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81 博美人一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绿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老板会这么让人感到胆颤,站在他面前一句话都不敢说。

顾青城看了看手里的文件单页,忽然抬起头来,笑了笑:“是她自己割腕的?”

阿绿点头:“是。她说想要去洗澡。然后我就放她去了,谁知道她……自从跟了叶少之后,我保证从来都没有安排她接过其他人了。”

阿绿完全搞不懂顾青城在想什么,说他是看上了这个乔沫了,还让送了给叶泽南,还刻录了她初夜的录像下来。若说没有,却时时对这个乔沫又这么上心。

其实,顾青城外号玉面狼是有一定的原因的,长相俊美,却有一颗狼一般狡黠阴狠的心。

阿绿对主子的心思,肯定是不敢妄加揣测的,只等顾青城说话。

“人抢救过来了没?”顾青城问。

阿绿说:“救过来了。现在在病房里。”

“你现在给叶泽南打电话,就说乔沫割腕了,让他现在就来医院里。”顾青城抬眼,一双眼眸里闪过一丝红光,“知道怎么说么?”

阿绿点头:“知道。”

所以,阿绿才去给叶泽南打了那个电话。

阿绿从房间里退出去之后,顾青城闭目假寐了一会儿,果然等到了裴斯承的电话,他嘴角一勾,若无其事地接通:“裴三,你这消息得到的挺及时的。”

裴斯承一笑:“你这么帮我,我怎么也要给你捧捧场的。”

顾青城直起身来,“下个星期,我办个场子,我帮你把宋予乔约出来,你帮我把辛曼约出来。”

裴斯承忍不住笑了:“上次不是把人给你了么。你自己抓不住,现在又来问我要?”

“废话什么,你是不是今天心情不错了?”

“是啊,我刚给我老婆煲电话粥,心情愉悦的不得了。”

顾青城一听这话,直接就把手机给切断了。

在顾青城身后站着的手下向后退了两步,生怕主子一个不爽。把手机砸到自己身上来,在心里祈祷,赶紧来个娘娘侍寝吧,要不然主子大半夜的空虚寂寞冷,要找手下小弟在旁边站着作陪,其实我们也空虚寂寞冷想回去抱老婆的呀。

………………

医院外,一辆出租车停下来,从里面冲出来一个身影,直接扶着路边的一个垃圾箱开始猛吐。

出租车司机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喂,先生,找你的钱。”

叶泽南吐了一阵,感觉头脑已经清醒了一些,向后摆了摆手,径直走进了医院里。

病房里,叶泽南见到了仍旧闭着眼睛的乔沫。

乔沫躺在病床上,一张脸苍白的好像白纸一样,嘴唇一丁点血色都没有,完全就是一个没有人气的木偶一样。

叶泽南放缓了脚步,在乔沫的病床前站定。

身后的阿绿识趣地走了出去,反正主子给交待过的事情已经完成了,她现在也该回去交差了。

房门在身后关上,叶泽南低着头,看病床上呼吸微弱平稳的女人,两只手搭在被子上,一只胳膊上,自手腕向上到手肘,裹着厚厚的纱布,叶泽南可以想象得到,纱布下的伤口,该有多触目惊心。

叶泽南在病床前站了一会儿,乔沫好像有所感应一样,睫毛轻颤几下,终于睁开了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叶泽南。

“你……喝酒了?”

乔沫闻到了叶泽南身上的浓烈的酒味,开口轻声问。

叶泽南点头:“嗯,喝了一些。”

乔沫抿了抿唇,有些局促,道:“你坐下吧。”

叶泽南却站着没有动,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乔沫,似乎想要从她的脸上,找出一丝蛛丝马迹一样。

乔沫觉得脸有些发烫,问:“你为什么用这种目光看着我?”

叶泽南笑了笑:“既然想死,怎么不死透了?你割的是这里,”他俯下身来,手指按着乔沫手肘上缠绕的纱布,“你如果是想要死,就直接割动脉,别死没死透,又来找我。”

乔沫一双大眼睛瞪大,看着叶泽南好像不认识了一样,泪水已经蓄满了眼眶,为什么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是因为喝了酒了么。

面对这样的乔沫,叶泽南忽然心里有些不忍了。

他认为,乔沫这是想要用一些小手段,来吸引他的注意力。

乔沫说:“你都不问问我为什么吗?”

好,那我问你为什么?

“因为我爸爸死了,我后妈问我要丧葬费,我拿不出钱来,她就恐吓我要将我爸爸的遗体抛到荒郊野外去喂狗。”乔沫已经忍不住哭了起来,“我不相信,我觉得我爸爸不会死的……我后悔了,我在割破自己的血管,看到血液好像溪水一样流出来的时候,浴缸里的水瞬间都成了红色的,我就后悔了……我不该死,我不会死,我不想死了……”

乔沫别过去脸,但是叶泽南还是可以看到,她的眼泪顺着眼角滑落下去,渗透进枕头里。

叶泽南默默地站了一会儿,转身离开,临走前说:“你好好养身体,我改天再来看你。”

乔沫看着病房的门在眼前打开再关上,这么好像是墓穴一样的病房又恢复了沉寂。

叶泽南在她眼里,就是天之骄子,不可企及。

有些人,生来就注定像是叶泽南那样的人,而有些人,生来就是像自己一样,人和人之间,真的是不能相比的。

………………

叶泽南从第三层的住院部下来,正好看见有两个穿着警服的警察从楼梯口下来,正在交谈着。

“用不用给许队长说一声?”

“我给许队长打过电话了,他批准了。”

“不过好好的都一天了,怎么那个女的进去一看就有先兆流产迹象了。”

“咱们什么都不知道,先走吧,真折腾。”

等两个警察下了楼,叶泽南顿下了脚步,向二层的走廊上看了一眼。

他已经猜到,这两个警察口中的那个孕妇到底是谁了。

他对徐婉莉,根本就没有感觉,也从来不是因为她是宋予乔的妹妹。

和徐婉莉上床,完全是一次意外,在领过结婚证当天回去,他就和宋予乔吵了架,他摔门离开。从家里出来,结果却遇上了徐婉莉,徐婉莉扭了脚了,问他能不能送她回到她的住处,他就同意了。

因为是扭了脚,上楼不方便,叶泽南就在楼下停了车,扶着徐婉莉上楼,但是,等到开了门,徐婉莉却一下子摔倒,扑在了他身上,然后用胸蹭着他的腰:“姐夫,我喜欢你,我从十六岁就开始喜欢你了,你知道么……”

叶泽南冷笑了一声:“你喜欢我什么?你难道不知道,你姐姐讨厌我么?”

徐婉莉说:“姐姐那是瞎了眼,她也讨厌我,恨不得我死了,她没有告诉过你么?”

宋予乔没有对叶泽南说过,但是叶泽南心里清楚的很。

对于一个破坏了自己家庭完整的小三的女儿,能有多讨厌,就有多恨。

徐婉莉看叶泽南不说话,就伸手从他的上衣探进去,想要向里面摸。

叶泽南忽然笑了,一把抓住徐婉莉的手:“你这是想要干什么?”

徐婉莉娇俏的一笑,搂住叶泽南的腰,“想要伺候你,姐夫你放心,没有人碰过我,我很干净……”

当时,很可能是因为和宋予乔刚刚吵过架出来,而徐婉莉,这个宋予乔最讨厌的人出现了想要跟他上床……

一切,似乎顺理成章。

他想要借由这一次的机会,狠狠地报复宋予乔。

夜深,筋疲力尽的时候,叶泽南终于尝到了第一次报复的快感。

既然宋予乔能背叛他,他为什么不能去背叛宋予乔呢?

她折磨他,他也要让她尝到,终于被最亲爱的人背叛的滋味!

可是现在到如今,叶泽南忽然疲乏了。

身边换过一个又一个的女人,到底,心里还是有宋予乔的,是么?

不知不觉,叶泽南回忆这些事情,好像用尽了半生的力气。

走到安全通道前,叶泽南转身想要上电梯,徐婉莉生也好,死也好,跟他没有关系。

但是,就在转身的时候,叶泽南听到从安全通道半开的门里,传来一个声音。

是宋予乔的那个姑姑宋洁柔的声音。

“是,我上次不是从你那儿拿了个针孔摄像头么,对啊,已经安装好了,我想把这一段时间的录像资料拿过来……好,地址是金水小区,嗯,没错。”

叶泽南脚步猛的停了下来。

金水小区?

不是宋予乔在后来租房子的地方吗?

安全通道的门动了两下,叶泽南慌忙上了一旁的楼梯间,等宋洁柔的脚步声从走廊上消失了,才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这是巧合么?

难道真的是宋洁柔在宋予乔的家里,安装上了针孔摄像头?

………………

这个晚上,裴昊昱又被老爸十分残忍地留在了奶奶家里。

没有乔乔的时光,真的好难过啊,好难过啊,难过啊,过啊,啊……

裴昊昱在自己的小房间里,撅着屁股扭了一会儿,实在是没意思,忽然想到要练习力气,好当大力士,抱得动乔乔。

所以,就轻手轻脚地偷偷进了爷爷奶奶的房间,从衣柜里偷拿出来一个头盔,还是爷爷那个时候在部队的时候那种钢炮连的钢盔,戴在头上,一下子遮住了眼睛,顿时拉灯了,什么都看不见了,他用系脖子的绳子在下颌系了一下,往后来。

终于重见光明了,真好。

裴昊昱弯着腰,开始在柜子里找以前爷爷练习“举重”的东西,咦,到底在哪里呢?

到底是个子小,裴昊昱整个人都进了柜子里,柜子门只剩下一条缝。

这边翻箱倒柜的,裴老太太从卫浴间出来,还以为是遭了老鼠了。

老鼠啊!四害之一!是裴老太太最害怕的生物,没有之一!

裴老太太差点就叫了出来,呲着牙,咧着嘴,手放在嘴边,哆嗦了一阵子,还是跑去书房找自己老头子去了。

“咱房间遭了老鼠了。”说着,老太太就自己抖了两抖。

裴临峰自然是知道老伴儿怕老鼠的,就放下手中的书,跟着她回了卧房,果然是听到叮铃哐啷一阵乱七八糟的响动。

裴昊昱正找的热火朝天,终于找到了哑铃!

然后,柜门从外面打开。

一道光亮照了进来。

裴老太太尖叫了一声,从里面爬出来……自己的宝贝孙子。

裴昊昱跟爷爷奶奶打了个招呼,然后从地上爬起来,无视爷爷奶奶大眼瞪小眼,自己开始练习哑铃。

单手拎,拎不动,双手拎,还是拎不动,再使出吃奶的劲儿,就在哑铃要微微离开地面的时候,他也离开了地面。

身后,站着人高马大的爷爷。

裴昊昱立刻露出白牙来示好:“爷爷晚上好!爷爷你看我戴上军帽是不是特别像你小时候啊!英姿飒爽!”

这四个字也是听慕小冬说的。

但是,因为平翘舌音不分,就成了“英之傻素昂”。

不过好歹是中国话,裴临峰也听懂了,顿时觉得内心的自信感膨胀,胡子一翘一翘的:“乖孙子。”

他虽然有两个不孝顺的逆子,但是乖孙子还是根正苗红的,虽然母不详。

裴临峰自然是不相信裴斯承的眼光的,让他给孙子找妈,那简直太不靠谱了,说不定找回来一个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所以就让自己老伴儿多留意了一下圈子里的适龄女人,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裴老太太说:“老三不是说了,已经有了合适的了么?”

裴临峰冷哼了一声:“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十分有九分可信就很不错了!你还真准备等到明年年初啊,到时候他要再往后退推到年底怎么办?”

裴老太太点点头,不错,说的有道理。

这辈子,裴老太太最热衷的就是给人做媒,当天晚上就从网上打印出来一个名单,什么张政委家的外孙女啦,什么李司令家的小女儿啦,什么王部长家的孙女啦……

她看着这么一张一张漂亮的照片,心里挺高兴,看来,不仅三儿子有了福了,大儿子也有着落了。

………………

今天有一个比较重要的会议,戴琳卡特别嘱咐宋予乔,要穿着得体,不要拖沓累赘。

宋予乔挂断戴琳卡的电话,心里想,所谓的拖沓累赘,难道以前她的穿衣打扮很拖沓累赘么?

这一次的会议,是和一个名为嘉格的公司开展一系列的广告合作活动,和对方高层的会晤,因为是一次大型的活动,所以前去应招的广告公司少说也有十几个。

宋予乔庆幸,她没有选择十分鲜亮的颜色,而是选择了最最普通的米色,一双三厘米的高跟鞋,又不算太突兀。

而戴琳卡,穿着一身高级刺绣的套装,带着一副眼镜,宋予乔就提着公文包跟在后面,一副匆匆的样子。

旁边有很多人都放下手中的活,向他这边投来,可能是没有见过女经理带着个女秘书的,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但是,从戴琳卡初进入浅语广告公司,戴琳卡就喜欢把她带在身边,可能是因为觉得她没有威胁吧。

嘉格的高层是几位后起之秀,旗下有涉及各行各业,是在最近几年内发展迅猛,几乎已经超过了C市的几个老牌的商业巨头。

这一次是应对嘉格的影视娱乐方面,关于最近要开展的一次大型的选秀活动。

一路走来,戴琳卡边走边说,“这一次你有点心理准备,和我们接洽的是嘉格的高层之一的陆景重……”

“哪个陆景重?”

戴琳卡扶了扶眼镜:“在C市,你还知道几个陆景重?”

宋予乔默然。

只有一个陆景重,就是退居幕后的这位,但是,为什么要她有点心理准备呢?她又不是周海棠。

还记得上一次在电影院见到陆景重,给他要了一张签名,宋予乔回来之后给周海棠交换了一个月的工作计划和总结,让周海棠哭天抢地,还是把陆景重的签名贴身收了起来。

戴琳卡在会议室等待的时候,将二十个同时应征的广告公司资料递给宋予乔:“你看一下。”

宋予乔点头。

她看了看戴琳卡的资料,有很多著名的广告公司,包括上一次在某类产品营销三个月夺下1.5亿的市场份额的瑞田,还有老牌的广告公司羽丰。

宋予乔觉得这是一块硬骨头,如果想要在这二十几家同时应招的公司挤下去夺魁,用她自己的话来说,有点痴人说梦了。

不过这也就是敢在心里想想,要是让戴琳卡听见了,肯定要不带重复地吵她半个小时。

这一次只是嘉格针对需要应招的公司做出了几个要求,然后出了一个选命题,需要在周五之前拿出一份初稿来,给嘉格定夺。

在众多应招的广告公司里,嘉格这一次的大型选秀,是一次机会,一块油水很大的肥肉,就算是层层选拔,也值得费心。

这一次,先是嘉格的一个副经理来开会,等到会议过了一半,陆景重才姗姗来迟。

因为助理的位置都是坐在会议桌之后靠墙的位置,陆景重在经过宋予乔前面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略微停了一下脚步,宋予乔抬头向他微笑了一下。

陆景重颔首,走到前面的主位上,说:“不好意思,有点事情耽误了,大家继续。”

戴琳卡扶了扶眼镜,收回了目光。估亚亚亡。

会议进行了大约四十分钟左右,结束。

现在有一周的时间做这个广告策划的初稿,虽然宋予乔不是设计师,但是在广告公司这三年来,也耳濡目染,曾经因为一个小的广告创意还在市里获了奖。

戴琳卡说:“这一次你给主设计师安娜做副手,在周三之前完成初稿,给我过目。”

“好。”

宋予乔在接到戴琳卡的任务分配之后,就到休息室里在自己的马克杯里冲了三袋速溶咖啡,第一口喝下去不禁苦的打了个哆嗦,然后捏着鼻子一口喝下,已经准备好了这三天时间的攻坚战。

………………

而与此同时,陆景重从会议室里出来,刚到自己的办公室,儿子雪糕就飞扑过来,叫了一声:“爸爸!”

陆景重将儿子抱起来,顺手塞给他一个玩具车,说:“你先别乱动,我给你裴叔叔打个电话。”

雪糕重重的点头,十分乖的坐在陆景重腿上,开心地玩玩具车,偶尔眼光瞄一下陆景重的下巴。

陆景重本来是想要给裴斯承打电话的,但是忽然想到这事情不得先向老大报备么,就给裴聿白打了电话。

“大哥,最近不是有个广告策划的应招么,来应招的有浅语广告公司。”

裴聿白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浅语个什么公司?”

陆景重:“……”

其实,浅语是个什么公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跟着这个广告公司来的是你三弟的儿子的妈,也就是你的亲弟妹。

陆景重三言两语解释清楚,裴聿白顿了顿,说:“小五,这件事情你自己掂量着来。”

“明白。”

陆景重挂断电话,儿子雪糕直接丢掉手里的玩具车,搂着陆景重的脖子,要陆景重陪他堆积木。

陆小五感觉真是好伤感。

别的孩子不都是黏妈妈么,为什么偏偏自己儿子这么黏爸爸,然后放着老婆一整天没事情做,去美容去做spa去逛街去购物看电影……

正在陪着儿子堆积木,裴老大的电话就又打过来了。

“这个选秀活动的项目,我让裴斯承过去了,让他跟着你打下手。”

打……下……手……

“哥,就让裴三哥来管这事儿吧。”

“不用,”裴聿白说,“你就把他当成助理,该怎么使唤就怎么使唤,最好能让他累的像条狗,就可以博美人一笑了。”

陆小五:“……”

………………

在徐婉莉装病住院这期间,宋洁柔去找了一个精神病医院的医生,开了一份证明,证明徐婉莉是有精神方面的问题,然后就去了警局。

有了这份证明,证明徐婉莉是在精神不受控制的时候才开车撞人,所以根本就是可以不予追究了。

所以,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徐婉莉这一次也就占了个是孕妇得天独厚的条件,如果不是怕万一伤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遭了报应,根本不会这么简单的就放过她。

她在医院里,好吃好喝地住了两天,有宋洁柔照顾着,有一些烦恼事儿就全都抛到脑后了。

把开车撞人当天夜里受到的惊吓,把在警局里的害怕全都忘的一干二净了。

现在她的肚子已经逐渐大了起来,已经有六个月了,只要没有什么特别重大的意外,就等到时候安安全全把孩子生下来就可以了。

可是,宋予乔还没有同叶泽南离婚,怎么说都是横在她心里的一根刺。

徐婉莉抱着一个马奶葡萄的碗,一颗一颗往嘴里丢,问:“姑姑,我们该怎么办啊?”

宋洁柔从卫浴间出来,说:“别担心,我有办法。”

“什么办法?”徐婉莉一听姑姑这么说,直接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宋洁柔说:“我在宋予乔家里按了一个针孔摄像头,这两天刚刚联系了人,今天下午就去拿录像,最迟明天就可以看到了。”

“真的啊?”

“当然是真的,”宋洁柔说,“摄像头安了将近两个月了,怎么也能拍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嗯!”

………………

金水小区内。

叶泽南知道宋予乔究竟是在哪个楼哪个门牌号,但是他现在却不知道是不是该上去。

昨天在医院里,他是切切实实听见了宋洁柔的电话内容,说的就是在宋予乔家里安上了针孔摄像头,如果宋洁柔说的要去拿,那么录像她就肯定还没有看到。现在他想要来到宋予乔的房间里,先找到那个针孔摄像头,然后断了宋洁柔又想害人的想法。

他是在下午来的,明明知道宋予乔这个时候不在家。

如果宋予乔在家,肯定不会给他开门让他进去,如果是不在家的,他就可以打电话叫开锁公司的人过来。

但是,他刚刚从电梯上走下来,迎面的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妈回头看了他好几眼,最后说了一句:“你不是上次大晚上扰民那男的么?”

叶泽南:“……”

他正想着应该怎样辩解,这个大妈就用手里的菜篮子狠狠地砸了叶泽南的背一下,一个软藤编织的菜篮子,砸这么一下倒不是有多疼,只不过实在是莫名其妙。

“你还敢瞪我!”大妈说:“你就是隔壁住的那姑娘她老公吧,上次我还劝她了,说什么话都要说出来,两个人有问题是要共同解决的,谁知道是你在外面偷情,人家小三连孩子都怀上了,你说说你这种狼心狗肺的白眼狼,我不打你打谁?难道去打我家老头子啊!我真是该劝那姑娘离婚了,说那话简直就打脸。”

叶泽南没有说话。

大妈看叶泽南可能也是悔过的样子,要不然这一次也不会又过来了,就说:“收收心吧,你说那么好一个姑娘,你从外面找的野的,哪儿有自己家里的好?现在犯错了,还来得及改,哼,等到离婚之后,后悔莫及喽。”

电梯门在眼前关上,叶泽南靠着墙许久都没有动,从衣兜里掏出来打火机,从衣兜里摸香烟,可是半天也没有摸出来,直接抬手就把打火机砸到了对面的墙上,转身就敲宋予乔的房门。

本来只是装模作样的敲两下,就要找人来开锁的,结果没想到,门却开了。

来开门的人,却是宋疏影。

只不过宋疏影脸上贴着面膜,又穿着宋予乔的睡衣,姐妹两个身量差不多,只要是不说话,就分不出来谁是谁了。

叶泽南很是惊讶:“你今天怎么在家?没去上班么?”

宋疏影看着叶泽南,没有说话,但是却侧开了身子,明显就是想要请叶泽南进来坐坐。

叶泽南倒是有点吃惊了。

宋予乔现在根本就不想跟他多说一句话,更别提想要进来让他坐坐了。

宋疏影走到厨房里去给叶泽南倒了一杯水,端过来放在他面前,随即也就把脸上的面膜给取了下来。

“宋疏影?”

其实叶泽南和宋疏影没有见过几面,仅有的几次也都是在几年前上高中的时候,现在过去也有七八年了,面貌虽然说没有太大变化,但是也都显得成熟了,叶泽南不知道自己在宋疏影面前是什么样子,反正她在叶泽南眼里,是感觉成熟了有风韵了。

宋疏影点了点头:“你就是专门挑予乔不在的这个时候来找她的?”

叶泽南眯了眯眼睛。

“然后好找人直接开锁进来?”宋疏影抬眼,一阵见血的问。

叶泽南没想到宋疏影能猜到的这么准,皱眉,想要辩解:“我没有……”

“你不用骗我,我能想得出来,”宋疏影说,“予乔学的那三脚猫的心理学常识还都是我教给她的,在我面前你就不用演了,直接说来的目的吧,是想要来这里拿什么东西?”

刚才在打开门的一瞬间,宋疏影看到叶泽南脸上惊诧的表情,就已经断定了,这人是来有目的的,要不然才不会请这种人进来,她是宋予乔的姐姐,不向着自己妹妹难道还要向着这个渣男么?

叶泽南这会儿有点没有回过神来。

完全是被戳穿了的表情。

这个叶泽南曾经听宋予乔说起过,说她姐姐宋疏影,几乎能从人的面部表情就能断定他的内心是在想些什么,简直是神了,这一次来看,果真是不一样的。

既然也已经说白了,叶泽南索性不再隐瞒,反正这件事情是对宋予乔好的,他也不怕宋疏影会把这件事情告诉宋予乔。

叶泽南说:“宋洁柔,也就是你们姑姑,前两天我在医院里,听见她在给一个人打电话,说是在金水小区这里安装了一个针孔摄像头,想要就这两天来取,她知道的金水小区的人,也就只有宋予乔,我想是不是在这里安上了,就想要趁着宋予乔不在,进来看看。”

说的够明白了,宋疏影蹙眉,提到宋洁柔这个不让人喜欢的姑姑,她自然而然就想到了韩瑾瑜,心里有一股火想要骂人。

“行了,我知道了,你先走吧。”宋疏影直接站起身来,“慢走不送。”

“不用我帮你找么?”

“你能找得到么?你知道怎么找么?这屋子虽然说不大,七十平米你准备一寸一寸地找过去么?”宋疏影冷冷说,“你这是好意,我领了,你放心,你的功劳我不会抢了,今天晚上等予乔回来,我会告诉她,她老公今天做了一件大善事。”

叶泽南被宋疏影这么一连串的话说的有些还不上嘴来,索性直接起身,抬腿就走了出去,身后,宋疏影嘭的一声甩上了门。

叶泽南原本已经沉寂下来的心情,又因为宋疏影这几句话,开始莫名地烦躁了起来。

这姐妹两个人,真是一个比一个极端,一个比一个难伺候的!

到了车上,叶泽南直接将领带从衬衫外扯了下来,扔到一边的副驾上,手机就开始响了,是裴玉玲的电话。

他现在心里烦躁,谁的电话都不想接,直接把手机按了静音扔进前面载物的小格子里,直接踩下油门飞一样地冲了出去。

………………

在房间里,宋疏影先是去了宋予乔的房间里,把台灯后面,桌子腿,床脚,都没有,她抬头看了一眼头顶上的吊灯,从外面的客厅搬了一把椅子过来,扶着墙站了上去,想要看看上面有没有贴着针孔摄像头。

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响了一声,因为宋疏影站得高,这个位置刚搞就可以看到打开的门。

她以为是宋予乔回来了,一边微微踮着脚看这水晶灯上面有没有摄像头,一边随口问了一句:“今天回来的这么早?”

但是,下一秒就被地下的人抱着腰从椅子上给抱了下来。

“不知道自己怀孕了么?”

韩瑾瑜的脸猛的出现在宋疏影上方,眉目间好像带着那么点微微愠怒。

宋疏影回过神来,直接就用手去推韩瑾瑜:“你怎么拿到的钥匙?!你这叫私闯民宅懂不懂?”

“我有钥匙,还算是私闯么?”

韩瑾瑜将宋疏影放在地上,抬头看了一眼上面的吊灯,问:“是灯泡坏了么?”

宋疏影没回答,直接走到了客厅,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以后你不要过来了,不是来C市出差的么?以公废私,你也不怕你家老爷子拿了禅杖打你,完了事儿又找我来给你敷药。”

韩瑾瑜把椅子搬回原处:“上一次找厨子做的饭菜还合口么?”

宋疏影别过脸:“别找人过来给我做,咱们的关系见不得光,我出个门都恨不得那面具把脸遮着,你这是让别人专门来家里来参观我了是吧?”

韩瑾瑜听了宋疏影这话并没有回答,而是绕着客厅转了两千,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吊灯:“你刚才是在找针孔摄像头么?”

宋疏影脸上出现了一丝滞顿,如果要是别人,肯定看不透了,但是偏偏面前这人就是韩瑾瑜。

“我猜对了,是吧,”韩瑾瑜已经绕到冰箱后面,说,“别忘了,在屋子里,住的酒店里怎么找针孔摄像头,还是我教给你的。”

韩瑾瑜在客厅里看了一圈,忽然紧挨着宋疏影坐在了沙发上。

他在茶几下面的死角角落里,伸手将一个圆形的片状物摘了下来:“找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