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盈寰之死,一路相护(二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难道她不知她付家大小姐的身份被揭穿,于她有多不利?

何以还要指出她曾在燕浮沉身边五年之事来暴露自己的身份?照理说付盈寰当不会如此蠢笨才是。

还是说,经历了这般多,付盈寰不仅未学聪明,反而愈发蠢笨?

如叶瑜所想,付盈寰的身份指出后,看戏的路人皆觉得她更该杀。

付家曾叛乱被前大燕王镇压,付盈寰的父亲身死,如此算来,她确与前大燕王有仇。

加之禾术的事。

而今天下谁人不知禾术那个神秘的储君公主便是倾城公主,付盈寰曾与禾风华一起意图谋权篡位被镇压,手中仅剩的两万人马皆身死,她自此变成孤家寡人,与倾城公主也算结了仇。

两方结仇的境况下,她说出这般污蔑言辞并无可信度。

“你倒还有几分眼力,这般快便认出本小姐!”

付盈寰好似并未意识到她将处于何种不利的境地,好似受了什么刺激一般一手捂着脸,一手指着叶瑜又指着顾月卿,模样十分疯癫,“都是因为你们本小姐才会落到如此地步!若不然,本小姐此番还是高高在上的大将军千金,将来会是大燕王后!”

“都是你们!你们都该死!该死!”

忽而她手中的包袱一松,包袱中的鞭子便被她拽在手里,抬手就要抽向离她最近的叶瑜。

叶瑜一个侧身躲过,拔出腰间软剑,剑与长鞭撞到一处。

若到此时还看不出付盈寰脑子有问题,那便是他们脑子有问题了。

“她这是疯了。”秋灵道。

叶瑜已避开,飞身后退几步,付盈寰的鞭子却还在毫无章法的挥动,嘴里不停的嚷着“该死”“你们都该死”之类的话。

一顿鞭子乱挥过后,付盈寰直直盯着顾月卿,好似这些人里,她最恨的便是她。

“你都有了君临帝,为何还要来与本小姐抢王上?大燕王后之位是本小姐的,任何人都不能觊觎!若非你迷惑王上,我付家何以会落到此般境地!都是你!都是因为你!”

“你付家意图谋反才落得此般下场,与本宫何干。”

彼时顾月卿手中并未带着琴,是因她知晓此番拦路之人不需她如此警惕以对。

说来,付盈寰也是个可怜人,竟生生被禾风华下的蛊折磨成这般模样。

一个曾在商兀叶家动手,险些嫁祸给万毒谷,万毒谷和叶家同时出手都花了不小的功夫才查到她的身份,原也是一女中豪杰,竟变成这般……

委实可悲。

难道遇到感情之事的女子当真会变得如此无脑?

若非当初在大燕时付盈寰不管不顾的对她出手,便不会受伤。就算受伤,若付盈寰安心休养,而不是急于杀她,亦不会给禾风华下蛊的机会。

付盈寰会变成此般模样,也是她咎由自取。

“都是因为你!王上消失也是因为你!今日你若不将王上的行踪告知,便莫要怪本小姐不客气!”

“看来真是疯魔了,都到了这般地步还想威胁我家主子。”秋灵很是无语,难道她不知,这里随便一人都能轻易杀了她?

不过现下倒是不难看出,付盈寰会这般大胆的拦路,原是要打探燕浮沉的行踪。

“告诉本小姐,王上如今在何处!在何处!”付盈寰的长鞭朝顾月卿挥去时,秋灵夏叶和所有侍卫皆准备出手,顾月卿手一转,袖中匕首便滑落在手心,只需稍一动作便能一刀封喉。

然,不管是她还是其他人,都没有出手的机会。

一阵风过,一道玄色人影便挡在顾月卿身前,长鞭另一端被他握在手中。

玄衣墨发,矜贵如斯。

一双独有的狐狸眼微眯,“是你在找孤?”

“王、王上……”

燕浮沉会突然出现,是所有人都没料到的。

顾月卿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人,他身量比她高出许多,是以她这般微微抬眸,也只能看到他后脑勺。

本是轻易便能解决掉的人,却被人挡在前面。

燕浮沉不可能不知付盈寰根本伤不得她,却仍现身挡在前面,这中意味,顾月卿不欲去深想。

而他又在这紧要关头出现,许是巧合,许是他一路都跟着她,顾月卿不得而知,也不想去深究。

她平生最怕欠人情,然此番,她怕是要欠着他一份人情了。

这个人情她原不必欠。

“王、王上,是臣女!臣女是大将军付盛之女付盈寰!”说着付盈寰便扯掉面上面纱。

霎时间,一张腐烂的脸便暴露在人前。

“她的脸!”

“天啊!好丑!”

“不是说付家大小姐是个难得的美人?怎长得这般模样?”

“是啊,好吓人!”

……

路人的惊诧议论声落入付盈寰耳中,她忙双手捂着脸尖叫起来,“啊--不,不是这样的!不是--”

“别看我!别看!”

“这不是我!不是我!”

看着她疯魔样,秋灵道:“看来她是真疯了。”这样的人,连她都懒得动手去杀。

秋灵都如此想,顾月卿自也没了杀她的心思。

她还不屑与一个疯子计较。

可她愿意放过付盈寰,付盈寰却不愿放过自己。

她执起手中长鞭乱挥,“让你们胡言!本小姐要杀了你们!”若非近旁侍卫及时拦住,恐都伤了路边百姓。

就在她长鞭再次挥出时,直接被燕浮沉一掌挥飞出去。

二次中蛊,付盈寰本就是强弩之末,这般中了燕浮沉一掌,已然奄奄一息。

这副样子便是能活命,应也活不久。

“乱臣之后,孤留你一命已是仁至义尽,你不仅不感念孤之恩情,还妄图编排孤,该死。”

“你……”付盈寰看着燕浮沉,声音却戛然止住。

死不瞑目。

像是不敢相信燕浮沉会杀了她。

燕浮沉淡定的收回手,整理一番袖子。

举手投足间尽显矜贵。

他并不是非杀付盈寰不可,只是不想再有人借着他的名头来伤害顾月卿。

他原打算护她最后一程,待她安然到达药王山,他便离去,自此游走于山水之间,不再理会世事。

不承想竟遇上这般麻烦。

实则便是他不现身,这点小事顾月卿亦能轻易解决。只是若此番不现身,往后怕再难寻到机会见她一面。

权当是给自己做个了结吧。

转身,面对着顾月卿……

细致算来,这应是他与她未剑拔弩张离得最近的一次。

不过丈余的距离。

“倾城公主,借一步说话。”

顾月卿迟疑一瞬,道:“你们留在此处理尸首,本宫稍后便回。”

“等……”燕珏好不容易看到燕浮沉,正要就王位之事与他议论一番,却被叶瑜拦住。

“大燕王留步,他等六年有余,不过想要一个与倾城公主好好说话的机会,何不成全他。”

看着两人走远的背影,叶瑜心情有些说不清的复杂。

幸得她此番心思已不再似从前,不然若看到这样的场面,她的心情定不会是这般。

燕珏一默,止住要追上去的步子。

他纵不知燕浮沉和顾月卿之间有什么纠葛,但听叶瑜说什么六年有余,王位的账便待会儿再寻他算吧。

夏叶和秋灵对视一眼,没说什么,自去安排人将付盈寰的尸首收了,顺道安抚一番围观百姓。

当然,也有意无意的提了提叶瑜曾在大燕王身边乃是为公事。

具体是何公事并未细说,但她们都知,叶家会很快想法子解决此事。

她们此举也仅是感念叶家少主一再为她家主子说话,顺道之举。

*

潺潺流水。

杨柳岸边立着两人,皆是绝尘的气质与样貌。

“大燕王有话可直言。”

------题外话------

*

本来文开篇的时候,设定是燕浮沉为救顾月卿被付盈寰刺伤,顾月卿自此记下他的情,但付盈寰想要伤燕浮沉实在太难了,最后就只能这样了。

文快要完结了,算算都写了八个多月,时间好快。

这几天找个时间码大结局,不过不急,应该还有几天才完结。

新文《哑学霸的别样爱恋》,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刷刷。

因为最近网络大整,好多题材都不能写,又暂时不想写费脑的古言,就开一篇相对安全的校园题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