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79 肯定不会怠、慢、的! (钻石加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裴昊昱在外面很不忿,裴斯承在里面却坐的很淡定。

他根本就没管儿子,自己拿出一个一次性的水杯,茶壶里倒了一些水。慢条斯理地说:“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又是想要跟我撇清关系,是不是?”

这下宋予乔真的没话说了。

你都说了,还让我说什么,而且还知道的这么清楚。

裴斯承撑起双臂向前,说:“宋予乔,其实我现在就想要告诉你一件事情。我有一个文件想要你看,但是我现在不能给你看,你知道为什么吗?”

宋予乔完全懵了,裴斯承莫名其妙地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两个人不是在一个次元里的?

裴斯承也没管宋予乔现在能不能听懂,说:“我等到你离婚,然后我会把一份很重要的东西给你看。”

宋予乔问:“很重要的东西?”

裴斯承点头:“是,很重要。”

………………

一整个下午。宋予乔都在想,裴斯承所说的这个重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非要等到她离婚了才会给她看,那是不是和叶泽南有关?是不利于叶泽南的一些证据么?她也知道,最近几年里,叶氏走的擦边球不算少,一旦被扒拉出来,那就不是小事了。

想到叶泽南,就真心觉得头疼。

她给华筝打了个电话,要了她那个学法律的学弟的电话,想要等明天去一趟这个律师事务所,咨询一下具体的情况。

不过,下午从戴琳卡那里倒是得来了一个好消息——尚邱朝就让泰康的财务,把尾款结清了。

宋予乔因为这个追尾款的事情,得到了这个月的一笔奖金,不算多。但是对她来说肯定是绰绰有余的了。

这几天搜集资料东奔西走的,总算是没有白忙活了。

闲下来之后,宋予乔想起昨天晚上被车撞的事情,想了想,还是需要求助一下在警局上班的表哥苏辰,就给他打了个电话,大致的情况说了一遍。

苏辰说:“这样啊。我今天休假没有去局里,我问一下我队长。”

隔了大约有二十分钟的时间,宋予乔接到了苏辰的回电,说:“已经有人调过录像了,肇事人还给抓了起来,现在就关在警察局里,你之前是不是报过警了?”

宋予乔一愣:“没有啊,我今天这才刚刚找过你。”

苏辰说:“一会儿你下了班来总局里一趟,我现在就先过去,了解一下情况。”

“嗯,好。”

所以,在距离下班还有的这一个半小时里,宋予乔有点心神不宁了。

昨天知道她被车撞了的,除了姐姐宋疏影,就是裴斯承了。

现在她给姐姐宋疏影打电话还打不通,肯定不是姐姐找了人,况且就算是宋疏影找人,也是要找苏辰,那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裴斯承了。

明明在中午分别的时候,宋予乔还松了一口气,想着这一次,说不定就很长时间不用再见面了。

但是现在如果真的是他帮自己先找出来了这辆车,那不过很长时间了,一会儿在局里说不定就会重新遇见。估宏引巴。

还要说声谢谢。

宋予乔最不喜欢的就是欠人人情,她宁可让别人欠她的人情。

………………

总局外。

宋洁柔是先赶到的,她在路上就联系了袁鹏飞,然后约在警局附近的一家咖啡厅前面见面。

她一见袁鹏飞,简直都不认识了!

这就是袁鹏飞?!

虽然说大学的时候,也是膀大腰圆的一个汉子,但是最起码是正着写的。

但是现在呢,成了倒着写的了。

袁鹏飞一看宋洁柔,一双原本就小的眼睛就眯了起来,大嗓门一下子叫了出来:“宋班花!”

宋洁柔的嘴角抽了抽。

她在大学里,确实是因为长得漂亮些,然后被评为了班花,但是后来被人叫着叫着就成了松版画,所以对这个称呼也算是厌恶至极,这个袁鹏飞还真是不会讨好人。

不过现在总是有求于人,摆出一副笑脸的样子还是要的。

宋洁柔说:“袁哥,这是好几年都没见面了,你长得又……高又帅了。”

袁鹏飞嘿嘿一笑:“你也漂亮了,是你老公把你滋润的吧?”

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宋洁柔真想直接就给这个死胖子一巴掌,又要耐着性子往下说。

宋洁柔可没有闲工夫跟他多客套,自己女儿现在还在警局里,她必须快些,索性就只说了两句题外话,然后直接切入正题。

“我侄女被警察抓了,说是故意开车撞人,你也是见过我侄女儿的,为人淑静,心思小而且细腻,平时连杀鸡都不敢看,就别提还开车撞人了。”

袁鹏飞“嗯”了一声,说:“那你侄女儿是被栽赃的了?”

“也不算是,”宋洁柔说,“因为怀了孩子,她老公在外面拈花惹草的,不着家,心神可能也是有点不宁了。实话说,袁哥,我就是想要求你帮个忙,帮我能把我侄女儿从局子里面捞出来。”

“没问题,”袁鹏飞大言不惭,“不是没有伤了人么,那就没什么问题,放心好了。”

袁鹏飞是认识局里的人的,送点东西打点一下,最多拘留两三天也就给放了,再说听了宋洁柔说的,她侄女儿是个孕妇,那就更好办了。

………………

裴玉玲到警局里,看到了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瑟瑟发抖的徐婉莉,还挺着肚子,这副可怜相,她心里也是十分不忍,等跟警察了解过情况录过口供以后,就坐过去,拍了拍她的背。

身边有一个人依靠着,徐婉莉直接就扭过来趴在了裴玉玲的肩上,说:“我错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没有想要,真没有想要她的命……”

裴玉玲拍着徐婉莉的背:“嗯,好了,谁都没有事情就行,听见了没,一会儿等泽南处理完事情,你就可以出去了。”

徐婉莉听见叶泽南的名字,擦了一把眼泪,抬起头来问:“泽南要来么?”

裴玉玲笑了笑:“现在怎么不叫姐夫了?”

徐婉莉咬着唇没说话。

“我知道你喜欢泽南,但是现在毕竟他和你姐姐还是合法夫妻,不管他们两个人之间有什么矛盾,你都是以第三者的身份出现的,在常人看,你都是错的!之前也是我一心想要孩子蒙了双眼,没有让你挑最好的时候去把孩子流掉,现在孩子都这么大了,”裴玉玲想到自己儿子叶泽南说过了,不会认这个孩子,心里就是焦急,“你现在要好好照顾自己,明白么?你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养胎,好好把你的孩子给养好了,明白么?”

徐婉莉说:“阿姨,你能不能别再把我扔在那个半山腰上了?我听别人说那里死过人,夜里我都睡不好……”

“不想在那儿呆着,就不在那儿,”裴玉玲说,“你想回叶家住,总不少你睡的那一个房间。”

“谢谢阿姨!”徐婉莉抬起袖子擦眼泪。

宋洁柔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看来,徐婉莉和裴玉玲的关系,又近了一步?

徐婉莉跟她未来的婆婆关系好了,宋洁柔应该高兴的,但是现在,她分明有一种自己的女儿被别人抢了的感觉,自己的女儿还没有叫自己一声妈,就要去叫别人妈了,怎么想都觉得不甘心。

………………

叶泽南原本打算直接给小舅舅裴斯承打个电话,但是一想,已经有好几年都没有见面了,如果只是电话说,恐怕脸面上挂不住,再说,倘若可以电话里说得清楚,他母亲又何必要让他去找一趟裴斯承呢。

他驱车来到了裴氏,经由楼下前台,联系了楼上总裁室的裴斯承。

但是,前台给他的回答却是:“裴总现在正在开会,请您在会客室里稍等片刻。”

说着,前台小姐就引着他来到了一楼的一个休息室内。

叶泽南落座,却也连一杯水都没有,就在一个空荡荡的休息室里,坐着一下子等了有半个小时。

他实在是等不及了,就出去问前台,“你到底跟裴总说了没有,我是叶泽南,我是他……”

“外甥啊,我知道,裴总特意交待过的,”前台说,“要好生招待。”

特别关照过的,肯定不会怠、慢、的!

半个小时后,前台才终于得到了裴总的回复,然后恭恭敬敬地走到叶泽南身前,说:“裴总开完会了,等裴总的助理下来接您。”

………………

其实,裴斯承压根就没开会,他在办公桌后面玩网游。

因为他发现,原来宋予乔也有一个这个网游的账号,所以,他要开始打怪升级了,土豪的买各种装备。

黎北第三次敲门,说:“老板,您大外甥在楼底下等了一个多小时了,前台打了四个电话了……”

他没有说完的后半句话是:而您却在这里玩儿游戏打怪,好回来讨老婆欢心带老婆升级,这、样、真、的、好、么?

裴斯承总算是过了一个任务,鼠标一点,退出了界面,说:“你去把叶泽南请上来吧,记得,客气点。”

欧了。

………………

叶泽南对裴斯承这个小舅舅,是比较敬畏的。

因为他和裴斯承本就没有见过多少次面,不多的几次还都是在少不更事的时候,况且,裴斯承也就比他大六岁,根本就不能算是长辈和晚辈的关系。

不过,倒是裴玉玲几次三番地告诫叶泽南,在裴家,长辈晚辈尊卑一定是要懂得的。

“小舅舅。”

叶泽南进了门,首先开了口。

裴斯承招手让他坐下,问:“茶还是咖啡?”

叶泽南摆手说:“都不用,我现在有急事过来,想要小舅舅您帮忙。”

说着,叶泽南就把母亲告诉他有关警局的事情说了,只不过省掉了徐婉莉怀了自己的孩子这回事。

说完了,他有些口干舌燥,但是,看着裴斯承,依旧保持先前的姿势,一只手扣在桌面上,另外一只手夹了一支烟。

“那你是想让我怎么做?”裴斯承抬眼看了叶泽南一眼,抽了一口烟,烟气熏撩。

叶泽南嗓子里哑了哑,他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个小舅舅,会有这种压迫人的气势,明明他自己也抽烟,但是现在就分明觉得烟气呛人,呛的他眼睛都睁不开了。

在等裴斯承开口说话的这几分钟,真的有一种度秒如年的感觉。

不过,裴斯承还是起了身,说:“我跟你去一趟警局。”

………………

宋予乔下了班,苏辰已经开了车在公司楼下来接她了。

周海棠嘻嘻地笑着,戳了戳宋予乔:“每天都有帅哥来接啊。”

“瞎说什么,”宋予乔说,“这是我表哥,而且人家跟我表嫂感情好得不得了。”

苏辰穿着一身便装,没有穿警服,不过戴了一顶鸭舌帽,看起来才跟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一样。

“上车吧。”

宋予乔本打算上副驾的,结果看见表嫂坐在副驾上,就绕了个圈坐了后座。

“予乔!”桑柯笑了笑,将手里保鲜盒的草莓递过来给宋予乔。

因为表嫂桑柯和宋予乔年龄是一样大的,性情又相似,所以宋予乔跟她在一起,只要是不当着长辈的面,一律是叫名字。

苏辰问:“予乔,这周末有时间没?”

“有啊。”

“陪着桑桑去逛一下孕婴店,买点东西。”

“桑桑你有了?!”宋予乔直接从后座跳了起来,没注意,头一下子就撞上了车顶,顿时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是桑桑有了,不是你有了。”

苏辰说的很无奈,因为就算是现在有了,也是万分之一的几率漏掉的,他老婆都因为他没有做防范措施,因为意外怀孕这件事,已经好几天没搭理他了。不是不愿意怀,而是想要两个人都处于一个良好的状态下再怀,其中有一条就是三个月内禁止他饮酒抽烟,不过,既然已经怀上了,那……就不用禁了吧。

“怎么都怀孕了!”

桑柯奇了一声:“还有谁怀孕了?”

“我……”宋予乔原本是想要说宋疏影的,但是一想到宋疏影肚子里的那个孩子,还不知道韩瑾瑜要认下不要,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往外说了,就即使收了口,“没,没谁怀。”

前座,桑柯和苏辰对视一眼,眼睛里已经是了然了,彼此眼里都写着:宋予乔怀孕了,回去告诉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