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68 我想去天堂,可以备车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场足球赛下来,裴昊昱大汗淋漓,而宋予乔,抹了一把自己的额头。刚才因为紧张出的汗。现在已经风干了,只不过额头还是凉浸浸的。

裴昊昱刚下场,就吵着渴,要喝水。

宋予乔递上去一瓶矿泉水:“少喝点,剧烈运动过后不能喝太多水。”

裴昊昱喝了几口水,仰着头看裴斯承。明知故问:“爸爸,你不是不来看我踢球的吗?”

裴斯承说:“别的小孩子都是爸爸妈妈来的,我能不来么?”

这句话,说的让宋予乔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这是说给她听的么?

确实,她算是什么人呢?

既不是父母,也不是家人,只是一个从陌生渐渐熟悉的陌路人。

裴昊昱斜了裴斯承一眼。那眼神貌似在说:说了不让你说话,你看你一说话,乔乔就不高兴了,都是你连累我的。

基于宋予乔来看裴昊昱踢球,裴斯承为了感谢宋予乔,说晚上要请她吃饭。

宋予乔拒绝,说:“不用了,我也是自愿过来的,没有什么谢不谢的。”

裴斯承逼近了一步:“那宋小姐的意思,是要跟我不分彼此么?”

宋予乔:“……”

这话怎么说的?

裴斯承接着说:“还是宋小姐你觉得,我们已经熟悉到不用道谢,我可以把你当成自己人么?”

“不是……”

“乔乔!你看,这就是慕小冬!”

裴昊昱拉着一个小男孩走过来,忽然就打断了宋予乔的话。估讨团巴。

慕小冬显得很是腼腆,胖乎乎的,一笑露出两颗虎牙:“乔乔阿姨好。”

宋予乔从购物袋里拿出一袋饼干递给慕小冬。慕小冬摇着头不收。

裴昊昱直接抢来塞给了慕小冬:“给你你就拿着啊!看你口水都流到地上了。”

慕小冬:“……”

………………

一场足球赛下来,裴昊昱已经是又累又饿又渴,扯着宋予乔的衣服,慢悠悠的跟在后面,似乎是连走都不愿意走了。

裴昊昱说:“乔乔抱。”

裴斯承一个眼刀射过来,“都多大的孩子了,还要人抱。”

裴昊昱摇了摇小脑袋:“我才五岁。我还是小孩子。”

不过,这个小孩子,却是因为伙食太好的缘故,抱了一段路,宋予乔就觉得两臂酸痛,支撑不住了,不过幸好,前面就是裴斯承的车。

裴斯承开了车锁,指了指正在揉着酸痛的胳膊的宋予乔,对裴昊昱说:“该减肥了。”

裴昊昱皱了皱鼻子,走过去,也帮宋予乔揉着手腕:“乔乔,我是不是很重啊?”

宋予乔笑了笑:“不重。”

裴斯承在心里笑了一声,不重么?是不重,生下来的时候有八斤半。

车上,裴斯承问宋予乔想要吃什么,宋予乔选了一家韩国料理的自助餐,让小家伙能一次性吃个够。

裴昊昱果真是饿了,想吃什么,端着自助餐盘一趟一趟地跑,一边吃一边喝,直到一个饱嗝儿打上来。

宋予乔用纸巾帮裴昊昱抹去嘴上的汤汁:“饱了么?”

裴昊昱拍了拍圆滚滚的肚子,往后面的椅背上一靠:“饱了,去趟厕所。”

吃过饭已经六点多了,宋予乔看时间的时候忽然看见手机屏幕上宋疏影的未接来电,才一下子想起来,现在姐姐是住在自己家里!而且是一个孕妇!

她顾不上借一步接电话,直接在座位上就拨通了宋疏影的电话,只不过转了下身,单手护着话筒。

“姐,我现在在外面吃饭,要带点什么吃的东西给你?”

宋疏影说:“什么都不用带,我就是想吃你做的酸菜面了,问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宋予乔说:“我这就回去!半个小时就到家。”

挂断电话,裴斯承在脑海里搜索了宋予乔那一大家子人,挑了挑眉,问:“你姐姐?”

宋予乔点头:“不好意思,裴总,我失陪一下。”

她说着,拿起包就要走,裴斯承伸手拉了一下她的手腕:“你姐姐想吃你做的酸菜面?”

因为有些吵,电话的音量宋予乔就调高了一些,有些外漏,裴斯承在一边听的一清二楚的。

宋予乔微愣,旋即说:“嗯,是的。”

裴斯承笑了笑:“那我如果说还想要吃你做的蛋炒饭,你什么时候再做一次?”

宋予乔脸上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裴斯承瞬间就恢复了镇定自若,松开了宋予乔的手腕:“还不走的话,一会儿裴昊昱回来了,你就走不了了。”

宋予乔这才逃似的出了自助餐厅,到了外面,清凉的夜风一吹,才散了满脸的热气。

裴斯承看着宋予乔匆忙离开的身影,转了头。

裴昊昱蹲厕所回来,离得远远的就看到位子上没了宋予乔的影子,急急忙忙跑过来:“乔乔呢?”

裴斯承说:“走了。”

裴昊昱撅起嘴:“老爸你太靠不住了!我就去了一趟厕所,你就把乔乔给看丢了!”

裴斯承没吭声,拿了车钥匙,起身就走。

裴昊昱跟在裴斯承身后,在经过自助冷饮台的时候顺手拿了一个脆筒的冰激凌,伸出舌头来舔了舔,问:“老爸,我们要去哪里?”

裴斯承说:“洗澡,去掉你那一身的臭汗味儿。”

“对了,爸爸,”裴昊昱问,“相夫教子是什么意思?”

裴斯承挑眉:“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裴昊昱揉了揉鼻子:“乔乔在学校里遇上她二姨了,她二姨说要她相夫教子,还让她叫上舅舅一起吃饭……”小家伙说着说着就已经被自己带跑了,问,“二姨是什么?为什么我没有二姨?还有舅舅……”

裴斯承摸了摸自己儿子的小脑袋,说:“你都会有的。”

………………

宋予乔其实不会做很多样式的菜,都只是一些家常菜,面类的话就是鸡蛋面和酸菜面最拿得出手。

没想到,宋疏影还记得。

特意在面里切了一根火腿,卧了一个荷包蛋,宋予乔将面给姐姐端上桌。

满满的一大碗面,宋疏影竟然连汤汁都没有剩下的全都吃完了,宋予乔吃惊:“姐,要不是你怀孕了,我会以为你是已经三天没吃过东西了。”

宋疏影笑了笑:“你做的好吃,不像我,不会做饭也不会做家务,四体不勤五谷不分。”

“哪有这么说自己的!”

“你刚刚进来的时候,看见昨天那两个戴墨镜的保镖了没有?”

宋予乔摇头:“没有多注意,他们还在这儿?”

宋疏影站起来到阳台上看了一眼,没有,又打开门走到走廊上,刚走了没两步,那两个黑衣戴墨镜的保镖就出来了,问:“宋小姐,您要去哪里?需要备车么?”

“我想去天堂,可以备车么?”

宋疏影冷笑了一声,转身进了门,把门砰地一声给甩上了,径直进了房间。

宋疏影现在看起来很暴躁,宋予乔就把自己练瑜伽的时候放的轻柔钢琴曲给拿了出来,让她当安胎曲听。

临睡之前,宋疏影都没有再从房间里出来了。

宋予乔关了客厅的灯也准备去休息,黑暗中,看见在茶几下面有一小方亮起的光斑,走过去看了一眼,是宋疏影的手机,不过是按了静音的,所以直到这个电话没人接,屏幕上显示有五个未接来电,都是韩瑾瑜一个人打来的。

宋予乔小心翼翼地开了宋疏影的房门,里面黑乎乎的一片,宋疏影躺在床上似乎是睡着了。

她就退了出来,恰巧韩瑾瑜又打来了电话,她就接通了。

不过接通了之后,却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了。

话筒里传来低沉的声音:“疏影,总算肯接我电话了么?”

听着这个冷冷的声音,宋予乔就回想起来以前在宋家唯有见过韩瑾瑜的那一次,顿了顿,不知道该称呼什么好了“韩……韩先生,我是宋予乔,我姐已经睡了,她今天晚上可能心情不大好。”

电话里,韩瑾瑜似乎也是滞顿了一下,没想到会是宋予乔接的电话,才说:“嗯,予乔,你帮我转告你姐姐,下周我会到C市出差。”

“嗯,好。”

宋予乔挂断电话,在脑海里用力回想了一下韩瑾瑜的模样,却发现已经完全记不起来了,只有一个冷冷的声音。

………………

宋予乔对于在广告公司的这一份工作,若说没有半分倦怠,那是不可能的。

她大学没有上完,就休学嫁进了叶家,然后隐婚在叶氏旗下的这么一个小广告公司开始工作。

现在想想,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勇气,为了爱情么,为了叶泽南么?现在却已经灰飞烟灭了成了灰烬了。

因为和裴氏之间的这个合同算是基本上已经清楚了,戴琳卡交代下来,要她去追回泰康的一部分尾款。

宋予乔看了一下文件资料,泰康已经拖欠了两个月没有将尾款结清,这种没有信誉的企业,难道真的不怕以后没有其他公司跟他合作吗?

周海棠帮忙查了一下泰康现在的总经理尚邱朝,说:“当时负责这个客户的是小邓,但是他已经调到总公司去了,这些是他留下来的资料。”

宋予乔觉得很是头疼,先给尚邱朝打了个电话,没有人接通,索性直接打车去了泰康。

现在这个社会,果真欠钱的都是大爷,讨债倒是难上加难了。

这个尚邱朝还挺有派头,宋予乔在会客室里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姗姗来迟。

“不好意思啊,实在是抱歉,”尚邱朝上前就急忙给宋予乔握手,“我开了个会,一开就开到了现在,你说说……”

“没关系。”宋予乔不管心里再怎么不耐烦,面上还是需要摆出一副好好小姐的模样来。

“怎么连一杯水都没有?”尚邱朝让宋予乔坐下,呵斥身后的人,“有没有基本的礼数,嗯?”

听着尚邱朝骂他助理的话,宋予乔不禁在心里想,如果不是得了你的话,怎么可能在这里坐了半个多小时,竟然连一杯水都没有呢。

水上了,宋予乔端起水杯来,说:“尚总,我想来谈一下上一次您和浅语合作的尾款问题。”

尚邱朝说:“那好说,如果都像是宋小姐这样好好说话,我们泰康也不是没有那些钱,你看看上一次,来的那个什么姓邓的,直接连手机都给砸了,你说说,那是什么来谈公事的态度,是不是?”

宋予乔一笑:“我们邓经理是一个暴脾气,您见谅。”

就这么没什么营养的话说了一大堆,尚邱朝忽然说:“哎哟,可给忘了,我女儿放学,我得去接,都快五点了吧。”

宋予乔起身:“尚总您忙,我这也该回公司了。”

原本她也没有想要来一次就把尾款的事情结清了,她没有那么神通广大。

不过这种赖账的嘴脸,还真是让人厌恶。

宋予乔从泰康的公司大楼里出来,觉得风吹的有些凉,忽然心血来潮想要去吃麻辣烫,却接到了已经有一个多月都没有联系过的裴玉玲的电话。

只不过,这个打电话的人,却是刘姐。

“少奶奶,你现在在哪?太太刚才下楼的时候从楼上摔下来了!给少爷打电话一直打不通……”

人命关天的事情,宋予乔听了就急忙到路边拦出租车:“叫救护车了吗?”

刘姐说:“现在在第一医院需要手术,要家属签字。”

………………

第一医院距离泰康不远,幸好这个时候赶在了下班高峰期之前,不过五分钟宋予乔就赶到了医院。

手术已经开始了。

宋予乔私下里做了主,让刘姐先签了字,刘姐起先说不行,但是宋予乔执意,说有什么事情她来担着。

亮着“手术中”的手术室外面,只有刘姐一个人。

其实,这个时候,倘若刘姐找不到叶泽南,其实应该给裴玉玲的娘家人打电话的,怎么也轮不到她这个即将脱离叶家的儿媳。

刘姐真的是没有经过这样的大场面,心里乱糟糟的,看见宋予乔来了,急忙就迎了上去:“少奶奶,你看着……”

宋予乔打断了刘姐的话:“你继续给叶泽南打电话,私人电话打不通,就打到公司里去。”

刘姐手哆哆嗦嗦地拿出手机来,继续拨号码。

宋予乔问:“徐婉莉呢?”

她知道,徐婉莉最近是一直在叶家养胎的,出了这样的事情,那个口口声声说爱的女人怎么会不见人影?

刘姐说:“徐小姐她被……啊!完了!”

宋予乔被刘姐这么突如其来的一声“啊”着实是给吓到了,“怎么了?”

“我在火上还煲着汤!”

刘姐说着,就已经急急忙忙往回跑了,完了,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不会酿成事故吧。

宋予乔靠在身后的墙上,揉了揉眉心。

她真不是什么圣母,既然裴玉玲已经将徐婉莉接进了家门,那就是已经不认她这个儿媳妇了,实际上她已经被扫地出门了,那她现在还在这里干什么?

她拿出自己的手机,开始给叶泽南打电话,依旧是打不通,一直是说不在服务区。

宋予乔不禁皱眉,难道还能人间蒸发了么?

一个小时后,手术结束,医生向宋予乔说明了情况,然后将裴玉玲推到病房里。

宋予乔也接到了刘姐的电话,说家里的厨房烧了,她到家的时候,消防车已经来了两辆,这一晚恐怕她来不了了。

宋予乔看着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裴玉玲,按捺住自己想要调头离开医院的冲动。

算了,就当是报答她这几年,也算是婆婆儿媳一场的恩情吧。

裴玉玲有些话确实都不在理,但是有一句话是说对了,宋予乔心地良善,别人对她的一点好,她都会十倍甚至百倍的还回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