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十三章 老爸,我有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呵,小嫣妹妹,见了哥哥怎么也不打个招呼啊?”王军笑道。

这时,唐如嫣才抬起头看了看王军道:“原来是王军大哥啊,你怎么和我爷爷在一起?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来找爷爷鉴定东西的,那这次请客的冤……土豪也是你了,是不是有买到假货了?”

唐如嫣语气中带着调皮劲,冲动之下,差点把冤大头三个字蹦出来,显然和王军很熟。

王军苦笑道:“怎么着,嫣妹子,你哥哥我就不能买点真货啊。”

“切,就上次你找我爷爷鉴定拿什么元青花,说是能值几千万,结果还不是假货,一百块都不值。”唐如嫣不屑的说道。

王军脸色一红,那次可是丢了大人了。

这时,唐老插话道:“好了,好了,你们两个一见面就斗嘴,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时唐飞,昨天我给你看到的机关盒还有苏联红星勋章,就是他捡的漏。小唐啊,这个是我孙女,叫叫唐如嫣,你们认识一下。”

原来这个霸王花美女居然是唐老的孙女,喜欢武术?难怪外号叫霸王花,不知道唐老知不知道一心想培养成大家闺秀的孙女有这么一个外号,不过以唐老的身家,唐如嫣怎么回去挤公交呢?

“你就是那个捡漏的人?什么时候教教我怎么捡漏啊,我最近缺钱啊,连车子都没钱加油。”唐如嫣双眼放光的看着唐大少,说完还用羡慕的眼神看了看旁边的悍马。

唐大少一脸大汗,教教你怎么捡漏?这叫什么话,漏是那么容易捡的吗?好在这时唐老帮唐大少解了围。

“胡闹,瞎说什么?捡漏靠的是眼里和运气,你让小唐怎么教你?如果不是你说什么自己是新时代女性,要搞什么经济独立,会连加油的钱都没有?也不想想,就你一个小警察一个月能赚多少钱?连车子的保养费都不够,给你安排好的工作不做,非要去做什么警察,女孩子就应该有女孩子的样子。”唐老不悦的训斥道。

“爷爷,警察怎么了?也是一名公务员,为人民服务嘛,你好歹也是一名扛过枪打过仗的老党员,思想居然还这么封建。”唐如嫣一跺脚,开始和唐老扳起手腕来了。

“好了好了,唐老,小嫣妹妹,你俩别吵了,这酒店门口人来人往的,让熟人碰到就不太好了,我们先进去,开个包间。”王军急忙插在中间道。

唐大少等人还没进门,一个经理模样的人就急急忙忙来到王军身边,行了个礼道:“王少来了,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整个君悦都是王家的,现在王家的少东家来吃个饭,他还不得鞍前马后,尽心安排,这种拍马屁的机会可不多,要好好把握才行。

“尤经理啊,和朋友吃个饭,你先去安排一个包厢。”王军摆摆手道

一行人进了包厢,唐如嫣也不客气,拿起菜单,什么虫草澳洲鲍鱼,鱼翅燕窝粥,法式鹅肝,一旁的祝标每听到一个菜名,心就一阵加速,暗自盘算着这顿饭要花掉自己多少积蓄,就这样唐如嫣一口气点了十几道菜,最后还来了两瓶红酒,外加一瓶五粮液。

并非唐如嫣要整祝标,此时的唐如嫣还以为请客的是王军呢,这些东西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所以大点特点,只是苦了祝标的口袋。

而知情的几人也都乐得让祝标出点血,受点教训,省的以后再得罪人。

五星级酒店的服务就是一流,不多时,一道道美味佳肴上了餐桌,服务员每上一道菜都会讲解菜品名字和原料,最后两瓶正宗的法国波尔多红酒和一瓶五粮液。

祝标上前,打开五粮液,给唐大少王军等人满上,然后端起自己那一杯道:“多谢唐先生大人不记小人过,祝标给您赔礼了,我干了,您随意。”

说完一口闷了杯中的酒,酒劲瞬间上涌,祝标被憋得满脸通红。

唐大少见祝标挺上道,象征性的抿了一口,表示,这桩恩怨就此揭过。

一旁的唐如嫣见此感觉自己似乎错过了什么好玩的事,缠着王军问原因。

王军说故事的水平还是蛮不错的,情节跌岩起伏,把唐大少夸成了一朵花,而理所当然的祝标就成了故事中的小人。

唐如嫣双眼放光的看着唐大少仔细打量一番,然后厌恶的看了一眼祝标。

对于爱憎分明的唐如嫣,祝标只能苦笑着把杯中的酒干了。

“唐飞是嘛,你挣钱的本事挺厉害的,有空教教我啊。”唐如嫣朝着唐大少抛了个媚眼柔声道。

唐大少浑身打了个寒颤,这霸王花简直就是一个百变魔女啊,柔媚起来简直是要人命,十余天没开过荤的唐大少瞬间就有了反应。

“唐小姐说笑了,有唐老在,我哪敢关公面前耍大刀啊。”面前的这个女霸王唐大少自认现在还惹不起,还是躲着点为妙。

“我爷爷很厉害吗?我怎么没见他捡过上千万的漏?”唐如嫣一边对着一只大龙虾奋斗,一边说道,

“呵呵,你小子不地道,老是在我们面前装新手,那玉蝉,和黄公望的画,是一个新手能淘弄来的?”王军毫不客气的揭起了唐大少的老底,顺便帮唐老解解围,上千万的漏,哪是那么容易捡的,机缘,眼里,运气,缺一不可啊。

“就是,小祝不管怎么说也跟我学了年余的字画鉴定,拿在手里两次都没看出端倪来,我拿到手之后如果不是看到你在玉石上的表现认定这幅画有猫腻,也未必能找出这画中画来。”庄海点头道。

“运气,也就运气好罢了。”唐大少满头大汗的讪讪道。

一顿饭吃成了批斗会,到了结账的时候,祝标把卡都刷爆了,还差两万,由秦雷亲自垫上,然后从工资里扣除。

临别前,唐大少和王军互换了电话号码,说是明天带他去看点好东西。

唐大少先是去银行把支票兑,开了两个户头,一个存入了一千万,另外一个存了三百一十万,然后打了个车回到家里。

看着那不足四十平米的小屋,唐大少抿起嘴唇,终于可以搬离这个破地方了……

刚打开门,一股刺鼻的烟味传来,唐大少走进屋见到父亲唐龙一个人躺在沙发上抽着烟,地上一对的烟蒂,而唐母则紧皱着眉头。

“爸妈,你们怎么了?怎么抽了这么多烟?”唐大少走过窗台打开窗户通风散气。

唐母抬起头看了看儿子,然后叹息道:“今天你爸跑遍了所有相熟的银行和声音上的一些朋友,没有一家肯贷款给我们,眼看着之前和合约就要到期了,如果我们还不清银行贷款,你爸的工厂恐怕就要被公开拍卖了。”

唐大少闻言绷紧的神色送了下来,开口道:“还差多少钱?”

“五百万左右。”唐父叹息道。

五百万现金,这么大一笔资金,没出事之前的唐家或许还可以借出来,现在却很难。

许多千万富翁也拿不出这么多现金来,唐家以前强生的时候流动资金也不过是两百万左右,剩下的部分全是固定资产。

“老爸,我有钱。”唐大少拿出一张卡来往前一递,正是他在银行新办的那张存有一千万的卡。

唐龙抬起头来看了看唐大少,眼中满是欣慰之色,虽然儿子平日里有些纨绔,可是关键时刻不含糊啊。

“儿子,这是你的一点私房钱吧,自个留着吧,缺口太大了,你以前偷摸留下的那点钱填不了这个无底洞。”唐龙摆摆手道。

“这里面有一千万。”唐大少平静的说道。

“恩,我知道,里面有一千……万?”唐龙的双眼瞬间散发出两道精光,激动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而一旁的唐母也有些呆滞了。

“恩,是一千万。”唐大少郑重的点了点头。

唐龙毕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过了最初的激动之后,深呼吸了几口气平缓一下心跳,双眼直视唐大少缓缓道:“这个钱,你哪里来的?”

唐母也是一脸的焦急,身为人母,最怕的就是儿子走上邪路,一千万现金,就是以前的唐家也拿不出来。

唐大少一向生活在父亲的威严之下,见到父亲如此严肃,不禁有些慌张,快速说道:“我在老前门碰到一个卖画的老太太,看她可怜,就把画买了下来,谁知道画中内有乾坤,里面居然藏着一副黄公望的《九峰雪霁图》,我把它卖了一千三百万,这里头是一千万。”

唐龙原本紧绷的脸缓缓送了下来,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儿子虽然有些纨绔,本性不坏,而且儿子说谎的话有个特点,就是会不停地摸自己的鼻子,这次显然没有,说明他说的是真的。

“这么说你是捡了大漏?黄公望的作品存世不多,民间流传更少,一千多万不算贵。”唐母闻言送了一口气,点点头道。

唐大少怪异的看了母亲一眼,捡漏这可是收藏界的专用名词,怎么平日里对这些东西毫不关心的母亲会知道黄公望书画的价格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