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太太?!/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是看房子么?”宋予乔开口的声音就被震耳欲聋的音乐声给冲散了,不过裴斯承似乎听见了,一把拉过宋予乔,俯身靠近了,在她耳边说:“先陪我一会儿。”

这样的声音伴随着微醺的酒精气息,好像空气中都醉了。

或许是音乐太过大声,要不然为什么会连同她的心脏都震颤了一下呢。

裴斯承带着她来到角落的卡座,已经有一个服务生走了过来,“老板,还是老规矩么?”

“不,这次换成果酒。”

“这酒吧是你开的?”宋予乔有点愕然。

裴斯承点头:“嗯。”

宋予乔几乎马上就联想到这酒吧的名字“beloved”——宠爱,她敏感的察觉到,这个酒吧是为了一个女人开的,而这个女人就有可能是裴昊昱的妈妈。

没多久,服务生就送上来,上面全都是英语,宋予乔也看不懂。

裴斯承给宋予乔倒了一杯酒,宋予乔刚想要摆手,就听他说:“我可是特意给你叫了果酒,度数不高,你酒量不好也可以喝一点。”

说到这种地步,宋予乔也就接了。

在偏安一隅的卡座这边,比起正舞台声音已经减弱很多了,再加上前面的一道玻璃门,就更加削弱了噪声。

宋予乔看着前面的舞池里,五颜六色的灯光照耀下扭成水蛇似的年轻人们,忽然就有点蠢蠢欲动了,也想要挤进去拼命地扭动腰肢跳舞,想要上去舞台替代那个敲架子鼓的菜鸟,但是这些都只是在潜意识里萌发了一下,连手指头都没有动。

她忽然觉得是不是自己老了,心老了。

裴斯承顺着宋予乔渴求的目光,看向舞池和舞池上方的架子鼓,将杯中果酒摇晃了一下,“宋小姐也很喜欢敲架子鼓么?”

也?

宋予乔说:“小时候学过几年,都是胡乱玩儿的。”

裴斯承嘴角一勾:“我太太也喜欢敲架子鼓,在舞池里有时候一跳就是两个小时。”

太太?!

宋予乔几乎在一瞬间就联想到张梦琳叫裴斯承的那一声“姐夫”,难道,裴斯承真的是和张梦琳的姐姐结了婚了?

但是,裴昊昱说他妈妈跟别的男人跑了。

而裴斯承……

他说:“我太太死了。”

宋予乔:“……”

酒吧这种十足暧昧处处弥散着酒精味道的场所里,唯一一点就是下酒,就算是没有酒量,也情不自禁多喝一些。

裴斯承点的这种果酒虽然说度数不高,喝起来果味很甜,但是后劲儿蛮大的,宋予乔喝了一杯就有点晕晕乎乎了,出去的时候都有点走S型路线了。

裴斯承在宋予乔身后半步跟着,看着前面她走的七扭八扭的,心里直好笑,前面宋予乔忽然脚下绊了一下,他急忙一下子扶住了她。

宋予乔笑了笑:“谢谢裴总,我认得你,裴总。”

这妞儿还是一丁点酒精都不能沾,看样子又有点醉了。

把宋予乔送到金水小区公寓楼下,她没有解安全带就开车门下车,结果狠狠地被勒了一下。

“谁给我绑着了?”

裴斯承:“……”

宋予乔胡乱解着安全带,就是解不开,裴斯承伸过手来帮她解开,她抬头,一双眼睛笑的忽然弯起来,“裴斯承,我认得你。”

“你什么时候认得我的?”

宋予乔说:“你就是裴昊昱的爸爸,你个大骗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