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言重了?严重了/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次,宋予乔尝到了裴昊昱亲手做的水果沙拉……放糖的。

而且,放多了,简直要甜掉牙,甜的嗓子有些难受。

不过对上小家伙一双诚挚的眼睛,宋予乔笑着说:“谢谢裴昊昱,很好吃。”

裴昊昱听到表扬心花怒放,又用勺子舀了一块菠萝:“乔乔你多吃点!”

裴斯承注意到宋予乔脸上一些细微的表情,走过来将裴昊昱抱着上了楼梯:“快去洗澡!难道你今天还要乔乔给你洗吗?都是男子汉了。”

裴昊昱的脸有点红,等到了二楼看不见宋予乔的地方,他才挣扎着从裴斯承身上跳了下来。

“爸爸,你就是羡慕我能跟乔乔亲近但是你不能,哼!”

裴斯承反手把裴昊昱往浴室里一丢,关上了门。

裴昊昱在浴室里面挠门:“爸爸,你这个大尾巴狼!”

裴斯承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顺便端了一杯柠檬茶,就看见宋予乔正在找水喝。

“这个没有放糖。”

宋予乔一愣。

她确实是不喜欢吃甜的东西,但是这个事情裴斯承是怎么知道的?碰巧了吧。

宋予乔接过柠檬茶在慢慢啜饮,看裴斯承趿拉着一双家居拖鞋,打开冰箱门拿出来一罐啤酒。

“你也想喝啤酒?”

宋予乔急忙把目光收回,摇了摇头,把柠檬茶放下来,“裴总,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今天的事情实在是抱歉,下午事情太多,我把开家长会的事情给忘了,实在对不起。”

宋予乔说着就是一个鞠躬,表达歉意。她上来坐,也主要就是想要向裴斯承解释一下下午的事情,现在在裴斯承的家里再待下去,也于情于理不合了,“那我先走了。”

裴斯承并没有出言阻止,只是静静地看着宋予乔拎着包匆匆向门口走去,只不过开了几下门都没有打开。

宋予乔看着上面已经设置的密码锁,终于还是放弃了,转过身来,“裴总,麻烦你……”

“予乔。”

宋予乔听见裴斯承叫她名字,立即僵住了。

“听说你是叶氏总裁夫人?”

宋予乔看着面前的密码锁,恨不得自己双眼是可以开锁的红外线,要不然找一个地缝钻进去也好,因为,她直觉觉得,裴斯承将要说的话,绝对不会委婉,绝对不会给她留一点面子。

果然。

裴斯承说:“予乔,是谁信誓旦旦地告诉我,她男朋友在澳大利亚,是异国恋的?”

从最开始见面时候的小宋,到小宋助理,到宋小姐,又到现在的予乔,真是完美的过渡无痕毫无压力。

裴斯承喝了一口冰镇啤酒,顿时觉得天都亮了。

宋予乔绝对没有这么好的兴致,大晚上的跟一个身价过亿的单身男人在这里讨论自己这三年以来失败的婚姻,索性就不说话,只等裴斯承什么时候松口把门打开。

但是,偏偏她的肚子咕咕叫了两声,在这样安静的环境里显得就特别突兀了。

宋予乔从早上吃了一顿饭,一整天都在被各种事情折磨着,除了两杯提神的咖啡,压根没有吃任何东西。

她脸庞红了红,抿了抿嘴唇,“对不起,裴……”

裴斯承微一蹙眉打断她的话:“饿了?”

没有等宋予乔回答,裴斯承已经站起身来,向厨房里走过去,“没有什么忌口的吧?”

宋予乔顿时觉得局促了,“裴总,不劳烦您了,我不饿。”

这句话说得太没有说服力了,宋予乔的肚子十分应景的又响了一下,裴斯承转过来看了宋予乔一眼,注意到她耳际的红晕,勾了勾唇角。

不过下一秒,裴斯承就注意到宋予乔脖子上丝巾露出来的皮肤,有些青紫,脸上的笑立即就消失了。

“诶,裴总……”

裴斯承已经压下宋予乔抬起的手臂,另外一只手解开了宋予乔的丝巾。

果然,白皙细腻的脖颈上,有着两道掐痕。

他的目光更加冰冷了,“这是谁做的?”

宋予乔抢过丝巾重新围上,低着头。

“叶泽南家暴你?”裴斯承的声音冷的像冰。

“没有,”宋予乔退开一步,“裴总您言重了。”

裴斯承也没有再说一句话,转身走向厨房。

言重?恐怕是严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