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他也不过凡夫俗子/爷是娇花,不种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啪!

“苏言,你好大的胆子!”

回到自己院子,宁侯脸就变了,拍桌子瞪眼。

苏言听了,看着宁侯皱眉道,“大胆?你是说我抓花柳氏脸的事儿吗?爷,那柳氏可是三爷的妾室,你护着她怕是不合适吧!”

说完,苏言还打量了宁侯一眼,那眼神透着不可思议,好似……在看奸夫一般。

他护她,她反过来埋汰他。

没见过比她更混账的女人。

感觉自己热脸贴了冷屁股,宁侯瞬时就来了火气,伸手就要去拿桌上的茶杯……

看宁侯那拿茶杯的气势,分明不是品茶,而是要砸人!

莫尘屏息,莫名期待苏言被教训,因为她说话确实是太气人了。

看宁侯手抓住茶杯,胳膊还未扬起,接着就看到一道身影冲了过去,稳稳,紧紧的把人给抱住了。

看着抱住宁侯,将他胳膊禁锢,意图不被训的苏言。莫尘笑她太天真,就她这点力道,侯爷只要稍微动动胳膊,就能把她给扔出去!

在莫尘翘首以待中,看宁侯脸色阴沉……

“苏言,我看你是不见不棺材不掉泪。”说着,就要抬手。

“当家的,我今天出去挣了二百两银子,你看。”说着,从荷包里将银票拿出来,在宁侯眼前晃了晃,笑眯眯的显摆,那带着一丝小得意,一副哥俩好的表情。

宁侯欲抬起的手顿住,看一眼她手里的银票,盯着苏言一时没说话。

宁侯这突然的沉默,不知道是意外于她的主动交代。还是被那‘当家的’这个称呼给恍了神。

好一会儿宁侯才开口,“你不要以为转移话题,本侯就忘了你的做的事儿,说的话。”口气依旧冷硬,只是却没了之前的气势,有点纸老虎了。

听到这话,看看已松开宁侯的苏言,再看看已把茶杯松开的宁侯。

莫尘再次领悟到,看来天真的不是苏言,而是他!

种种迹象表明,侯爷对苏言已开始雷声大雨点小了。

就在刚才,他家侯爷对苏言都已经开始护短了。如此,他怎么还以为侯爷会对苏言动手呢?

虽然护短的结果,是差点被打脸。

但护短的话都说了,就算是不讲理,也必须护到底,不然脸往哪儿搁?

所以,就在刚刚,重色欺弟的事儿,侯爷也是做了一次吧!

这下好了,满侯府的人怕是都知道这个叫江大的小厮成了侯爷的心尖宠了,而侯爷不止是断袖,还是个不帮理,不帮亲,只帮小宠的断袖。

“爷,不是我下手狠,而是柳氏对我耍阴的。转弯时,我还没碰到她,她的巴掌就挥了过来,我当时就挨了一下,之后如果不是我反应快抓住了她的胳膊,真让她用指甲把脸给划破了皮,我这会儿大概已开始烂脸了。那女人在指甲里藏了药,明显是存了心,要蓄意毁了我这张脸。”

“她对我歹毒,我怎么能饶了她,我只是把她的脸打肿抓花都是轻的。”苏言说着,看着宁侯带着一丝不满道,“如果不是因为你昨天晚上太闹腾,让我耗了太多力气,我能打的她哭都哭不出来,哪里还会留着她有力气告状。”

他昨天晚上太闹腾?!耗了她太多力气?!

苏言一番话,宁侯听的最清楚的就是这一句。

青天白日,苏言像闲话家常似的冒出这话,实在是不成体统。可是……

虽苏言言语无忌说话不知羞。但,宁侯却感觉自己被夸赞了,心情莫名舒畅。而本要修理苏言的大手,无声落在了她腰上,语气也不觉软了两分,没了刚才的居高临下,“既然知道是她寻衅在先,你还跑什么?”

“我能不跑吗?你又不在,这府里又没人向着我。”

听到苏言这脱口而出的话,宁侯心口涌上一丝陌生又怪异的感觉,再看她那还泛着红肿的脸颊,不由觉得有些可怜了。

这感觉出,当下宁侯这心里真有些不舒服了。

压下那突如其来的陌生情绪,宁侯语调平平,听不出丝毫异样和波动,“我看你是跑出去向宁坤告黑状吧!”

“主要是去等侯爷。”

“等我作甚?你怎么知道我会护着你?”

“你不是已经护了吗?所以,银子分你一半儿。”苏言笑眯眯的递出一张银票。

看着苏言递过来的银票,再看她那张笑起来愈显肿胀的小脸,宁侯没说话。

看宁侯不言不语,苏言紧了紧手里的银票,而后将两张放一起,统统的塞到宁侯怀里,“都给当家的。”

宁侯挑了挑眉,这么大方?

“不过,今天这事儿当家的可要给我做主。”

果然,大方都是有理由的。刚才那银票,不是愿意给才给,存粹是出于贿赂,是想让他办事。

知她的小心思,宁侯也没拒绝,只问道,“想让爷怎么给你做主?说说看!”

“这个嘛,嘻嘻……”

嘻嘻一声,笑的像个小人。

在宁侯的注视下,苏言附耳靠近,对着他耳语。

宁侯听着苏言的话,嘴角似扬了一下,但很快又垂了下来。

这女人不是笑的像个小人,而是根本就是个小人。

苏言说完,看着宁侯道,“当家的,你以为如何?”

宁侯抬手在她红肿的脸颊上捏了一下。

嘶……

苏言吃痛,捂着脸,眼泪都差点冒出来。

看她眼圈泛红,宁侯轻哼一声,随着开口,“莫尘!”

“属下在。”

“带她去祠堂反省,好好去去这歪心思。”

宁侯话出,苏言本努力含在眼眶里的泪珠,一下子就掉了下来。

莫尘似惊了一下,而在宁侯看过去时,又急忙将脸上表情收敛,恭应,“属下遵命,苏小姐请。”

苏言捂着被宁侯捏疼的脸,在跟莫尘离开时,还忍不住伸手往宁侯怀里探了探,似想把刚塞进去的银票再给拿回来。

只是手刚伸过去,宁侯一个巴掌拍在手背上,又疼的迅速把手给收了回来,瘪了瘪嘴跟莫尘走了出去。

看着苏言离开背影,宁侯若有所思!

告状,打架,寻他,信他,依赖他!

除却晚上,现在苏言的种种行径和作为,都不由让宁侯生出一种感觉来。那就是……她似在训练他如何当爹!

你以为她是孩子气,其实她是别有用心。

她是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呆呆若是犯了错遇了事儿,他也能这样护着他吗?

如果她是这么想的。那么,宁侯只能说是白用心了。因为她与呆呆不一样,由始至终也不会一样。

想着,宁侯起身,走出屋子,对着门口的小厮吩咐道,“去把冯荣喊来。”

“是!”

小厮领命离开,宁侯刚坐下,一护卫疾步走来,“侯爷。”

“说。”

“曹昇的事怕是有变。”

宁侯听了抬眸,无声询问。

护卫禀报道,“太医院刚刚传来消息,说端嫔有喜了,已经两个月了,皇上闻之大喜。”

端嫔——曹相胞妹。

宁侯听了,缓缓靠在椅背上,无声勾了勾嘴角,笑意凉凉。

不早不晚,偏在这个时候有喜了。也只能说曹昇运气真不错!同时也明白了,为何曹昇在幽湖庄园时,还敢试图算计他了。

“侯爷,现在该如何?”

皇家已好久没喜事儿了,现在端嫔有喜,龙颜大悦,由皇上心情几乎可断定,看在端妃的面上,皇上十有八九会对曹昇网开一面。

所以,宁侯的谋算怕是要空落了。

“能如何?自然是到贺!”

对这意外结果,宁侯倒是分外的淡然。

凡人凡事,世事难料是常态,哪能凡事都能尽在掌握。

宁侯活了二十多年,意外之事遇过不少。但,最意外的是他被苏言强了,而他不但饶了她没弄死她,现在竟看她还开始顺眼了。

想着,宁侯吐出一口气,眸色幽幽。

因苏言,让宁侯也认识到了其实他也不过一凡夫俗子,也有被女色所惑拎不清的时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