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36 十七岁那年的雨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予乔笑着向大家打招呼。

其他人也都笑了笑,寻思着到底是叫宋予乔和还是叫总裁夫人……

经过这些年的磨砺,宋予乔心理承受能力足够强大,才能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背后的窃窃私语声中,安然的坐在自己的办公桌格子间里,打开电脑敲打键盘写辞职信。

周海棠凑过来,压低声音问:“予乔,是真的啊?”

宋予乔当然知道周海棠问的是什么,自然而然回答:“是。”

“朋友三年了,”周海棠问,“你不准备跟我说点什么吗?”

宋予乔看了周海棠一眼,将打了一半的文档保存关掉,“到休息室来吧。”

这个小广告公司最人性化的地方就是有一个公共的休息室,里面提供一些下午茶,装饰的也足够优雅。

宋予乔走到最里面一张桌子坐下,转过头就看见周海棠端着两杯咖啡走过来。

周海棠对宋予乔来说,和华筝,和路路是没有区别的,只不过因为是同事,所以话题就多围绕在工作上了。

现在说出来以前的事情,也不是那么难以启齿,三年了,什么还能淡不了呢。

………………

高二。

那个时候,宋予乔的父母刚离了婚,她和姐姐被留在父亲身边,而母亲带着弟弟去了加拿大。宋予乔是转学生,成绩不好,班主任碍于宋予乔父亲乃至于宋家的脸面,就让成绩最好的叶泽南给她补习。

“你好,我是宋予乔。”初次见面,宋予乔十分恭谨。

而回答她的,却是叶泽南连眼皮都没有抬的漠视,他直接坐下来,目光就落在了她满是鲜红叉号的试卷上,好像万分不情愿地报了自己的名字:“叶泽南。”

其实,如果宋予乔换一个角度看,就可以看到叶泽南现在有些微红的耳根。

接下来两个月的补习里,叶泽南每每注意到宋予乔耳边碎发掉落下来,都有想要帮她挂在耳后的冲动。

叶泽南懒懒地靠在椅子上,胳膊搭在宋予乔椅子的靠背上,盯着她的修长脖颈,整个人都好像是一株沾着露水的野百合。

宋予乔已经习惯了和叶泽南这种相处模式,叶泽南不会主动给你讲,那她就做一个勤学好问的学生,“这道题用什么定律?”

叶泽南目不转睛地回答:“牛顿第二定律。”

宋予乔继续低头演算,因为觉得长发碍事,便在脑后扎了一个高辫,靠近脖颈处,留下一些不够长的碎发,绒绒的。

“我做好了,”宋予乔扭过头来,“你在看什么?”

叶泽南一不留神就说了出来:“看你。”

年少的心,真的是很容易悸动的,十七岁那年的雨季,真的朦胧了很多少年少女的心,其中有一对,就是宋予乔和叶泽南,偶尔双腿在课桌下面相碰,都会红了脸相视一笑,小指勾小指。

但是,一切源于十八岁那年,叶泽南父亲的空难,旁系支系树大根深的大家族,一下子翻了天,叶泽南和他的母亲孤儿寡母失了庇佑,被逐出家门,在外面的一个地下室里租房子住,条件太艰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