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残魂/苍龙至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三十五章 残魂

再三确认之后,张宇发现石棺之内确实空空如也。

不信邪的张宇以为还有什么幻阵存在,特意用手摸来摸去了好几遍,最后终于肯定,除了中间的凹槽,石棺中确实什么也没有!

“唉,这他么是玩我呢吧!”

见到最终是这种结果,张宇不由得地骂了一声,费尽心机辛辛苦苦到达最终的宝藏之地,结果确连根毛都没捞到,这和前面的大丰收想比,简直就是两个极端。

冷静了一会之后,张宇也认清了事实,既然天意如此,自己又能如何?收拾了心情,张宇已经打算带着小黑离开了,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了些什么。

不甘心的再次来到石棺前,仔细的审视了一番,就在眼光触碰到那处凹槽的一霎那,张宇明白过来为什么总有种熟悉之感了。

心神一动,从造化玉碟中取出了当日在坊市偶然获得的那枚用灵石精魄打造而成的小巧令牌。拿在手中,仔细的端详着。

“没错,这令牌的模样不正好吻合石棺中的那处凹槽!”

张宇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峰回路转,有了转机。现在想来,这枚令牌一定就是开启最终之地的秘密所在。

“哈哈,看来老天还是待我不薄啊。如果没有这枚令牌,就算别人洞悉了石棺的奥妙,也是瞎子点灯白费蜡!现在就让我看看到底有什么惊喜在等着我吧。”

张宇将令牌小心翼翼的放置进凹槽,微微用力,只听“咔”的一声,竟然在石室的门口再次显现出一扇门。

“这么隐蔽?谁能想得到。现在还是被我捷足先登,小黑,咱们一起进去看看。”

怀着激动的心情,张宇带着小黑进入了石门。

“咔”

张宇刚刚进入,石门就重新关闭起来,不漏一丝痕迹。

望着前方正襟危坐在前方黑色大椅上的人影,张宇心中不禁闪过一丝忐忑。环视四周,张宇发现这里应该是一个类似书房的地方。左边是一排排的书架,由于长时间没有人打扫,上面已经布满了灰尘。右边则是一套桌椅,在桌子上还有着茶具等一些东西。

看得出,墓葬主人已经死去很久了,就连尸体都已经只剩下一副白骨套在被腐蚀的破烂不堪的衣服中。

走进几步,张宇神色间露出几分尊敬,微微躬身,又是三拜。

“前辈仙陨,晚辈偶然间进的此处,有打扰的地方还请您恕罪。这次受您恩惠良多,无以为报,只待我出去之日为您收敛尸身,入土为安。”

张宇恭敬的说道,好像面对一位长辈一样。他本来就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有恩必还,有仇必报。今天在墓葬主人这里已经受益匪浅,虽然是其无意为之,但张宇内心还是满怀感激的。

张宇上前,拂袖间将座椅上的白骨收进了储物戒之中,然后就开始准备四处找找看有什么宝贝没有。

“嘿嘿,小娃娃还算不错!”

就在这时,一声苍老的怪笑声,忽然穿进了张宇的耳朵。

张宇脸色一变,豁然转身,锐利的目光向着身后一阵审视,但是却未曾发现半个人影。

“嘿嘿,别找了,我不出来,就算到死,你也发现不了我。”

就在张宇以为是错觉的时候,苍老的声音再次突兀的传了出来。

“行了,看在你还尊敬老人家的份上不吓唬你了,我在这呢。”

循着声音望去,只见原本空无一物的黑色大椅上,一点点白芒凝聚,最终幻化成一个虚幻的苍老人影,笑呵呵的看着张宇。

“你是谁?”

见到这突然出现的身影,张宇神情凝重的问道。

“哈哈,在我的洞府中呆着,你还问我是谁。”只听苍老人影有些戏虐的说道。

听到面前的老者这样回答,张宇心中顿时一紧,拔出惊雷剑,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

看到张宇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苍老人影脸上的笑意更深。

“小家伙,不要紧张,老夫现在只是一具魂魄而已,对你可没有什么威胁。”

听到老者这么说,张宇紧绷的身体才稍有放松,但是眼中的戒备之色却不减反增。毕竟一个本应该死了不知多少年的高手突然冒出来一具魂魄,除了没有躯壳,与真人无异。就算只有魂魄,也必须小心对待。

“不知道前辈有何指教,没有的话晚辈家里有事,就先离开了。”张宇此时已经顾不得什么宝藏了,还是小命要紧,只想着早点脱身离开。

“呵呵,老夫有这么可怕?本想送你一场机缘造化,现在看来是没办法实现了。既然如此,你就走吧。”

听到老者这么说话,张宇如蒙大赦,抬起脚就准备飞速离开。

“可怜老夫的一手难得的炼丹术就这么失传了,可悲可悲啊!”

就在这时,张宇耳边突然再一次响起老者的声音,闻言,张宇的本要迈出的步子一收,停了下来。

“老人家,您是炼丹师?”张宇舔了舔嘴唇,声音已经不自觉的带了几分客气。

毕竟在苍龙大陆,炼丹师可是如大熊猫一般的国宝级物种。在任何势力,炼丹师都是抢手的存在。如果你是炼丹师的话,只用安安静静的待在家中,就会有无数的势力向你伸出橄榄枝,待遇之丰厚,可想而知。

“没错,老夫自恃还是略有几分实力的。”老者虽然声音平静,但其中的傲然之意还是表露无遗。

听到老者承认自己真的是炼丹师,张宇哪还有半点轻视,想想当日在炼丹师公会的时候,韦黎一个小小的一品炼丹师都快鼻子顶上天了,自己面前的老者,身为武尊境的强者,起码也要是四五品炼丹师才对,怪不得墓葬之主这么富有。

“那个,听您刚才的话,您是打算教我如何成为炼丹师吗?”张宇声音忐忑的问道。

望着张宇那还稍显稚嫩的小脸,老者嘿嘿一笑,胸膛微微的挺了起来,声音中也透出一股自傲:“本来是有这个打算的,但是既然某人对我如避瘟神,那还是算了。”

“别呀,您老大人不记小人过,刚才我那不是没弄清楚情况吗,要不然哪敢那样对你,有您教我,那还不是名师出高徒。”张宇赶忙上前一步,拍马屁道。

实在是炼丹师的身份太重要了,自己有了它,就可以加入任何势力,等到羽翼丰满的那一天就可以报的血海深仇了。

“你真的想学吗?”老者脸一板问道。

“学,必须学啊,求您老教我。”张宇头像小鸡啄米一样,连点不已。

“那还不拜师,不拜师难道就想让老头我倾囊相授?”老者声音有些不耐的说道。

张宇闻言,无奈的一笑,但是还是恭恭敬敬的行了拜师礼。礼毕,张宇连忙再次问道“师傅,您什么时候可以教我炼丹啊?”

看着张宇脸上的火热与恭敬,老者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微微一笑说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炼丹又不急在这一时,现在先让我告诉你一番我的来历,免得你以为我心怀不轨。”

“老夫名叫墨尘,生前是一名七品顶尖炼丹师,来自混乱域,虽然丹药之术还算可以,但是奈何自身境界一直未能突破武尊,这也正好限制了我炼丹术的提高,所以就打算放弃一切游历大陆,借此来突破自身。”

“十数年的游历之后,终于到了这块不毛之地,恰在此时,心有所感,我开始闭关准备突破武尊,奈何天意弄人,竟然在最后关头走火入魔。本来当年我就应该身死了,但是多年的炼丹让我的灵魂之力堪比阴阳境的强者,这才变成现在这幅不人不鬼的样子。“

说着,声音不觉有些低沉。

张宇听到自己的便宜师傅竟然也这么倒霉,不禁安慰道“师傅您放心,等我有能力的时候,一定帮您重塑身躯。”

虽然知道张宇这承诺成真的希望很是渺茫,但是老者显然还是很欣慰。

“你有这心就好了,行了,现在知道师傅的来历,也该放心了吧,现在说说你吧。”

张宇随后也将自己的历来,以及这些年的遭遇讲述了一遍,但是隐去了其中有关造化玉碟和母亲仇家的内容。

听完张宇的回答,两人不禁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相互之间的关系,不自觉更加亲密了几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