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3,那幸福,也是属于他们的/江小姐,别来无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江篱在来的路上,孩子们刚午睡醒。

三个小家伙吵吵嚷嚷的,热闹极了。

保姆给大家弄下午茶。

水果,点心,喝的水,牛奶之类,让孩子自由选择。

点点平常都睡得多一点。

但只要姐姐在家,姐姐一起,他就起了。

罗荣川站在玄关的位置,一直在往外张望。

冷不丁的,小暄走到了他身边,出声:“叔叔,你在看什么呢?”

罗荣川被吓了一大跳。

一看到小暄那跟江篱几乎一样的眉眼,那心都紧了一下。

一会,江篱就要来了。

保姆已接到罗荣南的电话,见小暄过来,就告诉:“小暄,你妈一会要过来接你。”

眸眸一听,立即麻溜的跑过来,抱住了小暄。

“暄暄哥哥,你不要走嘛,我们要一起玩的。”

眸眸的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目光风波流转。

点点也迈着小短腿跑过去,学着眸眸的样子,抱住小暄:“哥哥,不走。”

小暄有点好笑。

他下半年就九岁了。

现在的孩子懂事得挺早的。虽然小暄是独子,可是却很有原则性。也很少任性。

他情绪比较平和,很多事情,都是好声好气的跟人说。

江篱和陈意都不对孩子发脾气。

如果有些事情,不能答应,或者不给孩子做,江篱和陈意也是不发脾气的。

小暄哭闹也没用,等他平静下来,江篱和陈意就跟小暄讲道理。

他们对小暄是,言出必行。答应过孩子的事情,绝对会做到。

所以小暄也养成了这样的习惯。

他很重视跟朋友的约定,跟家人的约定。

如果有一些事情,江篱和陈意真的不答应,如果说不通呢,小暄也有自己的脾气和个性。

见眸眸舍不得自己,小暄好声好气地说:“如果舍不得我,那就去我家呗。”

小暄讲话的声音那是真的温柔,很苏。

他的声音从小就是带点奶声奶气的,长大了之后,讲话不像一般的男生,硬梆梆的。

他的嗓音清润温柔,很苏。听在耳里,就是一种享受。

至于让眸眸去他们家,这种情况又不是没有,而是经常。

反正江篱那时就是生怕他真的自闭到底,走不出去。

每天换着法子,把好朋友的孩子带到家里来陪他。

给人家孩子好吃的好玩的。

小孩子在一起就挺吵闹的,江篱就从来都不嫌。

江篱做饭不好吃,家里的钟点工阿姨就挺厉害的。家里来小朋友了,阿姨不管是烘焙还是做些南方小点心,都很拿手。

阿姨还爱做这些,家里有小朋友来,阿姨做了,江篱还会有额外的红包给她,是算在辛苦钱里的。所以,有钱赚,看着孩子吃得也开心,阿姨做得也开心。

*

眸眸立即高兴了。

“好,我要去干妈家。”

眸眸喜欢这个干妈。人长得美,关键脾气还很好。对孩子很有耐心。

每次说话看着你的眼睛,从来不把你当孩子,而是当独立的个体。这样的干妈,她怎么不喜欢呢。

“荣川叔叔,你一会要见到我妈了,你什么感觉啊?”

保姆奇怪的看了一眼罗荣川。

她不太喜欢罗荣川,第一印像吧。

保姆大概四十多岁的年纪,她是很喜欢罗荣南和焦迪的。

这夫妻俩在家里从来不摆架子,和孩子很能玩到一块。

罗荣南总是笑着的,那人本来就长得好,又长了一双桃花眸,笑起来时别提多迷人了。

平常对他们这些人,也不摆脸色。做事情如果不满意,罗荣南也是就事论事,没有那种颐指气使的优越感。

这个罗荣川呢,她这次是第一次见。

虽然是同胞兄弟,但个性是真的不一样。

罗荣南如果是外在的阳光,看着就让人心情好。那罗荣川就是有一种阴森的感觉,一般人都不想也不敢去靠近。

罗荣川跟江篱有什么关系?

保姆竖着耳朵呢。

人都有八卦之心。

当然,保姆不敢将罗荣南和焦迪的八卦说出去。

东家的八卦都敢到处去说,不想干了不想活了是不是。

再加上,焦迪这样出名,罗荣南的公司也是做得这样大。

她在罗家都是少说多做。

所以,眸眸出生就请了她来,她一做就是六年了。

这六年,工资是一涨再涨。

她对眸眸和点点,也都有了感情。

罗荣川只是轻轻的摸了摸小暄的头。

别看小暄笑眯眯的,可是对陌生人,或者不亲近的人,他还是本能的存了戒心,也不太喜欢别人碰他。

罗荣川摸他的头,摸了个空,小暄避开了。

罗荣川看着自己的手,总觉得有点寂寞。

“点点,你一会跟哥哥姐姐去你干妈家玩。以后你想再见我,叫爸爸打电话。我会有时间就会回来,好吗?”

罗荣川弯下腰对点点说。

点点年纪小,没听懂前面那一句,有时间。

这就是大人说话的艺术了。从来不把话说死了,总是有点含糊,有点模棱两可。

点点只听到最后一句,想他,叔叔就会回来。

他高兴的点了点头。

罗荣川走了。

他走了出去,与此同时,江篱的车已经开进车库。

江篱将车停好,脚步轻快的往正门的方向走去。

她脚步匆匆,迈着优雅的步子。

她走路的姿势还是跟以前一样,专心看着前面,一心一意往前走,从来不会东张西望。

天气有点热,江篱穿了一件套装。

上身是酒红色的修身V领针织衫,下身是一条黑色包臀鱼尾裙摆。

脚上穿着一双平底鱼嘴凉鞋。

很简单的打扮,穿在她身上就让人觉得好看了,透着女人的妩媚。

随着她的走动,鱼尾裙摆动,摇曳生姿。

江篱走到门前去按门铃,罗荣川的身影从旁边的树后慢慢的走了出来。

他看清楚江篱现在的样子,也看到了她眼里的光辉。

岁月流逝,让江篱的身上多了从容。

曾经那样倔强那样坚强的女子,终于也学会从容的面对生活了吧,也学会了淡然了吧?

门一开,孩子们都扑了过来,江篱弯下腰,抱了抱小暄,抱了抱眸眸和点点。

谁都喜欢她,谁都想往她身上凑。

罗荣川远远的看着,那热闹,是属于他们的。那幸福,也是属于他们的。

口袋里的相片,像是变得有一些灼热滚烫。

看着孩子们上了车,看着车开车,罗荣川才从树后出来。

小暄揉了揉眼睛,透过车后窗看了看。

他看到罗荣川了,但是他什么也没说。

他还小,不明白这种单恋的感觉,但莫名只觉得心头有点酸。

“暄暄哥哥,你在看什么?”

小暄若无其事的坐正,对眸眸说:“没看什么。眸眸,坐好哦。点点,把安全带也系好。”

江篱只觉得欣慰,小暄真的是一副大哥哥的模样。

在同年的几个朋友中,她确实是最早生孩子的,小暄也是最大的。

像蒋欢欢,三十岁才生。像向晓珠,也是二十七岁才生了第一个。

所以,如果一众人聚会,孩子满地跑,小暄就是那个小小大哥,小小头儿。

*

下午五点。

Z市的阳光依然很强烈。

但墓地这样的地方,总会给人一种错觉,好像不管是怎样的酷暑,这里都透着一股子阴森之气。

叶雪晴的墓地,是云宁给选的。

上面刻着,爱女之墓,叶雪晴。

别人都说,叶雪晴这样的人,怎么把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烂的。

有云宁这样的继母,又这样疼她,最终的下场不该是这样啊。

但事实就是这样摆在眼前。

叶雪晴现在就无知无觉,躺在这下面。

罗荣川穿着一身白衣黑裤,简单又清爽。

以前他的衣服的颜色,除了黑还是黑。

以前黑色是他的最爱。

可是现在,他的人生底色,不只是黑,有白有灰,甚至,还有七彩。

江篱的那一点点暖,被他反复的品尝,反复的。

渐渐,那一点点暖,像是变得越来越多。

生命中,涌入了别的颜色。

他站在叶雪晴的墓地前面。

想像着自己打探来的消息。

如果叶雪晴得逞了,那他今天就看不到酷似江篱的小暄了吧。

那他也看不到江篱的淡定与从容,和与孩子们相会似的平和笑容了吧。

眼里闪过一丝阴狠,罗荣川抬脚踢了一下墓碑。

叶雪晴,要去死就自己去死,居然还妄想把别人也拖下水。

丝毫不在意形像,罗荣川直接坐在地上,看着叶雪晴三个字。就仿佛那人还在眼前。

年少的时候,为了跟罗荣南赌气,罗荣川真的是做过不少傻事,讨好叶雪晴的傻事。

叶雪晴呢,那时可能也是想拉拢人心,也想表现自己的与众不同,在罗荣川的面前,总是表现善良无害的一面。

可是,罗荣川自至始终,知道她内心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这一双眼睛,看透了人情世故。

只不过,没有遇到江篱之前,他无所谓陪叶雪晴玩这些把戏。

遇到江篱,他已经不屑了。

“叶雪晴,你不知道吧,现在江篱过得很好很好。我都不敢再跟她见面了呢。可是,还能再见到她,这感觉真的挺好的。”

“你说说,你喜欢陈意就喜欢吧,为什么要作呢?把小命都作没了,躺在地底下很开心?还有最疼爱你的爹,也跟你一样,被人算计至死。不对,罪魁恶首,是你的妈妈。我这人从来不信命的。可是,我觉得,报应还是有的。所谓祸害遗千年,那是因为那人的坏已到极点了,手段常人不能及。至于你,只能算一般的坏,比起真正的大坏人,还差得远了。要坏,就该坏得更彻底一点。”

罗荣川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别人听。

说完了,他站起来拍拍屁股,准备走人。

以后呢,这个Z市他是不会回来了。就算回来,也只是想远远看上他们一眼就好。

他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

他知道江篱的意意家做得很大,也知道陈意的生意做得很好。

他还知道,陈意和江篱的感情,永远不可能有第三者能插足进去。谁也说不准,就算有,也许也不是现在,也不是他。

能再见到江篱一面,他已是心满意足了。

夕阳开始渐渐往山的那边斜下去。

墓靠山,山的那一边,已经将夕阳遮住一半,暑意顿消。

风吹来,有点凉嗖嗖的。

台阶下,有女人撑着一把伞,徐徐走来,一把红的伞,那伞的颜色极艳,在这样的环境里,显得有点突兀。

罗荣川微眯了眼睛,一双桃花眸因这动作,显得有点狭长,透着无尽的风情。

走得近了,才看清,与极艳丽的伞相比,那女人的五官,寡淡得可以,很平常很平常的一张脸。

走到人群中,会淹没的一张脸。

尹萱抬头,看到罗荣川,愣了愣。

她不认得这张脸,但觉得跟罗荣南有几分相像。

她想起以前,叶雪晴说过,她有一个守护神,神秘兮兮的。

可是后来,她就闭嘴不再谈。

两人错身而过,尹萱注意到罗荣川刚刚站的位置,就是叶雪晴的墓地。

不由出声招呼:“请问~,你~”

罗荣川停下脚步,一双淡然的眼神,倏然变得凌厉,尹萱的话不由缩了回去,淡淡一笑,说:“不好意思,没什么,打扰了。”

罗荣川转过身去,毫不留恋的往山下走去。

尹萱拿出一束花,横放在墓碑前。

“雪晴,人们都说,人死了,就一了百了。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你呢,后悔过吗?你死了,能记得你的人,又有几个呢?”

她继续说:“我并没有原谅你。可是,另一方面,你好像又是代我受过了。柳哲这人,如果你没抢,是不是受罪的人就是我了呢?这样一想,对你的恨,好像又少了许多。”

尹萱出神的看着叶雪晴墓碑上的相片。

她笑得很灿烂。叶雪晴从来都不是美女,但那时的气质确实是出众的,确实也是很讨长辈们的喜欢的。

是怎么样,她才走到如今的地步的?

尹萱现在看了很多儿童心理学的书,关于儿童心理健康的,儿童行为的,等等。

她觉得,成人之后的一切行为,都可以从幼时得到追溯。

------题外话------

罗荣川这人,是真的我挺喜欢的一个角色,虽然没有给他太多的戏份。有时单恋一个人就是这样,特别特别的心酸吧。而他,不会去打扰江篱,江篱也不会跟他玩暧昧。

至于罗荣川,一开始我想给他配个配对的,现在看来,可能还是算了。就让他保持对江篱这纯粹的,不打扰不要回报的爱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