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九十三章 泣血残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嘭!”

郝无极手中打出一道血红色的手印,一击将张宇逼退,回转身形,体内灵力再次爆涌而出,顿时,其周身散发一股可怕的能量波动,一道道如涟漪般的波纹,悄然扩散开来。

“血影波!”

那一圈圈奇异的波纹,其内除了蕴含着极为可怕的灵力之外,还隐藏着十分恐怖的浓郁煞气,那全是郝无极在登顶武宗之路时以无数鲜血积累起来的。

此刻,道道波纹以郝无极为中心,向着四周急速的扩散开来,接触到任何的东西都会在瞬间爆炸起来,每一道波纹爆炸产生的可怕能量,就算是一般的初级武尊都要触之色变。

“轰,轰,轰,轰……”

一声声的爆炸声接连在尸傀与张宇身边炸响,尸傀还好一些,它本就是以阴阳境强者的躯体为主材炼制而成的无意识傀儡,除了能量爆炸造成的伤痕外,那乱人心智的可怕煞气根本就对它没有一点用处。

但是,张宇此刻却被这一招群攻性质的武技所缠的焦头烂额,以雄浑的灵力在体表形成的厚实灵力护甲已被炸的坑坑洼洼,支离破碎。

“地煞拳!”

对于那恐怖无比的煞气侵扰,张宇只得以毒攻毒,同样使出自己熔炼阴阳境强者陨落之时产生的冤魂煞气修炼成功的地煞拳。

张宇瞬间在自己的体表形成了一层薄薄的煞气皮膜,这才终于是抵挡住血影波对自己的侵袭,在一点点的适应郝无极的煞气波纹之后,张宇凭借着地煞拳同性相吸的道理,开始一点点的将充斥天地之间的煞气一点点的蚕食,壮大己身!

郝无极的这些煞气的积累,凭的是日积月累,不知道花费了他多少功夫,每一点都是他的心血结晶,他可没有张宇这么好运能在陨龙秘境之中碰到阴阳境强者陨落后,机缘巧合下形成的冤魂煞气,更没有能将其净化吸收炼化的造化玉碟。

以往对敌的时候,突然打出这招,几乎无往不利,就算是同阶的武宗高手也颇为的忌惮,谁知今天在张宇这里竟然遇到了克星,不仅没有将张宇神智祸乱,反而促进了张宇地煞拳的进阶。

真可谓是偷鸡不成蚀把米,郝无极顿时暴跳如雷!

郝无极慌忙的将释放出去的煞气尽数收归体内,如守财奴般一脸戒备的望着张宇,此刻的他感觉自己心都在滴血。

突然,张宇双掌连连结出数个奇异的手印,对着虚空连点而去,而后,奇异的一幕出现了,空间仿佛被软化了一般,被手指点到的部位就会如溅入石子的水潭,荡起阵阵涟漪。

“镜花水月!”

惊天的能量波动从张宇的掌心如潮水般涌出,然后身形一动,便是出现在了郝无极的身前,凌厉的掌风顺势而上,对着郝无极狠狠的逼去。

“噗嗤!”

正被尸傀纠缠的郝无极身形斗转,一股极为阴森的拳风便是陡然而至,对着张宇的双掌爆射而出。

“轰!”

可怕的尽力如潮水般的涌来,张宇俊俏的脸庞顿时浮现一抹苍白,旋即一口鲜血终于是忍不住喷了出来,身形也是接连倒退了数丈之远。

“小畜生,想要偷袭老夫,你还嫩了点!”郝无极冲着张宇冷冷一笑,讥笑道。

擦了擦嘴角沾染的血迹,张宇脸色也是逐渐变得阴寒,冷冷的望着几乎难以撼动的郝无极,也不再说话,默默的积攒着力量。

“咔嚓!”

突然,一声骨骼断裂的声音想起,张宇猛地抬头,便是骇然的发现尸傀的右臂被郝无极生生的折断,面对独臂的尸傀,郝无极凶威更甚!

本来尸傀就不是郝无极的对手,这下成了残废,更是被逼的连连败退,身上伤痕累累,离报废已经不远了。

“看来,必须拼命了,要不然等到尸傀被郝无极老狗击杀,到时候想要拼命也为时晚矣。”看着一脸狰狞之色的郝无极,墨尘沉声道。

“嗯,置之死地而后生,只有拼了!”张宇眼中也是闪过一道疯狂之色,咬紧牙关道。

说完,体内的灵力急速涌动,施展出移行幻影,向着郝无极急速掠去。

看着那悍不畏死,赤红着双眼向自己攻击而来的张宇,郝无极眼底也是杀意涌动,腾出左手,等待着张宇的到来。

“小宇,尽你最大的能力,把灵魂之力全部转嫁给我,咱们等会趁郝无极大意之下,先以螺旋刺混乱他的心神,接着就使出惊雷剑诀中的禁招——泣血残阳!争取最大程度的重创郝无极,制造机会,准备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好!”

张宇全身灵力急速涌动,右手执惊雷剑,左拳施展地煞拳,脚踏移行幻影,化为闪电,笔直的向着郝无极掠去。

“你真是找死!”看着那不闪不避,直面自己的张宇,郝无极面色森然的吼道。

如果张宇采取游斗的方式骚扰自己,还能给他造成一些麻烦,现在竟然敢和自己正面交锋,对郝无极来说可谓正中下怀!这般举动,落在郝无极的眼中与找死无异。

郝无极掌心朝地,蜷缩成半弧状,犹如精钢锻造的兽爪般,手臂一震,锋利的手爪便是带起一股阴冷的寒芒,对着张宇的胸膛划去。

“撕拉!”

面对着如此可怕的一击,张宇竟然几乎没有做出任何闪避的动作,任由那可怕鬼爪将自己的衣衫撕裂,继而将其胸膛划出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顿时使得郝无极一阵惊愕。

“想死,也不用这么着急吧!”郝无极心底暗暗的奇怪着,看着几乎贴近自己的张宇道。

“螺旋刺!”

墨尘爆喝一声,几乎在同时,属于张宇的磅礴灵魂力就尽数被墨尘所吸收,一个几乎有婴儿手臂粗细宛如实质的透明尖刺猛地从张宇额尖蹿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轰向了郝无极。

在以前拼尽全力,张宇也只能发出拇指粗细的螺旋刺,这次融合墨尘的灵魂之力,双雄合璧,发挥出的实力远胜以往,仅从那超越以往数倍大小的可怕能量尖刺就可看出,这一击,有威胁武宗的实力!

对于张宇,郝无极虽然嘴上极尽轻视之言,但是心中却颇为重视,不说其他,单单以一己之力,灭杀两大武尊高手就可看出其非同一般。

所以面对张宇这般近乎自残的行为,郝无极在诧异的同时,也是不自觉的长了个心眼,所谓反常必有妖,张宇这种身经百战,心思缜密的少年骄子,是不会鸡蛋碰石头,自取灭亡的,一定有着他所不知道的隐情。

在张宇暴喝出声的同时,郝无极顷刻间汗毛乍起,心中陡然闪过一抹惊悸,一股强烈的危机感,蓦然间在其心底涌现。

“不好!”

看着那已经贴近鼻尖,蕴含着可怖灵魂力的透明尖刺,郝无极脸色骤变,瞳孔猛的放大,而其身体,也是猛地蹬地,就欲凌空而起。

“哼!晚了!”

望着那发现自己的意图,准备逃离的郝无极,张宇森然一笑,冷冷的说道,衬托着那嘴角的鲜血,与血肉模糊的胸膛,显得是那么的狰狞。

由于为了取得最大的成效,张宇故意拼着受伤来接近郝无极,在如此近的距离下,即使被郝无极发现自己的攻击也已经为时已晚。

随着张宇的声音落下,那透明的灵魂尖刺,已经留下一道淡淡的残影,没入郝无极的识海,随着螺旋刺额消失,郝无极那紧绷的身体也是诡异的突然陷入迟钝之中。

“泣血残阳!”

张宇眼见自己的一击奏效,使得郝无极的识海陷入了混乱之中,眼中精芒一闪,那身体中狂暴的能量奔涌而出,浩浩荡荡的汇聚进入惊雷剑之中。

剑光璀璨,张宇扬天一笑,一股滚烫的战意,油然而生,试问天大地大,但是又有谁敢以大武师之身对战武宗,恐怕仅仅武宗散发出来的那铺天盖地的可怕威势就以让人绝望。

此刻,张宇再次使出了惊雷剑诀之中的禁忌招式——泣血残阳,体内勃勃生机尽数化为精纯的能量涌入惊雷剑,肉眼可见张宇的神色苍老起来,皮肤皱褶,布满皱纹,黑丝如沾染白霜,泛起淡淡银光,身体也变得异常消瘦,原本合身的衣服松垮垮的耷拉下来,显得肥大无比!

狂笑声中,璀璨到极点的剑光竟然开始内敛,在那一瞬间,急速收回,竟然全数回归到惊雷剑的剑尖之上,一股宛如液体般的银色能量,在剑尖之上流淌开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