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四十一章 童颜欧阳菲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了海市银行,唐大少开着bmw行驶在大道上,道路两旁高楼迭起,自从伟大的南巡首长决意改革开放之后,海市的发展日新月异,新区建设热火朝天,一座座高楼大厦拔地而起。

徐汇是海市老区,经济繁华,曾一度成为海市的中心,王氏集团的一个下属子公司龙兴地产就坐落在这里。

王氏集团是一个大型的集团公司,经营衣食住行四大行业,其中龙兴地产就是从事住宅建设的子公司之一,在海市建筑行业算是龙头企业,也是唐大少此行的目标。

龙形地产所在的办公楼叫龙兴大厦,一共有十二层高,而龙兴地产只占用了最下面的两层,上面的十层全部作为写字楼租赁了出去。

走近龙兴地产,唐大少有些感慨,不愧是做地产公司的,这办公楼建设的真是奢华大气。门口两个一个人高的石狮子,张牙舞爪,地面铺设上好的大理石板,高大的玻璃门上面写着四个烫金大字“龙兴地产”。

隔着玻璃门往里看,唐大少仍旧能感觉到里面的每个人似乎都非常的忙碌,不停地走来走去,手里还拿着文件,这样的情形就好像是电影里演的一样,完全不像唐大少以前去过的其他公司,员工们懒懒散散,不是喝茶看报,就是在打闹聊天。

“您好,这里是龙兴地产,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唐大少刚走进门,一个身着黑色职业装的前台服务小姐脸上挂着甜美的微笑来到唐大少身边问道。

“你好,我要找一下宋经理。”唐大少说道。

“请问您有预约吗?”甜美前台问道。

“没有,你告诉他我是唐氏服装厂的,过来和他谈一下关于服装订购的事情。”唐大少摇摇头道。

“好的,您请这边坐,稍等一下。”甜美前台做了个手势,然后朝着办公区域走去,想必是去通知宋经理要不要见这位唐氏服装厂的人。

大公司就是不一样,一个前台服务员都长这么漂亮,说话有礼貌,这服务态度,比起海市银行来都不知要好多少倍。

在前台的对面有一排蔚蓝色的座椅,座椅上已经零零散散的做了三四个人,座椅的另一头有一个办公室的门。

唐大少瞅了一眼,每个人都是身着正装,手里拿着一张纸在看,不时的有人在写写画画。

不一会儿,那甜美前台走了过来,说道:“宋经理在面试,能请您稍等一下吗?”

“嗯,好的,不急。”唐大少微微一笑说道。

甜美前台对着唐大少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转身离开。

唐大少无聊的坐在那打开诺基亚手机玩起贪吃蛇游戏,不一会儿,一个人影跌跌撞撞的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一沓资料。

唐大少抬头看了一眼,不禁感慨,大公司就是能吸引美女,刚才那个前台服务员算是长得甜美了,可是和面前的这一位比起来还是稍稍差了一些。

女孩身高中等,大约一米六五的样子,身穿淡黄色连衣裙,长长的头发肆意的散落,眼睛很大,脸蛋略圆,有些婴儿肥的样子,看上去显得稚气未脱,如果不是看胸前那发育的有些过分的玉兔,恐怕说他才十二三岁都有人相信,标准的童颜2C巨2C乳,神马苍井空啥的和她比简直弱爆了,在唐大少眼里,这种女孩就是极品中的极品。

那女孩环顾了一下座椅,然后来到唐大少身边坐下,悄悄的打量着四周。

“喂,你也是来面试的吗?什么职位?”过了不一会儿,那女孩偷偷的捅了一下唐大少小声问道。

童颜女孩的声音有些颤抖,似乎特别害羞。

唐大少一愣,把自己当成竞争对手了?

“是啊,你应征什么职位?”唐大少玩心大起,决定逗一逗这个童颜女孩。

“我是应征做销售的,听同学说销售有提成,卖一套房子能提好多。”童颜女孩拖着下巴说道,可爱的摸样看的唐大少心中邪恶思想滋生。

“我也是来应征销售的,你还是学生?不过销售是需要经验的,你有吗?”唐大少道。

她来做销售?恐怕那些买房子的人都不是冲着房子去的,而是冲着人去的吧。

“经验?卖房子是没经验啦,卖发卡吗?我以前卖给同学过发卡。”童颜女孩苦恼的揪了揪头发说道。

唐大少一脸黑线,卖给同学发卡?这也能算是销售经验?

经过一番聊天,在唐大少的花言巧语之下,涉世不深的童颜女孩暴露了自己的信息。

童颜女孩名叫欧阳菲菲,欧阳在华夏是比较罕见的复姓,欧阳菲菲是坐落在海市的同济大学考古系的学生,和之前的唐大少一样,欧阳菲菲的家庭还是比较好的,她爷爷是同济大学的考古系教授,父母在欧阳菲菲很小的时候在一次车祸中丧生。

欧阳菲菲和他爷爷欧阳政自小相依为命,欧阳政身为同济大学的考古系教授,本身当然也是个收藏家,十分喜欢古玩,身为教授,收入还算可以,凭借过人的眼里倒也收到过一些小玩意,不过和王军无法比,他的藏品虽然有些年头,但大多不算是精品。

前些日子,欧阳政在古玩市场闲逛,碰到一个老朋友,说要带他去看个好东西,他和欧阳政认识一年多了,欧阳政也从他那里捡到过一些小漏,比如一千块的东西能价值两三千等等。

欧阳政不虞有他,跟着去了,在一个小茶楼里,那朋友神神秘秘的拿出了一个瓷碗,经过欧阳政的仔细鉴定,发现这是极为罕见的宋朝五大名窑中钧窑中的精品。

常言道,纵有家产万贯,不如钧瓷一件,可见人们对钧瓷的喜爱,民间评鉴钧瓷为:“钧瓷无对,窑变无双;入窑一色,出窑万彩。”

钧瓷的价值不用多说,尤其对考古系的欧阳政来说更是一个难以拒绝的诱惑,他们可以通过瓷器来研究当时的生活形态,制造工艺等等。

“这件瓷碗,在我手里藏了好久了,最近资金有些周转不灵,两百万,卖给你了,怎么样?”那朋友说道。

对于钧瓷来说,这简直就是白菜价,假如放到拍卖行,恐怕起码要两千万朝上,不过他知道这东西肯定是来历不明,在缺钱也不至于两百万卖掉,不过古玩交易就是这样,买家很少去管东西的来源,这也是黑市这么兴旺的原因。

欧阳政自然同意了,虽然儿子儿媳在车祸之前曾经留下了一笔不小的遗产,当年这些钱够一个人花一辈子的,但是现在物价上涨太快,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

他的年纪也渐渐大了,许多事情已经力不从心,恐怕没几年好活了,而欧阳菲菲虽然也不小了可是自从儿子儿媳出事以后,就没离开过自己身边,娇憨的性子让人放心不下,所以想在临走之前给自己的孙女留下一笔钱作为依靠,这就是一个好机会。

欧阳政用儿子儿媳留下的遗产,加上欧阳政自己多年做教授的收入,终于凑齐了两百万,在三天后买下了那钧瓷小碗,然后慎之又慎的锁在家里的保险箱里。

钧瓷碗买来了还没好好把玩,过了几天,心痒的欧阳政打开保险柜拿出钧瓷碗,仔细研究,这一研究,出事了……

这根本不是在茶馆见到的那一只,虽然大体摸样很相似,颜色等也都一样,可是细微的差别还是有的,欧阳政脑袋一轰,他知道自己上当了,中了人家的掉包计,果然,那朋友的电话也没人接了,欧阳政一口气憋着没上来,晕倒在房间里,然后被送到了医院,欧阳菲菲就是在这种急迫的情形下,不得不出来打工。

唐大少听完欧阳菲菲的故事苦笑着摇摇头,古玩圈子里还真是什么事都能发生,可以确定,欧阳政这次被骗肯定是那个所谓的朋友预先设计好的,为此,他们准备了一年多,并用一些小玩意吊住欧阳政,处心积虑啊。

这时,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走了来,正是刚刚坐在唐大少身边准备面试的一员。

“下一位。”门里传来声音。

欧阳菲菲用肩肘碰了一下,羞红着脸对唐大少说道:“该,该你了。”

“哦,你去吧,我不去了,我决定放弃。”唐大少淡淡的说道。

“为什么啊,这可是龙兴地产,王氏集团的公司,你为什么不去了?”欧阳菲菲奇快的问道。

“因为你啊。”唐大少无耻的说道,但是面容却装的很严肃。

欧阳菲菲一愣,因为我?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看着一脸迷糊样子的欧阳菲菲,唐大少有些无语,难道自己说的不够明白?

“你现在需要钱给你爷爷治病?”唐大少无奈的说道。

“嗯。”欧阳菲菲猛烈的点着小脑袋,她现在太缺钱了……

“那你是不是很需要这份工作?”唐大少继续引诱道。

“嗯,我很需要这份工作,我要赚钱,给爷爷看病。”欧阳菲菲攥紧了拳头好像再给自己鼓励一样。

【作者题外话】:第二更奉上,再次感谢嚣张也是一种个性的588打赏和td55180899的88打赏!你们太给力了!!!今天上了APP的推荐,但是位置不是太好,收藏数还少,兄弟们,加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