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那个流浪汉/霍先生,婚姻无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或许还是跟现在一样,一样的优秀,高不可攀。

也可能,商界从此少了一个强大的企业家。

到了雍景府,霍昀琛把车停下,女人望着他,那种眼神看得他蹙眉。

“奶奶还说了什么?”如果不是奶奶说了些什么,她不可能会这样。

庄思楠动了动唇,“奶奶什么都告诉我了。”

霍昀琛皱眉,“比如?”

“你父母的事,五年前的事。”庄思楠没有隐瞒。

话音一落,男人的脸色不如刚才那么轻松,眼神也变了。

“霍昀琛。”庄思楠去拉他的手,居然是冰凉的。

她紧蹙着眉头,眉宇间染上了担忧,“从此以后,我会陪着你,不论清贫还是富贵,不论健康还是疾病,我都陪着你。”

或许是情绪到了这里,她只想说这些可以让他安心的话。

被抛弃,被伤害过的人,看起来再强大,内心也是脆弱的。

她既然已经是他的妻子,就该与他一同承担往后的风风雨雨。

富贵时,陪他把酒言欢,一起看风花雪月。

落魄时,与他携手相伴,共度浮萍坎坷。

霍昀琛的手指微勾,缓缓的看向对面的女人。

她目光柔和且情深义重,说的话激起了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喉结滚动,轻咽着唾液,反握紧了她的手,“只是出于一时的同情吗?”

他害怕。

害怕她只是因为同情他的遭遇而一时情动许下承诺。

他宁愿什么也不要,只求她踏踏实实的陪在她身边,日久情长。

庄思楠摇头,“不是。”

“毕竟我们已经同甘共苦过。”说着,她笑了。

霍昀琛没有太明白她的意思。

庄思楠主动与他十指相扣,“为了你,我都吃了一个月的泡面,不算吗?”她歪头,俏皮的眨眼。

霍昀琛瞳孔微缩,随即放大,“你,都知道了。”

“奶奶说了,五年前你也在A国。”

“就是这样,你就想到我了?”

庄思楠摇头浅笑,“很多种原因,我们之间有很多种巧合,说不清道不明的。但是今天奶奶这么一说,很多的巧合好像都得到了解释。而我的印象里,真的没有你这样这一个存在。”

“今天有那么一瞬间,我就想到了当年遇到的那个流浪汉。好像把流浪汉安放在某个点上,一切都说得通了。”

“没想到,贝佳说的话都应验了。”庄思楠感慨着这冥冥之中发生的事情,就像是被安排好了一样。

“贝佳说什么了?”霍昀琛好奇,她们会说她什么。

庄思楠笑道:“她开玩笑说,你可能就是当年那个流浪汉。只是,我没有信。这个世上,不可能有这样的巧合。”

她又笑,“但命运就是这么神奇。五年前,我的一个无心之举,在五年后结了这么大一个果。我也没有想到,你会把那件事,记得这么深。为此,还搭上了自己的婚姻。”

“不是搭上。是求之不得。”霍昀琛握紧她的手,“你不知道,那天,我的世界是黑暗的。而你,就是一束带着温暖的阳光,照进了我的世界。”

没有人知道当时他是怎么活下来的。

……

那是在得知父母出事之后的第二天,他第一时间想回去,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跟他开了个玩笑,那天下了很大的雨,雷鸣闪电,A国所有的机场航线都停飞了。

第二天,天气是晴朗了。

但是飞往京市的航班被取消了。

很多时候,就是有这么多的巧合。

两天的时间,他整个人跟失了魂魄一样,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如同行尸走肉。

没有修胡子,没有洗头发,没有换衣服,整个人完全变了样。

明明想做的事情很多,却无能为力。

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无能过,那一瞬间,他的世界失去了色彩。

随便找个了地方坐下来,脑子是混乱不堪。

木讷的看着周围,全都是灰白色的。

心脏痛得麻木了,连呼吸都是冰冷的。

忽然,一个人从他面前走过。

如同其他人一样,看了他一眼,便走了。

没有多的停留。

只是,她走了,又退回来了。

不止退回来,还坐在了他的身边。

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坐着。

那一刻,他感觉到了身边有了温度。

“来来往往这么多人,我注意到了你,你说这是不是缘分?”女孩子的声音很清脆,透着一股子桀骜不驯。

他没有说话。

或许,这是缘分。

她此时的心里,应该也装着让她难过的事。

不然,她为什么会停留?

女孩子也不在乎他是不是给她回应,继续说:“一个人没有什么不好的,因为周边的人对你都不好的时候,就觉得一个人真的挺好。”

她自顾自的说着话,能够听出来,她应该是被什么人伤了心。

如果是以前,他不会多听她说一个字。

现在,他听进去了。

想要说两句安慰的话,他又说不出来。

因为他现在没有资格去安慰任何人。

“老兄,这个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也没有永远的暗无天日。遇到再大的事,我们也得保持一颗平常心,努力的活下去不是?只有努力的好好活着,活得越来越好,才能够让那些痛恨我们的人,越来越不爽。”

“所以,现在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振作起来,把头上的那片乌云拨开,让灿烂的阳光洒进来,这样我们才能重新开始。”

女孩子是在安慰他,也是在安慰自己。

她站起来,从口袋里抓出一把钱放到他手上,“不管你是为了什么而变成什么样子的,但如果我们还能见面,希望你意气风发,骄傲的把尾巴翘上天。钱不多,我的一点心意。好好的去理个发,换套干净的衣服,去面对那些让你变成这个模样的事。”

“我们要相信,这个世上,除了让别人爱我们,最重要的是要让自己爱自己。”她站在他面前,对她露出一个明艳动人的笑容,“加油啊。”

说完,便走了。

她走后,他呆呆的看着手里的那一把钱。

那上面,还有她的温度。

那个笑容,在他眼前挥之不去,直到印入脑海里。

她说:“没有过不去的坎,没有永远的暗无天日。”

她说:“遇到大再的事,我们也要努力的活下去。”

她说:“要骄傲的把尾巴翘上天。”

她说的话,每一个字,都刻进了他的脑子里,如同一点点光芒,慢慢的汇聚,把他心头的那些阴霾全给吹散,清除了他心里的郁结。

……

回想着当天的事,宛如昨日才发生。

霍昀琛抓紧她的手,放在唇边,“你说过,再见面时,希望我意气风发,骄傲的把尾巴翘上天。我想,我应该没有让你失望。”

庄思楠已经忘记当初自己说过什么话了。

他现在认真的样子,她也相信当初她可能说过这种话。

勾扬着唇角,“忽然觉得,自己捡了个大便宜。”

“如果不是你,可能就没有现在的我。”霍昀琛吻了吻她的手背,“我很庆幸,当初遇上了你。”

庄思楠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那只是一时兴起。当时心情也不是很好,大概觉得两个情绪都不好的人可以互诉一下心里的苦。开解了你,也是在开解我自己。”

“当时,你心情为什么不好?”

“也没有什么,反正都是因为秦家那点屁事。”庄思楠摇摇头,“还好,现在跟秦家没了关系。”

霍昀琛握紧她的手,“还好,一切都刚好。”

庄思楠抬眸望进他的眼睛里,是深情的,柔和的。

“我们的缘分,没想到开始的那么早。”比她认识梁覃还要早。

“所以,我们是天注定的。”

庄思楠却挑了眉,“不是。”

“嗯?”

“那个时候,我可没有前男友。”现在终于知道他的前女友是个什么来头了。

突然有点庆幸他的前女友抛弃了他,不然她可能就没有机会去开解他了。

有个女友在身边,也不至于落魄的跟个流浪汉似的。

霍昀琛轻叹一声,“那个时候是家里介绍的,见过几次面,吃了几次饭,连手都没有牵过,也算不得女友。”

“这是觉得有些遗憾?”庄思楠斜挑着眉。

“没有。大概那个时候就觉得,我跟她没有什么缘分,没有做过任何会让我现在觉得后悔的事情。”霍昀琛深情的凝视着她,“把所有的第一次留给你,我才不觉得遗憾。”

庄思楠抿着唇笑了。

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总是让人不得不认真对待。

其实只是一句玩笑话,他也会认真的解释。

这样的男人,太少了。

“郑意可跟她认识吧。”

“嗯。”

“我就说嘛。”庄思楠轻哼一声,“她说得你跟你前任好像情深意重的很,就是想给我增加心理负担。”

霍昀琛说:“任何人说的话,你都可以来向我求证。我对你,绝对不隐瞒。”

“除了你,也没有人说的话能够伤到我。”

以前是不在乎,所以无所谓。

现在是信任,所以都不重要。

霍昀琛探过身,将她拉进怀里,紧紧的抱住,“谢谢你,思楠。”

庄思楠双手缠在他的肩膀上,笑着说:“我也谢谢你,如此信我。”

……

每个人来到这个世上,总有一个人在某个地方等着他的到来。

过程或许有些艰辛,但命运总会把他们安排在一起。

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这一生才不会留遗憾。

平时里做的一件普通简单的事,看起来寻常无比,但都是种的因,有一天,也会结果。

庄思楠永远也没有想到,当年的一个随心举动,让她得到了上天如此眷顾,遇上了她从来没有勾画的男人,陪她走完这一生。

……

夜里。

庄思楠躺在霍昀琛的怀里,把玩着他修长的手指,一节一节的比划着。

“五年前,发生了什么事?”她想了一晚上,还是想问。

奶奶只是说了结果,没有说过程。

一个人要有多大的勇气,又是被逼到什么样的绝路才会选择跳楼啊。

虽然她没有见过他父亲,但她总觉得生了这样一个儿子的男人,不可能懦弱到去跳楼。

他的手指微僵。

庄思楠仰头看他,“如果你不想说,可以不用说。”

霍昀琛将她抱紧,“五年前,霍氏只是一个小公司,却是行业里的佼佼者,父亲的生意也是越做越大,最后成立了霍氏集团。当年父亲是董事长兼总裁,还有数十名股东,渐渐的,生意布满全国,走向了国际。”

“我一直在国外,对国内的情况也是通过打电话了解。有一段时间,母亲跟我说,集团内部闹矛盾。她让我不要担心,工作上难免会有这些问题。再之后,集团的项目陆续出现了问题,我要回去了解情况,父亲不允许,他说他能解决。”

“现在想想,当时我要是回去了,或许就不一样了。”言语里,透露出悔恨。

庄思楠握着他的手,知道那段回忆会让他痛苦。

“在出事的前两天,集团突然来了很多检察员,他们收到父亲行贿赂的证据,要带他回去审问。之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父亲又被放回来了。”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哽了又哽。

庄思楠揪着心,再坚强的男人,也有不可触及的伤痛。

她有些后悔去揭这层疤,但是作为他的妻子,她理应知道公婆是怎么离开的。

知道了,才能为他分担。

“只隔了一天,他就从霍氏集团的顶楼,跳了下去。”他深呼吸,“母亲跟父亲十分恩爱,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当晚精神就不对了。第二天,她说要去给父亲送饭,没等人拉住,过马路的时候,出了车祸。”

庄思楠心疼的将他抱紧。

原本一个完整的家庭,突然就变得七零八碎,没有哪一个人能够无动于衷。

每一个人,都有一颗柔软的心脏,都会被一些事情所伤。

“霍昀琛,别怕,以后我陪着你。”她抱紧他,跟他许着承诺。

霍昀琛双手缠在她的腰上,用力收紧。

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深深的呼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