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再见郑氏美女/超级黄金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个品相完好的明五彩龙象耳瓶其价值差不多在一百万左右,如果能凑成一对,其价值就不止按照单只来算,起码要三百万起价,遇到真正喜欢的人出四百万也不稀奇。

假如这两只梅瓶都是真货一百万能拿下来那真是赚大了,已经算是捡漏了,但是使用异能探测的结果让唐大少无比的蛋疼,两只瓶子看上去一样,其实一真一假,左边那个瓶子确实是明朝时候留下来的老物件,但是右边那个就是一现代工艺品经过一系列的包浆,做的和左边那个差不多。

按道理来说右边那个梅瓶的烧制工艺并不比左边的那个差,但是古玩这东西玩的就是一个古字,没有时间的沉淀,就算你烧制出再好的东西,可能还没有几百年前留下来的一个破瓷碗值钱,这就是古玩。

打个比方说,西方的著名画家梵高,生前作画不被世人赏识,以画为生,最后穷困潦倒,自杀身亡,而梵高的画在死后反而火了,一系列的荣誉扑面而来,当然梵高是享受不到了,他已经回归到了上帝的怀抱。在西方如此多的艺术家中,也只有毕加索在生前看到了自己的作品被博物馆收藏,获得了至高的荣誉。

其实黑市的主办方最初弄到的是一对明朝五彩龙象耳瓶,可是在运输过程中不慎将其中的一只打碎了,古玩这东西本就流传不易,战乱,意外等都有可能导致损毁,能成套流传下来的就尤为不易,所以成套的东西要比单卖价格贵得多。

为了挽回损失,主办方就想了个办法,找了一名手艺高超的匠人,烧制出了一只一样的梅瓶,并经过一系列加工处理,给瓷瓶搞一层假的包浆。

梅瓶本就是高仿,就算是单只也能骗过许多行家了,何况和一只真的放一起?在加上这么多人只给三分钟的鉴定时间,糊弄过去也就不成问题了。

至于买家买回去之后发现问题,那不好意思,我们卖的都是工艺品,没有假货,退货一说,更何况,不还有一只瓶子是真的吗?有了这只瓶子,起码也让买家保本了,也不会让买家太过于吃亏断了客源,而主办方把梅瓶在黑市拍出了外界拍卖行的价格,成功把损失转嫁,皆大欢喜。

“哎,唐飞,怎么样?能不能出手?”回到自己的位置,王军急忙问道,一旁的胡老板竖着耳朵在听。

其实对于王军这次没带鉴定师来,反而带了个小年轻,他的心理有隐隐有所猜测,见到王军问唐大少的意见,胡老板知道自己没猜错,这唐飞果然是王军请来的鉴定师,只不过这鉴定师也太年轻了,靠谱吗?

都说山西煤老板是暴发户,其实不然,山西煤炭资源丰富确实早就了一批暴发户,不过胡老板能做到山西第一煤老板的位置,那可不仅仅是一个暴发户能做得到的,胡老板可是正了八经的大学毕业,在学校的时候对考古也有所了解。

财务自由之后的胡老板就喜欢上了收藏,曾经虚心跟着一些鉴定师学习过不少东西,在玩收藏的富豪群体里也算是半个专家了,这次黑市之所以没带鉴定师,一是时间匆忙,第二队自己也比较自信。

但凡成功人士,一向自负,认为自己在这个领域能取得成功,别的领域也不例外,胡老板就是这样的人,也是因为这样的人太多,才造就了古玩市场的繁荣,当然也是因为他们所以古玩市场到处充斥着假货,为啥?这些人钱多,好骗呗,王军不就是个例子。

“王哥,这黑市主办方真是一点不肯吃亏啊,两只梅瓶,一真一假。”唐大少摇头说道。

“一真一假?不会吧,我怎么看着俩都一样呢?”王军有些傻眼的问道。

“唐兄弟是不是看错了?刚刚我仔细看了一下,那烧制工艺,包浆,应该是真的吧,不过就是品相太好了,要是真的也应该都是真的,或者都是假的,怎么会一真一假呢?”胡老板也开口问道。

做生意做到胡老板这份上,喜怒不形于色,依他对王军的了解,能带着这年轻人充当鉴定师,说明这人肯定有两把刷子,所以虽然他不同意唐大少的观点,也没有拿出前辈的架势来,而是平辈相论。

“呵呵,王哥,胡老板,刚刚你们在条案边上看梅瓶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到右边的那只梅瓶色泽更加明亮一些?这两只梅瓶是一对,假如都是真的,两个瓶子的色泽应该一样的才对,假如王哥你有这么一对梅瓶会只喜欢右边的那一只,时常把玩,而忽略的左边的那一只吗?”唐大少笑着问道。

“当然不会,两只都是一样的,怎么会只把玩一只,不过光凭这些就判断一真一假似乎有些武断吧。”王军皱着眉头说道。

“当然不止这些,左边的那只梅瓶我没发现什么猫腻,不过在右边的那个梅瓶上我发现了一些做旧的痕迹,而且你们可能没注意到,那拍卖师表面上虽然比较淡定,但是眼角的余光不停的扫向右边的那只梅瓶,综合以上的问题,所以我断定右边的那只梅瓶肯定有问题,最好的解释就是两只梅瓶一真一假,这样即使顾客买回梅瓶后发现了问题也不会流失了客户源,毕竟那只真的梅瓶足以让顾客挽回损失了。”唐大少郑重说道。

王军和胡老板朝着小舞台看去,果然,那拍卖师虽然表面上毫不在意众人检验,但是眼角余光不停的注意着右边的那只梅瓶。

“你小子真是,这么一个细节都能让你发现。”王军朝着唐大少树了个大拇指。

“小唐兄弟真是厉害,察言观色的本领,我也不及,你要是去做生意,我保证稳赚不赔。”胡老板也开玩笑似的说道。

唐大少一阵汗颜,当你知道一件东西是假的时,总能看出一些问题的,至于拍卖师是不是在注意右边的那只梅瓶,但是只要你这么说了,旁边的人先入为主也这么认为了,只要拍卖师注意一下那右边的梅瓶,就会王军和胡老板认定为做贼心虚了。

“好了,在坐的各位都已经对主办方提供的五彩龙象耳瓶进行了鉴定,保存如此完好的梅瓶在外界可是非常罕见的,相信各位心中都有数了,现在开始拍卖,起价二十万,现在开始。”拍卖师在小舞台上挥舞着锤子喊道。

“三十万。”拍卖师的话刚落音马上有人开价。

“我出四十万。”

“五十万。”

“七十万。”

“八十万。”

……

“看来挺多人看好这东西的。”王军看着火爆的竞价声低声说道。

“恩,是挺多,今天来的人比较多,有二十几个人,以往参加的黑市只有五六个人,这黑市的主办方也真是神通广大。”胡老板赞道。

“一百万。”一个女人的声音出现,首次加到了百万以上。

“好,这位女士出价一百万,还有比这个更高的吗?”拍卖师兴奋的喊道,一百万和九十万虽然只相差十来万,但是其代表的意义完全不同。

唐大少听得着声音有些耳熟,不由得朝着声音的主人看去。

是她?唐大少怔了怔,不过她怎么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在一起,她弟弟呢?

原来喊价的正是上次在赌石会上买下了唐大少三块翡翠的郑雅婷。

王军也哑然道:“这小妞怎么也来了?而且还和周星那家伙在一起?”

“谁啊,这妹子长得倒是周正,怎么和周家的败家子在一起?可惜了,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这样的美女可不多见啊。”胡老板吧唧吧唧嘴巴说道。

唐大少听了直翻白眼,那周星起码还是年轻人吧,跟着他是插在牛粪上,难不成跟着你这个胖子就不是了?看来这胡老板也是一色中饿鬼啊,不过那周星是谁?

“王哥,那周星是谁?”唐大少好奇的问道,他唐大少好歹也在海市混了二十多年,对于海市的富豪家族,不说了若指掌,也大多知晓,看王军和胡老板的样子这周星应该也是一个名人,可是自己却从没听说过。

“呵呵,他是大恒集团继承人,大恒集团的总部在苏州,海市只有一小部分业务,你不认识他不奇怪,这可是大大有名的败家子,据说去年光是玩明星就花了上千万。”王军笑呵呵的说道。

一旁的胡老板嘴角露出一丝苦笑,这位爷居然还说人家是败家子,也不想想去年您光切石就切废了几千万,在很多人眼里你可是比周星还要败家,当然王军除了这点在别的地方表现都比周星好得多,起码已经在处理公司事务了,这周星却是除了吃喝玩乐搞女人啥也不会。

“可不是,这周星在收藏圈子里也很有名,本身并不喜欢古玩,却喜欢附庸风雅,结果花了几百万买了一屋子‘古玩’,请了个苏州那边有名的鉴定师去看,结果全是假货。不过这小子身边的女人倒是不错,不知道是从哪找来的。”胡老板说道后面有些酸溜溜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