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 谈情说爱么/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予乔觉得有些口渴,撩了一下挡在额前的刘海,抬眼拿豆浆杯的时候,余光看到了站在玻璃门前的裴斯承。猛的一下子抬起头,眼睛里满是错愕。

裴斯承的目光落在宋予乔手中的豆浆杯上:“还没有吃早饭?”

“嗯。”宋予乔点头,赶紧将办公桌上油滋滋的油条和豆浆拿起来,抽出一张纸巾来擦了擦桌面,“裴总,不好意思,我这就收拾干净。”

裴斯承说:“不要紧,你在那儿坐着吧,现在才八点四十五,竞标推迟到十点了。”

说着,裴斯承就已经走到沙发旁边坐下,顺手拿起一本杂志随意地翻看起来。

宋予乔看了一眼裴斯承,然后又坐到了办公桌的椅子上。

手指放在键盘上,心里却不禁在想: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鸠占鹊巢?自己占着大老板的座位,而大老板却被挤到了客座?

算了,还有几页资料需要整理。

宋予乔甩了甩头。将那些杂碎的思绪抛到脑后,开始继续整理文档。

裴斯承则顺手拿的杂志是一本女性杂志,他看着里面一些“寂寞了,老公不碰怎么办”或者是“外面有了一夜情,要不要告诉男友”之类的标题,看了一些真心表示很蛋疼,索性就把杂志往旁边一放,托着腮又开始观察宋予乔。

忽然,他的手机响了。估向低圾。

宋予乔抬起头,正好与裴斯承的视线对接上,慌忙别开目光。

裴斯承看着自己手机屏幕上亮闪闪的“裴昊昱”三个字。勾起了唇角。

“老爸,为什么黎北叔叔都回来了。你还没有回来?”

裴斯承不用想就知道裴昊昱想问的是什么,根本就是问宋予乔什么时候才会回去。索性直接说:“我和你乔乔阿姨在这里需要工作。”

宋予乔听见了,几乎没有任何反应时间就立刻抬起头来,眼前浮现出裴昊昱一张萌萌的小脸。

………………

裴家,裴昊昱蹲在自己的小板凳上,握着小手机,嘟着嘴问:“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啊?”

裴斯承不紧不慢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还要一个星期吧。”

“一个星期?!”裴昊昱叫了起来。

裴斯承说:“嗯,你乔乔阿姨叫我过去商量工作上的事情了,就这样。”

“喂,爸爸……”

耳边已经成了一连串滴滴滴的忙音。

裴昊昱从自己的小板凳上一下子跳下来,吓的一边的裴老太太赶紧上前:“哎哟小祖宗哎,别摔着了。”

裴昊昱挺了挺小胸脯,对裴老太太说:“奶奶,我要去找爸爸!”

裴老太太问:“去找你爸爸干什么,跟奶奶在家多好。”

“不好!”裴昊昱扭头就跑上了楼梯,“我去收拾行李!”

裴老太太再一次被嫌弃了。

竟然!又一次!

孙子太不乖了!上一次拿她跟她老头子比,还没有比就被KO了。这一次,又拿她给她儿子比,又被比下去了。

天理何在!

裴老太太用指头戳了戳桌子腿儿,好像这个桌子腿儿就是裴昊昱一样:没有我,哪儿有你爹?没有你爹,哪儿有你!你这个小破孩儿,竟然敢嫌弃你奶奶我!要反天了!

虽然裴老太太心里是这样想的,但是她还是非常宠这膝下唯一一个孙子的,对于孙子的要求虽然说不上是有求必应,但是百分之九十九都会完全满足,留有那百分之一,也是犹豫过后再满足。

于是,当天下午,刚刚回到C市,计划了一下接下来三天休闲假期的黎北黎特助,就接到了一个新的任务——带着裴昊昱去S市,找裴斯承。

黎北接到裴老太太这个电话的时候,正在脱衣服准备泡温泉,简直是欲哭无泪了。

为什么这种事情每一次都要找他?虞娜呢?老板又不是只有他一个特助!摔!

………………

十点钟,在裴氏分公司的竞标会开始了。

一共是来了三个供应商公司,裴斯承坐在主位上,每一个公司的负责人上去展开PPT讲解,宋予乔就会把事先已经准备好的资料给裴斯承递上去过目。

裴斯承撑着下巴,另外一只手的食指在桌面上敲了敲,对宋予乔说:“查一下,鹏宇的总负责人,你右手边的第三个人。”

鹏宇……

就是这一次搞出假货事件,偷工减料的供应商负责人。

“是。”

宋予乔答应着,已经将密码输入了电脑里的数据库里,开始搜索,短暂的时间里,她就已经将所有资料分类归总,然后她认为对这个竞标案有用的资料整理出来,右手已经从机器里将文件打印出来,装订过后递给裴斯承过目。

裴斯承在接过的时候,手指看似不经意的轻触到宋予乔的手背。

宋予乔的皮肤好像过电了一样蜷缩了一下手指,急忙收回手。

不过裴斯承似乎真的只是无心,完全没有异样地翻看着已经整理归档的资料。

坐在宋予乔旁边的许少杰,心里小小的惊诧了一下。

以前从没有听说过在裴斯承身边还有这么一个秘书,他打听过,长期跟在裴斯承身边的只有两位特助,前两天见到的黎北和以为常驻C市的虞娜,包括性格,他都认真的调查过了,可这一次,却来了另外一个秘书,完全是让他措手不及。

但是现在这位宋秘书,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而且看这位宋秘书的职业素质,与裴斯承的默契度,也是相当高,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摸透彼此之间脾性的。

看来,他事先准备的资料有些用不上了,还是再下功夫调查一番。

………………

会议结束后,裴斯承说的是明天下午之前会给出结果。

许少杰代替裴斯承和三位负责人握手,然后寒暄告别,裴斯承则去了办公室。

宋予乔错后一点,刻意留心观察了一下许少杰,只不过许少杰并没有太突兀的动作,三个公司的负责人基本上一视同仁,也是,在裴氏公司里,他也不敢多出格,但是,就在宋予乔转身的那一刻,她从前面的玻璃门上倒映出的人影里,看到了许少杰在同鹏宇负责人握手的时候,手下一个白色的东西滑进了袖口里。

她目光一闪,错身进了裴斯承的办公室。

裴斯承让宋予乔把办公室的玻璃门给关上,就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显示出些许湛蓝色的天空。

S市比C市的空气要好一些,有时候还能看得到天空的本来颜色,蓝蓝的,好像是大海的颜色。

宋予乔站在裴斯承身后,犹豫了片刻,还是说了出来,反正她现在在裴斯承身边也就算是一个编外人员,不怕得罪人。

“裴总,我觉得分公司的总经理许少杰,有问题。”

裴斯承转过身来,挑了挑眼角:“你觉得是哪里有问题?”

宋予乔说:“上一批货的问题,刚才查过了鹏宇的那个负责人,一直是跳过分公司负责的项目经理,直接和总经理联系的,而且所有报销的款项单子,显示全都是许经理的签名,如果有必要,应该查一下供货源,到底底价是多少。”

裴斯承赞许地点了点头:“聪明,你跟我想的一样。”

宋予乔被夸奖了,顿时有点不好意思,只是抿了抿嘴唇,并没有说什么。

………………

就工作上来说,宋予乔绝对能做到心无旁骛,将那些尴尬的事情全部都抛到脑后,全身心的投入,这也就是戴琳卡喜欢用宋予乔的原因。

只不过,现在在裴斯承身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完全做不到一心一意了,似乎心上有一根弦,在不断拉扯着她,裴斯承的一举一动,完全能影响到他。

“这个数据向上提百分之二,再重新打……”

裴斯承的灼烫呼吸就在耳侧,宋予乔嘭的一下站了起来,“抱歉……裴总,我去下洗手间。”

在进洗手间之前,宋予乔用手在脸侧扇了扇风,缓解脸上逐渐上升到温度。

裴斯承看见宋予乔的这点小动作,撑着下巴,眼神里满满的全都是笑意,写着意得志满,手指摩挲着宋予乔刚刚握过的签字笔,上面还有残留的温度。

………………

裴昊昱从飞机上下来,特别兴奋,一颗心都要飞起来了,嘿嘿,就要见到乔乔了,在停机坪上就开始跑。

黎北在后面拖着裴昊昱的小行李箱在后面追,“慢点啊,别跑那么快!”

裴昊昱转过身来,一边向后倒着走,一边向黎北做了个鬼脸,掐着腰大笑着:“你追不上我追不上我,哈哈哈哈!黎北叔叔是个小短腿!”

“……”

黎北抽了抽嘴角。

将来还是不要儿子了,还是生个女儿好。

………………

中午,裴斯承要去裴氏分公司的员工餐厅里吃饭,宋予乔劝说:“还是出去吃吧。”

裴斯承挑眉:“为什么?”

宋予乔说:“总裁去员工餐厅吃饭,其他员工肯定会吃不好饭的。”

裴斯承不以为意,“我吃我的,他们吃他们的。”

宋予乔心想:又是一个高高在上的总裁大人,一看就是没去过员工餐厅。

但是,等到裴斯承走进裴氏的员工餐厅,一进去,整个餐厅都安静了下来,宋予乔作为临时秘书,帮裴斯承去要了几个员工餐厅里的特色菜。

只不过,一顿饭吃了十几分钟,餐厅里几乎是鸦雀无声,除了有很小声很小声的交谈之外,已经没有了刚才那种如火如荼了。

裴斯承看着宋予乔,宋予乔的眼神里分明就是写着:你看看我说的什么吧。

草草吃完了午饭,等到裴斯承带着宋予乔出了餐厅门,餐厅里一下子炸开锅了。

“天啊,刚才那个是……”

“咱们裴氏的大老板啊!”

“好有亲和力啊!竟然会来到咱们的员工餐厅一起吃饭!”

“是啊!人长得也帅,不知道结婚了没有?”

“你看看他身边的那个小秘,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说不定早就爬上了裴总的床了呢。”

“没办法,人家近水楼台嘛。”

所以,在S市的裴氏分公司里,很长一段时间内,就给裴斯承打上的“亲和力,没有架子”的标签,而宋予乔,她的真实身份没有揭开之前,一直被看做是“近水楼台”的标志性人物,俗称小秘。

宋予乔跟在裴斯承身后出去,刚刚出门,就撞上了一个小小的身影。

“乔乔!我想死你啦!”

裴昊昱抱着宋予乔的腿,仰着脸,一张小脸笑的好像是一朵太阳花似的。

裴斯承眯了眯眼睛,抬眼就看见了不远处拖着裴昊昱小行李箱的黎北,一记眼刀杀过去,黎北缩了缩脖子。

老板,真不管我的事啊,是老太太让我带小少爷来的啊!我上有老下有小,千万别把我扔到中东去啊!

………………

裴昊昱小盆友特意在飞机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吃,就是为了能来到这里能和乔乔一起吃。

但是,宋予乔和裴斯承刚刚在员工餐厅已经吃过饭了,所以就带着裴昊昱去一家饭店里,点了一份儿童餐。

裴昊昱将自己餐盘里的一个鸡腿给拿着给宋予乔:“乔乔,你吃!”

宋予乔摇了摇头:“我吃饱了,乖。”

裴昊昱直接反手就把鸡腿塞进了自己的嘴里,还嘟囔不清地说:“你不吃那我吃了呀。”

裴斯承瞪着自己吃没吃相的儿子,就跟饿了一个星期没吃肉一样,真是太丢人了。

宋予乔抽出一张纸巾来给裴昊昱揩去唇角挂着的酱汁,裴斯承理所当然地说:“别吃那么快,又没人跟你抢。”

裴昊昱一瞬间就皱起了眉头,正宗的八字眉,一双大眼睛先看了看乔乔,再看看老爸,怎么感觉老爸和乔乔之间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了?这种气氛里好像有点古怪,好像上一次去慕小冬家里吃饭,他的爸爸妈妈就是这么说话的。

要不然说小孩子是很细心的,一丁点的变化就能看得出来。

现在的位置,是宋予乔和裴斯承坐在一边,宋予乔靠窗,坐在里面,而裴昊昱是坐在宋予乔对面,也是靠窗。

宋予乔觉得这样一个场合,自己原本就不应该加入,况且现在黎北也来了,裴斯承不需要助理了,也是她应该告辞回去的时候了,心想,吃过这顿饭,就向裴斯承告辞。

虽然是看着裴昊昱吃饭,宋予乔心里有一种很满足的感觉,自从她知道自己不能有孩子了之后,就格外照顾这个小孩子。

真的不能有自己的孩子了……

宋予乔想到就觉得心里满是酸楚。

不论她多么喜欢裴昊昱,都不是自己的孩子。

忽然,她的电话响了,拿出手机来一看,是华筝。

宋予乔觉得当着裴斯承的面不好接电话,就拿着手机起身,想要出去,但是裴斯承在外面坐着却丝毫没有要起身让开的意思。

宋予乔只好说:“对不起,我去下洗手间。”

裴斯承这才让开了椅子和桌子之间很是狭窄的通道,却也没有起身,只是向后侧了侧身,移开了腿。

所以,宋予乔从缝隙中挤出去的时候,裸露在外的双腿难免就碰到了裴斯承大腿,膝盖一弯,裴斯承伸手虚扶了一下她的腰,她急忙出来差一点绊了一下,直接接通了电话向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裴昊昱一边啃鸡腿一边看着坐在对座的老爸,一双大眼睛眯起来:“爸爸,你这么欺负乔乔真的好吗?”

裴斯承指尖还残留着宋予乔隔着布料的温度,细腻的能好生回味了。

裴昊昱气鼓鼓的鼓着腮帮子:“我要告诉乔乔。”

说着,裴昊昱小盆友就要扭着肥肥的腰从椅子上跳下来,却被裴斯承一句话给拦下来了。

“那要不要告诉乔乔你刚才嘴角的酱汁是故意流下来的?”

裴昊昱愣住,一双眼睛瞪得好像是铜铃。

“谁……谁说的,我不是故意的!”

裴斯承毫不留情地揭穿:“在家里学过吃饭的规矩到现在就忘了?还是觉得我不会给你擦,乔乔会给你擦?”

裴昊昱已经被裴斯承两句话给唬住了,特别挫败:“你都看出来了,乔乔会不会认为我是个骗人的小孩啊?”

裴斯承笑笑:“你说呢?”

裴昊昱揉了揉鼻子:“那怎么办?老爸,不是说好的我们结成联盟了么,你怎么能这么坑你队友呢?父子情呢?爱呢?”

他自己自言自语着,又拿了一个鸡腿用牙齿撕了一大口鸡肉。

………………

宋予乔接通了华筝的电话。

华筝说:“你怎么不在公司啊,我刚来你公司,你同事说你请假回家了?”

宋予乔点了点头:“嗯,我回来……看我奶奶。”

华筝说:“那你什么时候回来?路路快回来了,不来接接?”

宋予乔听见路路回来了也是很惊讶,说:“什么时候回来?给她接风洗尘。”

“就这两天,她刚给我网上聊天,说订了机票再说。”

“好啊,我这两天尽快回去,到时候你给我电话。”宋予乔一口气说完,刚准备挂断电话,那边华筝却忽然问了一句,说:“你在S市见着裴斯承没有?”

宋予乔本来跟华筝说话的时候心里有有点慌,现在华筝猛的提到了裴斯承,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里,她这人天生就是不会对亲近的人撒谎,就说:“我不是跟裴氏合作的一个广告策划么,在这儿裴氏分公司和他见了两面。”

“哦,原来是这样啊,”华筝说,“下午我雇的那个私家侦探给我发过来的那几张照片,我瞧的就是你。”

挂断了华筝的电话,宋予乔出了一脑门子的汗。

幸好她对待华筝一向坦诚,这一次如果说错了,恐怕这段友谊就要出现裂痕了。

其实,友情和爱情是一样的,非常脆弱,需要用心去对待。

宋予乔站在洗手池旁边,低着头洗了一把脸,深呼吸了几次,告诫自己要冷静,这一次回去之后,一定要和裴斯承划清界限,绝对不能再有任何往来。

相信裴斯承不会主动去告诉华筝,和她之间有过那么混乱的一夜,她自己也不会说,那么就烂在肚子里吧。

一会儿也不去向裴斯承告辞了,打个电话,最不济也发一条短信说说,就买机票回去C市,真的是来到S市太久了。

抬起头,宋予乔就看见了镜子里,正站在自己的身后的裴斯承。

两人的视线,在镜面中交汇。

宋予乔首先移开了目光,深呼一口气,抽出一张干净的纸巾来擦脸,转过身来:“裴总,既然现在黎特助来了,我就不必要再去公司里帮忙了。”

裴斯承打断她的话,“是不是如果我现在不来,你就直接不告而别了?”

宋予乔被看穿心思,脸上不禁一讪。

裴斯承说:“外面昊昱还在等你出去,你现在如果真的走了,对小孩子影响有多大你该知道吧?”

宋予乔刚才确实是忘了裴昊昱了。

她脑子里窜过一个念头,如果裴昊昱不是裴斯承的儿子那该有多好。

裴斯承接着说:“上一次你就答应他的事情没有做到,现在呢?还是打算失信么?”

这一顶帽子可是扣的大了。

失信……

宋予乔抬起头,回瞪着裴斯承:“谁说我要不告而别了?”

“不是就好。”

“裴总,等一下。”

看着裴斯承想要转身,宋予乔急忙出口叫住了他。

裴斯承挑了挑眉:“嗯?”

宋予乔说:“我想跟你谈谈。”

“好。”裴斯承笑的如同春风和煦。

谈谈么?

谈什么?

谈情说爱么,果真是春天快来了么。

………………

在餐厅的东北角,有一个舒适的休息区,里面有各类的报刊杂志,还有免费饮用的果汁茶饮。

宋予乔站在一个报刊杂志书架旁边,身后是从纱窗照射进来的金色阳光。

“裴总,我觉得有必要说清楚那天晚上的事情……”

裴斯承靠近一步,站定在她身边,明知故问:“哦,哪天晚上?”

宋予乔语塞,低头踌躇了一下那件事情该如何开口说,抬起头正好对上裴斯承闪烁的目光,顿时明白了,有点气结,口气不由得就有些冲了:“你明明知道我说的是哪天晚上!”

“呵呵,我想起来了,”裴斯承说,“就是我们发生关系那天晚上。”

宋予乔:“……”

有必要说的这么明白么?难道心里有数不行么?

宋予乔看着裴斯承英俊的侧脸,她是第一次在一个男人的脸上,看到了一种令人惊艳的感觉,身后的阳光将他的五官勾勒的更加深邃凌厉。

裴斯承的目光扫过来。

宋予乔慌忙别开眼,目光落在书架上一本财经杂志,随手拿过,一边翻看一边说:“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应该到此为止,裴氏竞标案,我会跟黎特族交接清楚,回到浅语之后,我会跟戴琳卡说,不再跟裴氏的广告企划案,会派另外一个公司里的骨干去跟……”

“你这是要完全脱离我的视线么?”

裴斯承忽然靠近了一点,宋予乔向后,肩膀靠在书架上,一双黑漆漆的双眸看着他,带着一丝慌乱。

“我觉得……”

“你一直在反复强调你觉得,是在询问我的意见么?要不要我告诉你,我觉得,”裴斯承从后面的书架抽出一本最新版的财经杂志,然后将宋予乔手里那本三个月前的杂志拿掉,换上他的这一本,“你应该看看这一本。”

在周遭全都是裴斯承灼烫呼吸的情况下,宋予乔垂下眼睑,看了一眼最新杂志的封面,赫然就是裴斯承!

果然,原来在公司周海棠说的没错,裴斯承确实有一张绝对不输于男明星的脸,上一次财经杂志能当成娱乐杂志来卖,卖到脱销。

裴斯承看宋予乔又在发呆,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里面有我的专访。”

宋予乔:“……”

“不是,裴总,我是想……”

裴斯承打断宋予乔的话,直接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坐下来在一把软藤椅上:“你不准备先看看我的专访吗?”

“不准备!”宋予乔把杂志向手边茶几上一拍,有这么自恋的人么,非让别人看他的专访的,“我不是询问你的意见,我就是告诉你一声,我今天晚上就飞C市!”

裴斯承点了点头:“好。”

这么爽快?不是一直在之挑逗在找暧昧么。

宋予乔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将杂志拿在手里,“你的专访我会看的,谢谢你体谅,以后不要再联系了。”

“好。”

裴斯承收起了脸上的笑意,直接转身出了这间休息室。

不再联系了么?

我等着你主动跟我联系,乔乔。

裴斯承回到大厅里,身后宋予乔竟然没有追出来?

好吧,姑娘家还是矜持一点比较好。

不过,比起当年,宋予乔还真的是安静了不少。

………………

裴斯承走后,宋予乔坐了一会儿,看着桌面上那一本裴斯承做封面的杂志,忍不住还是动手翻开了。

专访上面,首先是写了裴斯承近几年的成就,主要是从加拿大的温哥华,以及到现在在国内的裴氏。

宋予乔看的很仔细,比如说裴斯承年少的时候在特种兵部队呆过,然后出国,在国外的哪所著名大学读的研究生,然后如何在国外创建了自己的公司,又是因何原因回国,发展了本土的企业。

安静的休息室一个角落,细碎的阳光洒在藤椅上,洒在宋予乔身上。

宋予乔反复读了前面的那一段简介,每一个字都认真读了,直到最后,记者问的一个问题。

“请问外面一直传言您在等一个女人,是真的么?她就是贵公子的母亲么?”

裴斯承回答说:“在温哥华,我认识了一个女孩儿,她告诉我,她叫夏楚楚,当时她告诉我说,每个女人都是男人身上的一根肋骨,但是都被上帝抽掉了。时至如今,我才知道,原来,她那就是上帝在我身上抽掉的那根肋骨,现在,我要把她找回来。”

记者问:“那您找到了么?”

裴斯承说:“嗯,找到了。”

宋予乔看到“夏楚楚”那三个字的时候,脑子里嗡了一下,两边的太阳穴又开始发疼,好像“夏楚楚”这个名字就好像是一个无形的锥子一样,刺痛着大脑。

她揉着太阳穴,趁着这个时候,给远在加拿大的母亲打了个电话。

远在大洋彼岸的席美郁女士,接到女儿的电话的时候,正在享受难得的日光浴。

“妈,现在奥里奇博士还在你的研究室么,麻烦他再给我开一些药吧。”

席美郁问:“头疼了?不是已经三年都没疼过了么。”

宋予乔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头疼的厉害。”

席美郁说:“好,到时候我给你电话。”

挂断母亲的电话,宋予乔揉了揉太阳穴,才出了休息室。

因为自己的包包都还在座位上,她就回去了一趟,看见裴斯承和裴昊昱两人仍然在桌边,裴昊昱抱着她的包包,嘟着嘴。

裴斯承见宋予乔来了,距离还有几步远的时候,就伸手将宋予乔的包要从裴昊昱手里拿出来,说:“你乔乔阿姨来了。”

裴昊昱十分不情愿地从椅子上跳下来,亲手将包包交到宋予乔手中。

宋予乔刚想要伸手摸摸裴昊昱的头,裴昊昱已经转身扭过去,拉上了裴斯承的手。

裴斯承拉着裴昊昱,宋予乔,一前一后出了餐厅。

路边,黎北已经开了车在等了。

裴斯承摸了摸自己儿子的小脑袋,说:“乖,跟你予乔阿姨说再见。”

宋予乔:“……”

裴昊昱仰着头,问裴斯承:“爸爸,乔乔真要走么?”

裴斯承说:“你问乔乔。”

然后,裴昊昱转过脸来,大眼睛瞪着宋予乔。

对上裴昊昱这样的目光,宋予乔差一点就摇头说自己不走了,但是在一瞬间她就想到了,裴昊昱不管多好,都是裴斯承的儿子,她说过要对裴斯承敬而远之的,就要对所有裴斯承有关的人,有关的物,全都离的远远的。

“是的,阿姨今天就要走了,你要听你爸爸的话。”

这话怎么听怎么像是诀别一样。

裴昊昱抽了抽鼻子,还挤出了两滴眼泪,扭头就上了车,上车之前忽然大喊了一句:“乔乔,你这个大骗子!”

宋予乔心里扭的一疼,脚步不由得就向前走了两步。

裴斯承将车门关上,绕过车头走到另外一边,经过宋予乔身边的时候,目不斜视,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这两天你做我的临时助理,工资补贴我会直接让财务打到你卡上。”

这种语气,好像完全把宋予乔当成是一个陌生人一样,没有一丝起伏,平平淡淡。

宋予乔站在路边,看着黑色的私家车开走,终于消失在视线,心里空落落的,好像缺失了一块,手指不禁就攥紧了包包的带子。

特别是刚才,裴昊昱哭的那一瞬间,好像真的是她自己哭了,心里特别难受。

难道自己真的舍得对一个孩子这样吗?难道当不成一个母亲,连母性就都没有了么?

宋予乔左手捏着右手,狠狠地捏了一下自己的皮肉,用疼痛让自己清醒点,告诫自己,不管是裴斯承,还是他儿子裴昊昱,都不能再靠近。

………………

在驶离宋予乔视线的私家车里,裴昊昱接过裴斯承手里的纸巾,擦了擦眼睛,刚才父子两人的配合,简直是天衣无缝。

“老爸,我刚才的表现怎么样?”

裴斯承说:“还可以。”

裴昊昱挥舞着自己胖乎乎的小手:“什么叫还可以呀,你看看,我都哭了!乔乔刚才恨不得冲过来把我抱起来!”

裴斯承看了一眼手舞足蹈的儿子,扶了扶额头,“嗯”了一声。

过了一会儿,裴昊昱终于又忍不住了,戳了戳老爸的胳膊:“你说这样的话乔乔真的会主动来找我么?”

裴斯承两个字抛过来:“不会。”

裴昊昱一瞬间睁大了眼睛:“你说会的啊!要不然我才不会跟你合作!刚才乔乔差点就摸我的头了!我都狠心没让她摸!”

“有点出息,这叫放长线,”裴斯承跟儿子招了招手,“过来,我跟你说。”

裴昊昱一看,眨巴了眨巴眼睛,爬上了座位,向裴斯承嘴边凑了凑耳朵。

后视镜里,黎北看着后座逐渐展现笑颜的裴昊昱,为宋予乔默默祈祷了三秒钟。老板,要不要这么小就教你儿子这么腹黑啊,腹黑不仅会传染,而且会遗传的,一黑黑三代啊。

………………

虽然裴斯承已然是将宋予乔当成了陌路人,但是宋予乔本着基本的职业道德,还是给黎北交接了一下工作。

黎北说:“我现在在分公司,要不然麻烦宋小姐,再来一趟吧。”

宋予乔看了一眼时间,距离飞机起飞还有两个半小时,应该可以交接清楚。

“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