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再遇,熟悉/重生八零:娇俏农场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爱我的祖国》初赛三天,雁堂婶就忙了三天。

特别是中午太阳烈的时候,一箱雪条不到一个小时就卖完了。没有冰箱,只有一个被铺上的棉被的泡沫箱。

泡沫箱装得不多,只能一遍遍的跑冰室取货。

从市一中到冰室的路不远,不适合开小四轮,又没有单车在,只能用跑的。炳堂叔一天下来,感觉双腿都不是自己的了。

有时候顶着太阳跑,汗流浃背。

抱着一箱的雪条往市一中跑,又时候实在忍不住了拿出一条塞进嘴里。因为双手要抱着泡沫箱,空不出手来吃雪条。

只能就这样张着口,含着雪条,然后有些冰冷有些甜腻的水从嘴角边流下,滴落在脖子上,衣领上。

也不知道做雪条的是什么糖?不太甜,却腻腻的。

“啊啊。”感觉嘴角都要被冻红了,冻麻木了。

火辣辣的脸,再加上冻得麻木的唇,冰火两重天。

“呼。”炳堂叔把装满了雪条的泡沫箱放下,伸手把嘴里的雪条拿出来,舔一遍。

天气太热,雪条融化快。

感觉还来不及吃,雪条就要融化了。

正在不停的滴着冰水,手上湿了。

炳堂叔加快速度舔,就怕浪费了。

看了地上的泡沫箱一眼,把雪条塞进嘴里,继续走。

走走停停,终于把雪条吃完了。

炳堂叔随意的在衣服上擦了擦手,摸摸嘴巴,“应该不红了吧。”可千万不能让老婆发现他偷吃。

阿雁禁止他吃雪条,说做雪条的冰水是自来水,不够干净,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老婆,我回来了。”炳堂叔把泡沫箱放下,然后开始帮忙卖雪条。

雁堂婶疑惑的看向炳堂叔的嘴,“你没有偷吃吧?”

“没有。绝对没有。我保证。”炳堂叔举起三根手指头,“我发誓。不信,你数,绝对是有多不少。”因为他拿货多,所以冰室老板送了十几根。

嘻嘻。

阿雁绝对不会知道。

“呵呵。男人发誓就和放屁一样随便,随时随地。”阿雁冷笑一声,“你嘴巴都被冻红了,还没有吃?都说了这些雪条的水不好。”阿雁有些压低声音。

自己不能吃,但可以卖。

阿雁瞪了炳堂叔一眼。

炳堂叔想要伸手摸摸嘴唇,最后忍住了,就怕阿雁是在套路他,只能硬着头皮坚持,“我没有吃。”

“懒得和你废话。赶忙帮忙。”

炳堂叔好像瞬间活了过来,有个火眼金睛的老婆真的要时时刻刻准备着如何‘求生’。救生圈,必须时时刻刻放在心里。

“好累。我真的好累。”

“感觉我要被累死了。”

炳堂叔抱怨着,真的太累了,好像直接躺在地上睡一觉。

然后被阿祖狠狠的教育了,作为一个大男人竟然连老婆都不如。

雁堂婶在想尽办法赚钱,炳堂叔竟然还在拖后腿,简直就是不能原谅。阿祖的拐杖戳得咚咚响,好像随时能打过来。

“哼。真不明白,阿雁怎么看上你?”阿祖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炳堂叔很委屈,“阿婆。你是我阿婆,你怎么能看不起我呢。”

“呵呵。你有什么地方能让我看得起的?是吃太多,还是做得太少?人长得丑没有关系,要勤快要肯干。”

炳堂叔真的要哭了,也只有阿祖会说他这样一张‘小白’的脸抽。现在谁不说他长得像郭富城?

“要是教坏了小胖子,看我不打断你的腿。”阿祖直接威胁,“以后都听阿雁的。大事小事,阿雁做主。”这样,她才能放心。

“我一直都听阿雁的啊。我老婆这么本事,我肯定听她的啊。”炳堂叔从来不是一个大男人主义的男人,相对于辛苦赚钱养家,他更喜欢貌美如花。

“我老婆能赚钱,我还努力什么?我还用得着辛苦努力?本来,我就已经走在别人前头了,发家致富第一人。我要是再努力,别人拍马都跟不上了。”

炳堂叔傻乎乎的掐掐小胖子的小脸蛋,“儿子,是不是?一个人总不能得到所有的好处是不是?我吃肉了,总要给别人喝汤的机会。既然我找了一个好老婆,辛苦赚钱的机会就留给别人了。”

这是什么歪理?

阿祖忍无可忍,直接一拐杖砸过去。

炳堂叔摸摸鼻子,乖乖的把拐杖捡回来塞在阿祖手里,“嘻嘻。我说笑的。我以后一定会听阿雁的话,认真赚钱,把小胖子养得白白胖胖的。”

“哼。”阿祖白了炳堂叔一眼,“平时要多帮阿雁干活,不能所有事情都塞给阿雁。你是男人,就要有男人的担当。”

结婚前,炳堂叔还会到各村去收杂货,勤快赚钱。但结婚后,一切都交给了阿雁。因为阿雁能干,所以他就越来越废。

“阿炳,快去进货。雪条又没有了。顺便进一些汽水。还有面包。”

“马上就去。”

阿祖看着炳堂叔手忙脚乱的跑出去的样子,无奈的笑了笑。

“小五,收钱了。”阿祖坐在精品店门口,大叫一声,陈白羽立刻跑过来。

“阿祖,你喝吗?”

“不喝。”

“饿吗?”

“不饿。忙你的吧。我渴了,饿了,会自己找吃的。”阿祖戳戳拐杖,觉得陈白羽把她当孩子了。

她身体硬朗着呢。

在农村,谁家八十岁的老人不帮忙带孩子?

不过,看着精品店的生意这么好,阿祖还是很满意,很开心的。做生意没有种田踏实和稳定,最怕的就是亏本。

但是,种田有多累,她有切身体会。

如果做生意能赚钱,当然是做生意好了,干手净脚的。相对来说,做生意也没有种田那么辛苦。

作为家里的老祖宗,当然希望孩子们越来越好的。

阿炳虽然不学无术,而且还有些懒,但胜在听话。有阿雁在,阿祖是放心的。不管是文斗还是武斗,陈阿炳都不是阿雁的对手,能瞬间被碾压秒杀。

只要阿雁愿意,陈阿炳就是如来佛掌心的孙悟空,看着威风凛凛,其实蹦跶不出手掌心。

阿雁在卖面包和雪条、汽水,陈白羽看顾精品店,虽然忙但也不乱。

小胖子坐在阿祖身边,手里捏着一只小青蛙,用力一捏小青蛙就会‘呱呱’的乱叫。

“阿祖,我饿了。”小胖子拉着阿祖的手,委屈兮兮的。他在这里已经坐了很久了,一点都不好玩。

小胖子想要去校园里玩的,但里面的人太多了。

球场、操场、校园都是来参赛的学生和带队老师,阿雁不可能让儿子到处乱闯的。要是丢了,连怎么找都不知道。

她从越南到广东,可是见识了不少这样的事情。

阿雁把小胖子拘在阿祖身边,不让他乱跑。

“我们去买吃的。”阿祖牵着小胖子的手,和雁堂婶说一声,“我在附近走走。”

阿祖带着小胖子去市一中正门口附近的一家小饭馆。这家小饭馆的老板是一对老年夫妻,看起来卫生干净,最重要的是分量足。

现在的人吃饭讲究的不是卫生干净,而是分量足不足,能不能吃饱。

“阿祖,我想吃糖水,不想吃饭。”小胖子拉着阿祖的手,“吃甜甜的糖水。”

“好。我们吃个糖水。”

现在也还没有到吃饭的时间,小胖子说饿,不过就是无聊了,嘴馋了。阿祖带小胖子去喝糖水。

阿祖要了一碗牛奶。她老了,没有牙齿,平时很少吃其他东西。虽然老板娘推荐说凉粉草也很好很滑,但她拒绝了。

哪里的凉粉草能和农场的比?

小胖子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我要香芋椰汁西米。”

这是上次陈白羽带他来的时候给他点的,想了好一会才想起来。

“好。这是我们店的招牌。小孩会点。”

小胖子得意的挺着胸。

因为有比赛,所以糖水店的生活很好,几乎满座。阿祖坐在角落的桌子上,看着年轻青春的学生们说说笑笑、热热闹闹的脸,也情不自禁的勾起了笑容。

年轻真好。

这个时代真好,可以这样张扬的笑,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八卦。

“阿祖,很甜吧。”

“嗯。甜。”

“阿祖,喜欢吧?”

“喜欢。”

小胖子笑眯眯的,“我们明天还来。”

“呵呵。”阿祖没有接话,小胖子套路失败。

阿祖带着小胖子吃过糖水后就打包了三份回去给陈白羽他们。在路过教师住宅楼外面的时候,看到一群小屁孩正蹲在一起玩泥沙。

“没有水,怎么办?”

“谁回家拿水?”

“我家没有能装水的东西。”

原来几个小屁孩想要玩泥沙,但没有准备水,然后看着一堆干沙无奈的谈论应该拿什么东西装水而又不被家长责骂。

“谁让你上次喝汽水的时候把汽水瓶给扔了。”

“我又不知道今天要玩泥沙。再说,我妈说了汽水瓶能卖钱,我不能扔,也不能随便拿出来玩。”

“要不,我们买一瓶汽水?”

“谁有钱?我没有。”

“我也没有。”

......

小胖子看着这一群小哥哥很疑惑,为什么一定要用水?不能用尿吗?

他在农场玩泥沙的时候都是直接用尿的。

你一泡,我一泡,要多少水没有?

难道是因为小哥哥们都没有尿?

小胖子高高兴兴的跑过去乐于助人,“我有尿。”

一群小哥哥傻眼的看着眼前的小傻子,说的什么傻话?

“有尿就撒,关我们什么......”事?

然后就傻眼的看着小胖子直接尿在那堆泥沙上,“有水了。能玩了。”

一群小哥哥看看小胖子,然后看看地上的泥沙。

好像打人怎么办?

“姐说做好事不留名,不用谢。”小胖子扯起裤子,高高兴兴的走了。

麻蛋的。

谁要感谢了?

他们是想要打人好不好?

哪来的乡下小傻蛋?

阿祖无奈的摸摸小胖子的头,然后给几个小屁孩道歉,再给他们五角钱,让他们去买一瓶汽水分着喝,然后就有空瓶子装水了。

“阿祖,他们真傻。”有尿都不会用。

“呵呵。你聪明。”阿祖笑了笑,也不多说。因为农场的小孩子的确是这样做的,甚至还会比赛,看谁尿得远,谁尿得多。

农村小孩子的快乐,别人不懂。

城里小孩的矜持,别人也不懂。

“阿祖,我想回家了。”小胖子突然说道。虽然城里有很多玩具,但没有小伙伴。他想农场的小伙伴了。

和小伙伴们一起玩泥沙,一起过家家。

“等你姐比赛后,我们就回家。”阿祖也想回家了。

城里好像什么都好,也好像没有什么好的。

“阿祖,我们回家吧。”小胖子可是记得,这个时候家里会有很多野果的,还能下河摸鱼洗澡。

“好。”

陈白羽的初赛轻轻松松就过去了,然后是决赛。

拿到总决赛名额的时候,陈白羽一点不意外。她一个给别人做过演讲的人,要是在这样不专业不规范的朗诵比赛上都不能进入总决赛,就真的要质疑举办方是不是有什么黑幕了。

陈白羽高兴,炳堂叔和雁堂婶也高兴,最高兴的就是阿祖了,直说她家小五有本事,有出息。

小胖子拍着心口说要向姐姐学习,以后也考大学。

陈白羽笑着捏小胖子的脸,“这和考大学有什么关系?”

“别扯他的脸。把脸给扯大了,丑。”阿祖赶紧制止陈白羽作恶的手。

小胖子傻乎乎的摸摸自己的脸,“还是圆嘟嘟的。漂亮。”

“男人说什么漂亮。要说帅。”炳堂叔在儿子的额头上用力一点,小胖子直接后退两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帅气的男人摔跤也是帅的。”

是的。

因为‘四大天王’的存在,大家发明了一个词‘帅’。现在形容男人长得好,不再是‘俊’‘靓’而是‘帅’。

以前是靓绝羊城,现在是帅爆羊城。

以前大家夸赞男人有钱有颜有形,会用一句像‘东山少爷’,现在则是用,好像‘四大天王’里的谁谁。

‘西关小姐,东山少爷’,生女孩希望她像西关小姐,端庄优雅大气;生男孩则希望他像‘东山少爷’,有钱有颜有形。

不过,现在夸赞人都变成了‘哇。你好像周慧敏。’‘哇。你比四大天王还要帅。’

炳堂叔这个追着明星跑的老男人,在说话上当然也是不落后的。

“我儿子就是帅。我像郭富城,你像刘德华。”炳堂叔抱起儿子,你捏捏儿子的小鼻子,“多捏几下,可能就能有刘德华那样的鹰钩鼻了。”

陈白羽差点笑了出来,郭富城和刘德华有什么关系?你和郭富城、刘德华有什么仇什么怨?要这样诋毁?

“好了。别说那些有的没的,好好的孩子都让你给教坏了。”阿祖立刻瞪了炳堂叔一眼,“以后不许对孩子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话。”

“嘻嘻。”小胖子很有眼色的抱着阿祖亲亲。

炳堂叔很无奈,“阿婆,我是在教育儿子。”

“我还是再教育孙子呢。哼。”

好吧。

炳堂叔认错,他是孙子。

把小胖子交给阿祖,炳堂叔和阿雁去算账。

最近市里举办的这个《我爱我的祖国》的朗诵活动,让他们赚了不少钱。炳堂叔和雁堂婶只是在市一中的西门口,一天就能卖出几百根雪条,更不要说张天浩和他手下的小弟。在其他赛点摆小摊,也是赚得盆满钵满的。

“小五,什么时候总决赛?”

“十天后。”陈白羽已经拿到总决赛的名额,雁堂婶和炳堂叔想的则是那天去摆摊卖雪条和汽水。

“最好从农场拉一车甘蔗过来。现在的天气肯定会好卖。”大人不像学生,喜欢雪条,喜欢汽水。

相对于这些,大人可能会更喜欢甘蔗。

虽然,总决赛有学生,但也有大人。雁堂婶立刻就想到了农场的甘蔗。用山泉水灌溉的甘蔗比一般的甘蔗要清甜,最适合夏天。

“炳堂叔,你什么时候回去?明天吗?”陈白羽一边吃着阿婆炒的南瓜子,一边问。这些南瓜子是炳堂叔上次从农场带过来给她的。

炳堂叔和雁堂婶上次回去帮忙处理丽花堂姐的事情,因为吵吵闹闹了好几天都没有什么结果,炳堂叔厌烦了,不耐烦的带着阿雁就到市里来了。

“哎。也不知道吵什么?”炳堂叔是真的很烦。作为家里的一员,不能不回去,即使不能帮忙也可以充当人数,壮大声势。

但回去后,他又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

丽花不干人事,但这是丽花的错,凭什么要求他们全家一起承担?

“荔枝根的人说要赔五万。他们怎么不去抢。”炳堂叔还是有些愤愤不平。要知道,多久才能赚到五万?

现在一个月也不过一百多的工资,不吃不喝一年也就一千多,然后十年一万多......

炳堂叔觉得赔偿太多,陈白羽却觉得太少。

一条人命,居然只值五万。

真的太不值钱了。

而就因为这五万,两家人,两村人商讨不下,一方觉得太多,一方坚持不让。

条件没有谈妥,摆放在大堂伯家门口的棺材就一直在。

不是没有想过要偷偷挪开,但挪也是有讲究的。因为这是被敲锣打鼓送过来的,棺材的前方还插着香,摸着丽花家婆的血。

老一辈的人都迷信,说这棺材也是有生命,有人人知的,都在看着大堂伯一家呢。

如果私自偷偷的被挪走,是要受到诅咒的。

既然送来的时候做足了姿态,送走的时候也必须一步不能少。

谁送来的,谁抬走。

“其实,五万不多。”阿雁觉得要是谁了杀了她妈,她肯定是要杀回去的。别说什么五万,就是十万也不愿意。

“我就不想回去。天天吵。烦死人。丽花这‘死女包’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最好就是跑路的时候给摔死了。害人精。”

如果五万是要丽花赔,谁都不会觉得多,谁都不会有意见。

但现在丽花跑路了,这五万就是要大堂伯一家陪。大堂伯不是只有丽花堂姐一个孩子,他还有好几个儿子女儿。

堂哥堂嫂他们也是不会答应的。

他们不可能愿意为了一个已经外嫁的女儿背上五万的债务。

本来生活就不富裕,要是在再欠五万的债,他们还要不要过日子了?大堂伯应该也不愿意让儿子猛背负这些债务,但他自己肯定是拿不出来的。

“谈了这么久都没有结果。”这段时间,炳堂叔来来往往已经好几次了。每次都没能谈拢,浪费时间。

陈白羽也无奈,她爸妈还在农场呢。

东莞的杂货铺和废品收购都暂时关门,就为了丽花堂姐的破事,损失了多少?

“小五,你聪明。你想想,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两家人尽快谈妥?真的好烦哦。”炳堂叔扯扯陈白羽的头发。

“没有。”陈白羽摇摇头。就好像雁堂婶说的那样,如果有人敢杀她妈,她肯定是要让对方付出代价的,不是死,也要生不如死。

一条人命,怎么可能就这样轻飘飘的五万就过去?

“要不。就答应吧。想想,好像五万也不多。”炳堂叔抿抿嘴,他现在有钱了,真觉得五万不多。

但想到要为了丽花出五万,应该就没有人愿意了。

陈白羽直接送他一个白眼,五万在农村能起个很漂亮的小楼房了。再说,丽花堂姐不在,谁给?

大堂伯和堂伯娘给?

怎么给?

他们已经一把年纪了,就算答应,别人也担心他给不起,还不起。

堂哥堂嫂给?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不会愿意?

“那这次回去也是没有结果的?”炳堂叔偷偷的看了一眼阿祖房间的方向,“小羽毛,你别忘了,阿祖早就想回去了。你的比赛拖不了多长时间了。”

“要是你比赛结束,丽花堂姐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好,你觉得阿祖会不会知道?”炳堂叔用眼神威胁陈白羽。

在炳堂叔眼里,陈小五最聪明,就没有能难倒她的事情。

“赶紧的,想个办法。”炳堂叔踢了陈白羽一脚,“我可没有耐心再为这些破事烦了。来来去去的,浪费了我多少油钱?。”

“让大堂伯答应吧。”五万真的不多。

在后世,杀人赔几十万几百万的都有。

五万真的是良心价了。

当然也和现在的生活水平有关。

炳堂叔嗤笑一声,“谁给?”

“大堂伯。”陈白羽看了炳堂叔一眼,“你借钱给大堂伯,然后让他慢慢还给你。以后赚钱会越来越容易的。”

炳堂叔抬头看向阿雁。

他家的事情全部是阿雁做主,花钱这样的大事当然也是她说了算。

阿雁想了想,点头答应,“不过,要写借条。”

“必须的。亲兄弟明算账。更何况,我们还不是亲兄弟,只是堂兄弟而已。”炳堂叔拉着阿雁的手,“你就是太好说话了。其实,我不是很愿意借的。”

五万这么多。

他还想成为村里第一个起小洋楼的人呢。

“没关系。我能赚。”阿雁笑得自信。

“老婆,我以后就靠你养了。你可不能让我没有钱花。”

陈白羽觉得牙疼,“你们是在秀恩爱?”

“是。这么明显的事情,你才看出来?小五,你是不是近视了?”炳堂叔靠过来,盯着陈白羽的眼睛看,“我看你学校有不少同学都带着眼镜,你要不要也配一副?钱不够的话,我可以赞助一些。”

“谢谢。不用。我视力好着呢。”

“那就好。陈小五,你人本来就矮,再带眼镜真的不好看。”

“还有,让阿春去报警吧。立案了,不管丽花什么时候回来,都要承担责任。杀人,不能因为赔了钱就当事情没有发生过。”这样太便宜她了。

“当然就是最好一辈子别回来。”阿雁不喜欢丽花,不希望有一天落魄的丽花突然又回来请求大家宽恕,原谅,然后大家还要看在亲人、血缘的关系上给她照顾。

这样就真的太恶心人了。

当初,阿雁刚嫁给炳堂叔的时候,也是受过丽花刁难的。

丽花不止一次的鄙视的叫她‘越南婆’,有时候还会朝着她吐口水,然后用本地话骂她。丽花以为阿雁听不懂本地话,所以每次都骂得高兴。

其实,她骂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阿雁都懂,不过是懒得计较而已。

有些人的错是会在放纵的路上越走越远的。

阿雁冷眼看着丽花作死。

这样的人,阿雁是绝对不会给第二次机会的。

阿雁也能肯定,丽花肯定还会回来的。像丽花这样的人,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根本就不适合在外面生存。

什么都不懂,还自命不凡的蠢货。

“啊?立案?那,丽花不就成了通缉犯了。”炳堂叔觉得这样不太好。不是担心丽花,而是担心家里其他的女孩儿。

毕竟,有一个通缉犯的姐姐,真不是一件光荣的事情。

“如果被小五的同学知道了......”会被鄙视的。

炳堂叔正不希望乖巧的小五被人明着暗里的被人叫‘杀人犯的姐妹’。

别人不会因为陈小五和丽花的关系不好,就否认他们是姐妹的事实。

哎。

该死的丽花。

“没关系。”陈白羽不担心别人的流言蜚语。现在读书也不像以前那样要看家庭,看成分了。现在只要你有本事考上,个人又不是为非作歹之辈就都能读大学。

陈白羽之所以不建议报警,是因为知道两个村的人肯定是要私了的,再加上也是为了农场其他的女孩子着想。

不是所有女孩都像陈白羽三姐妹这样幸运,能读高中,读大学的。很多女孩都是早早就出去打工,然后回来相亲嫁一个和老实憨厚的男人,然后就过一辈子。

像二姐有个同学,小学毕业后就结婚了,现在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了。每次二姐都感叹,一辈子就这样看得见结局了。

这几年,因为丽花堂姐太作,很多人家在挑选媳妇的时候,都不太愿意找大唐农场的,就怕不长眼找了个像丽花堂姐那样的。

那才是合家之祸。

一个坏女人能毁三代。

因为丽花堂姐的原因,很多人看农场的女孩都带着有色眼镜,担心农场的女孩都像丽花那样,是‘搅家精’‘杀人犯’。

本来,这件事就已经被闹得沸沸扬扬,要是再报警......就真的定论,然后都不能洗干净了。

哎。

现在这个时代,进一趟派出所都能成为人生污点,更不要说家里有个‘杀人犯’的亲人。这是要被所有人唾弃的。

也幸好大唐农场的民风好,否则,他们家早就被人泼粪水了。

但现在不报警,有一天丽花堂姐回来了......那肯定又是要闹得全家不得安宁的。陈白羽想起上辈子丽花堂姐回来,知道堂姐夫已经结婚,并且是大堂伯同意的后,直接就闹开了。

把大堂伯闹得吐血晕倒过去,人差点就没有抢救回来。

丽花却有脸说,她的幸福都被大堂伯给毁了。

这是多大的脸?

所以,她私奔后生活不如意,后悔了,回来找前夫。前夫再婚了,她又闹得好像全世界都欠了她。

还哭着说,她后悔了。为什么不原谅她?

既然不原谅她,她就不后悔了。

这是多奇葩的人?

后不后悔和别人的是否原谅有直接的关系?

“报警吧。”陈白羽考虑再三,同意让堂姐夫去报警,“让死者瞑目。”

炳堂叔嗤笑一声,“小五,太假了。”

如果真的为了让死者瞑目,就应该把丽花找出来,然后直接打死。

还有什么比一命偿一命更能让死者瞑目?

好吧。

陈白羽更多是为了以后有一天丽花回来后做准备的。不希望,丽花堂姐像上辈子那样,后悔了,回来把家里闹得鸡犬不宁,然后又拍拍屁股走。

走了又回来,回来过的不如意了又走,如此反复让大堂伯一家闹腾心累。既然不愿意丽花堂姐回来,那就从根源上杜绝她回来的可能。

报警,成为通缉犯,只要回来就要受到法律的制裁,看她还敢不敢回来。

“有这样的女儿还不如没有。”阿雁撇撇嘴,“生孩子不教,害人害己。”阿雁瞪了炳堂叔一眼,“以后好好教育小胖子。”

“小胖子不都是你教育的吗?我从来没有教过他啊。”炳堂叔说的理直气壮,他一直都是陪着小胖子玩耍。

他知道自己的本事,是绝对不可能教出一元和辉年那样的孩子的,所以小胖子的教育他从来不插手。

阿雁抿抿嘴,作为一个父亲,这是很值得自豪的事情?

“你还真敢说。”当爸的从来没有教过孩子。

不知道养不教父之过么?

“你们不要眉来眼去好不好?我还是一个小宝宝。别教坏我了。”陈白羽两眼望天,真的太受伤了。

阿雁笑了笑,然后去给陈白羽煮个面,“快要总决赛了,你不要做准备?”

“准备什么?”陈白羽一边吃着牛腩面,一边问。

阿雁摇摇头,“你们的这的事情,我不太懂。”

虽然来广东已经好几年了,但有些事情她还是看不懂。就好像这次的朗诵比赛,虽然看起来搞得声势浩大,但看认真起来却没有什么内容。

就好像搭了一个高大大框架,然后里面什么都没有。

“面子工程,总是要的。”

建党70周年,不能搞新意思也要玩玩大场面。

记者不少,报道肯定也不会少,到时候还怕没有露脸的机会?

陈白羽当初也是这样过来的,面子工程有时候是必不可少的。

“休息吧。我明天还要回农场。”炳堂叔站起来伸伸懒腰,“小胖子也不知道睡着了没有。”

在陈白羽总决赛的前一天,炳堂叔和雁堂婶从农场带了一车甘蔗过来。

“小五,事情处理好了。”炳堂叔大爷似的坐在风扇前,“热死我了。”

“赔偿五万,然后报警告丽花杀人......棺材也被抬走了。一连做了三天的法事,才把棺材抬走......塞了一只死鸡在棺材里,下葬在丽花家婆旁边......”

虽然和荔枝根村的人谈妥了,但大堂伯家也乱了起来。

因为丽花,大叔公气急攻心被气病了,现在还在镇医院,需要人照顾,也需要医药费。大堂伯吐血后,身体也一夜间差了很多,整个人都没有精神。

报警后,警察过来询问。一再的确定大家真的没有见过丽花堂姐,然后让大家有了丽花堂姐的消息立刻报警。

大堂伯家给堂姐夫家赔偿的五万全部是找炳堂叔借的,给阿雁打了欠条,然后就给几个儿子分了家。

大堂伯声明,这五万全部由他和堂伯娘还,不需要几个儿子一分钱,就是希望几个儿子不要因为钱的事情影响了关系,生分了。

至于丽花,就当死了。

不用父辈债务,大堂嫂当然乐意,她本就不同意赔偿这么多钱。以她的想法就是把丽花找回来,然后直接打死,赔给荔枝根村,一命赔一命。

丽花这样的女儿,还不如出生就直接掐死了算。

害人害己。

祸害全村。

可能大堂嫂表现得有些冷血,大堂哥有些小脾气,觉得都是一家人,不能把债务全部推给老父亲。

大堂哥觉得自己身为儿子很有必要为老父亲分担。但大堂嫂觉得大堂哥更是一个父亲,更应该为儿子着想。

本来感情很好的夫妻两常吵闹。

堂伯娘也无奈,一切都是她没有教育好女儿,是她的错。

“家里可能要乱一段时间。”炳堂叔叹口气,“本来还想生个女儿的。看到丽花的样子,我就不敢了。直接被吓得不行了。”

“你怎么不想想,要是生个陈小五这样的女儿多带面子?”雁堂婶直接踢了他一脚,“你还是赚够钱叫超生款再说生女儿的事吧。”

“我不想生女儿了。我还是生个帅气的儿子吧。生个像一元或者辉年那样聪明又帅气的儿子,带出去也有面子。”

“那你就多想想小胖子。”阿雁直接给炳堂叔泼冷水。

炳堂叔撇撇嘴,觉得自己被伤害了。

陈白羽笑了笑,没说话。

“不过,这件事终于谈妥了。心情也轻松了。”炳堂叔摇摇头,“不容易。”

“小五,你不知道。这件事商定后,整个农场的氛围都变好了。不过,即使五万有些肉疼。”

陈白羽撇了他一眼,没说话。

人命不是钱能衡量的。

只是,去的人已经去了,活着的人还要是生活,还要好好的生活。

希望堂姐夫以后能遇到一个好女人,希望小虎子以后能有一个好后妈。

“小羽毛,我没钱了。一分都没有了。”炳堂叔和阿雁借给大堂伯五万后,就真的没有多少钱了。

再加上他们投资了服装城,现在差不多已经是穷光蛋了。

其实,炳堂叔一下子拿出五万也吓了村里的人一跳。

大家都知道陈阿炳做杂货买卖赚钱了,但不知道他如此有钱。在大家的眼里,陈阿炳还是那种藏不住话的人,小时候有个奶糖都要一边吃一边走完全村的人。

如果陈阿炳有钱了,还能不嚷嚷得全农场人都知道?

但没想到,这几年陈阿炳学乖了,居然学会了闷声发大财。

从陈白羽四岁开始,陈阿炳就在赚钱,特别是杂货批发越做越好,越做越大,每天的进账都不少,早几年就成了万元户。

特别是娶了阿雁后。

阿雁整合了杂货批发,开了手工作坊,越做越大,越多月专业。

钱当然不会少。

在别人都猜测炳堂叔是万元户的时候,他的资产已经超过了十万。

如果不是陈白羽小时候恐吓他,说如果别人知道他有钱,肯定会要求他带着大家一起发财。,甚至外面的一些坏人也会偷或者抢。

一向喜欢炫耀的炳堂叔才能忍得住没有在外面瞎嚷嚷。即使赚钱了,也是躲在床上,盖住被子偷偷的算。

不过,这一次是瞒不住了。

大家都知道他赚钱了。

“谁叫你蠢?”陈白羽直接白了他一眼,“你就不会说一半是找朋友借的么?”

说着,阿雁就冷笑了。

炳堂叔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

阿雁本来是想要说一半是自己积攒下来的,一半是找人借的。但炳堂叔说着说着就露馅了,然后就瞒不过了。

“我这人就是特别的实诚,不会说谎。”

“呵呵。你不知道最大的谎话就是‘我像郭富城’这句话?这样的大话,你也好意思说?”陈白羽就知道肯定是炳堂叔坏事。

阿雁这么聪明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把自己的财富暴露在外人面前?

“算了。幸好村里的人都明事理。”阿雁狠狠的在炳堂叔的腰上掐一把。

知道他们这几年赚了不少钱,村里的人都替他们高兴。并没有要求他们带着村里人一起发财,也不过是玩笑一两句‘有钱一起赚嘛。’

“村长希望我们有钱后能修路。”炳堂叔朝着陈白羽眨一下眼睛,“小五,你不是想要买下农场所有的山吗?我帮你问了一下,属于大唐农场的十三座大山,想要承包的话,需要这个数。”炳堂叔作了一个‘八’的手势。

“八千?”

“靠。陈小五,你读书读傻了?十三座大山,不是十三亩。八千,可能么?送给你要不要?想太多。”

炳堂叔直接在她的脑门上用力一弹,“切。没脑子。”

“八万一年,十年就80万。你想要承包多少年?你可以先承包三年,以后每三年一签,除非你主动放弃,否则你有优先承包权。”

“怎么这么贵?”陈白羽皱起眉头,但想想大唐农场大山的面积,又觉得理所当然。其实,平均下来,每亩的承包费并不贵。

“要不,不承包这么多?承包一两个山头试试?”炳堂叔一直都以为陈白羽是想要承包山头来种野果。

陈小五小时候就喜欢摆弄野果,把一些野果给挖回来种在废弃的小坛子里或者一些破碗上。甚至还有模有样的学人家嫁接。

可惜,她种的野果没有一样能活下来的。

浪费了不少肥料。

“或者只承包一个,一个小些的。”试验种植野果,一个山头就够了。

陈白羽摇摇头,她要是承包就把大唐农场的十三座山头全部承包下来,然后还有几个给果园灌溉的湖和水库也要承包下。

她想要杜绝外来人承包大唐农场的山岭的可能性,必须要提前把这些山岭的所有权拿到手。

想到上辈子推了三个山头建成的L化工集团,陈白羽心里不安。

“十三座山,我都要。而且最少20年。”陈白羽觉得自己可以和村长谈一谈分期付款。反正承包的钱也是要分给农场的人的,与其一次拿完,还不如分年付款。相信大家更喜欢年年有钱拿。

不急。

她还有时间。

上辈子,L化工集团突然出现在H市,说要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建工厂。那时候,她刚大学毕业工作不久。

所以,她还有时间积攒承包资金。

“小五,我真不明白你。大家都想走出来,你......你怎么就想要承包果园?果园辛苦一年,只收获一季。要是天气不好,或者没有人来收购,就全部亏了。”

荔枝还好一些,虽然有时候收购的价格偏低,但也还能卖得出去。但香蕉就常常滞销了。有时候,成熟的香蕉只能喂猪或者喂鸡。

“还不如做精品或者服装生意。”

“你也知道,自从分田到户后,国有农场就落到村委手里,大家做梦都盼着有人来接手。村委一直不愿意分山,不就是等着有人来接手整个农场的山岭么?”

“但是,大唐农场偏僻,交通不便,谁愿意过来接手?愿意接受的,不是傻子,就是另有所图,不怀好意。”

陈白羽突然就笑了,笑容有些悲凉。

是啊。

这是很明显的不是么?

为什么她上辈子就没有想到?

地处偏僻,交通不便,L化工集团为什么就愿意选择大唐农场?肯定不是傻子。果然,她迫切带着大家致富的心,蒙蔽了她的智商。

“大唐农场什么都不多,山多。”炳堂叔真的很怀疑陈白羽是不是读书读傻了?否则,怎么会一心想要回大唐农场种果?

“承包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发展服装城。只要服装城上了正轨,她就不怕没有钱承包大唐农场的十三座山。

承包后,她就把那些‘门口岭’‘屋背岭’的名字给改了,全部换成‘一号山’‘二号山’的。

或者不要脸的,直接‘一号仙山’‘二号香山’。

陈白羽又和炳堂叔和雁堂婶聊了一会,就回去睡觉了,明天是《我爱我的祖国》总决赛。

很意外,陈白羽没想到会见到那个人。

曾经从大唐农场的公路经过,去广西送救助物质的男人。

当初好像还给了她电话号码,让她来市里读书的时候有需要可以给他打电话。不过,那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忘记随意放在哪里了。

她本就不是愿意随意麻烦别人的人,更何况只是一面之缘的陌生人。

现在,他就坐在评委席上,是评委之一。

陈白羽笑了笑,把阿祖扶到观众席上,让炳堂叔和雁堂婶照顾她。

可能是人太多的缘故,小胖子有些害怕,紧紧的抓着阿祖的手。

“阿爸,你可要看好我了。要是丢了,阿祖会打死你的。”小胖子抬头看向炳堂叔。

炳堂叔直接把小胖子抱起来,让他坐在自己的肩膀上,“这样就丢不了。”

“嘻嘻。”小胖子高兴的揪住炳堂叔的耳朵,“我坐高高,看得远。”

“阿祖能看见舞台么?”陈白羽有些担心前面的人太高,阻挡了阿祖的视线。

“我能听见。”阿祖拍拍陈白羽的手,“我能听见小五的声音。”其实,即使坐近了,她也看不见那么远的地方。

人老了,耳背了,眼神也不好使了。

“别担心。”雁堂婶靠近陈白羽的耳朵,“前面是个中年妇女,应该不会太高,阻挡不了阿祖的视线。”

如果是男人,那就有可能会挡住。

阿祖笑了笑,什么都没有说,任由他们安排。

“你们照顾好阿祖。”陈白羽要去准备了。

总决赛只有三十人,陈白羽不前不后,刚好第十五个朗诵。

“咦。是她?”评委席上的男人轻笑,坐在他旁边的中年男人眉头皱了皱,“我总觉得她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哪里?大唐农场啊。看来,你真的是老了,记忆力不好了。我们上次送物资的时候,经过大唐农场,是她给我们送了热牛奶和姜汤。”

“是个很热心的小姑娘。大唐农场的人也很热心。”一路上护送他们走出那段坑坑洼洼的危险路段。

为他们送物质节省了不少的时间。

中年男人皱了皱眉头,“不是。”在大唐农场见到这个小女孩的时候,他就觉得眼熟,眉眼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但是,在哪里见过呢?

想不起来了。

这么漂亮的小女孩,如果见过应该会印象很深才对。

但他只是觉得眉眼有些熟悉,还有她圆脸颊上的两个酒窝......

“这个世界上人有相似。和某个你认识的人相似也不是不可能。”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小女孩和老友可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可能吧。小女孩倒是挺镇定的,口齿清晰,声音圆丽......断句很有水平。市一中的学生?这水平不错,比前面的要好几个层次不止。”

“山好,水好,人好。也只有大唐农场那样山清水秀的地方才能人杰地灵。”

“感兴趣,一会可以请小姑娘吃个饭。感谢她上次的热牛奶和姜汤。我对小姑娘印象挺好的,配我家小子正好。”

中年男人笑了笑,“你是不是做得太多了?现在讲究自由恋爱。再说,你家小子现在不是读大学了吗?”

“而且,你不担心小姑娘怀疑你的动机。”

一个事业有成,手里有权的男人对一个小姑娘献殷勤,一般人都会怀疑。

“我是想给我家小子找个好姑娘。我信不过他的眼光。”

......

这个老友在小声讨论,直接陈白羽朗诵完毕,朝着观众席鞠躬。

陈白羽站在舞台边等最后的成绩。

自诩为公开公平公正的比赛,在所有观众的监督下评分。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的有些意兴阑珊。

很无聊。

陈白羽踮起脚,看向阿祖的方向。

阿祖双手撑着拐杖,下巴撑在双手上,好像在很认真的听舞台上的朗诵,也好像已经睡着了。陈白羽笑了笑,觉得阿祖很可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