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用酒精麻痹痛苦/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深夜,宋予乔好像一个孤魂野鬼一样,一个人在马路上游荡着,有两个人迎面走过来的人看见了他,都吓的躲开了。

但是,宋予乔现在什么都不在乎。

她的内心绞痛,已经分不清到底是因为自己不会有自己的孩子,还是因为叶泽南的背叛。

沿着一条路一直走,前面是A大后面的学生街,现在这个时间点,商店都已经关门了,只剩下一家玻璃门还透着光的酒吧。

在大学后街上的酒吧,必定不会如社会的夜场上那么多牛鬼蛇神,里面一曲淡淡的钢琴曲,不像酒吧,倒像是咖啡厅。

宋予乔坐在在吧台旁边,问吧台小哥要了一瓶酒一支酒杯,然后一杯接着一杯的喝。

她看着酒液荡漾着光泽,目光专注,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已经彻底被酒精麻痹了。

其实,她的酒量只有一杯,只不过她喝了酒唯一好的就是不哭不闹不耍酒疯,静静地坐着,根本看不出来已经喝醉了。

吧台小哥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注意到她一动不动,就凑过去看了一眼,吓了一跳。

宋予乔脸上全都是泪。

“呃,小姐,用不用找人来接你?你是这里的学生吧?”

宋予乔眼神迷离,愣了一下神,才说:“接我?谁来接我,没人来接我……”

说着,她还自己打了个酒嗝。

“那你……”

“我现在心情特别好,我就想多喝了几杯,你知道不知道,我可是当时的校花,追我的男生可多了……挑来拣去,挑肥拣瘦,我选了叶泽南,我老公,那个时候对我可好了,但是后来……我休学……”宋予乔晃动着手里的酒杯,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但是嘴角却还带着傻傻的笑,“哦,不能是我老公,快要成了别人的老公了,婆婆嫌我不能生孩子,我以后都当不了妈妈了……”

吧台小哥说:“你喝醉了,打电话找个人来接你吧?”

宋予乔从包里拿出手机,“嗯,打电话……”

她翻着手机的通讯录,对着“叶泽南”的名字愣了半天神,才拨通了,只不过随着滴滴滴的声音,没有人接通。

酒吧小哥注意到她趴在吧台上一动不动,“小姐,你还能打电话吗?找人来接您吧?”

宋予乔盯着酒吧小哥已经幻化成三个重影,扳着手指,“找谁?找我老公,不行……他有个挺着肚子的小三,呵呵,真讽刺……找路路吧,不行,她还在澳洲……郑融,也不行……华筝……”

…………

华家主办的酒会。

虽然说是以慈善募捐为目的,但实际上,就是华筝为了邀请到裴斯承。

她喝了不少酒,然后腻在裴斯承身上,装头晕,她今天特意穿了一件旗袍式的礼服裙,还高开叉,就因为刚打听到裴斯承对旗袍女有所偏爱。

裴斯承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叫来一边的服务生:“扶着华小姐去休息室休息一下。”

“不用了!”华筝一跺脚,瞪大眼睛,“我……”总不能把辛勤营造的淑女形象毁于一旦,“我去趟洗手间。”

华筝刚刚去了洗手间,她放在卡座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裴斯承原本无意,不过眸光落在手机屏幕上闪烁的那个名字,嘴角向上一勾,便若无其事地接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