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我好像恋爱了/重回九零俏时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倩本来包被人抢,一向沉静的面容急的皱成一团,奋不顾身的忍着脚疼往前跑着。

她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拼了命也得把包抢回来。

那里面可装着鉴定结果。

若是丢了,她没法向董事长交代。

在她快绝望的时候,看到那一抹骚包的红突然飞快的从马路边横穿过来,动作干脆利落,直接将小偷按倒在地……

周倩焦灼的眸子里,突然就感觉在闪着绚丽的星光。

路不平,有人铲。

她终于送了口气。

还好,遇到了见义勇为的英雄好汉。

红衣好汉背对着她,低着头,单腿跪地,正在吃力的按着使劲挣扎的小偷。

周倩跑过去,朝被红衣男按倒在地的小偷,毫不客气的一脚踢在了他腿肚子上。

她穿的是尖尖的真皮皮靴,一脚下去,小偷疼的嗷嗷叫。

周倩急忙弯腰去从他手上扯自己的包包,“混蛋,我的包给我。”

因为小偷被红衣男大力撕扯,包包里的东西散落了出来。

那份文件也掉了出来。

周倩拿着被扯开的包,一手急忙去捡散落在地的文件。

“亲子鉴定书?”红衣男双手按着小偷,余光瞥到地上的一张纸张,脱口而出。

周倩听到声音,赶紧捡了文件塞进包里,这才有功夫抬起头,看向制服小偷的英雄,打算好好感谢一番对方。

她抬起头,看向他。

只是,当她看清楚这张邪肆俊逸的面庞,她本来满是感激的神色,瞬间变的微妙。

这……这不是那个她所住房屋之前的房客么?

走之前将房间祸害成猪窝,扔了一茶几零食袋子的什么狗屁医生。

她虽然没见过他本人,可他遗落在抽屉里的那本笔记本里夹着的那张三人合照,她可是看过的。

她过目不忘。

一眼就认出了他。

而叶白,本来正用尽吃奶的劲,按着小偷,此时,手忙脚乱的往包里塞东西的女孩,突然抬起了头,她的容颜就那么猝不及防的落入了他一双桃花眼中。

叶白本来对着小偷狠厉的面色,突然就变的呆滞起来。

桃花眼毫不掩饰的泛着光。

不是平时看到美女时饿狼般的绿光,而是……毛头小子看到喜欢的女孩时,羞涩又惊喜的光芒。

女神!

他的女神!

曾经在磐石镇惊鸿一瞥,后来夜夜入梦的长发女神,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叶白下意识的抬起头,揉了揉眼,想说自己是不是夜有所梦,所以出现了幻觉。

叶白刚抬起胳膊,他身下匍匐在地的小偷感觉到身上的重要减轻,觉得有机可趁,眼珠子一转,一个大力就起了身。

叶白还沉浸在见到女神的惊喜意外加不可置信中,根本没个防备。

周倩被他定的发毛,眼看着小偷挣扎起了身,她警惕的先护住包包,急切的朝叶白冷声提醒,“瞅我干什么?快安住他。”

“啊,哦,好。”

叶白回过神来,小偷已经挣扎着起了身,他刚要跑,就被叶白一记旋风腿绊倒在地。

“哎哟喂。”小偷一个狗吃屎,摔在马路牙子上,疼的倒吸了口气。

叶白本来想用他跟苏恒学的制服歹徒的最简单又帅气的招数在女神面前秀一波,结果,因为用力过猛,小偷摔倒在地,他自己也重心不稳,加上路上还有没化完的雪,他被摔了个屁股蹲。

周倩看着这一幕,嘴角不觉抽搐,“……”

叶白一脸窘色,懊恼的咬了咬唇,赶紧起身,又直接按住了小偷,撒气一般一圈砸在他身上,“我让你跑!”

“大哥饶命,小弟不跑了。”小偷弱弱的求饶。

叶白又是一拳,“我让你抢我女神包包。”

小偷没听懂,“啥是女神?”

叶白差点咬了自己舌头,怎么把真心话喊出来了。

他一把揪住他站起来,有些局促的看向周倩,语气完全没有刚才的狠厉和平日里的张扬邪魅,绅士无比的开口征求她的意见,“那什么,送他去派出所还是?”

周倩还没开口,小偷急了,“别啊,我是初犯,给个改邪归正的机会好不好?”

“再吵吵我打掉你的牙。”

小偷顿时闭嘴。

周倩站在路边,淡淡说道,“我不知道派出所在哪,你看着办。”

“大哥,饶了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

叶白轻嗤,“中间还有一帮兄弟团伙是不是?”

“我给你跪下了,绕了我这次把。”

“滚吧,别让小爷我在京都再碰见你。”

叶白本来想送小偷去派出所,又怕女神跑了错失和她认识的机会,他大力一甩,就将小偷甩到了路边,那人赶紧脚底抹油开溜了。

周倩也没多言,她本身就赶时间,若是这人被送派出所,保不齐她还得跟着去做笔录什么的。

她撩了下耳边的长发,朝叶白礼貌的道谢,“谢谢。”

叶白瞧着眼前这位穿着干练,举止优雅的美丽女神,他挠了挠头,像个毛头小子一样,不敢正眼去看她,局促一笑,“不客气。”

“那,再见。”

周倩礼貌的道了谢,朝他微微鄂首,就要迈步离开。

“等等。”女神要走,叶白急了,赶紧叫住她。

周倩抬头看向他,“还有事?”

叶白实在焦灼,不知该如何继续搭讪,好像以前那些用在小女孩身上的招数和话语,此刻都觉得幼稚无比,不敢拿出来用在女神身上。

他脑子飞快的转悠着,最后在周倩的注视着,终于开了口,“你不打算请我吃个饭吗?”

他好歹见义勇为,英雄救美。

他不用崇拜到冒光的眼神看他也就罢了,连他的名字都不曾问,一顿饭都不请他吃,只一句谢谢就打算分道扬镳,各走各路?

不,他不答应!

周倩没想到他会如此直白,一时有些发愣,“什么?”

叶白又懊恼的咬了咬自己的舌头,怎么又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

他赶紧换了个说法,“哦,我的意思是,那个……人海茫茫,我们既然有缘相遇,总得珍惜,我请你吃个饭吧?”

周倩对他这个“邋遢鬼”本来心存成见,可今天他帮了她,他虽然没有做个无名英雄,似乎还想继续纠缠。

周倩面上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耐,依旧挂着职业微笑,“谢谢,不用,我还有事。”

按理说,人家帮了她,她是应该请人吃顿饭,只是今天她时间紧迫。

从京都发往武山县的火车只有一趟,在下午四点,她得赶紧去酒店收拾东西然后前往火车站买票。

如果错过,只能等明天。

叶白听她拒绝一起吃饭,桃花眼低划过一丝失望,又紧张的开口,“那……那互相认识一下吧。”

他站直身子,俊逸的面庞罕见的严肃认真,“我叫叶白,是一名医生。”

“周倩。”周倩只是淡淡的说了名字。

叶白咧嘴一笑,看着她忍不住夸道,“周倩,真是好名字,和你的气质很符合。”

“请问你是做什么工作的?我们好像见过。”他想更多的了解一些她的情况。

周倩疑惑,“见过吗?”

她并没印象。

见过他照片和被他搞成猪窝的房间,倒是真的。

“你去过磐石镇吗?就是一个很落后的小镇。”叶白问。

磐石镇?

叶白在磐石镇看到过她?

周倩眼眸微动,回的模棱两可,“我去过的地方太多,记不清了。”

去过的地方太多,记不清了?

女神果然是见过世面的。

“哦,那……”叶白手指握了又展,站在她面前,像个羞涩的小姑娘,想说很多话,又不知从何说起。

周倩看着他别别扭扭,欲言又止的模样,没再耽误时间,语气略带歉意,“如果没事的话,我先走了,赶时间。”

叶白见她似乎很着急要走,他又急忙开口,“我可以留你的联系方式吗?有时间我们一起吃饭。”

“联系方式就算了,今天就当欠你的人情,以后如果有机会见面,还你人情。”

下次有机会见面,她把他那个笔记本拿来给他。

周倩很庆幸自己没把那笔记本扔了。

还给他,就当还他人情了。

叶白满脸失落,俊逸的脸上勉强挤出一抹笑,“好。”

“再见。”周倩说完,就转身往前走去,走了两步,她突然又转过身,就看到叶白正直勾勾的盯着她,她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意味深长的笑道,“你把你自己倒是收拾的挺时髦干净的。”

周倩说完,迈着优雅的步子离开。

叶白望着女孩高挑修长的背影,他桃花眼里闪着星星,一颗心咚咚直跳。

叶白低头瞅了眼自己身上最新版的红色夹克,蓝色牛仔裤,还有铮亮的皮鞋。

她说他收拾的干净时髦?

她这是在夸他衣品好吗?

女神果然有眼光。

不过,她说话时的表情,好像不太像是在夸人。

叶白又低头瞅了自己一眼,面上顿时一阵陶醉,这么帅气的小伙,她不夸才怪!

他捂住狂跳的心脏,拿出电话,给秦锋拨了个电话过去,“木头,我好像,恋爱了!”

“滚,你哪天没恋爱?”

紧接着,电话里传来嘟嘟声。

叶白听着被挂断的电话,站在马路边,望着消失的身影,轻轻呢喃,“这次是真的!”

“周倩,我的女神……”

……

周倩打了辆出租车,去往酒店收拾好东西,打算离开京都。

她想起刚才那个叫叶白的骚包,看到她愣头青的样子,她不禁失笑。

本来因为他留给自己一个猪窝的事,对他满是成见。

今天他见义勇为,帮她抢会了包包,态度还挺乖。

她对他的印象,似乎也没那么差了。

周倩买了下午四点京都到武山县的火车票。

火车经过一夜多的长途行驶,第二天早上九点左右,她终于出了火车站,苏嵘派了保镖小林开车在车站接她。

今天苏嵘没去办公室,她在昨天下午就接到了周倩的电话,知道了鉴定结果,昨夜几乎一夜没有入眠。

虽然之前她从心底就已经认定张柠就是她的女儿,可到底是忐忑不安的,当权威机构的鉴定结果出来后,她那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

她的女儿,她终于找到了。

今天早上,苏嵘就在自己的住处等待着周倩。

不到十点,周倩就风尘仆仆的提着包包敲了苏嵘的门。

当周倩将包里的鉴定书掏出来拿到苏嵘面前时,苏嵘双手颤抖着接过,眼底浸满了激动的泪水。

周倩做在一旁,等苏嵘情绪平复,才开口问道,“董事长,那接下来您打算怎么办?直接找大小姐谈吗?”

“我应该先去找张大哥一家聊聊,孩子是他们养大的。他们一家就是我的恩人,我想先听听他们的意见,取得他们的原谅。无论如何,我首先应该对他们做到足够的尊重。”

如果她在没有征得他们同意的情况下,私底下找了张柠,又将这朴实的一家人置于何地?

他们该多心寒?

苏嵘盯着手上的鉴定书看了一会,然后她看了眼腕表,十点一刻。

苏嵘从沙发上起身,“小倩,把东西装起来,你再辛苦跟我去一趟顺子饭馆,等回来你再休息。”

“好。”

今天镇上不逢集,天气又寒冷,街上基本没什么行人,平时拥挤的摊位也都空着。

此时还没到饭点,苏嵘和周倩到顺子饭馆时,里面一个客人都没有。

只有一个穿着迷彩棉衣,长的很精神的年轻人手上拿着个手夹在给蜂窝煤炉子换蜂窝煤。

看到她们进来,赵保军很热情的开口迎客,“吃饭吗?先请坐,可能还得等会。”

苏嵘视线落在赵保军身上,打量着他。

她知道张柠有个二哥在部队,难道这是张柠的二哥?

苏嵘面带笑意,“你好,你是张柠的二哥?”

“我不是……”

赵保军还没说完,张德胜忽然从外面走了进来,因为今天不逢集,他也不着急,早上喂了家里那一帮张嘴的牲畜,才从地窖里掏了些蔬菜,背着来了饭馆。

他一掀门帘子,看到苏嵘竟然来了,赵保军这小子居然也在。

张德胜脸色顿时就变了。

这两天,赵保军往饭馆跑的太殷勤,张德胜和王兰香也发现了些端倪,还没来得及盘问张莉。

“张叔,你来了?我提吧。”

赵保军刚要回答苏嵘的问题,就看到张德胜从门里走了进来,脸色似乎很不好看。

他赶紧殷勤的上前去提张德胜手上的蛇皮袋。

张德胜提着袋子,却没松手,“保军,你有事就去忙吧,没事别老往饭馆跑。”

赵保军面上一阵失落和窘迫,“叔,我……”

张德胜因为看到了苏嵘,心情暴躁,气都撒在了赵保军身上,“我的话没听见吗?忙你的去,一个大小伙,复原了不知道想办法干点啥,总往我家饭馆跑什么?我家不招端盘子的。”

“叔,我早就打算找工作了,我昨天就和莉莉商量了,我是退伍军人,可以在工厂干保安的,我今天就要过去应聘。”赵保军态度诚恳。

他想,张叔一家肯定应该察觉到了他和张莉的关系。

他并不是没有上进心,只是,他没确定张叔一家是否同意他和张莉交往之前,实在没心思干别的。

“你的事跟我家莉莉商量什么?该干啥干啥去。”

张德胜毫不客气的赶人。

“叔,那我走了。”赵保军只能垂着头离开。

张德胜声音挺大,后厨的王兰香和张顺听到动静都跑了出来。

母子二人看到战战兢兢站在那的苏嵘和她的助理,脸色皆是一变。

这段时间没再见过她们,他们一家人本来都放松了警惕。

没想到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终究,她还是又来了。

赵保军一走。饭馆里没了外人,苏嵘看着这面色不善一一家三口。

最终鼓起了勇气,“张大哥,嫂子,我想和你们聊聊。”苏嵘恳切的请求道。

“不好意思,苏老板,我们挺忙的,没时间跟你闲唠嗑,你们要是吃饭,就稍等一会。”

张德胜看都没看她一眼,就拒绝了。

苏嵘走到张德胜哥王兰香面前,没给他们逃避的机会,“张大哥,嫂子,我知道,你们已经知道了,我和孩子的关系。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行吗?请给我一次机会。”

听闻苏嵘的话,一家三口面色同时一紧。

王兰香嘀咕道,“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不吃饭就请回吧。”

说着转身就要往后厨走。

“嫂子,我知道,你能听懂我的话。”苏嵘急忙上前拦在王兰香面前,示意周倩将鉴定书拿出来。

周倩会意,从包里掏出文件恭敬的递到苏嵘手上。

苏嵘将手中的文件摊开来,“张大哥,嫂子,这是我托人做的我和张柠的亲子鉴定书,DNA匹配度高大百分之九十九,她就是我的亲生女儿,我不会弄错的。”

张德胜看到苏嵘拿着的什么文件,他眼底闪过一抹慌乱,更多的是惧怕。

这个什么鉴定,他们不懂,但他从电视里听过,好像是比以前的滴血认亲更科学的确定亲子关系的方法。

这个苏老板,竟然连鉴定都做过了?

这是铁定了心要带走柠柠?

思及此,张德胜怒了,“苏老板,你啥意思?拿着个我们看不懂的破鉴定就想抢走我们的女儿?”

苏嵘弱弱的解释,“张大哥,我不是这个意思。”

张德胜黑着脸,既然躲不过,索性跟她正面刚,“那你啥意思?没错,我承认,我家柠柠不是我们亲生的。但是,她是我们捡来的,是她的亲生父母不要她,我们捡回来养大的。你现在这是想干啥?孩子十八了,成年了,你拿着个破鉴定来跟我们抢孩子来了?这世上咋有那么好的事呢?你以为你是大老板,就可以想怎样就怎样?”

张德胜一番话,说的苏嵘低着头,面上满是愧疚之色,没有一句反驳。

王兰香又接了话,“我们掌柜的说的对,以前你干啥去了?一个月大点的孩子,还是冬天,你都忍心把孩子扔到路边,你这人到底有没有长心?过去了这么多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敢跑来找孩子?是不是觉得你有钱了,孩子就会认你?我们就会原谅你?”

苏嵘听着这些扎心窝子的话,内心各种情绪交加,已经哭成了泪人,“嫂子,我是有苦衷的!我知道,我现在不管怎么解释都没用!当年放下孩子是我错了!可我放下她,是希望好心人捡回去能保住她一条命,跟着我只有死路一条……

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没用,我犯下的是不可原谅的大罪。可您同为女人,你设身处地的想想。如果不是真的走投无路,我怎会舍得放下孩子?”

王兰香本就是刀子嘴豆腐心,看着苏嵘哭的伤心欲绝,面色苍白,身子摇摇欲坠的样子,她顿时有些心软。

她说的对,同为女人,她完全能理解一个母亲的心,若不是实在无力抚养,又怎么忍心丢弃孩子?

她刚才说,如果不放下孩子,孩子跟着她,就是死路一条。

“那你当初到底为什么丢弃孩子?孩子的父亲呢?”王兰香语气软了下来,好奇的问。

苏嵘见王兰香对她态度温和了许多,心底一暖,刚要开口解释,张德胜威严的声音就响了起来,“问那么多干啥?你同情她是不是?”

王兰香被张德胜厉声一吼,顿时清醒。

对啊,她问那么多干啥?

总之,她丢弃孩子就是她的错。

别想打同情牌。

张德胜无视她哭花的脸,和哽咽的声音,毫不留情的沉声道,“苏老板,我不懂你说的什么鉴定,我也不是自私霸道的不想让我女儿认她的亲生父母。关键是我们柠柠自己有主见,她说了,她是被人不要遗弃的,所以根本没有找亲生父母的打算,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不是他们不让张柠认,是张柠自己不想认。

苏嵘抹了把眼泪,说的情真意切,就差下跪了,“张大哥,我背着张柠私下过来找你们,是因为我尊重你们一家人。我知道,你们可能看不起我,觉得我狠心,不配为人母。您刚才的话,我很欣慰,只要您不给孩子施加压力,不要让她觉得认我就是对不起你们,这就够了。其他的,我会自己努力,我想孩子总有一天,会明白我的苦衷,原谅我的。”

苏嵘由衷的欣慰和感激,这一家子,真的都是很好的人。

她的女儿,能被他们养大,是孩子的福气,也是她的福气。

如果是像那天冒名认亲的那个张德福一家子那种人,苏嵘觉得倒好办,给一笔钱绝对就能搞定。

如果一笔钱搞不定,那就给两笔。

可偏偏,像张德胜家这样憨厚实在的人,如果拿钱,那是侮辱他们。

她若是拿钱砸了他们,今天张德胜怕是会将她打出去。

张柠更不会原谅她。

她只能慢慢的用她的真心,来感化他们。

苏嵘的话说的很得体,张德胜也没法再给她脸色,或者威胁她不许和张柠见面之类的。

毕竟,他刚才话都说出去了,他话里的意思,不就是只要张柠想认,他们不会拦着?

从顺子饭馆出来,苏嵘想到那个身穿迷彩装的年轻小伙,她朝周倩问道,“那个叫什么赵保军的年轻人,会不会是喜欢张柠的姐姐?”

周倩想到他在顺子饭馆献殷勤,还提到了张莉,她点头,“应该是。”

苏嵘吩咐,“你想办法打探一下张莉对他的意思。如果是两情相悦,那小伙子去应聘的时候,就给他个高点的职位吧。”

周倩应声,“好。”

苏嵘一边走着,又多提了一句,“那个小伙子刚从部队转业,看着一身正气,给他个适合的岗位,未来会是个人才。我们工厂刚起步,能从本地招到合适的人才,比从其他地方借调划算。”

“董事长,我这就是办。”

苏嵘摆了摆手,“不着急,先去休息吧,坐了一夜火车,补个觉再说。”

苏嵘打发周倩去睡觉休息,她自己则是开始想办法,该如何能和张柠坐在一起,解释关于她身世的事。

她会给自己这个机会吗?

先不说原谅,她能给自己一点时间,让她将当年的情况,说给她听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