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赤焰金角猊/苍龙至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待张宇做出回应,一股炙热的劲风向着他呼啸而来,张宇此刻展现出了极为恐怖的反应能力,只见其身体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倾斜开来,身体扭曲成一个诡异的弧度,险之又险的避开了要害部位。

即使如此,他的左肩还是被那可怕的劲气擦过,一股火辣辣的灼烧之感自伤口处出传来,疼得张宇嘴角一咧。

躲避开这道攻击,张宇身体一转,身体急速向后退去,望着急速逼近的可怕气息,表情变得阴沉下来

“妈的,怕什么来什么!”张宇不禁谩骂出口。

在张宇的注视下,一只身形赤红,全身布满红色的鳞片,头生金色独角的庞大妖兽出现在他前方不远的地方。

此妖兽脖颈处有着长长的鬃毛,脸似雄狮,四肢粗大。一张微张的大嘴微微咧开,露出其内那惨白的利齿,甚是瘆人,一双猩红的铜铃大眼,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赤焰金角猊!”

张宇双眼满含忌惮之色的紧紧盯着眼前的不速之客,感应着其散发出的阵阵可怕气息,张宇发现其郝然是现在的自己最不想遇到的三只五级妖兽之一,赤焰金角猊!五级妖兽已经完全开启灵智,加上其存在的漫长岁月,心智比起万物之灵的人类也毫不逊色,可谓是老奸巨猾。

张宇到不是害怕,因为现在闷声发大财才是真理,在这种外敌环伺的地方,与妖兽发生冲突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就在张宇的目光紧紧盯着这突然出现的恐怖妖兽之时,后者也是满脸凶狠的望着他,就在双方对峙了片刻之后,赤焰金角猊眼中猛然凶光大盛,发出一声刺耳的吼叫之后,然后尾巴一甩,锋利的兽爪撕裂空气,笔直的向着张宇狠狠的划去。

“该死!”望着那猛然发动攻击的赤焰金角猊,张宇低喝一声,眼瞳中也是散发出阵阵寒光,身体一动,体内的灵力如决堤的洪水般爆涌而出,尽数灌注进手中的惊雷剑之内,手臂闪电般抬起,携带者一股势不可挡的气息狠狠的迎上了那只利爪。

“叮”

两者猛地撞击在一起,发出一声金铁交击之音,四散的余波将周围残存的建筑尽数击毁,坚实的地面都仿佛龟裂的大地一样,出现一道道的裂缝,扬起厚厚的粉末灰尘。

一击之后,张宇与赤焰金角猊都被反震之力生生震退数米,双脚在地上划过一道深深的痕迹。

一击未能击杀张宇,显然出乎赤焰金角猊的预料,只见它蹄爪轻敲地面,一双赤红的双眼微咪,身上气息骤然升腾起来,然后张开血盆大口,犹如火球般,对着张宇暴掠而去。

看着赤焰金角猊如此不依不饶的纠缠,张宇心中也是涌现一抹杀意,紧紧握住手中的惊雷剑,化为一道鬼魅般的身影,狠狠的刺向赤焰金角猊,锋利的剑芒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的森冷。

长剑划破空气,犹如一抹银色闪电,狠狠的对着身前不动如山的赤焰金角猊劈砍而下,那股劲道之强,仿佛连空间都被破开,低沉的音爆声,沉闷而汹涌。

赤焰金角猊见到张宇竟然发出如此凶猛的攻势,眼神也是有所波动,开始重视起眼前渺小的人类。

只见它右爪微弯,形成半圆形如鹰爪般,在长剑剑尖即将刺进它的身体的前一刻,极为精准的拍在剑身上,顿时,一股强悍的劲力爆涌而出,将惊雷剑拍得偏离了原来的轨道,使张宇极具破坏力的一击无功而返。

长剑的攻势受阻,张宇的气息也是出现短暂的停滞,而阴狠毒辣的赤焰金角猊竟然不差分毫的抓住了这极难发现的破绽,尾巴犹如软鞭,啪的一声抽打在了张宇的身上。

饶是张宇的肉身经过了初期淬炼堪比三级妖兽,仍旧被一鞭打的皮开肉绽,鲜血直流。张宇眼底也是划过一抹狠意,瞬间做出反应,体内雄浑的灵力急速凝聚,不顾身上的伤势,手中长剑电射而出,巧妙的划过兽爪的空档,噗的一声,刺在了赤焰金角猊的腹部,然后一个转身,身体急速而退。

“吼!”

一人一兽电光火石之间就已经交手数次,谁也没有占得太大便宜。赤焰金角猊见此狂怒一声,竟然停住了脚步。

“渺小的人类,吾承认你还算远有几分实力,但是如果继续交手你还是只有死路一条,只要你将刚刚搜刮的那些丹药统统交出来,本王今日就放你一马。”停止攻击的赤焰金角猊竟然口出人言,对着张宇如是道,眼底一抹怨毒之色一闪即逝。

对于面前妖兽口吐人言,张宇心底并没有太过惊讶,五级妖兽已经化去横骨,自然能够与人正常交流,如果能够晋阶君级妖兽,度过雷劫更是能够化为人形,与常人无异。

“哼,到嘴边的肉,想让我吐出来,门都没有,来吧,让我瞧瞧你到底有什么本事!”对于赤焰金角猊的话,张宇根本就是视若未闻,冷哼一声,右脚狠狠的一跺,顿时,脚底坚硬的地板瞬间被崩碎成极为细小的碎片。

此妖兽一看就是属于那种凶狠残暴的角色,所以张宇对于它的提议根本就是嗤之以鼻,张宇明白,一旦自己做出退让将丹药交出,恐怕就要面对它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了。妖兽最是记仇,张宇出手将它击伤,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了。

张宇深吸了一口气,他心中清楚,在此地与赤焰金角猊的决斗必须速战速决,时间约拖得久,对自己越不利。赤焰金角猊不仅体内的灵力浑厚程度远超自己,还有可能会召集大批的低级妖兽手下。所以要想笑到最后,就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取得最大的攻击效果。

“无知的人类,你竟然敢于触犯吾之威严,就必须以你的鲜血来洗刷你的罪恶。”

“畜生还有威严,真是可笑。”张宇为了激怒赤焰金角猊,好让它在失去理智后露出破绽,故意讥笑道。

赤焰金角猊听到张宇竟然如此藐视自己,顷刻间怒火冲天,只见腾地一下,一层火焰迅速在它的身上蔓延开来,它大口一阵鼓荡,竟然喷射出一只磨盘大小的火球,燃烧着炽热的火焰,宛如炮弹般,对着张宇暴掠而去。

张宇见状,手中长剑猛地加速,一道惊天剑芒一斩而下,将那火球瞬间劈为两半,与此同时,长剑未做停留,带着一股尖锐的破风声响,留下道道幻影,斩向了赤焰金角猊。心底在飞快的模拟着攻击的整个过程,想要洞察赤焰金角猊的每一个弱点。

突然,受创的赤焰金角猊那头顶的尖角,释放出一道道金色波纹,那些波纹所过之处,一切尽毁,整个宫殿都剧烈的晃动起来。张宇见状,惊雷剑的舞动频率骤然激增,在他的身前形成了一道以剑芒组成的白色光盾。

砰地一声,金色波纹撞击在白色光遁之上,胶着在一起,但是最终剑芒光盾还是被轰成了碎片,经过削弱许多的金色波纹在洞穿张宇的皮肤之后,终于裂解消散。

“好强大!”

张宇见到赤焰金角猊陡然展露的凶威,也是悚然色变。

“赤焰金角猊的金角攻击强悍,但是却不能连续攻击,它全身唯一的弱点就是那个金角,每次攻击过后充能的瞬间是金角根部防御最为脆弱的时候,你只要把握住机会,就能取得最后的胜利。”墨尘的话有如及时雨般,瞬间解了张宇的燃眉之急。

“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古人诚不欺我!”张宇心底暗暗道。

知道了赤焰金角猊的弱点,张宇下手就有针对性了,接下来的攻击中,他对于赤焰金角猊的独角颇为照顾,数次将剑刺中了金角的末端,疼的它嗷嗷直叫。

“卑微的存在,你已成功的激怒了我,给我去死!”赤焰金角猊巨大的蹄足猛地抬起,向着张宇的身上拍去,猝不及防之下张宇只能将惊雷剑挡在了身前,巨大的冲击透过惊雷剑的阻隔仍旧重重的轰击在张宇的身上。

“噗”张宇胸口一阵汹涌,终于没有忍住,一口逆血喷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