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43 净身出户都是傻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事儿了,可能是这两天太忙了,老是头疼,”宋予乔一笑,“路路现在还在澳大利亚么?”

华筝点了点头:“要么澳大利亚,要么新西兰,就那几个大洋洲国家,不过好像下个月就回来,到时候咱们三个人好好聚一聚!”

快睡着的时候,华筝忽然开口问:“你跟叶泽南准备怎么办呢?”

宋予乔没有半分犹豫地说出两个字:“离婚。”

华筝忽然伤春怀秋似的叹了一口气,语气却强硬起来:“离婚的时候多分点钱,别想什么净身出户,净身出户的都是傻子,把叶氏给你一半都不为过,怎么也都是你所得的!”

宋予乔看着窗外丁点月光,夜风吹过,薄薄的云彩将月亮挡住,只剩下了一片月影。

多拿点钱,心里就会好受了么?

“女人能有几个三年?!最好的时光你都为了他休学跟他结婚了,你想想这三年的青春你都浪费到他身上了!”

华筝继续说,越说越觉得心里面有一股气,好像现在说的不是宋予乔,而就是她自己一样!她也是追了裴斯承三四年,从国外追到国内,又追出去追到国外,她的青春,也照样耽误不起!

宋予乔知道她想起来了裴斯承,说:“我现在在跟裴氏楼盘的一个广告策划,见过几次裴斯承……”

华筝打断宋予乔,“广告代言请的谁?”

宋予乔顿了顿,“你既然都知道了,又干嘛多问我一句找气受?”

华筝忽然转过来面朝宋予乔,“予乔,你知道我跟着他到温哥华的时候做过一件事,我给裴斯承偷偷吃了药……你知道就是那种药,春药,然后我把自己脱光了往他身上蹭,但是他去浴室里冲冷水澡压抑了一夜,也没有碰我。”

宋予乔这么听着,惊愕的张大了嘴。

“是不是觉得他挺柳下惠的,现在能管得住自己下半身的男的真不多了。你知道我勾引过他好几次,他对我一点儿感觉都没,要不是因为我表哥,说不定我早就被他给丢到印尼去了,”华筝说,“他总是对我说,他心里有人,我觉得就是给他生儿子的那个女人。”

听着华筝这句话,没有任何来由的,宋予乔心里突然猛地一跳,心脏好像在一瞬间撞击到了嗓子眼。

“张梦琳不就是个小明星,张狂什么?不就凭着这一年裴斯承要照顾着她么,看她那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别想那么多了,先睡吧,”宋予乔安慰华筝,“贱人自有天收。”

“放心,我没那么沉不住气,”华筝说,“呵,到时候我让她话都说不出来。”

…………

跟裴氏的广告策划,不免还是会遇上裴斯承,想躲都躲不掉。

宋予乔将张梦琳拍好的一组写真照片奉命拿来给裴斯承过目,裴斯承低着头好像在忙些什么,一抬手说:“你挑两张直接去给企划部。”

这么相信她的眼光?

宋予乔可不觉得这是一件好事,但是很重要的贵客交代下来的任务,又不得不认真执行,就将张梦琳这一套写真看了三遍,选了三张照片:“裴总,您看可以吗?”

裴斯承没有抬头,右手依旧握笔在纸上写什么东西,只不过左手向前虚伸了一下。

宋予乔没有半分犹豫,直接就将裴斯承左手边的咖啡杯端了递到裴斯承手边。

裴斯承指尖轻触一阵瓷器的微凉,抬了抬头,“你怎么知道我要的是咖啡杯而不是你选的照片?”

宋予乔一时间有些窘了。

她看见裴斯承的动作,下意识地就是伸手地咖啡杯,还特意将左手的照片挪到右手方便给裴斯承端咖啡杯……

“对不起。”宋予乔将照片双手递上,“我不知道您是想要照……”

一句话还没说完,裴斯承已经单手端过咖啡杯放在唇边,向后靠在老板椅上,向后轻轻一滑,敲起了二郎腿:“你有什么错?我想端的就是咖啡杯,谢谢,宋助理,你真的对我一举一动十分了解。”

这是宋予乔第二次从裴斯承口中听到这种类似的话了,听到耳朵里有说不出的不舒服,好像在明里暗里指什么一样。

不过,裴斯承说话从来都是点到为止,留白让你想,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将宋予乔选出来的照片看了看,说:“就这两张吧。”他按下内线,“虞娜,你进来把照片样板拿过去给方经理。”

咚咚咚三声声响,虞娜开门进来,看见站在一边的宋予乔的时候眼光闪烁了一下,接过照片之后看了一眼,顿时觉得有些惊讶。

裴总什么时候喜欢这种妖艳的颜色了,他不是一向喜欢素色的么?

“裴总,风腾的袁鹏飞在外面等候很久了。”

裴斯承说:“说我不在。”

宋予乔:“……”

虞娜好像已经习惯了裴斯承这种任性总裁风格,说了一声“是”就退了出去,宋予乔在心底倒是对黎北和虞娜这两个为了裴斯承鞍前马后的两人,掬了一把同情泪。

索性,裴斯承对宋予乔她倒是没有了什么特别的要求,只是说让她明天一大早直接来裴氏,要一起去施工现场。

宋予乔出裴斯承的办公室,正好张梦琳进来了,声音特别娇滴滴的:“三少,你总算是有空了。”

裴斯承仍旧低着头,看不见脸上的表情,只不过宋予乔能听见,他从鼻子里嗯了一声出来。

张梦琳对上宋予乔的目光,笑的很是得意。

宋予乔直接一个表情都没有给她,这种就喜欢用下作手段的阴毒女人,跟徐婉莉一样,她都很是厌恶。

宋予乔经过前台旁边,按下电梯,听到不远处的一个男人正在大声说话。

“我就见裴总一面!我又不是洪水猛兽!怕什么啊!”

这男人一眼看过去膀大腰圆,嗓门真是大。

宋予乔看向这男人的同时,这男人也看向她,在这男人身边站着的正是刚刚从裴斯承办公室出来的虞娜,她顿时就知道了,这人就是刚刚裴斯承不见的那个什么袁鹏飞。

反正跟她没什么关系,宋予乔就只是向虞娜微微颔首,一条腿就跨上了电梯。

正好手机来了短信,她一边从包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一边按下了电梯的一楼,但是在看到手机屏幕上的短信内容,又急忙开了电梯门,匆匆忙忙向着裴斯承的办公室跑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