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71 这是怀孕季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裴斯承半倚在门上,眯着眼睛:“见我儿子就这么迫不及待,看见我了就跟耗子躲猫一样?”

宋予乔抿了抿唇,觉得距离裴斯承的距离实在是太近。就向后退了一步。才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笑来:“裴总您说笑了。”

裴斯承就靠在门板上,然后向宋予乔稍微扬了扬下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宋予乔咬着下嘴唇,说:“我和贵公司的广告策划方面已经谈妥了,方经理没有告诉你么?”

“嗯。给我说了。”裴斯承接话接的理所应当。

“那……”宋予乔仰起脸,口气硬起来,“我不知道我们还有什么可说的了。”

“我觉得我们有可说的,”裴斯承觉得宋予乔仰起脸梗着脖子的这个表情,简直不要太像自己儿子,“需要谈谈别的事情。”

宋予乔后退了一步,在心里再三告诫自己要镇定。面对比自己强大的敌人,一定首先站得住脚,硬起口气来问:“比如?”

裴斯承也向前走了一步:“比如说……在酒店那天晚上的事情?”

宋予乔对于自己被下药那天晚上的时候,每每想到都会下意识地去回避。

其实要是说没有一丁点记忆那是不可能,又不是失忆了或者喝醉酒断篇,“呃,不是……”

裴斯承没有给宋予乔反应的机会,再向前一步,直接将宋予乔禁锢在墙角:“或者,说说,你,现在,是不是对我有感觉?”

裴斯承说着,已经将手掌按在了宋予乔的心脏的位置,感受到她如同擂鼓一样的心跳,手掌心的温度透过薄薄的上衣布料传感到皮肤上。一瞬间,宋予乔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滞了,头脑中灰茫茫的一片,好像是古老的旧电视机里,飘着的黑白雪花。

宋予乔的手腕被裴斯承我在手掌里,略微有些粗糙的指腹摩挲着她细腻的皮肤,心尖上都忍不住颤栗。

裴斯承另外一只手带有意图的摸了摸宋予乔的脸颊。确实是温度烫的惊人,下一秒钟,就拂上了她的唇瓣。

宋予乔脑子里轰的一下,完全着了,浑身的血液瞬间都冲向脸颊,顿时烫的好像一个火炉。

如果现在再说她不明白裴斯承的意图,那她就是生活在真空里了。

宋予乔推拒了裴斯承一下,向后靠,却已经退无可退,靠在了墙上。

虽然宋予乔穿着高跟鞋,但是在裴斯承面前,还是只到他的肩膀处,需要仰着头看他,一双眼睛里墨色如漆,却好像是带着会抓人的钩子,将宋予乔的七魂八魄都抓了过去。

裴斯承的手已经贴在她的腰身上,手腕微微用力,让她腰身紧密地贴向自己,俯身吻上了她的唇。

宋予乔脑子里闪过一道惊电,然后全都汇聚在软软的唇瓣相触的那一刹那。

裴斯承睁着眼睛,她同样也睁着眼睛,如此近距离地看着彼此,真的好像能够看到灵魂深处去一样。

裴斯承的手已经移到了宋予乔的脖颈处,微微摩挲着她修长漂亮的后颈,是那种带了某种颜色的抚摸。

宋予乔感觉到,裴斯承的唇很软,正在十分轻柔地用舌尖勾勒她的唇形,然后,撬开她的齿关……

她心中一动,忽然不由得就踮起脚尖,开始迎合着裴斯承的吻。

这样些许的主动,倒是让裴斯承愣怔片刻,旋即加深了这个吻,拿回了主动权。

宋予乔真的有片刻的意乱神迷了,这样的情形,这样的感觉,似乎曾经似曾相识,好像这样的亲吻,会让她不由自主地想要加深,如果真的忠于自己身体里诚实的反应,她真的会不由自主的迎合他的吻。

心底里好像有一个魔鬼,正在一点一点的跑出来。

两人的身影,在办公室的阴影下,就好像是昔日的恋人一般,唇齿间交缠,气息融合。估池投血。

宋予乔心底有一个声音,再告诉她,一定要理智!不能再沦陷了!要不然你会后悔的!每一个男人都是这样!

就在宋予乔恢复神智的一瞬间,她狠狠地推开了面前的裴斯承,然后毫不留情地狠狠给了裴斯承一个耳光。

啪的一声,这个耳光的声音在办公室里回响,声音可是不小。

宋予乔带着浓重的喘息,说:“裴斯承!你这是职场性骚扰!”

性骚扰?

裴斯承对于宋予乔现在这副面带桃花的模样,明明就是很享受,还偏偏给他扣上这么一顶帽子。

宋予乔一双眼睛好像是含着水带着迷离,左手掐右手狠狠地掐了一下,没来得及等到裴斯承的回答,就开了办公室的门跑了出去。

裴斯承倒是切切实实地没有想到,宋予乔原本也只是在隔靴搔痒,而现在呢,忽然成了一只野猫,猫爪子锋利挠人。

他摸了摸自己被打的右半边脸,觉得宋予乔还算是给他留了一点薄面,以前动起手来,可是比这更要狠的。

裴斯承走到落地窗前,看着下面小如蝼蚁的人群,一抹白色的身影从大厦里面冲出去,上了一辆出租车。

看来,这妞儿还是一样毛毛躁躁的性格,现在恐怕心里正一团乱麻,剪不断理还乱,真不知道他如果把裴昊昱的亲子鉴定报告给她看了,会是什么反应。

………………

裴斯承算是猜对了。

宋予乔现在就是一团乱麻,一条一条线全都纠结在一起,然后密实不透风地裹在心脏上,好像是一层薄膜,紧紧缠绕着,透不过气来。

出租车里实在是太过逼仄,宋予乔摇下出租车车窗,透出一些风来,吹散脸上的热气。

裴斯承刚才问她,是不是对他有感觉。

宋予乔虽然口中没说什么,但是内心里的感觉,绝对不会是假的。

不过,这种感觉是潜意识的,是内心深处的,好像她所有伪装出来的冷静自持,到了裴斯承面前,都成了透明的,可以从外看到里。

出租车行驶到中央公园附近的时候,宋予乔说:“在这儿停下车!”

她觉得现在回去租处,就是给姐姐宋疏影找罅隙去盘问了,但是现在这件事情,她不想告诉任何人,索性先在公园里散散心。

因为不算是周末,公园里的人不多,游乐场的人尤其少一些。

宋予乔想起还是两个月前,裴昊昱拉着她想要来坐云霄飞车,也就是在这里。

现在想来,这个承诺竟然还没有兑现,不知道小家伙是不是还记得,记得又能怎么样。

向前走着,经过石拱桥,看着湖中碧色的湖水,波光粼粼,再抬起头来,忽然就偶遇了一个人。

偶遇这种事情,说来不大不小,反正C市地界也就这么大。

但是,偏偏是遇上的叶泽南的朋友——方照。

方照身边跟着一个小鸟依人的女人,挽着他的手,在看见宋予乔的时候,他也吃惊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了脸上的表情。

“先去前面等我一下。”

女人点点头,在经过宋予乔身边的时候,还顿了顿脚步,叫了宋予乔一声“学姐”。

宋予乔略微惊诧。

女人笑了笑:“我也是A大的学生,只不过比你小一届。”

宋予乔听了有些讪讪,当年她休学,一时间在学校里也算是风云人物了,她不认识的人,都是认识她的。

女人走到湖中心的凉亭里,然后望着这边。

方照笑着跟宋予乔打招呼:“好久不见。”

宋予乔也是笑笑:“那是你……?”

“我妻子,我们是去年结婚。”

宋予乔惊讶极了:“那我还欠你一份礼钱吧,都没有听到什么风声,也没人通知我啊。”

方照说:“没有在咱这儿办酒席,就去了萧萧老家办了办,礼钱你就省着吧,等到了办满月宴的时候,可少不了你的。”

“一定的,”宋予乔说,“那就先恭喜了。”

这是怀孕季么?为什么在她身边的人,一个个都接二连三的怀孕了。

跟方照说了两句话,看那边的小女人已经是等的有些不耐烦了,眼睁睁看着这边,好像生怕宋予乔和方照有什么出格的举动一样,在宋予乔看来,明显就是把她当成假想敌了。

临告别前,方照说:“你跟泽南……”

宋予乔做了一个打住的手势:“你都看在眼里,就不用多问了。”

方照算是从高中开始,叶泽南的好哥们,自然也就知道叶泽南和宋予乔的这份感情,有多艰苦。

他顿了顿,依旧是问了出来:“泽南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跟了他,后悔吗?”

这个问题,宋予乔没有回答。

后悔不后悔,现在问,还有什么意义呢?

直到现在,宋予乔都可以清晰地记得,那个时候,那个夏天,伴随着暴雨和大风,伴随着突如其来的洪水。

接连好几天的暴雨,让整个城市都淹没在一片汪洋之中,宋予乔那个时候长得瘦弱,脸色是那种常年不见阳光的白,好像大风能一吹就吹跑掉。

叶泽南踩着及膝的水,到台子上,给宋予乔带来雨衣。

宋予乔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裙子,浑身上下都冻的瑟瑟发抖,叶泽南就把自己外面套着的大衣脱掉,给宋予乔穿上,还用宽厚的胸膛驱散她皮肤外层的寒气。

在走入大雨中的时候,宋予乔安安稳稳地趴在叶泽南的背上,将脸贴在他的脖颈处,好像这样就可以听得见他坚实有力的心跳声一样,其实,耳边全都是哗啦啦的雨声,就连在空中的对话都听不到。

在高中毕业那一年,宋予乔跟父亲彻底翻脸,然后身无分文的离家出走。

叶泽南去火车站去接她,然后带着她去吃大排档,给她买了衣服,然后将她抱在怀里,笑着说:“老婆,我养你。”

直到后来,宋予乔才知道,叶泽南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已经花光了身上的钱,给宋予乔买衣服,买吃的。

如果那个时候她翻开叶泽南的钱包,就可以看见,里面只剩下的不到五十块钱。

………………

晚上按时按点地回到了家,宋予乔特意逛了超市,买了一些新鲜的瓜果蔬菜,还买了一只乌鸡,想要给宋疏影煲乌鸡汤。

宋疏影看见那只黑色的鸡,一股恶心反胃直接涌上来,跑去厕所去吐了。

宋予乔冲了一杯柠檬蜂蜜水,递给宋疏影:“姐,你都五个多月了,怎么还有孕吐反应啊?”

宋疏影接过,说:“这又不分什么时候,看见那鸡太恶心了啊。”

如果宋疏影没有看见那只乌鸡,兴许汤和肉还是可以吃的下去,但是她现在看着砂锅里那只鸡,就别开了脸不想吃。

宋予乔将炖的已经细嫩的鸡肉用勺子挤碎,然后加上满满的一碗汤:“姐,我看着你也得喝下去,我辛苦煲了两个小时,总要给我点面子行不?”

宋予乔在宋疏影面前,就开始软磨硬泡了,宋疏影最后投降,捏着鼻子,好像是喝中药一样,将汤一股脑灌下去,自己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真是怕了你了,我只喝一碗啊,别想再给我盛。”

宋予乔笑的很开心,就好像又回到儿时的时候,她喜欢给姐姐抢东西,然后软磨硬泡,用一双天真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讨,宋疏影心软就顺了她的意了。

吃过饭,宋疏影穿了衣服说要出门,要宋予乔也出去。

宋予乔以为宋疏影是想要饭后散散步,就跟着一起出了门。

但是,没想到宋疏影却带着她来到了夜色。

“呃,姐,你有没有搞错啊!”宋予乔扯着宋疏影的衣袖不让往里走,“你现在是孕妇!还敢进这种地方?”

宋疏影反手拽着宋予乔:“不是我,是你,难道只有男人才能可以不忠?女人就必定要为男人守贞么?姐姐今天就带着你过来,好好玩玩儿。”

宋予乔听了宋疏影的话,忽然就想起下午在办公室,和裴斯承的那个令人窒息的吻。

其实,她已经没有守贞了。

就算原先和裴斯承是在下药的情况下上了床,那今天下午呢?摆明了她已经因为他有了感觉。

看来,最致命,最危险的东西,都是最蛊惑人心的。

宋疏影虽然以前没有来过夜色,但是里面的人也都是懂得察言观色的,只是看宋疏影和宋予乔两人的穿着和言谈,就知道一定是可以消费的起的主儿,就给开了一个包厢,叫来了一水儿的少年。

在包厢里一下子站了六七个少年,这让宋予乔一下子懵了。

这些少年看起来年龄都不大,顶多有二十,不过穿着衣服风格各不相同,不过看相貌,长得都是十分好看。

宋疏影顺手指了两个,然后就让其他的都散了。

宋予乔伏在宋疏影耳边,说:“姐,你想唱歌我就陪你唱一会儿,叫这么些人干嘛啊?”

“给你找乐子啊!”宋疏影伸出手指来戳了戳宋予乔的胳膊,“你看你都多大了,现在这种场面都没见过,当心别人把你吃了都不知道。”

宋予乔默了默。

是啊,已经被吃过了,而且还是吃干抹净的那种,结果自己一点记忆都没有留下来。

宋疏影叫留下的这两个少年,风格确实是不一样的,一个看起来就很腼腆,还有一个是那种邪魅型的,是那种如果在高中,一笑能引起一大波女生尖叫的男生。

宋予乔身边坐了那个邪魅的男生,给宋予乔倒酒,还问:“吃水果吗?”

“你不用管我,你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这个男生在一秒钟内忽然就靠近了,唇几乎碰到了宋予乔的下巴,“我想干你呢?”

要不是看在这是一个少年,也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宋予乔年长这人几岁,她就直接要一巴掌扇过去了,简直为人太过轻佻。

她遏制了自己的怒气,一把拉起坐在身边的宋疏影:“姐,你走不走?你不走我走了啊!”

宋疏影正坐在沙发上,那个腼腆的少年半跪在地上给她捏腿。

“不走,好不容易来了,不想出去,”宋疏影勾手让刚才坐在宋予乔身边的那个男生坐过来,“来,你过来,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阿智。”

“多大了?”

“十九。”

“多年轻,还嫩的能掐出水来呢,姐姐我今年都二十八了。”

宋予乔看着宋疏影想要端桌上的酒准备喝,直接过去一把挡开了她的手:“宋疏影!”

宋疏影抬眼看妹妹已经急红了眼,就挥手退开了这两个少年,不过这个自己说自己叫阿智的少年,在经过宋予乔身边的手,手指从她的手腕处滑过,好像是刻意地抚了一下,然后凑到鼻尖,用一种带着某种颜色的目光看了宋予乔一眼。

宋予乔狠狠地甩开手,但是少年反手就握住了宋予乔的手腕向后拉,迫使宋予乔胸向上挺,她直接抬脚就踹,这一次没有任何顾虑了,什么孩子?什么少年?就是一个流氓!

宋予乔踢在了少年的小腿上,这个少年才笑了一下,松开了手。

要不是看这个少年和弟弟是差不多的年龄,来这种地方必定是迫于生计,宋予乔一定找人将他痛打一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