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去药王山,有人拦路(二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说什么?大燕降了?!”安荷拽着方才正在谈论大燕已降君临之事的路人。

距离夏旭武功被废由药谷子带走已有二十日。

这二十日,安荷的日子并不好过。

因着她是与夏旭一道来的,此前辽源城的人对她客气皆是看在夏旭的面上。后夏旭在敌营中弃他们的王上独自离去,即便此后他来搬救兵,也否决不了他曾将王上一人留在敌营的事实。

且若非因着夏旭说有法子可对付敌方,王上亦不会跟着他去冒险。王上若未跟去,便不会落入敌手,更不会为保住他们大燕臣民留下降书之后下落不明。

夏旭已被带回药王山,他们不能寻他算账,便将气都撒在随他一道来的安荷身上。

安荷早便被赶出城主府,身上除一件好看的衣衫,未带出一分银两一件值钱的首饰。

近二十日来,她靠着身上那件衣衫换到的银两支撑了十日,剩下的十日皆是沿街乞讨。

此时的她,看起来与路边那些乞丐没什么两样。是以她突然冲出来抓住一个路人就问,在旁人看来就是乞丐发疯。

那人一脚将她踢开,拍拍衣衫,唾了一口道:“哪里来的乞丐!弄脏老子的衣服你赔得起么!晦气!”

骂完她,那人继续与身边的人说话。

“都怪那老药王,若非他的馊主意,王上又岂会落入敌手!若非王上落入敌手,我大燕又如何会降!”

“你当心点说话,据闻前几日我们的新王上已在王宫亲自接见君临帝和天启摄国公主,大燕降之事已成定局,我等勿要乱说话平白浪费王上一片苦心。”

“你说得对,不能浪费王上的苦心!王上那般英雄人物,哪能屈居人下,离开了也好!也好!”

“君临帝与倾城公主好似并不像外界传的那般狠辣,自王上递上降书,他们便不再动我大燕一兵一卒。据闻新王接见他们时,君临帝曾与新王道,往后凡他的子民,他皆一视同仁,择日便会着人送来足够的粮食,百姓可用自家牲畜去换,并会推行同等的兑换规则,我们想要拿到粮食,不会再如从前一般两只羊方能换到五斤米,我们的好日子许就要来了。”

“你所言不假,此事我也有所耳闻,听说待商议结束,会发放诏令告知天下,外来人到大燕行商,亦要与在别国行商同等,我们养的鸡鸭牛羊都可卖个好价钱。”

“王上能放心离开,许是已料到此。好在是珏王继任王位,我们总不会太吃亏。”

“倒是那老药王,真是个伪君子,亏得以前我还觉得他悬壶济世造福百姓值得尊敬,没承想竟是个杀妻杀女,还研习邪蛊之术的狠辣之辈。药王山扬言要给天下人一个交代,他定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是啊,听说他做这般多,还是因一个女人呢!也不知是什么绝世美人竟让他甘愿毁去一世清明。”

“什么绝世美人!不过是个半老徐娘,据闻还是个嫁过人抛夫弃子的,得知老药王被带回药王山后,独自逃命去了。”

……

一行人渐渐走远,跌坐在地上的安荷再听不到他们的话。

大燕降了,夏旭被带回了药王山?

她还等着阿旭来救她呢,若没有阿旭,她要怎么办!

她就要这样流落街头?

抛夫弃子……难道这是她抛弃儿子的报应?

不!不是这样的!

*

一个月后,禾均派出的人在辽源城一座破庙找到了安荷。

彼时她已疯。

这一个月,药王山当着所有弟子的面,用刑将夏旭处决。有药谷子在,夏旭并未受太多折磨。

夏旭死了,天下间无一人惋惜,皆拍手称快。

邪蛊在世人眼中,是阴邪的,是不容于世的。研习邪蛊之人,自是除之而后快。

一个月,君凰在班师回君临的路上,柳亭也领着天启大军回天启。至于顾月卿,既未回天启,也未回君临,而是与他们分道去往药王山。

同行的还有燕珏和叶瑜。

宽敞舒适的马车中,顾月卿坐在中间,她身侧是放着小君焰的摇篮,叶瑜坐在摇篮另一侧。

秋灵和夏叶坐在马车左侧,燕珏坐在右侧。

“大燕王,马车中皆是女眷,您坐在这里恐有不妥,不若您还是骑马?”秋灵道。

“别叫我大燕王!谁爱做这个王谁做!”

“大燕王说的哪里话,您可是名正言顺继位的,大燕上下可都对你十分尊崇呢!”自燕珏接见顾月卿和君凰,亲自承下大燕降了君临之事,每每逮着机会,秋灵总是会酸燕珏几句。

为何?

自是为她家主子当初怀着小主子被他掳到大燕受那般多苦出气!

见燕珏有几次想要从大燕王宫中溜走,又被燕浮沉留下的夜煞给拦住,秋灵就十分幸灾乐祸。

武痴,看你此番还武痴!

为着与人比一场武险些伤她家主子。如今好了,丢一个国家给你来管,让你忙得焦头烂额,连练武的机会都没有!

也不看看是什么人就敢招惹。

“什么名正言顺!谁稀罕!好个燕浮沉,骗我当了这个王,他自己却不知在哪里逍遥自在!”大半夜煞留下来看着他,所有东西都留下,唯有当初那个拿了诏书让他继位的夜一与几名夜煞不知所踪!

燕珏敢肯定,他们定是寻燕浮沉去了!

如此也便是说,在他饱受那些国事折磨时,燕浮沉不知在哪里享清福!

他不是没想过做个昏庸不理国事的王,偏生他昏庸了两日,那些朝臣就跪到寝宫外哭哭啼啼……

而他天生又不是昏庸的料,他不好女色,唯一的喜好便是练武。他昏庸之时也只是躲在寝宫中练武。

那些哭哭啼啼的声音扰得他险些走火入魔!

为不走火入魔,他只得继续上朝处理国事,幸得君临帝派了人到大燕来助他,不然凭着他一人,怕是再这样下去他会被逼疯。

这次得知倾城公主要去药王山给临王诊治,药王山那边也给他传信,道是他被药王山除名乃是夏旭一人的决定,夏旭本就有大罪在身,将他从药王山除名之事并不作数,让他寻个时间到药王山去正名。

其实燕珏明白,药王山无非是瞧上他如今大燕王的身份。大燕即便已降,成了君临的附属国,但大燕王的分量仍不低。

药王山自诩传世千年的大派别,济世救人,但其实,他们最重名声。君临帝出自药王山,君临丞相出自药王山,若还有一个大燕王也出自药王山,药王山的地位将无人能撼动……

这些燕珏都知晓,他不过是不在意罢了。

他此来也不是为着正名,而是为躲过那处理不完的国事!

更况君临帝派了人来,若这种时候他还抓着大权不放,未免会让君临觉得大燕的降不诚心。

燕珏知道,燕浮沉让他做这个王,并非是希望他能守住大燕大权,而是为监督君临是否能会对大燕臣民一视同仁。

如今君临帝既做了这般多,连大燕百姓都对君临帝的做法百般称颂,他也算做到了燕浮沉丢给他的大任。

至于燕浮沉什么都未说便将王位扔给他,他是如何知晓燕浮沉这般想法的,自然是,他有几分能耐他自己清楚,而燕浮沉那样精明的人不会不知他不是为君的料。

既是知道还让他继位,便只有让他看着,确保大燕臣民无恙便可。

做一个挂名的王,似乎也不错。

就是出行有那么多侍卫跟着,他明令制止后,便由夜煞暗中保护。

他是那种需要旁人保护的人么!

独独这一点,让他非常不喜,却又无可奈何。

“大燕王说的哪里话,一国之主,可是多少人求都求不得的。如此身份,大燕王该高兴才是。再有,此番属下是与大燕王道你一男子不宜与我们这么多女眷同坐马车之事,大燕王可莫要岔开话题。”

“骑什么马!孤是大燕王,用大燕国库精心打造的马车,孤还坐不得?”只要一想到骑在马背上,走到哪里都被人像看猴一样盯着,他就浑身不自在,没办法,只有躲到马车里来。

左右马车中这般多人,也不会对谁的声誉有影响。

“大燕王不是不喜此般身份?端起架子来倒是很像那么回事。”

燕珏:“……”

“好了秋灵,不得无礼。”夏叶道。

燕珏看夏叶一眼,若真不想秋灵无礼,怎她开口时不阻止,偏偏每次都让他吃了瘪之后再站出来。

有什么用!

不过,燕珏也未端出架子真正计较就是。

对于当初劫走顾月卿之事,他一直心怀愧意,尤其是得知她进北荒七城的毒瘴中生死不明后,他的悔意最甚。

秋灵明着针对他,夏叶看似阻止,实则赞同秋灵的行为,皆是在报复他当初所作所为。

他愿受着。

几人闹着,顾月卿看向叶瑜,“叶少主若有事可自去忙,不必一直跟着本宫。”

叶瑜闻言淡笑道:“倾城公主误会了,本少主只是想去药王山看看。药王山传世千年,是个世外之地,此前本少主便想去见识见识,却一直未能寻到机会,难得此番能借公主的光去长长见识。”

“倾城公主不会不愿本少主与你一道吧?若公主觉得本少主留下扰了你的清静,本少主可另去寻一辆马车在后面跟着,不打扰到公主,只希望公主入药王山时能带上本少主。药王山的门槛不低,若无人引路,本少主怕是入不得这药王山。”

顾月卿一默,“叶少主说笑,这世上不卖叶家面子的恐没有几人。不过叶少主若真无旁的事,一道前去也好,恰能与本宫做个伴。”

诚如顾月卿所言,凭着叶瑜叶家少主的身份,药王山又岂会将她拒之门外?叶瑜进药王山,哪里需要借旁人的面子?

叶瑜之所以跟着她,怕是受了陈天权的嘱托。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陈天权如今尚在禾术陪着陈横易,又不放心顾月卿一人,便让叶瑜随同一道。尽管凭着顾月卿自身及她手底下那些人的本事,又有君凰派的人保护,顾月卿断不会有什么事,但陈家欠她太多,陈天权总觉得要做些什么才能安心。

恰想起叶瑜早年说过有机会定要去药王山这样传世千年的派别一看,陈天权便给她传了信,让她与顾月卿一道。

既能圆了叶瑜早年想做之事,又能与顾月卿有个照应。

此事虽未说出,顾月卿和叶瑜却都心知肚明。

不过在叶瑜看来,与其说师兄是让她跟着顾月卿好保护她,倒不如说希望她能与顾月卿一道,一路上若有什么危险,有顾月卿在,她断不会有什么事。

自那日见识顾月卿使出那一招,叶瑜便知,这世间武功能过顾月卿去的,不超过三人。

马车行出小城,却于城门外不远处被人拦下。

有人站在路中挡住他们的去路。

“停下!快停下!”那拦在路中的是个女子,一身素衣有些破旧,脸上戴着一方面纱看不清面容。

“顾月卿,你给我滚出来!”

而今,敢这般当众直呼顾月卿大名的可没有几人。

三三两两的行人都吓得停在原地观望,看向那拦路的女子就像看一个疯子。

倾城公主的车驾也敢拦!还如此出言不逊!

不是在找死么!

秋灵微微蹙眉,“主子,属下去看看。”

打开车帘走出去,车驾前骑马的护卫退开,让她能直接看到路中间站着的女子。

“直呼我家主子大名,你胆子不小!”

“一个狗奴才不配与我说话,滚开,让你家主子出来!”

------题外话------

*

明天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