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李二愣有媳妇了/重回九零俏时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玲提着打包好的牛肉面从面馆出来,正好远远的看到来过培训班给他们上过课的那位周特助,和一位衣着气质各方面都不凡的女性往面馆这边走来。

楚玲手上提着打包的牛肉面,本想等她们走回来打个招呼,只是,不知周特助和对方说了什么,俩人又往凉粉摊那边去了。

楚玲怕楚逸饿着,便没等,提着面急忙往家走了。

她走在回家的路上,想到周倩身旁那个隐约看到的面容,感觉透着股熟悉的感觉,虽然隔的比较远,只是那么一瞥,也没看清楚对方的具体容貌,此时,楚玲心里总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楚玲听说这两天有个大领导要来,她想,周倩身边那个看起来端庄优雅的女人,应该就是从外地过来的。

楚玲转念一想,人家大领导身边的人,怎么可能和她相熟或怎样,应该是她的错觉。

她苦涩一笑,如今待在这个小镇,为了儿子,就算有京都的熟人,她也应该尽量避着为好。

张柠在饭馆吃完饭后,打算回学校。

张顺叫住了她,向她说道,“柠柠,秦总那边需要的豆角,我早上和王福来聚贤楼的一同采摘了给他们送到工地,价格都是统一价,六毛一斤。”

那天,王福来跟着张顺去地里看过以后,便很爽快的决定,让张顺给他每天早上送三十斤豆角到磐石镇。他骑着摩托车去聚贤楼上班时,正好带过去。

张顺看得出对方对他家地里新鲜的绿色蔬菜很满意,便趁热打铁,让王福来别扣那五分钱的路费,王福来也是真心想合作,最后拍板定了六毛的单价。

张柠笑道,“好,大哥,你看着办吧。”

张顺认真起来,也很靠得住,这些事交给他办,张柠觉得很放心。

张德胜郑重其事的叮嘱她,“柠柠,你要认真复习,好好考试,这次无论如何,可不能太差了,不然开家长会,我这老脸实在……”

想起去年张柠考了个倒数第一回来,他被老师当场点名批评的事,张德胜这脸就烧的慌。

实在是太丢人了。

很多家长甚至当时好心的劝他,别供了。

日子过得这么苦,花这糟心的钱干啥!

张柠被张德胜说的脸上有些挂不住,更多的是愧疚。

以前她不止自己丢人现眼,还带着一家人都成了笑柄。

不论是在村里还是学校,都被别人指指点点。

“爸,你放心吧,这次我一定争气。”张柠看着张德胜,郑重的保证。

就算考不了全班第一,至少,不会是倒数第一。

根据前两天的测试分数,再依照八班的整体水平,她怎么着也能进前十。

当然,进了八班前十,并说明不了什么。

依四中的教学质量,就算全年级前十,都未必能考上她理想中的大学。

这学期结束,如果她的理科成绩依旧不理想的话,只能去京都投奔师父,给她找个冲刺班了。

“我相信你,这次一定可以,快去吧。”张柠的努力全家都看在眼里,张德胜想。以他们家闺女的聪明劲,只要肯刻苦学习,不怕成绩上不去。

张柠要回学校,张莉和她一起出来,打算去镇小学培训的教室。

下午培训班第一轮学员要考试,如果合格,理论培训就结束了,将进行另一批工人培训,因为场地有限,一次性没法容纳太多人,便只能分开培训。等机器到位后,培训合格者,将进行实践操作。

路上,张莉神秘兮兮的告诉了张柠一件事。

听的张柠惊呆在原地,眼睛睁的像铜铃,半晌回不过神来。

张柠错愕了好一会,才结巴着像张莉确认,“姐,你说啥?李二愣……有媳妇了?”

李二楞的情况,咋能娶上媳妇呢?

谁家父母放心将姑娘嫁给他?

就算是出高额彩礼,怕是都不会有人愿意。

除非换亲,关键是二楞家也没女儿啊。

不是张柠歧视二愣,实在是……

以他的智力来讲,二愣还是个宝宝啊!

他怎么就娶上媳妇了?

张柠实在百思不得其解,看向张莉,再次求证,“真的假的?谁给做的媒?从哪里说的媳妇?”

“谁会给他说媳妇!”张莉小心谨慎的瞧了眼四周,见没人,才凑近她,神秘莫测的低声说道,“是从人贩子手里买的。”

“啥?买的?”

听到这个消息,张柠更加惊愕了,二愣家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这胆也忒大了!

她怔怔的看着张莉,再三确认,“不是,姐,你说真的假的?老李家胆子咋那么大呢?拐卖人口,那可是犯法的。”

张莉鄙夷的撇了撇嘴,语气幽幽,“他们管啥犯不犯法的,只要能给二愣拾掇个媳妇。再生个一男半女,趁老李叔他们老两口还年轻,给二愣把孩子拉扯大,二愣后半辈子也算有依靠可。为了傻儿子,豁出去以身试法呗。再说,咱们这里,这种事他们家也不是头一个。谁会缺德的跑去派出所告密?”

听闻张莉的吐槽,张柠实在觉得可笑,“生个一男半女?你开啥玩笑,二愣那情况,哪个女人愿意跟他生猴子?”

张柠想起前世看过的那些电视剧和新闻里,被拐妇女的悲惨命运。

她的心情变的沉重起来。

没想到这种事,竟然发生在了他们巷子里的邻居家。

张柠的思绪陷入回忆中,她努力回想着前世李二愣的情况。

前世这个时候,她已经离开了家,并不知道李二愣是不是买过一个媳妇。

后来,也没听说李二楞有孩子的事。

这一世,这种事,让她给碰着了。

张柠的心情,变得不淡定起来。

然而,张莉的话还没完,她说完李二愣家的八卦,又凑近她,说道,“柠柠,我跟你说,我今天早上,无意间听到爸妈聊天。妈听到二愣有媳妇了,又想到了大哥还单着,她一个劲的唉声叹气,而且,她竟然说,连二愣都有媳妇了,他比大哥还小着一岁呢。妈的语气满是羡慕,而且,她还给爸出主意说,让爸打听一下老李叔,这个姑娘的来路,还有价格。”

张莉从早上无意间听到她爸妈的聊天,心里就不踏实。

生怕他们一心急,做出什么荒唐的事来。

“妈这话啥意思?她该不会是想……”张柠反应过来张莉话里可能要表达的意思,一脸惊恐的看着她,后半句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她妈该不会是想,给大哥也以同样的方式拾掇一个?

这也太疯狂了!

张莉见张柠反应如此之大,急忙说道,“不过,我听到爸骂她了,说这种事,咱们可不敢做,人要是跑了,人财两空,鸡飞蛋打。”

张柠语气相当气愤,“人财两空是小事,关键这是犯法的!这些人为了儿子,为了传宗接代,连命都不要了,竟然敢干这种事。”

她妈想儿媳妇,真是想疯了。

这段时间刚消停了,李二愣买个媳妇,又把他们那股子焦灼的劲给勾起来了。

“姐,你咋不早点告诉我这件事?”张柠的语气透着埋怨。

张莉解释,“那不是大哥在吗?我哪敢说,大哥要是听到爸妈想给他用不正规渠道娶媳妇,他的自尊心往哪搁?”

张柠闻言觉得的确是这个理,这事怎么着也不能让张顺知道,不然他会发飙的。

“也是,晚上回去你好好说说他们,别人家干啥就胡思乱想,盲目效仿。不过。你也留意着点,一起培训的姑娘中,有没有适合大哥的女孩子,多和人套近乎,给大哥介绍一个。”

“知道了。”张莉安慰道,“妈也就是那么随口一说,你别当真,我回去会说他们的,快走吧。”

姐妹俩走在街道上,她好奇的问张莉,“姐,那二愣媳妇你有见过吗?长得怎么样,看着多大了??”

“我哪能见的着?二愣家大门从昨天开始一直关着,肯定是怕人跑了。”

“真是造孽!”

张柠在和岔路口和张莉分开,一个人往学校走,因为张莉突然带来的这个消息,她的心底极度不平静。

不只是为愚昧的农村人的思想感到悲哀,更重要的是,打心底同情那个姑娘。

她作为活过一世的新时代年轻人,遇到这种情况,不论从哪方面讲,不应该袖手旁观。

可是……

她该怎么办?

报警吗?

如果这件事被村里人知道,怕是全村人会跟她拼命,他们一家都会成为过街老鼠。

村里人,在这种问题上,总是出奇的齐心协力。

本村适婚年龄的男青年,能找到一个媳妇,简直是全村的喜事。

谁会管什么渠道,什么方式娶到的媳妇?

当然,也许有人会同情那个姑娘,但并不足以让他们出面解救她。

况且一旦报警,老李家,怕是有人会承担法律责任。

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不是她能承担的起的。

可她既然知道了此事,知道了村里竟然存在这么罪恶的事,她又怎能视而不见?

张柠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之中。

她甚至在内心祈祷,希望那个姑娘能吉人自有天相,顺利从二愣家逃出去。

可同时她也清楚,如若没有外人接应,这种可能性极小。

毕竟,二愣家早有防备。

大门都不开,怕是一只苍蝇都很难飞出来。

张柠在心底愤愤的责怨,平时老李叔看着挺实在一人,为了儿子,怎么能做出这么可怕的事。

张柠回了学校,一下午,都有些心不在焉。

她总觉得自己有义务,站出来帮那个姑娘一把。

同样作为女孩子,她完全能体会那种绝望,痛苦。

可她该怎么办?

能怎么办?

她拿起书本就觉得烦躁,自己读着圣贤书,若是连这点见义勇为的觉悟都没有,自己都无法面对自己。

她扔下课本,趴在桌上,叹着气,一脸苦恼。

“喂,你唉声叹气干嘛?明天就要考试了。”楚逸被她消极的哀叹声吵的实在烦躁,语气不善的出声提醒。

张柠听闻楚逸的声音,从桌上支起脑袋,“楚逸,你说,我们读书是为了什么?”

楚逸被她冷不丁的问题问的一愣,沉默了几秒,他眸子微眯,淡淡启唇,“为了生存!更好的生存!”

“生存?”张柠听着他给出的答案,若有所思的看了楚逸一眼。

他读书是为了生存。

可她并不这么认为。

学习知识,是为了进步。

只有个人进步了,社会文明才能跟着进步。

可如今,在她身边发生了如此罪恶的违法勾当,她一个读书人,一个有着先进思想的年轻人,她若是坐视不理。怕是一辈子都都会受到良心的谴责。

张柠继续趴在桌上,脑海里天马行空的乱想着。

自己在这件事上,该持怎样的态度!

楚逸见她一滩烂泥一样趴在桌上,也不做作业,也不过来让他辅导功课,他眉心紧蹙,不得不再次提醒,“我劝你把心思放在学习上,赶紧复习。要是考砸了,可别把责任推到我身上。”

“哦。”她无精打采的翻开课本,强迫自己专注起来,一切等考完试再说。

因为要考试,这几天下午的放学时间,比之前延迟了半个小时。

等放学时,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平时张柠总是一放学就想甩开楚逸这个狗皮膏药,自己一个人自由自在又潇洒的往楚逸家走。

可是今天,不知是听到了那样的消息,心理作用作祟。她有点不敢一个人走黑路。

这个世界太危险了,如果落单,被人塞进麻袋就完了。

于是,放学后,她背了书包,没有脚下生风的跑掉,而是自觉的等了楚逸一起出教室。

对于她经常和楚逸出双入对的事,她也曾听班里同学嘀咕议论过,因此总是有意避开,加上高三学习繁重,大家也没心思深扒他们。

楚逸对于张柠今天主动等他的举动,颇有些纳闷,他怪异的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只是俩人并肩出了校门。

结果,一到校门口,一抹高大的黑色身影又毫无预兆的突然冒了出来,挡在了张柠面前。

张柠看清来人,拍了拍胸口,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哎呀,妈呀,你可吓死我了。”

------题外话------

今天病了,很艰难的写了四千,等身体好点了会补上的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