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强吻/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予乔哭也哭过了,等裴斯承来的时候,就安静地抱着一个水杯,在沙发的角落里坐着,一动不动,完全看不出是喝醉了的样子。

裴斯承付了钱,转过来,正好看见宋予乔睁着一双有些迷离的眼睛看着他,挑了挑眉:“怎么?”

宋予乔说:“我见过你。”

“在哪里见过?”

宋予乔托着腮想了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不知道。”

裴斯承坐到宋予乔的身边,挑眉问:“不记得了?”

宋予乔又摇头,看向裴斯承的目光有些懵懂,盯着他看了许久。

在暧昧的灯光下,一个女人用这种目光一直盯着一个男人看,邀请的意味再明显不过。

裴斯承下身一紧,捏了一下宋予乔因为酒精醺的粉嫩的小脸,低头就含住了她的唇瓣,在她察觉到想要向后缩的时候,扣住了她的后脑勺,舌尖已经在唇齿间勾勒了一圈。

宋予乔的眼睛瞪的圆圆的,裴斯承一双黑眸里满是戏谑的笑意,这个女人,喝醉了跟以前一样傻。

裴斯承的助理黎北买了醒酒药回来,看见的就是这样限制级的画面。

唇齿间一阵缠绵过后,彼此的唇瓣上都沾上了一层亮晶晶的津液。

宋予乔脸色愈发的红润,她现在还是不清醒,却下意识的用手背擦了一下刚刚吻过的嘴唇。

裴斯承的眼眸忽然沉了一下,又强硬地吻上了宋予乔的唇,比刚才更用力,似乎是想揉碎了融入骨血。

黎北转过身,刚想要默默地退出去,听见身后裴斯承叫他:“黎助理。”

“是。”

裴斯承随手松了松领带,经过黎北身边,轻飘飘地留下一句:“扶着她上车。”

黎北看着仍然坐在沙发上的女人,心里抓狂:老板,要不要这么矜贵啊,不是刚刚强吻过么。

…………

一辆私家车平稳地行驶着,宋予乔的手机响了,她从包里拿出手机,看见叶泽南三个字,顿了一下才接通。

“你刚刚给我打电话……”

“谁给你打电话了啊?我在外面好好的,不就是不能生孩子么,我不要了!你我不要了,孩子我也不要了!妈的你给我滚!”

叶泽南从来都没有听到过宋予乔骂人,现下皱了皱眉,“你现在在哪?”

“我在哪你关心吗?凭什么你让我不动?!你是谁?你是我的谁?!”

宋予乔眼眶酸涩,喉咙里一阵酒精味儿串上来,呕了一声就弯腰吐了。

她确实是喝了不少酒,那些呕吐的脏东西顿时充斥了整个逼仄的车厢,就连前面开车的黎北都不禁摒住呼吸,将车窗摇下一条缝。

宋予乔就算是醉酒,在刚才接到叶泽南电话的时候,她也彻底崩溃了,一下子扑在裴斯承身上,忍不住嚎啕大哭。

在一夜之间,失去了婆婆的庇佑,失去了丈夫,也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

坐在前座的黎北从后视镜看见,差点把油门当刹车踩了,这女人是要作死的节奏啊!老板可是有洁癖的!不过,裴斯承的动作让他几乎惊掉了下巴。

裴斯承拍着宋予乔的背,直接用手背抹去她嘴角残留的脏东西,将她黏在脸上湿漉漉的发丝拨开。

“别哭了,丑死了。”

而在这期间,宋予乔没切断手机,手机那头的叶泽南隐约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顿时脑子里着了一团火,轰的一下炸开了。

原来,宋予乔真的有别的男人!

他抬手就把手机砸了出去,摔在墙面上四分五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