个笑来:“阿姨改天给你做蛋炒饭,好么?”

裴昊昱一眼就看出来,宋予乔是有点不高兴了,点头如同捣蒜,“好。那我先上去了。”

宋予乔摸了摸裴昊昱的头,转过来对裴斯承说:“你也上去吧,我打车回去就行了。”

车窗外,裴斯承看自己儿子已经上了电梯,先将车上了锁,直接从宋予乔手里把手机抽了出来。

宋予乔完全措手不及。

只看标题,裴斯承就把内容差不多都猜到了。

只不过,事关嘉格的几位高层,哪一位都是不能得罪的人,这类新闻报道就算是有人往上递稿子,也绝对会被毙掉,毕竟李慕的哥哥是新闻出版这一块的龙头老大,谁不要给他三分脸面。

等到看到新闻报道落款的地方,赫然写着的——记者:辛曼,裴斯承就明白了。

这不是别人不想压,而是有人故意纵容的。

裴斯承将手机递还给宋予乔,看着宋予乔此刻煞白的小脸,直接将她的肩膀扳正,一手抬起她的下巴,逼着她对上他的视线。

“我有个办法,能把这个假新闻压下去。”

宋予乔眨了眨眼睛,向后退,裴斯承却更加紧的扣着她的肩膀,直接压在了后面的车门上。

“什么办法?”

裴斯承倏的靠近,嘴唇贴上宋予乔的唇瓣,然后淡淡开口:“我站出去说,那个人是我。”

说完,不等宋予乔有反应,就伸出舌尖去触碰她的唇瓣,细细地勾勒着她微凉的嘴唇。

如果说,之前的接吻,都只是情到,那么这一次,裴斯承几乎是在变着花样的用高超吻技来征服宋予乔的,没有几秒钟,原本咬紧牙关的宋予乔就开始轻喘,横在胸前的双臂已经逐渐消退了力气。

宋予乔眯着眼睛,看着裴斯承一双黑眸,她好像就要沉沦进去一样。

裴斯承一手轻柔地揽着宋予乔的腰,一手覆上来将宋予乔的眼睛蒙上。

眼前一下子黑了,看不见东西,感觉就会异常敏感,她发觉裴斯承的舌尖挑逗着她的口腔,好像小刷子一样刷过她的齿根,心跳难以抑制地剧烈,宋予乔几乎喘不过气来了。

忽然,唇上轻了,裴斯承轻笑一声,唇瓣厮磨:“还是不会换气么?”

宋予乔这才抽出力气来,下意识地就阖紧齿关。

裴斯承却依然抽身离开,摸了摸下巴,细细地端详了宋予乔此刻红润的脸色和粉嫩的嘴唇,身后在她脸上捏了一下,“这才有点颜色了。”

宋予乔用手背狠狠地擦去唇上残留的津液,剜了裴斯承一眼,眼看着裴斯承又要靠近,她直接伸手捂住裴斯承的嘴,“开车。”

裴斯承开车路上,对宋予乔说:“帮我给顾青城打一个电话,手机在我左边裤袋里。”

左边……

宋予乔也没有多想,直接就俯身过去,手臂从方向盘下伸过去,去摸裴斯承左边的口袋,她将裴斯承上身衬衫撩起,沿着裤缝探进去拿手机,却不料裴斯承忽然踩了刹车,猝不及防宋予乔将全身的力气都压在了裴斯承身上,侧脸贴着他裤子撑起小帐篷上。

裴斯承脸上带着十分抱歉的笑:“红灯,急刹车。”

宋予乔手指飞快地夹过他的手机来,目光赶忙从他腿上移开,滑屏解锁:“密码?”台欢乐血。

“你的生日。”

宋予乔手指微顿。

她记得,上一次在S市,她充当她的临时秘书的时候,他说出他的笔记本电脑的密码,也是她的生日。

绿灯。

裴斯承踩下油门,“不准备问点什么?”

宋予乔倔强拒绝:“不准备。”

她帮裴斯承拨通了顾青城的电话,原本还想要给他找到蓝牙耳机,但是电话那边已经接通了,她就直接把手机贴上裴斯承的耳朵。

但是,话筒里传来的不是正常的说话声,而是一声高过一声的喘息呻吟,就算是宋予乔没有贴着听筒,也听的一清二楚,手一抖,手机就直接掉落在座椅上了。

宋予乔看着手机,心有余悸,问:“还要接么?”

“切断吧,没工夫听他的叫床声。”

等到拐了一个弯,裴斯承直接开车驶入金水小区,在楼前停下。

宋予乔刚想要开车门,裴斯承却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先等等。”

他话音没落,就看见楼前闪光灯急闪,裴斯承眼疾手快,直接一下子将宋予乔按在自己大腿上,手掌抚在他背上:“趴着别动。”

楼前全都是记者,基本上是将楼道拥堵了个水泄不通,已经有记者注意到裴斯承开的这辆雷克萨斯,转而过来拍照。

宋予乔俯身在裴斯承腿上,手掌心全都是汗,隔着密闭的车窗,仿佛已经听见车窗外混乱的人声。

裴斯承一手扶在宋予乔背上,单手十分稳的打方向盘,调头重新驶出了金水小区。

等到车上了路,裴斯承才拍了拍宋予乔的背:“起来吧。”他现在也没有多余的心思挑逗宋予乔了,看她的脸色有些差,“给你姐姐打个电话,看看她那里怎么样。”

宋予乔缓了缓神,拿出手机来拨通了宋疏影的电话。

宋疏影那边接通了直接说:“先别回来了,这边正闹腾着,你先住酒店,稍后我给你电话……”

宋予乔一个字都没有说,姐姐就切断了电话。

宋疏影让宋予乔住酒店,可裴斯承直接开车把宋予乔带到了华苑,用一贯不容拒绝的口吻说:“你今天精神状态不好,一个人住酒店不怕被娱记跟么?华苑的保全监控进入很严格,娱记很少能进来。”

和第一次来的时候一样,家里还是乱,男士的领带衬衫袜子,儿童的玩具娃娃衫丢在沙发上。

“上一次不是请了保姆么?”宋予乔禁不住问,“为什么还是这么乱?”

裴斯承挑眉,想起裴老太太嘴馋吃光的臭豆腐,勾了勾唇笑道:“太不称职,辞退了。”

这不是宋予乔第一次到裴斯承的家,但是,却是唯一一次,觉得这是一个避风港,是安全的地方,可以依靠,可以找寻温暖的地方。

裴斯承从鞋柜里拿出一双男士拖鞋:“你还穿这一双。”

“谢谢。”

“今晚要住在楼上还是楼下?”

“嗯?”

裴斯承抱臂,看了宋予乔两秒钟,已经替她决定了:“楼上吧,你一个人在楼下我不放心。”

宋予乔听了裴斯承这一本正经的话,噗嗤一声笑出来:“有什么比跟你在一起更不放心的?我就住楼下了。”

裴斯承不置可否,直接为宋予乔打开楼下的一间客房:“里面的毛巾洗漱用品还都是你上次留在这里的,可以用。”

直到现在,宋予乔和裴斯承都还没有吃一口饭,裴斯承问:“习惯吃方便面么?比较快。”

宋予乔听了之后起身,“都可以,我去做。”

裴斯承按下宋予乔的肩膀:“你现在去洗个澡放松一下,睡衣在浴室里,是新的。”

说完,裴斯承就走了出去,给宋予乔带上了门。

宋予乔坐在床边许久才进浴室去洗澡。

蓬蓬头的热水温度刚刚好,湿润了头发,宋予乔闭着眼睛,任由水流冲刷着头皮。

忽然觉得不知不觉,和裴斯承之间的相处模式,竟然这样默契自然?

她回想起来,之前在工作上的时候,也曾经有这样的情况,裴斯承的每一个动作,她好像都可以准确的猜测到,彼此熟络的不用适应,他动动手指,宋予乔就知道将他右手边的咖啡杯递过去……

宋予乔脑子里闪过一个猜想,会不会以前就认识裴斯承?

因为脑子里总会有一些凌乱的片段闪过,但是在她的记忆里,这些画面是不曾出现过的。

在温哥华的时候,她确实是生了一场大病,按照她母亲的话来说,在床上躺了整整半个月才醒过来,需要配合奥里奇博士的药物治疗。

有一段时间,她以为她是失忆了,但是在温哥华那三年,她都记得清楚,母亲说她刚开始叛逆了一段时间,在酒吧里给人当架子鼓手,然后回归正途,在一个小学校里给别人当汉语老师,她的记忆里确实也是如此,回忆起来虽然只是零星碎片,不过是可以衔接起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