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 身份秘密(一更)/妃狠佛系暴君您随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言一色因额头上一瞬的温软触感,平静的心湖起了一层涟漪,荡开波纹,又无声平复。

她深深看了迟聿一眼,没有说什么。

在猜到大暴君可能只是迟聿替身的时候,要说不吃惊是假的,更多的还有忧心,但过激的情绪却也稍纵即逝,因为她脑海中浮现了他唯我独尊的身影,突然就觉得,她的思虑根本不是问题!

或许,他以前是因为弱小,没有选择被迫顶替迟聿的身份,成为无名阴谋里的一个棋子,但一晃十数年而过,此一时彼一时,他早已不同以往,如今是睥睨天下的九五至尊,他的命运由他做主,到底谁才是迟聿,由他算了!

就算他不行,还有她这个外援呢!

虽然平时不一定在线,但关键时刻绝对靠谱!

言一色一时间豪情万丈,清澈水亮的眼睛瞅着迟聿,心下犹豫起来,要不要袒露一下自己的态度,告诉他,她会是他坚实的后盾!

想了想,最终还是觉得矫情,说不定人家根本就不想顶着迟聿的名头,一直活下去呢?她这样一顿操作,不就尴尬了。

她还是等知道了大暴君的真实想法再说罢。

言一色脑中飞转许多念头,最终都抛之脑后,想起一个问题来,“你之前明着不带我来荒月,暗中还让苏玦他们阻拦我荒月,一定是想做些什么不愿让我知道的事吧?我如今来也来了,解个惑呗!”

迟聿呼吸一滞,怎么又绕到上官盈的问题上来了?

他眼底飞速掠过一层暗光,装模作样叹了口气,若无其事道,“你如今发现的,就是孤不想让你知道的。”

言一色挑了挑眉,“唔”了一声,将信将疑,剔透盈亮的眼眸眯了眯,“为什么?”

迟聿手伸到她脑袋旁,顺了顺她有些蓬乱的乌发,面不改色,轻飘飘道,“这是一个深埋多年的秘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孤告诉你,就连苏玦他们,都是不知道的。”

言一色一愣,神情木然,少顷,回过神来,唇角抿了抿,连最得大暴君信任的左膀右臂都不知晓,足见事关重大,看来是独属于他一个人的心事。

“他们早晚会知道……与其让无名那边捅破,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不如你这个做主子的,直接坦白。”

迟聿修长紧实的手指,没入她柔顺的发丝中,来回梳理,心也一点点空旷宁静下来。

“嗯……”

迟聿顿了下,凉薄又温柔的视线,落在言一色脸上,似笑非笑开口,“孤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如何?”

言一色歪头,下巴点了下,示意你随意。

“无名他们,以为孤不知道自己只是迟聿的替身。”

“什么?”

言一色神色微讶,眸光忽然一亮,“原来如此……他们以为牢牢掌控住了你的死穴,殊不知你已经看透一切!到时候可以出其不意,反将一军!这样的话,你的身份真相,确实知道的人越来越少才好,否则就是多一分暴露的危险!毁了你的优势!”

言一色自以为彻底明白了迟聿不带她来荒月的原因,并且十分理解,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坚定自信道,“放心,我保证约束好自己的言行举止,不会让无名那边的人起疑!”

她说罢,又兴冲冲地凑近迟聿,眨了眨眼,小声道,“你是不是也知道真正的迟聿是谁?”

迟聿的手指还在言一色发间流连,微一垂眸,就见她满脸写着“告诉我啊”的期待,唇角不自觉翘了翘,不忍心拒绝,只想满足她,“嗯……他是如今仅剩的丛叶皇室血脉,无名的终极大业,就是扶持他登基为帝!”

言一色闻言点点头,笑容扩大,千金难买早知道,尤其对方还以为大暴君被蒙在鼓里,却不知他早已掌握先机,技高一筹,到时候,他先下手为强,意味着胜利在望,大暴君牛逼啊!

她就说,他是凌驾于天才之上的天才,各项能力都高绝到变态,根本不用担心他被欺负!

言一色心中其实还有很多疑惑,比如当年还稚嫩的他,是怎么成为皇子迟聿替身的,又怎么在无名刻意隐瞒保护的情况下,知道真正的迟聿到底是谁,甚至还有……上官盈当年到底对他做了什么,才招来被他找人轮虐的残忍报复。

但这些都是陈年旧事,不急,以后可以慢慢知道,如今知道大暴君前路是坦途,能立于不败之地,她就放心了!再加上,她已经获悉了他不愿自己来荒月的理由,疑虑解开,目的达成,她可谓无事一身轻,非常开心。

言一色脑中灵光一闪,又想到了什么,玩味笑问,“无名在找先帝诏书,是为了那个皇子迟聿罢?”

无名未来的筹谋中,应该有一点是向天下人揭露大暴君非迟聿的真相,那么真正拥有继承大统资格的迟聿,就会闪亮登场,先帝的传位诏书,是“迟聿”名正言顺登基的证明,有诏书在手,多少是个助力!

可也发挥不了关键作用,毕竟江山已经被大暴君把持,绝不是一纸诏书就能逼他将皇位拱手让人的,毕竟,谁也不天真,还要靠争斗!

难怪大暴君对诏书的态度很奇怪,她当初还是在御书房落灰的角落发现的,显然拿它当个垃圾看,不过也的确是个可有可无的物件,真被无名他们拿到手了,也影响不了大局。

无隐说他不知无名和古涛找诏书到底图谋什么,估计也是真的,他们不想让无隐知道大暴君的身份问题,就跟大暴君不想让她知道一样,怕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走露风声的危险,他们也许还指望着用这个秘密,给大暴君一个措手不及呢。

“不错。”

迟聿肯定了言一色的猜测,骨节分明的手指,把玩起她细滑的柔软青丝,慢悠悠道,“你问了孤这般多事,孤还没问你——为何这么巧,撞见了孤杀上官盈。”

“就是巧啊!”

言一色漫不经心道,“今早我如约跟她一起斋戒礼佛,却不想她在佛堂设了个陷阱害我,古涛带着人潜伏暗处,以防我万一从陷阱中逃脱!原因嘛,是他们已经看穿我的真实身份,目的呢,是想掌控我牵制你咯!不过我厉害啊,将他们耍得团团转!上官盈主谋算计我,我哪能不报复回来?于是就去了容华殿,没想到发现你先溜进去了,所以我躲起来听墙角,察觉你有杀她的意思后,就从暗中现身,明目张胆地从殿外下人面前晃了一圈,然后再将她们打昏!就是打得替你背锅的主意,不过我心甘情愿,你杀了她,也算为我报仇了!”

------题外话------

色色:某人太强大,根本不用担心会被人欺负!

某棠:您是不是忘了您自个儿?

陛下:住口!谁准你说大实话的,孤不要面子的吗!?

(PS:又是搂搂抱抱说小话的一章,二更应该还是八点多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