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24 我妈妈跟别的男人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宋予乔看着这裴昊昱一张萌萌哒脸,也实在是狠不下心来,就拉着她到了自己的休息室外,说:“你在这儿等一下,我进去拿一下东西就出来带你去医院。”

“不行!你要是万一跳窗户跑了怎么办?我也要进去!”

裴昊昱可不想在这里多呆一秒钟,万一一会儿被西西发现了,抱着他的脖子一阵乱啃怎么办,他必须要逃离这地方,眼前的这个漂亮姐姐看起来就很好骗。

没有办法,宋予乔只好把他安置在座椅上,再三叮嘱,休息室的门特意没有锁,怕他的家长来找,问:“你叫什么名字?”

“裴……”裴昊昱心想,肯定不能用大名啊,现在人心不古,虽然这个姐姐长得很是漂亮,“我叫裴小火。”

“你爸爸妈妈呢?”

裴昊昱晃了晃脑袋,将浴巾向上拉了拉裹住肥嘟嘟的肚子,“我爸爸就在隔壁房间,和两个叔叔打牌,我妈妈跟别的男人跑了。”

宋予乔:“……”

她进到小隔间里面冲澡,裴昊昱眼睛亮晶晶的,从背后拿出来手机,给爸爸发了一条短信:“老爸,西西走了没有?”

三秒钟以后,一条短信简单两个字:“没有。”

裴昊昱悲愤的握了握小拳头,“我明天早上跟你会合,你让黎北叔叔给我把衣服送过来,134号房。”

只不过这一次,他等了好久也没有裴斯承的回复短信,也没有人来给他送衣服,他裹着儿童的小浴巾,觉得这么衣冠不整在漂亮姐姐面前实在是不好,就钻进了被窝。

宋予乔洗了个战斗澡出来,看见裴昊昱已经歪倒在床上,好像是睡着了,十分安静地靠在枕头上。

她走过去,伸出手,“诶……”

“妈妈……”

裴昊昱翻了个身,喃喃了一声,宋予乔的手就顿在了半空中,从小孩子口中说出的这两个字,在她的心上狠狠地戳了一下,一阵生疼。

她咬紧了嘴唇,收回了手,把被子向上拉了拉,坐在床尾。

如果这一辈子,她真的没有自己的孩子,她会觉得她的人生是残缺不全的,但是现在,那一份不孕的报告,就已经告诉了她的一生完整不了。

手机嗡嗡嗡震动的声音响起,宋予乔注意到裴昊昱的枕头下有亮光,就轻轻地拿出来,是一个手机,屏幕上闪烁着“老爸”两个字。

宋予乔犹豫了一下,按下接通键,怕对方误会,抢先说:“您好,您是裴小火的爸爸吧?他现在在我这里。”

但是,话筒里没有声音。

宋予乔狐疑,将手机拿下来,看了看确实仍然还在通话中,便又询问了两声:“是小火爸爸么?”

…………

电话这头,裴斯承听见宋予乔的声音,发牌的手指顿了一下,若无其事地收回,捂着话筒,本想把手机递给黎北,一想宋予乔听到过黎北的声音,就转手递给了对座的顾青城。

“帮我接一个电话。”

黎北听见老板这话,简直就快要庆幸死了,抚着胸口,暗道:幸好不是我,幸好。

顾青城把手里的烟掐了,直接问:“你好。”

电话里宋予乔说:“您好,请问您是裴小火的爸爸是么?”

顾青城看向裴斯承,后者正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对他比了一个手势,顾青城顿时明白了,手机开了外放的扬声器,说:“嗯,我是。”

宋予乔把刚才的情况简单的描述了一下,并且表达了自己的歉意,愿意承担去医院的一切费用,最后说:“您现在方便么?您看是不是需要陪着他一起去医院看一下?”

裴斯承已经在纸上写下了一句话,几个人凑过去一看:我现在不方便,明天早上我会跟你联系。

不方便?男人不方便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几个大男人的目光都瞥向裴斯承。

“……”

按照裴斯承在纸上的指示,顾青城说完挂断电话,问:“就是她?”

李慕把儿子西西安顿在里面的一间卧室里睡下,反手关上门,“淼子是不是你上次说的那个宋什么乔的?”

“你见过?”

“嗯,见过一次,”薛淼说,“跟三哥挺有夫妻相的。”

夫妻相……

裴斯承勾起一抹笑来,他喜欢这个词。

“不是昊昱真墩着屁股了吧?”李慕是当了爸爸的人,关心的自然就不是大人而是孩子,“尾椎骨折了可严重了。”

不过也是李慕不了解裴昊昱,从来都只有他欺负别人,别人欺负不了他,坐个屁股蹲儿就弄折尾椎?呵呵,这种事情简直就是笑话了。

挂断电话,宋予乔给裴昊昱的这个“爸爸”的行为,直接打了个不及格。

怎么能有这么当爸爸的,儿子尾椎被墩了一下竟然还说“小孩子不能娇惯”,宋予乔总觉得心里不踏实,往窗前走了一圈又转回来,就看见裴昊昱睁了眼。

裴昊昱其实刚才就是装睡,听见了宋予乔跟顾叔叔之间的对话,觉得骗人可耻,就可怜兮兮地瞪大眼睛:“姐姐,其实我刚才是骗你的,我屁股没事儿。”

宋予乔:“……”

“不过现在,屁股好像真有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