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萧风脱困/贴身兵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雨越下越大,没有停歇的征兆。子弹头前排的大灯,闪烁着,是现场唯一的光源。

工厂废墟上,十一个人影正在努力的搬着砖块和瓦砾,要挖出那个对于他们来说,非常重要的人。

“啊!!”忽然,一道沙哑的吼声陡然在漆黑的雨夜中响起,全身笼罩在黑袍内的无名,双手捏紧拳头,周身弥漫起浓厚的杀气。

搬着石头的煞风成员,缓缓放下手中的石头,齐齐站起来,仰天大吼起来。他们的内心,压抑着太多的怒气和杀气,现在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发泄。

在另一头搬着石头的云霆飞,身体一颤,这些人好强,他们就是萧风所说的那个特种部队出来的么?

“萧风,首长,你说你要给我机会的,你不会死!”云霆飞甩了甩脸上的雨水,继续挖着。也许,是对于梦想的渴望,才让他有种萧风不会死的感觉吧。

乌云,似乎也害怕了煞风十人组,缓缓的变淡。暴雨,渐渐的停歇下来。短短几分钟,月亮再次出现在夜空中。

“咳咳,无名是你们么?”忽然,一个声音自不远处的废墟中传来。

煞风十人组听到这个声音,俱都是全身一阵,随即欣喜若狂!即使是全身笼罩在黑袍中的无名,那双裸露在外的眼睛,也蹦出惊喜的光芒。

“风;零;风哥……”十个人,几种称呼,纷纷响起。随即十人速度一个比一个快的扑向了那堆废墟。

挖着废墟的云霆飞也一屁股坐在了石头上,擦了把脸上的雨水,露出了一丝笑容:“我爹的儿子,又能当特种兵了!而且,还是中国最牛逼的特种兵!”

“螃蟹那小子在么?妈的,让他把压在老子上头的石头搬开,赶紧放老子出来。”萧风的声音,再次响起。

螃蟹咧着嘴巴,声音却带着哭腔:“零,我在呢!”说着,忙向前几步,抱住一根巨大的石柱。

“喝。”螃蟹两条粗壮的有些变态的胳膊,陡然青筋暴露,条条血管也跳了起来。“走着!”从牙缝中蹦出两个字,螃蟹两条腿晃了晃,抖手把大石柱给扔了出去。

大石柱一脱手,螃蟹喘着粗气,一屁股坐在了废墟上,明显的脱力了。

萧风没事,众人的心都放了下来,这时候也都看傻子一样的目光看着螃蟹。

“你们什么眼神?”螃蟹不敢瞪名次排名在他前面的,只能瞪着在他后面的人吼道。

“我们看傻子呢。明明这里这么多人,为毛你要逞英雄自己搬?”倒八眉撇撇嘴,嘲弄的笑道。

螃蟹咬咬牙,指着倒八眉大怒:“等着,等老子恢复力气,我一定把你的胳膊给掰断了不可!”

“风,你能出来了吧?”无名回头扫了两人一眼,两人立马不敢吱声了。

一阵咳嗽声传出,萧风缓缓从里面爬了出来。“妈的,咳咳,来,先把这小家伙接过去。”说着话,把怀里的小男孩递了上去。

原本挺淡定的小男孩,结果一靠近无名,‘哇’的一声吓哭了,拼命的向后缩着。

无名看着被自己吓哭的男孩,有些无奈:“我有这么可怕么?”

“你才知道啊!”剩下的煞风九人纷纷翻了个白眼。不过这话他们可不敢说出来,最多只敢在心里想想。

火焰女凑到跟前,露出笑脸:“小弟弟乖,来,姐姐抱抱。”

还真别说,火焰女一靠前,这小男孩立马不哭了,猛地点点头,伸出了小胳膊,就要找火焰女抱着。

火焰女有些得意,看看吧,这就叫母性的光辉。

“姐姐,你身上的味道真好闻。”小男孩在火焰女怀里拱了拱,奶声奶气的说道。

“额……姐姐平时用XX牌沐浴露。”火焰女额头闪过黑线。

小男孩笑了笑:“嗯,姐姐,你的胸真大~”

“……”现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了,纷纷盯着火焰女怀里的小男孩。

火焰女再开放,这时候被一个几岁的小男孩调戏了,也忍不住脸色一红,差点随手把他给扔出去。

这还是小男孩么?明明是个老流氓。刚才那个香味还可以回答沐浴露,这个呢?难道说自己天天吃木瓜牛奶?

妖刀有些吃味,奶奶的,老子早想说这句话,不过一直没敢说~这小子倒好,张口就来了。

萧风这时候爬了上来,讪笑着:“火焰女,你别介意,童言无忌嘛~这小子长大以后,绝对有前途。”

“嗯,搞不好又是一个陈管希。”这个时候,云霆飞走过来,随口接了句。

萧风看到云霆飞时,明显一愣:“你也在?”

“嗯,我还等你把我送进那个最牛逼的特种大队呢。”云霆飞挠挠头,笑着说道。

萧风听云霆飞这么说,尴尬的咳嗽一声,可是随即想到什么,忙向四周看去:“那个韩爽呢?”

“哦,她也想留下,让我一手刀砍晕了,扔车里被拉回警局了。”云霆飞解释道。

萧风点点头,看向几个人:“谁有烟?给我支,妈的。”说着,把兜里已经全湿透的香烟扔了出去。

接过香烟,萧风点上吸了一口:“走吧,我知道你们有很多问题要问,我们回去再说。云霆飞,你也跟我走吧。”

一行人没有再停留,两辆子弹头呼啸着,离开北郊,向着无名等人居住的学校开去。

车离着老远,就看到门口灯下,站着一个孤零零的人影,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木头?”坐在第一辆车中的萧风,一眼就认出了灯光下的人。赶忙拉开车门跳下车:“木头,你怎么还没休息?”

林默眼睛盯着萧风良久,忽然露出一丝笑容:“我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

萧风瞬间懂了,兄弟在等着自己呢。没什么可解释的,萧风张开双臂,狠狠与林默来了个熊抱。

两个男人在灯光下,拥抱了良久,这才缓缓分开:“回来就好,没受伤吧?”林默笑着点点头。

萧风笑了笑:“能让我萧风死的人,还没有出现呢!毛都没伤着,哈哈!兄弟,进去。”

一行人浩浩荡荡进了学校,随即聚在一间教室里。萧风已经详细解说了一番自己在下面的情况,喝了口水,继续道:“事情大概就是如此。爆炸时,我抱着孩子找了一处死角掩体,就躲了进去。爆炸声把我直接震晕过去,还是那小家伙先醒过来的,把我给叫醒了。”

“那开始你怎么不喊啊?”云霆飞有些疑惑。

“呵呵,因为有人想让我死,所以我只好配合一下咯。”萧风风轻云淡的笑了笑:“等到他们走了,那一阵下大雨,我也听不清楚外面的情况,就算我叫你们,你们也听不到。”

一切事情都解释明白,夜已经很深了,大家就都回去休息了。煞风除了无名,其他人都纷纷庆幸,还好萧风没有出事,要不然无名估计能血洗了九泉市。同时隐隐猜测,估计大家就要忙起来了。

“云霆飞,你稍等一下,我要和你谈谈。”萧风冲着云霆飞笑了笑,缓缓说道。

没有人知道,这天晚上萧风与这个九泉最优秀的特警谈了些什么。第二天上午九点左右,云霆飞去了九泉市公安局,请求辞职。

辞职的事情,让李南格外的惊讶,云霆飞可以说是特警队最优秀的,也是前途最大的人。现在忽然辞职,这是闹得哪门子?

无论他怎么问,云霆飞也不说为什么辞职,只是说自己不想干了,想回家干点小买卖。李南没办法,只能签下了他的辞职申请书。

北郊工厂的爆炸现场,在老王的默许下,李南找了几辆挖掘机,浩浩荡荡去现场开挖。在所有人眼里,现场除了萧风被埋在下面外,那批孩子也全部丧生其中了。

九泉市公安局全面封锁了昨天晚上的消息,毕竟孩子被拐卖了,那些家庭还感觉有一线希望。如果告诉他们,孩子全部丧生在昨晚的爆炸中,那这些家长估计会围住公安局,闹翻了天。

经过挖掘机的初步挖掘,并没有发现萧风尸体和孩子们的尸体。在经过再次商量后,决定不再挖掘,现场就地掩埋,这件事情就权当没有发生过。

这件事情的主要人物萧风,此时在学校的宿舍中,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香烟,看着云霆飞的辞职书:“嗯,还不错,呵呵,小子有前途。”

“首长,李局怎么问我,我也没告诉他原因。”云霆飞挠挠头,笑着说道。

萧风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呵呵,还知道特种部队的保密条例。你以后也别叫我首长了,从今天起,像他们那样叫我风哥吧。”

“是,风哥。”云霆飞点点头,冲着萧风打了个军礼。

中午的时候,大家齐坐在食堂中,萧风指着云霆飞:“无名,这个人我扔给你了,给我狠狠操练。他以前是特种兵出身,你给我把他操练成一把尖刀。”

云霆飞有些疑惑,不是最牛逼的特种部队么?难道这些人都是?可是看上午在操场上训练的那些人,最多也就比普通人强一点啊。而且每个身上都刺龙画虎的,一个个倒是出来混的痞子。

“好。”无名冲着云霆飞点点头:“欢迎加入煞风组织。吃完饭你单独找我。”

云霆飞哪里知道,无名冲着他点头,那是天大的面子。这也就是看云霆飞昨天晚上选择留下一起挖掘萧风,无名才对他这么客气的。

“风哥……”云霆飞开口了。

“不该问的不要问,你只要跟着他们训练就可以,对于你我自有安排。”萧风沉声说道。

云霆飞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哦。”他哪里知道,随着他的点头,他算是上了贼船。

“对了,小北给我打过电话,他要带着煞风的成员来九泉。”妖刀忽然想到什么,忙说道。

萧风心中一暖,他知道小北这是在担心自己呢。“我现在给他打电话,让他不用来了。这小子,估计以为我死了呢。”萧风笑着拨了号码。

与小北的电话,足足打了五分钟左右,萧风满脸黑线的放下电话,咧咧嘴:“这小子有点兴奋。”

吃完饭后,煞风的其他人带着云霆飞还有林默等人前去训练了,萧风和无名两人在房间中开始搞基——额,不对,密谋。

半小时左右,萧风从无名房间出来,缓步来到了操场上。看着背着哑铃一圈圈跑步的众人,萧风嘴角翘了翘。

云霆飞不愧是特种部队的人,此时此刻,与普通混混的差距就看出来了。上身全是精壮的肌肉,遍布着伤疤,背着哑铃仿若无物般,拉下林默整整大半圈。至于那些小弟,都套了两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