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41 确实很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裴昊昱洗过澡从楼梯上下来,就闻见了一股很好闻的香味,皱着鼻子狠劲儿闻了闻,哦,是鸡蛋面的香味。

小家伙扒着栏杆向下看,一眼看过去,裴斯承和宋予乔正在餐桌前面对面坐着,吃面。

不得不说,裴斯承会做面,让宋予乔吃了一惊,她以为裴斯承这种大家族里面的公子哥儿,必定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竟然会做面?想都不敢想。

裴昊昱迈着小短腿跑过来,蹭到宋予乔身边:“我也要吃面!”

裴斯承说:“没了。”

裴昊昱在心里腹诽,裴斯承肯定不是他亲爸爸,然后蹭着宋予乔的腿:“乔乔,我要吃你的!”

宋予乔将碗里大半都拨到裴昊昱的小碗里,看裴斯承的表情,笑了笑解释:“反正我也吃不完。”

隔了一会儿,裴斯承忽然出声:“宋助理,你是不是曾经去过加拿大?”

宋予乔说:“我母亲在加拿大,我在温哥华住过一段时间。”

裴昊昱原本正竖着耳朵听大人之间的对话,听见温哥华就亢奋了,小手一招:“我也住过温哥华!我和爸爸去年才回来。”

宋予乔有点惊讶,笑了笑:“好巧啊。”

裴斯承看了宋予乔一眼,意味深长地说:“嗯,确实很巧。”

吃面的时候,宋予乔脑子里飞快地转动着,在思考裴斯承今天到底是什么原因,所幸裴斯承只打了电话让助理过来把宋予乔安全送到家。

从华苑出来,宋予乔觉得心脏好像裹了一层保鲜膜,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不管是不是她的直觉提醒,裴斯承是一个危险的人,她下一次遇上绝对要绕道而行。

车子驶出华苑,从停车库旁的围栏后面走出来一前一后两个身影,一个人掂了掂手中的相机,说:“果真就是这个女人了吧。”

另外一个人说:“跟了裴三这么几天,应该就是她没错了。”

“那就只等找个时间把事情办了。”

“等袁经理通知吧,如果明面上能办成,那就不用做这种事儿了。”

…………

戴琳卡收到宋予乔的辞职信的时候,其实一点都不惊讶,惊讶的是她昨天下午终于知道了叶总夫人就是宋予乔的时候。

那个时候,如果面前有一台摄影机,一定会把她的丑态给拍摄下来的。

戴琳卡自称明察秋毫,但是身边隐藏着这么一尊大佛,自己竟然丝毫不知,作为上司,对这种有所欺瞒的事情,总归是心有芥蒂的,只不过以宋予乔的身份,又注定她不能动她分毫。

她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予乔,说真的,如果以前我收到你的辞职信,肯定会劝说你留下,或者是给你写一封推荐信去其他广告公司,但是现在,”她把辞职信往前推了推,“我做不了这个主了。”

“戴姐,我知道我有所隐瞒不对,但是我实在也是逼不得已,”宋予乔说,“我当时签的是三年的合同,还有三个月,违约金我会……”

“No,no,”戴琳卡比了一个打住的手势,“现在你的档案已经被总公司调走了,不再属于分公司,所以我没有权力决定你的去留。”

辞职信被戴琳卡重新递回到手里,宋予乔捏着打印纸的边缘,忽然感到一种浓浓的无力感。

叶泽南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戴琳卡注意到宋予乔脸上的空白,问:“你和叶总有什么问题,需要解决就说清楚,这样并不能解决问题。一会儿张梦琳要来签约广告代言,你接待一下。”

“戴姐……”

戴琳卡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她打了个手势打断宋予乔的话,“暂时先这样定吧,你去忙,我接个电话。”

…………

办公室隔间里,周海棠给宋予乔端了一杯蜂蜜茶:“没成功吧?我就知道,他们不可能放人的。”

宋予乔两手捧着蜂蜜茶,热乎乎的哈气蒙在镜片上。

她完全可以一走了之,反正一纸合同根本就圈不住她。

但是,她现在和叶泽南的关系还没有终结,她必须有一个可以静下来的时间来思考该怎么离婚,有一个可以缓冲的时期,也是好的,反正既然最后这一层窗户纸捅破了,戴琳卡不会再给她分派一些重活了。

虽然说周海棠这个神经粗线条的人对宋予乔的态度与往常无异,但是,在公司里,其他人看她的目光已经明显变了,有的变得敬畏,有的变得鄙夷,有的变得谄媚,身后多了一些很是明显的窃窃私语。

她去休息室里接了一杯咖啡,出来的时候有两个女同事正在说话,等宋予乔一经过,双双不约而同地闭上了嘴,目光移开。

周海棠看不过眼了,张嘴就跟这两个人吵了起来:“你这两个人怎么回事啊?”

宋予乔拉住了周海棠,摇了摇头。

她在这个公司里也只是一个过渡期,马上就要离开了,不必要让周海棠为了自己出头而受到排挤。

“予乔,别往心里去。”周海棠看宋予乔脸色不是太好。

宋予乔说:“我要是什么都往心里去,也就忍不到现在了。”

周海棠看着宋予乔那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她没有追问宋予乔,其他人口中说她的婚姻被自己的妹妹小三插足,而且还怀了孩子,是不是真的,这话的真实性就让它烂在心里吧。

………………

半个小时以后,张梦琳来了,比上一次在酒店里看到的还要娇艳,身后跟着两个助理,一个打太阳伞,一个拎包,一路走上来,有好几个男员工看的眼睛都直了。

张梦琳这种身材娇小娇艳欲滴的,才是容易让男人兽性大发的。

宋予乔将广告合约的内容给她讲解了一番,她坐在椅子上,托着腮,眼睛看着落地窗外,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不知道是不是在听,倒是身后的经纪人不时地就服装场地和时间提问。

但是,最后张梦琳还是没有一点异议地签下了名字。

重新戴上墨镜,张梦琳转过来,对正在收拾桌上资料的宋予乔说:“我们是不是在酒店里面遇见过?”

张梦琳问的隐晦,不过知情人自然都知道是在酒店里发生的捉奸那件事情。

宋予乔露出公式化的笑容,但是却没有说话。

“宋助理,华筝,就那个说要整死我的,是你闺蜜?”张梦琳娇俏的笑了一声,刚刚做过的头发往后面一甩,“麻烦你转告她,我等着她来整死我,一直都等着。”

宋予乔觉得张梦琳最后这一句话明显是话里有话,她觉得不是那么简单的,就拉着身边的周海棠问了一下。

周海棠难以置信地张大嘴:“不是吧!予乔你竟然不知道!你不是生活在真空里吧……”

从网上的微博搜出来一条扒皮的帖子,周海棠说:“喏,你看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