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自爆/苍龙至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郝无极自己不是炼丹师,但是身为武宗强者,对于炼丹师也是颇为了解,知道张宇不久前重创自己的那一记无影无形的攻击属于精神秘技。

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郝无极刚刚就一时大意,被螺旋刺所伤,再次见到从张宇眉心飞掠而出的几近实质的透明尖刺,顿时心头一紧,连忙以浑厚的灵魂力在自己的识海构筑起一道防御工事。

有了准备之下,螺旋刺的攻势顿时一滞,如泥牛入海,再也没有一点声息。

“轰!”

惊雷剑再次与郝无极的阴森鬼爪重重的撞击在一起,顿时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一道道可怕的能量涟漪,飞快的扩散开来,使得空间都仿佛出现了扭曲!

“咔嚓!”

一声骨骼断裂之音传来,张宇那以地煞拳阻挡郝无极锋利鬼爪的左臂应声而断,无力的耷拉下来。

“呼呼,小畜生,我承认你那一招很强,不过你可还能施展第三次!现在只怕你已经油尽灯枯,连举剑的力气都没有了吧。”披头散发的郝无极缓缓抬起头,双目如同阴厉的毒蛇般盯着拄剑而立张宇,缓缓的道。

“若是不能,那你就没有以后了!”

郝无极缓缓的抬起手掌,遥遥的对着张宇,掌心间,再度有着恐怖的灵力飞快的凝聚。

张宇眼神阴沉的望着郝无极,刚才那番攻击,自己已经倾尽全力,没想到还是没能将郝无极击败,他与郝无极之间的实力,毕竟还是相差太多。

深吸一口气,张宇突然望向郝无极不远处的尸傀,略做挣扎,眼底闪过不舍之色。

“尸傀,给我爆!”

张宇怒喝一声,尸傀猛然窜到郝无极的身旁,右臂紧紧地搂着郝无极,霎那间身体骤然膨胀起来。

“轰隆!”

天地之间,此刻仿佛只剩下这一种声音,而后,一股无法形容的能量风暴陡然席卷开来,波及范围越来越广,最终向着数里之外正在观望的郝家强者袭去。

郝无极身为武宗强者,在郝家其他人的眼中近乎于神。在见到郝无极亲自出手的那一刻,所有人的心中都将张宇当做跳梁小丑般,顷刻间便可拿下。

任谁也没想到,张宇竟然凭借一己之力与郝无极战斗许久,不仅如此,更让人惊掉下巴的是还将郝无极打伤!

此刻以灵石精魄为核心能源的尸傀自爆,威力不下于中级武宗强者的全力一击,毕竟,灵石精魄那可是阴阳境强者都视若珍宝的东西。

肆虐的能量风暴不仅将周围的一切爆成粉末,更有一些郝家打倒霉鬼被直接震飞,鲜血狂喷。

而张宇在下达最后命令的霎那,就趁着以生机转化的灵力还未消散,也不再辨别方向,拼了命的遁逃而去。

“凝!”

处在风暴中间的郝无极大喝一声,整片空间猛地寂静下来,连同那扩散的风暴也是彻底的凝固下来,最终在所有人骇然的目光中缓缓消散。

“噗嗤!”

虽然成功的将尸傀自爆压制下去,但是郝无极那凌空而立的身躯也是轰然坠落,最后,一口鲜血猛地从其嘴中喷出,狼狈不堪的砸在了地上。

“老祖负伤摔下来了!”

“快去看看老祖有没有事……”

郝无极的坠落,顿时引起了郝家诸人的骚乱,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朝着郝无极扑去,生恐落人之后。

“混蛋,你们这群废物不去追杀张宇,都跑到我这干什么,老子还没死呢!”

见到张宇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郝无极顿时气得暴跳如雷,双眼变得赤红,如同遇见有着杀父之仇,夺妻之恨的生死大敌一般。

如今自己亲自出马,还被张宇跑掉的话,回到落日城必将被人当做茶余饭后的笑料,一想到这里,郝无极就有一种想死的冲动。

“妈的,赶紧给我去追,张宇那小子离死不远了,现在根本就没什么威胁可言,不过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全都给我分散开去找!”此时的郝无极脸色阴寒的犹如要是噬人一般,极为的可怕。

见到此时那处于暴怒之中,即将失去理智的郝无极,郝家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一个个战战兢兢的朝着四面八方急速掠去,此时,离开才是最佳的选择啊!

一场惊世之战,终于伴随着张宇的落荒而逃而逐渐落幕,今日过后,张宇之名,必将彻底的震撼整个落日城,以一人之力,抗衡整个郝家围捕大军,不禁重创武宗强者郝无极,还顺利突围而去,这等荣耀,足以让张宇被万人瞩目。

……

在郝家众人还在漫无目的的搜寻张宇的时候,他早就已经拼了命,一口气逃出近百里的距离,一座陌生的小城镇已经遥遥在望。一路上不知道狂喷多少血液,此时他的情况,已经糟糕到极点。

看着不远处微弱的火光,张宇再也忍不住,两眼一黑,摔倒在了地上。

……

“嘶!”

不知道过了多久,张宇终于再次睁开了双眼,翻滚间扯动了伤口,使得张宇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张宇瞬间警觉起来。

“小哥,你醒了?”突然,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然后,张宇便见到一个消瘦的身影来到了自己身旁,一双黑不溜秋,布满老茧的手捧着一只边沿有些破碎的搪瓷碗,递到了自己的脸前。

“喝点粥吧,你都昏迷三天了,现在一定饿了吧!”

闻言,张宇费力的抬了抬头,往碗中看去,诺大的一个碗中,几乎净是白水,只有碗底象征性的沉着几粒米粒,如果这都能称为粥,实在有些勉强了。

“你是谁?”由于身受重伤,张宇对于这个陌生环境充满着警惕,双手支地,瞪大了眼睛问道。

“哦,你问我?我叫小九,反正这里的人都这么叫我,我爹娘死得早,真名我早就忘了。你不知道,是我外出的时候发现你躺在路边,还是我央求着三哥把你从远处搬回来的。”

“当时三哥一口咬定你死定了,我就说你一定能活下来,现在你醒了,三哥肯定会大吃一惊的,看来还是我小九聪明啊。”自称为小九的人一脸热忱的说道,脏兮兮的脸庞上挂着的笑容,让人不禁心头一暖。

听到这里,张宇紧绷的身体才放松下来,再次仔细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应该是一座废弃的寺庙,从正堂破碎的神像和墙角密布的蜘蛛网不难发现,这里应该荒废很长时间了。

“咕噜噜”

就在这时,放松下来的张宇的肚子极不争气的叫唤了几声,仿佛在表达着对张宇将自己弃之不理三天的抗议。

“那个,小九,有没有别的吃的,这个粥,也太稀了点……”张宇用手指了指身边搪瓷碗中被小九成为粥的东西,有些尴尬的说道。

如果真的只是找些吃食,张宇自己的储物戒之中也储备了不少,关键是张宇刚才发现自己丹田灵力枯竭,灵魂力衰弱不堪,连储物戒都无法打开了。

内视一番之后,张宇发现自己不仅丹田之中灵力枯竭,灵魂力也近乎耗尽,全身经脉乱作一团,左臂骨折,肋骨断裂,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

无奈之下,只能先向小九求助,希望能安抚一下忍饥挨饿的肚子。

“啊?我们每天就是吃的这个,你如果嫌不够,我这里还有半块饼,你都拿去吧。”蓬头垢面的小九不好意思的说道,黝黑的脸上也泛起一抹不自然,但还是极为珍重的从怀里掏出半块已经有些干硬的饼子,递给了张宇。

看着小九那干瘦身躯和稀的清澈见底的粥水,张宇也是感到阵阵鼻子发酸,他似乎明白了小九为什么看起来十七八岁才仅仅练气二层,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饼还是你自己留着吧,我就喝粥就行。”张宇将小九的手往他的怀里一推,拒绝道

虽然身为世家子弟,张宇从小吃穿不愁,衣食无忧,但是因为小时候不能修炼,苦闷的时候一个人也经常偷跑出去和那些街巷间乞食的人厮混,在那里,他才能得到心中渴望的尊敬。

看着小九住在这么破烂的地方,吃这么糙的饭食,那近乎尘封的记忆再次涌上心头,小九,是一名乞丐!

“没事,你吃吧,等我几位哥哥回来还会带来更多好吃的东西呢!”小九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脸笑意道。

“大哥说过,咱们丐帮的弟子就应该互相帮助,在外面受欺负,在家里一定要友爱,你肯定也是被那些可恶的的地痞无赖给打的吧,我们以前就因为交不起保护费被他们打过呢。”

“我…嗯,没错。”张宇没想到自己竟然也被当做乞丐来看待,心中顿时一阵无语,但是再一看自己一副衣衫褴褛,披头散发的样子,在加上身上已经干硬的血迹和脸上沾染的灰尘,还真有一副乞丐的模样,也就承认了下来。

而且,这样还能遮掩自己的身份,以现在他的实力,碰到任何一个郝家人都是死路一条,还不如先待在这里,将伤势养个七七八八再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