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1023章 两个傻子的故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拍卖会结束的时候,原本欧阳一线是准备留下魏子杰,让他直接在会所住下的,但却被魏子杰给拒绝了,说自己已经定了酒店,燕京大酒店,欧阳一线也就没有再强求。

之所以住在燕京大酒店,其实不是因为这里的环境好什么的,而是因为这里距离花语住的燕京医院比较近。

燕京大酒店的位置,就在燕京医院的斜对面,从医院出了门第一眼魏子杰就看见了这里。

当然,之前住店的钱还是花落掏的,魏子杰自己之前的确是太穷了。

魏子杰到停车场的时候,付玉玲和她的五个保镖已经不在那里了。

只不过他刚刚离开没多久,付家的人就找上了欧阳一线,兴师问罪。

“说说吧,这件事怎么办,我姑姑竟然在你们停车场被人给玷污了,这件事,如果你敢说你没有责任的话,信不信我一口痰吐你脸上。”

付祥杰即便是在和欧阳一线说话的时候,语气也十分狂妄,眼睛像是一头狼一样盯着他。

不过欧阳一线自然不会被他激怒而乱了阵脚,轻笑着摆摆手说道:“这个事情即便你不找我,我也会找你的,发生这种事情,我只能说,我很遗憾,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答应你,会把停车场所有的录像视频都给删掉,但是那些人的嘴,我可没把握能全部封住了。”

他惬意的靠在沙发上看着付祥杰轻松的说道,然后看着付祥杰的脸色从嚣张跋扈变成了阴沉深邃,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这个家伙虽然很难缠,但也不是没办法对付。

付玉玲的事情发生后,他就做了很多准备,确保万无一失,不然的话,他也没那么好的心情能够在看台上陪着魏子杰瞎闹腾了。

当然,他也知道付祥杰这么生气并不是为了他那个姑姑在伸张正义。

如果他真有这个心的话,之前在拍卖会上,他就叫唤起来了。

但他没有,显然,他也知道那么做的话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

对于欧阳一线手上有监控录像这种事,他也早就猜到了。

他之所以这么生气,其实只是想找个借口出口气,他那个姑姑,别说欧阳一线看不起,他自己也看不起,那个女人的确把好多事情都做的太过了。

如果不是因为老爷子一直护着她的话,她早就被扫地出门了。

“你难道就非要护着那个鬼天涯吗,他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难道就因为他便宜卖给了你百分之五的股份?”在自己姑姑的事情上占不到便宜,付祥杰很干脆的转移了话题,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来意。

“你弄错情况了。”欧阳一线摇了摇头说道:“事实上,我之前的确是大意了,不然的话,我不会只给他要百分之五的股份,而是百分之十五,你也许不知道,他之前准备把所有的股份都给我,可我没要,你应该感谢我,要不然的话,你现在也不可能拥有那多余的百分之十股份,不是吗。”

付祥杰虽然狂傲,但却不是傻子,听到欧阳一线的话,顿时就露出了一脸惊讶,目光里满满的都是不可思议。

“你说什么,他竟然早就准备把所有的股份都卖给你,他疯了吗。”付祥杰瞪大眼睛说道:“不过,即便是他真敢卖,你敢要吗。”

“你说呢?”欧阳一线不屑的说道:“我即便自己没把握全部吃了,我也能转手卖给你们,不是么,如果我卖给你们都话,可不会用一百五十亿这种价格,你认为呢。”

付祥杰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他当然知道欧阳一线说的是实话。

“不说这个问题,我就问你,你的底线在哪里。”付祥杰忽然他起头,看着欧阳一线目光炯炯的问道。

欧阳一线眉头皱了起来,沉默良久,忽然非常认真的看着付祥杰问道:“你难道非要和他争一口气不成?”

付祥杰几乎是在嘶吼,道:“当然,即便是我没有付玉玲的事情,我也不会和他罢休,那个花落是我的女人。”

“我倒是把这个事情给忘了。”欧阳一线很随意的说道:“那我就爱莫能助了,不过身为你的对手,我还是劝告你一句,别对那个人动什么歪脑筋,不然你真的会很麻烦的。”

“我反正是永远也不会成为他的敌人,如果哪一天,他需要我表态对其他三家开战,我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他,不知道这个答案你满不满意。”

欧阳一线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格外认真了起来,眼睛中闪烁着睿智的光芒。

付祥杰愣住了,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人,他忽然发现,自己这一趟似乎就不应该来。

不管因为任何原因,欧阳一线坚定的站在那个鬼天涯那边这种情况,都不是他想看到的结果。

付祥杰不是蠢人,他虽然看上去大大咧咧,但心思却极为缜密,不然的话,也不会成为燕京四公子之一,和欧阳一线比肩了。

感觉到自己的目的落空,他也不和欧阳一线浪费时间,很快就离开了晴天会所。

刚刚大价钱买了幽冥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他现在还要回去给家里的几个老家伙汇报情况。

带着花落,魏子杰并没有直接回酒店,而是先去了燕京医院,陪着花语坐了一会,然后才带着花落回到了酒店。

刚刚在医院的时候,他还不感觉什么,但现在一回到酒店,看着身旁靓丽的身影,他的内心不由就悸动了起来。

准确的说,魏子杰绝对算是一个标准色狼。

他几乎是那种离了女人就活不下去的人。

纵观他的成长旅程,几乎无时不刻,他身边都有形形色色的女人在围绕陪伴着。

还有个关键的问题是,在魏子杰的心里,花落本来就是他的女人。

如果说天赐世界只是一个精神世界的话,那么在那个精神世界中,魏子杰和花落绝对算得上是老夫老妻了。

只是现在这种情况,让他主动提出让花落跟着自己回房,他还真有些开不了口。

先不说花语此刻还在医院躺着,就说花落本身的想法他也猜不透。

万一人家到了现实中不认账了可怎么办呢?

硬来那种没品的事情他可做不出来。

带着这种纠结的心理,魏子杰先把花落送到了她的房间门口。

“进来坐会吧。”魏子杰正想找个借口进去坐会,伺机看看花落究竟是什么反应,看看能不能把她给推倒,就听到花落冲着他说道。

“啊,好啊。”幸福来的太突然了,魏子杰差点就暴露了自己内心的歪念头,急忙朝门里走去。

刚进去,还没等他想明白怎么试探一下花落的反应,一个身影就钻进了他的怀里。

在他目瞪口呆的时候,一个红唇凑了上来堵住了他的嘴。

魏子杰愣了一下,随即就反应了过来,更加热情的回应了过去。

激情,从门口到床上,一直到临门一脚的时候,魏子杰才忽然停了下来,因为他这时候才愕然的发现,身下这个女人,竟然还是处子。

他忽然清醒,想到花落并不是天赐世界中他的许多女人,在这个世界她还只是一个大一点的女孩而已。

“对不起,我有些太冲动了。”意识到自己的错误,魏子杰急忙道歉,同时紧紧抱着花落的手却抱得更紧了。

“傻瓜,我又没说什么,而且,我也想要你了。”花落两眼带着迷雾看着魏子杰,瞬间就把原本就十分躁动的魏子杰给挑逗了起来。

“那你忍着点,可能会有点痛。”

魏子杰嘿嘿一笑,随即高歌猛进。

只是他刚刚进入,就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这感觉,怎么像是在天赐世界中的那种感觉,难道说,我的双修术在这个世界一样有用?”

想到这一点,魏子杰立马就兴奋了起来,不管三七二十一运转起了体内的元气。

花落也是在天赐世界呆过的人,魏子杰的元气刚刚入体她还没感觉什么,但很快,她的眼睛就瞪圆了,不可思议的盯着魏子杰。

“感觉到了吧,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我就是把这些东西给带出来了,你试着运转你最厉害的心法,看看有没有用。”

看到花落的表情,魏子杰就知道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秘密,嘿嘿笑道。

“好。”花落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立马开始调息了起来。

或许因为兴奋,她处子之身丢失时候的那一丝痛楚都被她直接给忽略了。

只是很快,魏子杰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他们两个折腾的时候,消耗的灵气非常大,空气中的灵气实在是太稀薄了,根本不足以供给两个人此刻的消耗。

很快,魏子杰体内的灵气就被消耗殆尽。

无奈,魏子杰只能一挥手,把今天在拍卖会上买的那些玉石全部拿了出来,一巴掌拍碎,任由其中的灵气全部满溢出来。

几个小时后,魏子杰和花落终于停了下来。

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他们两个人脸上都露出了满足的表情。

地上,无数白色的粉末随意的飘荡着,就像是什么碎了一样。

这些,都是魏子杰买的那些玉石被吸干了灵气之后的残留物。

“真没想到,你竟然能把修为从天赐世界带了出来。”花落趴在魏子杰身上喘着粗气说道:“不行了,我给你折腾的浑身都软。”

“不对啊,我只感觉到你的修为提升的好快,现在已经有筑基三层的修为了吧。”魏子杰嘿嘿一笑道:“要不,我们再来一次?刚刚还没感觉是什么滋味就过去了。”

“不要。”花落急忙喊道,只是哪里反抗得过魏子杰,一翻身就别压在了身下,随即房间里又传出了阵阵巫山云雨的声音。

第二天早上,魏子杰和花落起来的时候,都格外的精神。

一夜的折腾,借助那些灵气以及双修的作用,魏子杰的肉体比之前强横了许多,此刻已经有筑基八层左右的强度。

而花落得到的好处更多,肉身和精神的修为,直接窜上了筑基五层,算是个小小的高手了。

最少,之前那个付玉玲带着的几个保镖在她面前是不堪一击。

“你说,如果我把姐姐给弄出来,让你每天这么给她调理身体的话,她会不会慢慢好起来啊。”床上,钻在魏子杰怀里,花落忽然提出了一个邪恶的念头。

魏子杰心里一动,不过还是很快摇了摇头。

“不行不行,双修是必须要两个人配合才能完成的,你姐姐现在完全没有意识,根本不行的,而且,我心里也感觉有些不合适。”魏子杰有些别扭的说道。

“切,你还会害羞,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不过想要做到这一点,另一个问题也是大问题,得先弄到足够的灵石才行,不然的话也太危险了。”花落终于说到了重点之处。

“是啊,如果不是我昨天晚上侥幸弄了那么多灵石的话,我们俩此刻怕是都麻烦大了。”魏子杰苦笑道:“走吧,我们出去找找,看看能不能碰到卖玉石的好地方,多弄点玉石,现在想要灵气怕是只有这个办法了。”

花落看着他,眼睛里闪过了一丝怪异,似乎是有了其他的想法,不过什么也没时候,点了点头同意了他的想法。

等到两个人从床上醒来已经早上九点多了,去医院看了一下花语。

然后还没等离开,魏子杰就接到了欧阳一线的电话,说是他已经在医院门口了。

“你可真准时啊,我还以为你这个大老板没时间和我瞎溜达呢。”魏子杰看到欧阳一线,立马先调侃道,他也没想到,他昨天那么随口一说,欧阳一线还真的过来了,要带着他去找玉石。

“我欧阳一线说过的话,从来都算数,而且我今天的确没什么事情,对了,昨天买的那些玉石,魏兄还满意吧。”欧阳一线笑道。

他今天当然不是没事干了,而是强咬着牙挤出了一天的时间休息。

想到那些玉石,魏子杰的脸色立马就拉了下来,无奈的苦笑了一声。

“那些玉石啊,还是不够啊,远远不够,我需要更多的,非常多的玉石才行,你知道哪里有吗。”魏子杰求助的看着欧阳一线。

“额。”欧阳一线显然因为他的话愣了一下,古怪的看了他一下,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多玉石,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说道:“知道,燕京最有名的玉石市场,我都知道在哪里。”

这个时候,欧阳一线的思想还是很简单的。

他以为,魏子杰之前那么说只是说说而已,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当他带着魏子杰和花落到了一个玉石市场之后,他的噩梦就开始了。

不光是魏子杰,就连花落对玉石的渴望,也变得极为疯狂。

“这个玉蟾蜍多少钱,什么,才三十万,买了。”

“这一块玉雕多少钱,什么,这是艺术品,不管它是什么,多少钱,五十万,行,买了。”

“哇,好大的一块玉石啊,多少钱,才一百万啊,行买了。”

跟着他们两个后面,看着他们在那疯狂的扫荡玉石,慢慢的,不光是欧阳一线,他背后跟着的随从都感觉浑身发麻。

这两个活宝,短短的半个小时不到,已经在玉石市场疯狂扫荡了十几亿的玉石。

而且,他们还在继续。

以至于整个玉石市场的价格都被他们两个的到来给人为的抬高了。

不过还是有有心人发现了,这两位似乎只对那些充满了灵性的玉石感兴趣,于是,甚至有人专门找出了很多看似有灵性的东西,想要骗过这两个家伙的眼睛,想要谋点钱花。

只是却惊讶的发现,这两位的眼光格外的刁钻,他们细心准备的那些东西,两个人只是看了一眼就直接给忽略了。

这也是当然,他们不管准备的多么充分,灵气这种东西是不会骗人的。

哪怕他们拿出了一块破砖头,里面有灵气的话,魏子杰也会买走的。

相反,即便他们拿出的是一块上好是玉石,里面没有灵气的话,魏子杰也不会买的。

他要的只是灵气,又不是玉石。

燕京很大,大的从东到西即便是开车,即便是不堵车也要一天的时间。

眼睛也很小,小的出现一个热门的消息,不到半个小时,整个燕京各种圈子里的人都会知道。

比如魏子杰和花落在这里大肆抢购玉石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整个燕京。

只是当所有的玉石商都涨好了价格,等待两个傻子上门的时候,两个傻子却忽然消失了。

犹如他们忽然出现一样,他们忽然又销声匿迹了。

不过两个傻子的故事,还是飞快的流传了开来,有关他们疯狂抢购了价值数十亿玉石的事情,也不胫而走,各种版本的流言漫天飞舞。

不过对于这种事情,魏子杰和花落此刻是根本不在乎。

收集了海量带有灵气的玉石之后,他们两个甚至连一直跟着他们的欧阳一线都给甩了,不顾欧阳一线目瞪口呆的表情,直接就去了医院。

欧阳一线跟上去,却惊愕的发现,哪里还能见到他们的人影,不光是他们两个,就连医院里躺着的花语,都消失不见了。

买到的这些灵石,魏子杰并没有和之前一样直接吸收,而是回到了自己在西郊的别墅,先是把保姆给赶走,然后在房间里摆了一个小小的聚灵阵,然后就猛的抱起花落在其中双修了起来。

现在这种情况,想要更大程度上的利用灵气,双修几乎是唯一的方法了。

为了能够增强实力,魏子杰此刻是真正的不惜代价了。

玉石快用完,他就出去搜集,数百亿联邦币,几天功夫他竟然全部给花光了。

不过好处也是明显的,最明显的就是,他现在已经有能力治好花语。

半个月后,魏子杰带着花语和花落来到了晴天会所,看到他们三个,原本正在和人谈事的欧阳一线瞬间呆滞了,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

随即,在第二天,一个叫做天骄的集团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并且飞速就成为了各大媒体的热点,因为这家公司的老总是燕京四大公子之一的智公子欧阳一线。

据说,技术是来自于曾经幽冥集团的那个神秘的实验室,幽冥实验室。

他们发布了一款全新的游戏,叫做天赐,能够让人通过脑电波进入一个虚拟的世界,那个世界,叫做天赐世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