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 好像……又被调戏了? (钻石加更)/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醉鬼扭头,就撞上一双满是戾气的眼睛。

“你他妈敢动大爷我!不想要命了是不是!”

裴斯承已经将宋予乔一把扯到怀里,“没事儿?”

宋予乔摇头,脸上有不易察觉的绯红:“没事儿。”

醉鬼手腕脱臼了疼的哇哇叫。现在见另外一个男人对自己看上的尤物动手动脚。也是红了眼:“敢钓老子的马子,你不想混了!”

“谁说这是你的马子,”裴斯承直接揽了宋予乔的腰,手腕略微用力,将她扯向自己,手就上移不轻不重地在宋予乔前胸上捏了一下。“这是我的女人。”

这种场合趁机吃豆腐,裴总,你还有没有节操了?估来布巴。

虽然隔着胸前的海绵,宋予乔还是明确地感受到了心脏一阵狂跳,脸已经红的滴血了。

醉鬼完全失控了,直接一脚将一个垃圾箱踢翻了,瞬间从四面八方呼啦啦地冲出来一大堆人。还有手里的家伙,看样子全都是练家子,想必是借了谁的场子,来到这里围人了。

裴斯承的目光在这些人脸上依次掠过,勾了勾唇,却没有说话。

宋予乔的后背靠着裴斯承的胸膛,仿佛能感受到他心脏强有力的跳动。微微侧脸,看见裴斯承嘴角的一抹冷笑,这是宋予乔从来没有在他脸上看到过的笑,虽然是笑着的,却比不笑更令人惊惧。

醉鬼见裴斯承不说话,还以为是怕了,狞笑着:“怕了吧,现在乖乖跪下叫一声老子,我就放了你。”

宋予乔心里有些害怕,这里这么多人。在这家酒吧里肯定是事先通融过的,裴斯承就算可以敌得过一个人,但是这么多人……

她心里有些担心。

裴斯承松开宋予乔的腰,将她拉到身后,向前走了一步,宋予乔忍不住拉住了裴斯承的胳膊。

裴斯承转过头来,眼睛里已经浮上一层温暖的笑意。“担心我?”

宋予乔松开手。

裴斯承拍了拍她的手背,转过来,向前面的醉鬼走过去。

似乎是裴斯承的气场太过强烈,醉鬼不由得就向后退了一步,说话有点结巴:“你……他妈是想给我磕头吗?”

裴斯承唇角一勾,几乎是没有人看清他是怎样出拳的,醉鬼已经直接栽倒在旁边的洗手池上。

醉鬼一张嘴,从嘴里吐出一口血沫,还混杂着一颗牙齿:“给我上!”

这么多人,裴斯承况且还要顾及到身后的宋予乔,如果一旦动手,他绝对不外乎是落在下风的。

“你们是跟的谁?薛家薛淼?”裴斯承淡然开口。

在C市,酒吧这类的场所的管理,除了刚刚强势入驻的顾青城之外,比较老道的就是薛淼了。所以,裴斯承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薛淼。

醉鬼以为这人是怕了,大笑了一声:“不是,我们跟灰熊哥。”

“顾青城手底下的人?”

听着裴斯承用这种熟稔的口气说出老大的名号,几个人都面面相觑。

裴斯承拿出手机来,拨了一个号码,叫了最近的一个小个子过来:“接电话。”

小个子狐疑,接了电话脸色刷的就白了,走到醉鬼跟前,耳语了两句,醉鬼的眼珠子像是要瞪出来一样,连忙讨好,就差跪舔了。

“对不起啊,裴爷,我狗眼……不,我瞎了眼了……”

裴斯承接过手机,开了外放,对顾青城说:“你的人动了我的人,怎么办?”

顾青城说:“哪只手动的,砍掉解不解气?”

这边顾青城是用极其风轻云淡的语气说出来的,这边听到的人脸色瞬间煞白了。

只要是在这个圈子里混的,谁能不知道顾青城出手狠辣,要不然也不会人送称号玉面狼了。

………………

在裴斯承带着宋予乔走出酒吧这一段路,宋予乔脑子里嗡嗡的,全都是裴斯承最后说的那句话“你的人动了我的人”。

我的人……

她什么时候成了裴斯承的什么人了?

不过在刚才那种场合,也没有办法说不是。

心好乱。

裴斯承的西装外套刚才已经借给宋予乔了,宋予乔挂在家里忘了带,所以,裴斯承就扒了刚才一个小个子的夹克外套,给宋予乔裹在身上,“出去买件衣服?”

因为宋予乔的衣服被挂烂了,钱包和手机又都在华筝那里,现在穿成这样回去,也是衣冠不整,索性点了点头。

酒吧旁边没有大型的商场,裴斯承索性取了车,开车载着宋予乔去买衣服。

宋予乔觉得脸非常烫,摇下车窗来透气,车速很快,外面强大的气流从打开车窗的细小缝隙里透出来,将宋予乔的头发全都吹向后面,露出光洁的额头。

宋予乔穿成这样,也不好进商场去买衣服了,裴斯承就让她好好地在车里呆着,自己进去去买衣服。

透过车窗,宋予乔看着身影隐入商场里的裴斯承,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以手撑额,深呼吸来缓解自己内心的躁动情绪。

………………

从外面再次进入喧嚣的酒吧,比起适才来,现在才是夜生活真正开始的时候。

宋予乔睁大眼睛看着光怪陆离,舞池里一干人等似乎成了精一样,水蛇一样的腰肢扭动着,快要升天了的模样。

经过台前震耳欲聋的音响的时候,宋予乔觉得自己的耳膜都在颤动着,心想现在如果捂耳朵,是不是会显得自己太过矫情了,这种想法刚刚冒出来,两边耳朵已经覆上了两只温暖干燥的大手。

宋予乔脚步一顿。

裴斯承从身侧两手捂住了她的耳朵,快走了两步,一直到过了音响区,才放下胳膊,看起来没有丝毫的迟滞,在前面走,引着她去卡座的玻璃隔间。

隔间外,宋予乔错后裴斯承两步,说:“裴总,你先进。”

裴斯承不置可否,直接就先推了玻璃门进去。

在外面等了三分钟,宋予乔才进去。

一进门,就看见华筝正在和裴斯承拼酒,而张梦琳依偎在一边,笑着说:“我不会喝酒。”

华筝翻了个白眼:“矫情,”转眼她就看见了宋予乔,急忙招手,“换个衣服这么久,我还以为你又想要放我鸽子呢。”

宋予乔笑笑,坐到华筝身边来。

这些人里面,宋予乔除了和华筝比较熟,剧组的其他人根本就连名字都不曾听过,她就纯粹是华筝叫来凑数的,为了打张梦琳的脸。

华筝的酒量不浅,记得以前但凡是有过同学聚会,别人要灌宋予乔酒的时候,华筝都会在前面挡着,来者不拒。

现在,也是一样。

张梦琳给宋予乔端了一杯酒,然后自己倒了一杯果汁,说:“予乔姐姐,我以果汁代酒,敬你一杯。”

华筝当时就在心里骂了一句,我草,这你也能说得出口来?真的是贱人脸皮厚到天下无敌了。

“这哪儿有诚意啊,不如我们予乔以水代酒,受了你这么一敬?”

“我是敬予乔姐姐酒的,你在一边说什么话,如果你想喝我敬你的酒,下一杯敬你就好了。”

宋予乔对张梦琳这个人原本就没有什么好感,现在看她处处针对华筝,对她的印象更是下滑了。

她故意让张梦琳端着酒杯的手在空中僵持了一会儿,才笑了笑:“不好意思,我也不会喝酒,我对酒精过敏。”

这个借口,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任是谁都不敢灌宋予乔酒了。

裴斯承摩挲着酒杯边缘,在心里暗笑,真是找了一个好借口。

华筝已经有些喝多了,直接拉着宋予乔要去舞池里去跳舞。

宋予乔在华筝胳膊上掐了一把:“你给我清醒点!你是不是要在裴斯承面前出丑啊!”

这一句话,华筝貌似听明白了,眨了眨眼睛,宋予乔在心里松了一口气,但是谁知道华筝忽然转向裴斯承:“裴斯承!我们去跳舞吧!”

宋予乔:“……”

原本以为裴斯承不会同意的,他却淡笑着,欣然许诺。

张梦琳一听,说:“我也去!”

华筝现在醉的有点稀里糊涂了,再加上一个张梦琳,宋予乔怕华筝出点什么事情,还是跟着进了舞池。

张梦琳好歹是在刚刚首映的一部电影里学了跳舞,现在跳起来分毫都不费劲,小腰柔软的扭着,灯光师甚至在她身上打了一道光束,将舞池里的目光都引向了这边,已经有几个人拿出手机来开始录像了。

宋予乔在心里笑了笑,恐怕这个张梦琳和华筝较上劲来也是拼了,明天报纸头条指不定就是“当红玉女成欲女,酒吧大跳浪舞”之类的标题了。

华筝也在旁边跟着扭动腰肢,她在小时候学过一段时间的芭蕾,所以柔韧度也是很好的。

不过就苦了宋予乔。

她根本就肢体不协调,在高中学健美操的时候,还被体育老师留下来专门一对一的教,体育课也被老师留下来额外补习,可能宋予乔是唯一一个,后来,她才开始在网上买了一套学习瑜伽的光盘,锻炼自己的肢体协调能力,到现在才算是有所好转,不用一扭腰就引来哄堂大笑了。

这边张梦琳和华筝在拼着跳舞,裴斯承看着宋予乔一副呆愣的样子着实是好笑,就走过去,微微俯身,贴着宋予乔的耳畔说:“要不要我教你跳舞?”

其实,宋予乔的视线一直集中在台子上敲架子鼓的年轻人身上,看起来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手痒痒想要去试一试,忽然觉得耳边拂过一口气,猛然回头,就对上了裴斯承一双眼眸,怕华筝看见两人贴的这么近,吓的急忙后退一步,却不料踩到了身后一个人,差点绊倒。

裴斯承直接长臂一揽直接将宋予乔扶起来,手掌搭在她的腰身上,“慢点。”

这个晚上,裴斯承对宋予乔再三示意,如果她再不明白裴斯承的意思,也就真成了傻子了。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过优秀,用来抵抗他已经用了十分的力气,却还是毫无效果,还好像越来越近了。

“赏脸,跳个舞?”

裴斯承这句话当真已经是放下了十足的架子,简直是要低入了灰尘中。

宋予乔正在愣神,裴斯承两只手掌已经搭在宋予乔的腰后,下巴刚好能到她的额前,说,微热的呼吸些许拂在她的额头上:“放松点,你现在浑身僵硬,好像我不是在邀请你跳舞,而是要强暴你一样。”

宋予乔:“……”

但是,这是想放松就能放松的了的吗?

宋予乔现在呼吸都困难,更别提全身放松了,况且,身边还有个华筝和张梦琳。

裴斯承继续在宋予乔耳边,唇十分暧昧的贴在宋予乔的耳垂上,“你知道你现在的模样有多诱人么,诱人的想咬一口。”

然后,他果真就用唇瓣一下子含住了宋予乔的耳垂。

宋予乔脑子里轰的一下,闪过一片白光,瞪大眼睛看近在咫尺的裴斯承,他的眼眸里都是舞池上方璀璨的灯光,唇角微翘,舌尖轻舔了一下唇瓣。

好像……又被调戏了?

在不远处,接到裴斯承电话急忙赶来酒吧的黎北,正站在舞池边缘的台子上,十分无语地看着自己的老板。

这么三番五次的撩拨人家姑娘真的好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