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76 你穿好衣服了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予乔从来都没有感觉到,死亡,会像如今这样接近。

在跟死神擦肩而过的那一刹那,从身后扑过来一个身影。直接就前面的宋予乔给扑倒。两人带倒在路边的绿化带上,宋予乔的额头一下子磕在台阶上,疼了一下。

在身后,那辆白色的私家车已经飞快的开走了。

宋予乔觉得头有些晕,额头上的疼痛直接传递到了脑壳里面,翻搅着。好像有一些凌乱的画面飞快的窜过,来不及捕捉,却又消失在无尽的黑夜里了。

她感觉到身下还有一个人的臂膀在挡着,才恍然间回神,说:“谢谢……”

只不过,接下来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裴斯承将宋予乔挡在眼前的头发拨开,“看见我就没话了?”

宋予乔摇头:“你怎么会在这里?”

一句话问的理所应当。让她自己都忘了,对裴斯承不是应该用敬语的么。

裴斯承先站起身来,将宋予乔一把拉起来,又低头给她拍打身上的灰,宋予乔好像触电一样向后跳了一步,这才从裴斯承的动作里抽身出来,再次客气起来:“谢谢,裴总,不用了。”

裴斯承抬眼,看见宋予乔额上一块青紫色的磕碰,不禁皱了皱眉,不过看宋予乔现在的反应,简直就恨不得立刻跟他撇清关系。

宋予乔向后退一步,然后弯腰鞠了一躬:“谢谢裴总,我上楼去了。”

这一次,裴斯承没有阻拦。

即使没有阻拦。宋予乔走的也很是慌张。

进了门,才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宋疏影正在懒洋洋地蜷缩在沙发里看电视,看见宋予乔这样子,不禁乐了:“后面有狼追么?”

宋予乔扯了扯嘴角,才发现刚才买的蛋糕不见了。

宋疏影看见宋予乔的动作,一笑:“忘了买了?”

“买了,刚才在下面差点被车撞了。可能是没注意,东西掉了。”

“你头上磕着了,你去拿药箱过来,我帮你处理一下。”宋疏影将电视机的遥控板放下,坐起身来。

宋疏影手法很娴熟,因为之前在大学的时候,她是学了医。

其实当初父亲是极度反对的,但是宋疏影比宋予乔还离经叛道不好管,从小就特别有主见,哪怕这个主见是错的。

宋疏影问:“什么车撞了?”

宋予乔说:“没注意,一辆白色的车,本来我距离很远,有好几个电线杆的距离,结果我从马路中间过,那辆车就猛的踩了油门,我都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窜到了眼前。”

宋疏影皱了皱眉:“然后呢?”

“有一个人从后面把我扑倒了,头上这伤是磕在台阶上磕的,没有大碍。”

宋疏影沉吟片刻,才问:“最近你有得罪什么人?要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宋予乔摇头。

不管在工作上还是生活上,宋予乔为人都算是低调温和,树敌谈不上,也可能会有一些看她不顺眼的人。

“明天找苏辰去警察局调监控,最起码得知道是谁想要害你,这才好防备,要不然你躲得了一次,就确定能躲得了第二次么?”宋疏影给宋予乔处理好头上的伤口,贴上了一个放水的创口贴。

“嗯。”

在宋予乔起身的时候,宋疏影忽然问了一句:“那个救你的人,是不是你说的你老板?”

“你怎么猜到的?”

宋疏影一笑:“看你表情就能看出来,要不要再表现的明显一点了?”

宋予乔回到自己的房间,听着手机铃声欢快的叫着,她走过去看看,十几个未接来电,全都是戴琳卡打来的,真是不想接,要不关机吧,算了,就算是工作不在了,还有人情在,好歹也是和戴琳卡一起工作三年的。

“宋予乔,报价表裴氏那边急着要,你现在就联系一下裴总。”

刚刚在楼下还碰见裴斯承了,那个时候他怎么没说要。

宋予乔说:“现在已经快十一点了,就算紧急要也不用在半夜吧。”

戴琳卡似乎也很是不耐烦,说:“裴总明天早上七点的航班,只有今天晚上有时间,你现在不也没睡么?送过去吧,明天给你算是半天的带薪假。”

在上司面前,小职员就永远是小职员。

况且,宋予乔现在还就是吃这一口饭的。

因为是半夜,也不用多正式了,宋予乔就随意地拉出来一个宽大的白色T恤,下面一条牛仔短裤,把后面披散着的头发向上松松地绾了一下,心想幸好报价表在手边,如果在公司的话,还要再多跑一趟。

宋予乔在宋疏影的门前敲了敲门:“姐,我老板找我去送资料,我出去一趟啊。”

宋疏影穿了一件单薄的睡衣出来,是那种吊带的,只打到大腿根的睡裙。

宋予乔都忍不住别开了脸:“姐,你大半夜的穿成这样给谁看啊?”

“我穿成这样睡觉啊,”宋疏影说,“哪个老板?那个对你有意思的老板?”

宋予乔随便“嗯”了一声,就想要往外走。

“现在都几点了你还出去?我叫一个保镖开车送你过去。”

“不用!我打车去。”这两个人是韩瑾瑜留给宋疏影的,她可不敢随便差遣。

“不让人送你我可不放心你,万一再有一辆车要撞人怎么办?”宋疏影扶着门框笑,“放心,保镖送你到你老板楼下就回来,绝对不耽误你半分钟的好事儿。”

“姐,你想哪儿了!”

“人家救了你,肯定要你以身相许了,你就做好献身的准备吧,”宋疏影伸出一只手指来堵住宋予乔即将出口的话,“不过记得做防范设施,你包包里有没有备着套?”

“姐!”

“说真的,女人嘛,出去了总是要为自己买单的。”宋疏影一定是忘了,妹妹是告诉过她,宋予乔是不能怀孕了。

………………

等到了华苑,宋予乔并没有心急上楼,而是直接在楼下就给裴斯承打了电话。

“裴总,我们戴姐让紧急送过来的报价表,您看,”宋予乔说,“是我上去送,还是……”

“你送上来吧。”

然后,电话就断了。

宋予乔心一横,反正裴斯承又不是老虎,怕什么?

再说了,家里还有一个小家伙,他也不敢当着孩子的面做些什么。

可是,随着电梯越来越向上,一步一步走近,宋予乔的心脏开始剧烈跳动起来,跳动的让她都难以抑制,几乎喘不过气来,停下脚步来,抚着胸口略微休息片刻,才按响了裴斯承的门铃。

只不过,门是虚掩着的,好像已经在等着她一样。

其实,宋予乔完全可以选择不来,不上来,不推开这扇门,不去见裴斯承。

可是,冥冥之中,好像有一种魔力,在推着她,将她向前。

明明在心底里告诫自己,一定要远离裴斯承,这个男人有毒,但是身体的反应却是完全忠实的,她对裴斯承有感觉,是那种抑制不住的狂热的感觉,心动的要命。

甚至好像将她内心里潜藏的一种感觉给发掘了出来,又有动心,又有疼痛,让人窒息。

是心底的一个巨大的空洞,黑色的漩涡,在将她吸引向他,不由自主地吸引向他。

推门进入,宋予乔礼貌地敲了敲门。

裴斯承的声音传来:“请进。”

只是因为暗夜里的这个略微黯哑的声音,宋予乔心就颤了一下。

客厅里,裴斯承身上仍然穿着刚刚外出时候的衬衫西裤,暗紫色纹理的衬衫扎在裤腰里,显出一种尊贵的气质来。

宋予乔走上前,将报价表递上去:“裴总,您请过目。”

裴斯承单手接过,抽出来里面的表格扫了一眼,问:“太多太杂,你给我挑简要的说说。”

宋予乔拿起报价表,说:“主要是报纸广告,电视广告代言,DM单页,后期还有包括制作和供应问题……最后调研过后,产出的市场效果……”

宋予乔几乎报表上所有的东西,把自己所能想到了补充的,全都事无巨细地说了一遍,裴斯承靠着一个类似酒吧吧台的立体桌,手指在桌面上轻敲,不时地就宋予乔口中所说的一些数据做出提问。

一时间,两人真的就好像只是上司和下属,客户和项目负责人的关系。

说完了宋予乔有些口干,清了清嗓子,裴斯承已经递过来一个玻璃杯,杯底沉着一个柠檬片。

“谢谢。”

“客气了。”

裴斯承自己倒了一杯葡萄酒,紫罗兰的颜色映衬着他衬衫的颜色,更显得性感魅惑,在喝酒的时候,脖颈的喉结上下微微耸动了两下,宋予乔竟然看的脸庞发热。

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勾引!

没错。

宋予乔垂下眼睑,将报价表放在桌上,后退一步说:“裴总,如果没有什么事,那我先走了。”

“我还有事。”

裴斯承将酒杯放在桌上,向宋予乔伸出手来,宋予乔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而裴斯承的手就却落在了她的额头上。

“你姐姐帮你包扎的?”

宋予乔点头。

“这样包不好,容易留疤,你过来,上一下药。”

“不用了,只是一点小伤。”

裴斯承转过身来,看着她,而这个时候,脸上终于没有了宋予乔惯常看到的勾唇动作,面色冷峻,说:“你知道如果一个女人一味的拒绝一个男人,意味着什么吗?”

宋予乔半仰着头,没有说话,而裴斯承向前逼近了一步,伸手扣住了她的下颌,微微抬起。

“欲擒故纵。”

裴斯承的声音有些低沉了,带着黯哑的嗓音,听起来就好像是在深夜拨动着少女心弦的大提琴。

但是,宋予乔仍旧是少女么?她早已经过了有少女心的时候,从十七岁到现在二十四岁,已经足够她看懂世事沧桑,世态炎凉了。

一个看起来想要将她潜规则的老板,一个有着尊贵身份的客户,一个带着五岁小家伙的单亲爸爸。

宋予乔不知道,哪个才是裴斯承的真正身份。

她就这么呆愣愣地半仰着头,看着裴斯承,一句话都没有。

宋予乔现在只是在放空自己,脑袋放空,心里放空,完全将那些杂事都放空。

但是,这样的表情,在裴斯承看来,就是一种暧昧的邀请,樱桃粉红的唇,带着一丝温润,在邀请他来品尝。

下一秒,裴斯承果真就直接吻了上去。

裴斯承吻到她的耳畔,轻咬她的耳垂,宋予乔顿时感觉一股电流沿着尾椎骨窜上来,流窜到指尖,她伸手去推身上的男人,却被反握了手,指腹沿着她的手腕一直向上摩挲着,到手腕,然后再十指交握,另外一支手臂横在她的腰间。

这一次的吻,比上一次在办公室的吻更让人心悸。

宋予乔一直在推拒的双臂,终于被禁锢在身前,慢慢地没了力气,此刻就好像是大海中的一叶扁舟一样。

裴斯承吻的太好,先是一点一点摩挲着唇瓣,等你没有了抵抗力,肺里的空气快要被抽空的时候,再渡进去一口气,就救活了你。

在宋予乔的记忆中,从来都没有接过吻,唯一有过的,就还是在高中时候,和叶泽南仅有的蜻蜓点水的吻,所以,换句话来说,她根本就不会接吻,对于裴斯承高超的吻技,丝毫没有抵抗力,已经完全沉溺在这个正在逐渐加深的吻里了。

这一次接吻,宋予乔是闭着眼睛的。

而裴斯承的眼睛是半眯着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她的睫毛轻颤,好像薄如蝉翼,皮肤白皙透亮,好像是染着一层露水,似是一支含苞待放任人采撷的百合花。

裴斯承将宋予乔脑后绑着头发的皮筋一下子拉掉,好像是情侣之间的呢喃一样,凑在她耳边,唇轻轻触着宋予乔的耳垂,说:“其实你散着头发好看。”

宋予乔脑子嗡的一下,浮现了一个场景。

她是她扎着一个高高的辫子,从冰箱后面探出头来,问:“面做好了么?用不用我帮忙呀?”

前面有一个高大的身影,直接过来将她从冰箱后面给抱了出来,“每次都偷懒。”这个人抬手就将她脑后扎头发的皮筋给取了下来,吻上他的唇:“其实你散着头发好看。”

宋予乔抬眼,就看见在窗台上,高高的翡翠色花瓶里,插着一支白色的百合。

那时候,窗台上的百合花,和现在,淡蓝色的窗帘掩映下的百合花花影重合在一起。

身后,一双温热的手从宋予乔宽大的T恤里探进去,正在沿着她的腰身,从背后一点一点向前。

宋予乔猛的清醒过来,她靠在墙面上,裴斯承正俯身极其轻柔的亲吻着她的锁骨。

“裴斯承!你听我说!”

“嗯,我听着呢,你说。”裴斯承一边说,手指一边轻柔地按着宋予乔腰间的软肉,直让她娇喘吁吁。

“裴……我、我现在还没有离婚,你现在不能这样做!”

“那你的意思是,等你离婚了,我就可以这样做了?”裴斯承果真就停了下来,扣着宋予乔的腰拉向自己,忍不住在宋予乔唇上又吻了一下。

宋予乔趁着这个机会,急急忙忙推着裴斯承。

裴斯承松手,向后微微退开一步,宋予乔没有预料的身子一软,靠着墙就要瘫倒下来,就向前虚空的拉了一把,还是裴斯承手快,直接扶上了宋予乔的腰,“不让我扶,又想要拉我,到底什么意思?嗯?”

最后一个字,上挑着尾音,好像带着浓浓的挑逗。

宋予乔靠着墙,沉寂了一会儿,恢复了力气,“裴斯承,裴总,你想要玩的游戏我玩不起,你能不能放过我?”

宋予乔说完这句话,就看见裴斯承眸中的神色已经暗了暗。

“我马上离开,打扰您了。”

“都已经十二点多了,今天晚上就休息在我这里吧,别乱想,”裴斯承松开手,向后退了一步:“我等你什么时候愿意了,才会碰你。”

那上一次被下药的那一次,难道是两情相悦的么?

宋予乔垂下眼睑,不仅在心里腹诽了一句。

裴斯承好似看透了她的想法,已经走在前面为她打开了一间客房的门:“上一次,也确实不是我们两个人都同意的,是你一直缠着我说要,难受的一直往我身上蹭。”

宋予乔有些尴尬,她对那天的事情也隐隐约约有些印象,毕竟她是被下了某种药,而不是醉酒到断篇。

但是,如果这一次真的答应他留下来,那以后呢?

不行,还是要走。

裴斯承看着宋予乔没吭声,却又开始发呆了,知道她现在心里的弯弯九九,不过反正门上了指纹密码锁。

果然,宋予乔说:“抱歉,我还是不能再陌生男人家里过夜。”

说完,宋予乔就向玄关走去。

裴斯承站着没动,就在楼梯边缘靠着,静静地等。

还陌生男人?都给他生了儿子了,算什么陌生男人。

过了大约一分钟,宋予乔才磨磨蹭蹭又从玄关拐了过来:“那个……能不能麻烦裴总你把门开一下?”

裴斯承没有半分犹豫的断然拒绝:“不能。”

然后,还找了一个特别冠冕堂皇的借口:“现在半夜,我必须要对你的安全负责。”

宋予乔:“……”

在这里才不安全的好么?

客房里很干净,好像从来没有人住过。

“浴室里的洗漱用品和毛巾都是新的,你可以用。”

“呃,好,谢谢。”

为什么会鬼使神差地答应要住在裴斯承家里?

当裴斯承出去,将门关上之后,宋予乔才狠狠地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真是脑子糊掉了,果真是刚才的那个吻太有魔力了么?

宋予乔手指指腹拂在嘴唇上,好像还带着刚才接吻时候软软的触觉。

门上三声轻叩,宋予乔惊了一下,裴斯承已经进来了,手里拎着一个医药箱。

“坐下,我给你上药。”

“不用麻烦你了,我姐刚才给我上过药了。”

“你姐包的我不放心。”

宋予乔顿时有点无语,反问:“我姐是学医的,她不放心还有什么能放心的?”

“我自己动手包的我放心。”

宋予乔:“……”

果然,跟裴斯承这种人说话,就是要不要脸才行,要不然准会分分钟被噎的说不上话来。

裴斯承让宋予乔坐在床边,他站在她面前,将她额前的头发撩起,微凉的手指不经意触碰到宋予乔的额头,有点凉。

他将头上那个防水的创口贴撕下来,果然看见了一块擦碰,已经出了血。

宋予乔紧张得很,但是又不能抬头,感觉头顶有两道灼热发烫的视线,正落在自己的脸上。

她目光正好落在裴斯承腰前,目光向上一点,就能看到他衣领处解开的三粒扣子,露出一片胸膛,目光向下一点,就能看到他穿着西装裤的修长笔直的腿。

而且,这个位置,目视前方,正好就落在裴斯承的裤腰下。

好尴尬的位置。

怎么办,脸越来越烫了。

“往哪儿看呢?”裴斯承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

宋予乔立即闭上了眼睛:“我什么都没有看,你还没有处理好么?”

裴斯承将宋予乔额上的伤口处理好,却没有用防水创口贴了,而是用了薄薄的纱布包住,低头,就看见宋予乔已经闭上了眼睛,或许是因为紧张害怕,卷翘的睫毛轻轻颤动着。

他弯下腰来,凑近了看着宋予乔。

宋予乔刚才问的一句没有回答,就又问了一次:“你还没有处理好么?”

裴斯承手指装模作样地在宋予乔额头上又点了几下,说:“嗯,还差一点。”

然后,他刚刚说完这句话,唇向前碰,轻触到宋予乔柔软的唇。

宋予乔的眼睛猛的睁开,就看见了裴斯承近在咫尺的脸。

裴斯承单手从宋予乔额上移到脑后,轻轻扣住她的后脑勺。

他能感觉到宋予乔的推拒,所以也就浅浅地吻了几下,最后睁着一双黑色双眸,灼灼的目光落在温浅漾起了水雾的一双漂亮眼睛里,有一下没一下地吻着,刚准备抽身向后退,却不料宋予乔忽然勾住他的脖子,主动地向前碰了一下他的嘴唇。

这个动作不光裴斯承没有料到,就连宋予乔自己都没有料到。

她刚才好像渴望了一下裴斯承唇上的触感,然后脑子一热,自己就凑上去亲了他一下,对上裴斯承此刻深深的目光,她扯了扯嘴角:“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裴斯承轻笑了一声:“上瘾了么?”

“我脑子进水了。”宋予乔别开脸说。

裴斯承收起医药箱,说:“一会儿洗澡的时候,注意到额头上别沾到水。”

她才不会在陌生男人家里洗澡,万一浴室里安装有针孔摄像头要怎么办。

不过,裴斯承应该不会有这种变态的嗜好。

等裴斯承提着医药箱离开,宋予乔直挺挺地倒在床上,拿起柔软的羽毛枕头盖在脸上。

已经这么晚了,不知道宋疏影睡了没有。

宋予乔站起来,从包包里拿出手机来一看,发现手机屏幕一片黑,已经没电到自动关机了。

这下要糟了。

她左思右想,还是出了门。

外面的客厅是完全黑的,没有开灯,裴斯承的房间貌似是在楼上,她必须要一个充电器给手机充电,或者借裴斯承的手机来给姐姐打个电话。

她摸着楼梯上的栏杆上了楼,楼上有一个房间是亮着灯的,开着一条门缝,里面的光透出来,在地上照出一块光斑。

她先敲了敲门,然后推开:“裴总,你在么?”

结果,一推门看见的,就看见赤裸着全身正在换睡衣的裴斯承。

宽肩窄臀,腹部的肌肉纹理分明,修长的双腿,还有他腿间……

第一次见全身赤裸的男人,这情景太震撼,她一下子僵住了,愕然瞪大眼睛,完全忘记闭上。

直到,有一块白色的毛巾盖在了她的脸上。估叼妖技。

裴斯承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还满意你看到的么?”

宋予乔脑子里嗡嗡一片,眼前还盖着这块毛巾,她已经不打算拿开了,要不然一准看见她的脸比红富士还要红。

“那个……你穿好衣服了没?”

裴斯承笑:“你把毛巾拿下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不是她不想拿啊,是怕看见不该看的长针眼。

宋予乔大约还是听见了衣服窸窸窣窣的声音,等了片刻,才听见裴斯承的声音:“毛巾拿掉吧,我穿好衣服了。”

宋予乔把毛巾拿掉,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来。

裴斯承说:“以后进门要先敲门,得到允许再进,要不然我会以为你有偷窥癖的。”

宋予乔哪儿想那么多啊,刚才见门是虚掩着的,谁能想到裴斯承竟然换衣服不关门。

不过这个家里除了裴昊昱,也没有其他女人了。

应该……没有了吧。

裴斯承见宋予乔拿着手机,就问:“手机没电了?”

宋予乔点头,“你有没有手机充电器,万能充也行。”

“那你手机我看看什么型号的。”裴斯承接过手机来,暗自记下了手机的型号,说,“这一次没有,不过我保证下一次会有。”

“那能不能让我用下你的手机?”

裴斯承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是要给你姐姐打电话?”

宋予乔点头。

有裴斯承在,宋予乔一些话都不好开口说,所以就到走到阳台上去。

但是,姐姐的手机却提示关机了。

宋予乔就给宋疏影发了一条信息,最后备注上自己的名字。

这个晚上,就这么有惊无险的度过了。

宋予乔躺在床上,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里,一个完全陌生的床上,抬头可以看见窗台上一个花瓶,里面插着一支百合花。

虽然现在浑身上下都十分疲乏,但是宋予乔精神上却十分兴奋,大脑皮层的细胞全都在跳跃着,让她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

越是睡不着就越是着急,宋予乔直接从床上翻身起来,将羽毛枕头狠狠地向墙上砸过去,然后捡起来,再砸过去。

宋予乔发泄了一身的火气,再躺下,才慢慢地平息了。

………………

裴斯承在自己的房间里,先是给警局里的熟人许朔打了个电话,要调出来宋予乔门前那条路的监控录像。

正好裴斯承的许朔上夜班,就连夜把这件事情给搞定了,还专门给裴斯承发过来一份剪辑过的。

根据车牌号查到,车主竟然是裴玉玲。

裴斯承打开发送过来的录像剪辑,看了一下。

最后车子是追踪到郊外半山腰的一个别墅里的,这个别墅,裴斯承曾经去过,就是大姐裴玉玲的私产,曾经是想要过户给儿子叶泽南的,但是因为那座山上死过人,她觉得不吉利,就放置了。

现在,竟然让这个徐婉莉搬到这里来住了。

徐婉莉还真是胆子不小,这种想要开车撞人的事情竟然都想得出来。

既然能做得出,就要承担做这种事情即将付出的代价。

裴斯承对电话里说:“这件事情不用顾忌什么,尽管拿着监控录像去抓人,到时候有人出面保,再把人给放了。”

“明白。”

“她是个孕妇,你们别下手太重了,吓唬吓唬点到为止就行了。”

“废话真多,就这样了,”许朔呵呵地笑着,“都一点了,裴三你这夜生活还没开始啊,温香软玉在怀……”

裴斯承一句话没说,直接挂断。

………………

徐婉莉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会在宋予乔过马路的时候,踩了油门冲过去想要撞她。

当初拿着验孕报告去找裴玉玲的时候,已经怀孕三个月了,因为姑姑告诉她,一定要过了适合最佳人流的时候。

现在,她被裴玉玲安排在这半山腰静养,除了有一个保姆全天候的给她做饭,身边没有一个人,她已经寂寞的快要发疯了。

这根本就不是静养,而是要将她活活逼死啊。

于是,这个晚上,她就给叶泽南打了个电话,但是,叶泽南接通电话之后,十分冷淡地对她说:“你现在不要妄想什么了,徐婉莉,我是看在宋家的面子上才留着你的。”

徐婉莉开始哭:“但是我怀了你的孩子!你怎么会这么狠心!”

“当时我已经明明白白告诉过你,孩子我不会认的,”叶泽南说,“如果你想要这个孩子,等你生了孩子,我会安排你带着孩子出国,如果你不想要,那就把孩子留给我妈给你养着……”

“然后要叫宋予乔叫妈么?!休想!这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孩子,谁都抢不走!”

就在这个时候,从话筒里隐约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

徐婉莉立即坐直了,还没有来得及张嘴说出什么来,就听见叶泽南隔着话筒叫了一声“乔乔,别忙了,你的伤还没好。”

虽然,声音不是太清楚,而且可能是因为叶泽南别开了脸,但是还是可以清清楚楚地听到“乔乔”那两个字。

徐婉莉心中的怒火一下子翻腾起来。

又是宋予乔,竟然又是宋予乔,宋予乔到底有什么好的!去国外去了两年,回来了之后成了一个没人要的破鞋,竟然就是能让叶泽南念念不忘!

一瞬间,徐婉莉拿着车钥匙出了门,到停车库里开了车,想要去找宋予乔,跟她说清楚。

但是,鬼使神差的,她竟然在看到宋予乔的时候,心里冒出来一个万分邪恶的念头,就是开车撞死她,让她再也不能跟她抢任何人!就让宋予乔去死,死了一死百了。

这样的念头一出,她没有来得及细想,脚已经踩上了油门。

如果她从后视镜里看一眼,就会发现,她的眼睛是通红的,染了血丝,就像是一个魔鬼。

千钧一发之际,一个人影从后面扑过来,将宋予乔扑倒了。

老天在任何时候都要眷顾着宋予乔么?

从车上下来,徐婉莉腿一软差点摔倒,一方面她恨,一方面她也怕。

她浑浑噩噩,大脑里一片空白,在她差点做出那种故意杀人的事情之后,背上全都是冷汗。

在那些烧灼着大脑的火焰终于褪去之后,徐婉莉身上开始发冷,她开始害怕,怕的要命。

怎么办,要万一被人查到怎么办。

现如今,能帮她的,也只有在S市的宋洁柔了。

在黑暗的夜里,徐婉莉摸出手机来,给姑姑打了电话。

………………

在晚间的时候,宋洁柔的手机一般都是设置成静音的,但是唯独对徐婉莉的号码进行了个别的重设,也就是说,在任何情况下,徐婉莉的电话都是可以打过来的。

大约是半夜两点多,一阵吵闹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宋洁柔的睡眠。

她将床头的台灯打开,拿出手机就看见了徐婉莉的号码,没有半分犹豫,立即按下了接通键。

徐婉莉在电话那一头哭:“姑姑,完了,我闯了祸了,怎么办?”

宋洁柔坐起来,靠在床头上,“别哭,慢慢说。”

徐婉莉哭哭啼啼地把晚上开车撞宋予乔的事情给说了,宋洁柔听了也是一身冷汗:“孩子,你怎么这么傻啊!”

徐婉莉一听,哭的更痛了。

宋洁柔揉了揉眉心,又安慰道:“没关系,宋予乔不是躲开了么,没事儿,你现在什么都别想,听姑姑的,好好的躺下睡一觉,明天早上一醒来睁开眼睛,就能看得见姑姑,这些事情,都等姑姑帮你摆平。”

“嗯,”

宋洁柔又给徐婉莉说了一些话,才挂断电话,直接起来开始收拾东西要出门。

家里的值夜的人听见了声响,就出来一看。

宋洁柔说:“我出一趟门,事情紧急,早上等我大哥醒了再跟他提这件事情。”

早上她也就到了C市了,就算是宋翊知道了,也不会追到C市去把她带回来的。

管家不疑有他,便同意了。

毕竟是三更半夜的,去惊扰到宋家主人,吃不了兜着走。

只不过,宋洁柔没有想到,在机场候机的时候,不料却遇上了韩瑾瑜。

韩瑾瑜身后跟着两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在距离宋洁柔有三米之外的时候,就不再动了,好像是两座大山一样,依然岿立着。

宋洁柔十分警惕地看着韩瑾瑜:“你来干什么?”

韩瑾瑜说:“去C市出差,正好同行,那就一起吧。”

“去C市出差需要挑这种半夜的时候么?”宋洁柔说,“后面整天跟两个人,真不怕别人不知道你以前是混黑道的。”

韩瑾瑜笑了,虽然嘴上笑了,但是眼眸里却是一丁点笑意都没有,寒的渗人:“我不怕别人不知道,就怕你不知道。”

瞬间,宋洁柔的脸白了白,却没有再说话了。

她知道这是韩瑾瑜在警告她,不要轻举妄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