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一统天下,就此放手(二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上两人审视的眼神,叶瑜道:“在下仅是想去见他一面,若君临帝和倾城公主不放心,可派人随在下一道。”

“十日将到,大燕的降书却仍无消息,本宫也该去见一见大燕王,叶少主若想去,可与本宫一道。”

*

申时一刻,某个营帐外。

营帐由重兵看守。

燕浮沉并非俘虏,此番他还是大燕王,两方是达成协议的关系,是以这几日燕浮沉并未被关在牢狱中,而是住在一处营帐内。除了没有自由,其他的与来此做客没什么两样。

顾月卿过来,君凰自然要一道。

叶瑜要来看燕浮沉,柳亭正好无事便也随同过来。

四人出现在营帐外,看守士兵齐齐见礼,“参见皇上、皇后娘娘、武阳王!”

“免。”吐出一个字,君凰便牵着顾月卿当先走进营帐。

入眼是倚靠在软榻上翻看书籍的燕浮沉,彼时他身上虽不是什么上好布料做成的衣衫,却十分干净。

墨发绾起,面色有些憔悴,手里还拿着一本书,整个人透着一股子难掩的矜贵。

瞧着不像征战多年的人,更像个文弱书生。

听见响动,便抬眸朝他们看来,依旧维持着那般姿态坐着,连书都未放下,丝毫没有置身敌营的自觉。

“都来了?随便坐。”视线在顾月卿和君凰相握的手上顿了一下便转开,快速扫过叶瑜。

他在此有此般待遇,除却他大燕王的身份,叶瑜没少出力,不然不会在他说沐浴更衣便会有人将热水和衣衫送来,也不会在他想要几本书籍打发时间时便有人及时送来。

纵是在君临和天启合盟的大营中,亦会给叶家少主几分薄面。

这些燕浮沉都知晓。

不由得对叶瑜生出些许愧意。

叶瑜说他救过她一命,实则这么多年过去,她欠他的早便还了。他不能给她想要的,便及早让她抽身。她也做到了,却偏生到此番还不忍看着他出事。

此一生,若说他亏欠什么人,除却母亲,便是叶瑜。

好在她已想通,并寻到良人……

“大燕王倒是很悠闲自在。”

燕浮沉看向顾月卿,轻笑道:“整日待在这营帐中,无事可做又无人说话,只能自己寻些东西消遣。”

倒是缓缓将手中的书放下,盘膝坐直身子。

不能动用内力,他连调息恢复身上内伤都做不到,好在有人给他送来伤药,敷过几次后他的伤口虽未有多少好转,却到底未加重。

顾月卿拉着君凰寻个席位坐下,“十日将过,不知大燕王的降书何时备好?提醒大燕王一句,本宫素来说到做到。若约定的时间到了还未见到降书,辽源城将不复存在。”

她面色冷清,态度强硬,若非此前听过她那番话,便是君凰许都要被她唬住。

柳亭和叶瑜也各寻一个席位落座。

燕浮沉闻言,方才带着几分玩世不恭的笑微微收了收,“倾城公主急什么?孤既已答应,自不会反悔。今日尚未过半,算来还有一日半的时间。”

“此到原野来回八日便已足够,多出的两日是本宫给的,大燕王若有心,此番大燕印鉴早便取来。”

“当然,既是本宫给的时间,本宫自会说话算话,此来只为提醒大燕王一声,莫要与本宫赌。论心狠手辣,本宫比之大燕王来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孤自是相信倾城公主的手段,降书必会准时送到。”忽而话锋一转,“实则若是孤愿意,降书也能立刻奉上。”

一句话,让顾月卿面色一沉,“大燕王在耍本宫?”

燕浮沉却半点未受她的影响,依旧笑道:“倾城公主不必如此生气,此前孤确实拿不出降书来。”

此前拿不出,也就是说这几日他曾与他的人接触过!

在这守卫森严的大营中,全是他们的人,燕浮沉的人竟还能钻空子!该说不愧是大燕王么!

“大燕王好本事。”

“倾城公主过奖。”

“条件?”

“倾城公主果然爽快,不可否认,公主当日所言,若孤不应下降书之事便毁了大燕。孤也知公主确有这般能耐,但要做到也非一朝一夕。且公主那日威胁孤之时,孤的下属亦在场。公主以为,他顺利回到大燕后,会不将公主这般威胁的言辞告知旁人?届时公主以毒毁城,想要将责任都推到北荒七城的毒瘴上怕是不易。”

这点顾月卿没想到么?

自然不是。

只是那日她敢将夜一放去取大燕印鉴,便说明她并不怕这般后果。

“大燕王便是想到此,不是一样受了本宫的威胁?”

“倾城公主所言不错,孤确实受了你的威胁。即便当真灭城覆国后公主脱不开干系,我大燕臣民的命却是实实在在没了。看起来是两败俱伤,实则是孤输了。”

她毁的不过是名声,而他毁的是一国臣民。

如此多的人,许都会因他的固执而死。

他不敢赌,是以受了她的威胁。

“大燕王是聪明人,知道名声这种东西自来都不是本宫在意的。”其实那是从前,如今她很重名声,不是为她,而是为她的丈夫和孩子。

但燕浮沉并不知。

“孤知晓公主不在意,但公主想必也不愿担这样大的罪名被世人诟病。”

“所以本宫才会问你有何条件。”

“孤的条件很简单,其他人出去,公主留在营帐中陪孤一个时辰。”

君凰眸色一沉,“你在找死!”

尽管明白此陪非彼陪,君凰还是怒不可遏。

柳亭和叶瑜的脸色亦是变了变,顾月卿的面色更冷了几分,“都到了这般境地,大燕王还如此不识实务,便莫要怪本宫不客气。”

“毁城的威胁之语不过是不想牺牲更多的人,莫不是大燕王以为凭着我百万大军还攻不下你大燕?毁城会毁本宫名声,攻城却不会。”

“明日时辰到未见降书,便是大燕王的死期,不出一月,大燕便是本宫囊中之物。破城后,本宫不能伤百姓,难道还不能将大燕的将领兵士以旁的罪名处置?到时大燕王且看着,本宫是否有本事做到既杀了人又维护了名声!”

她能做到。

这一点燕浮沉非常肯定。

就如当初她在商兀帮着楚桀阳,以正当罪名处理了大半朝臣一样。

凡为官者,或多或少都有些罪名,而查探消息是万毒谷的强项。她只需在攻城后将那些人的罪名一一列出,斩杀他们之后不仅不会累及她,还会让她得世人传颂!

“方才是孤失言,明日时辰到时,孤自会将降书奉上。”

“还请大燕王记住此番说的话,本宫的耐性不好,君临帝的耐性更不好。”

这点燕浮沉看出来了,一句话便将她逼得懒得再同他虚与委蛇,再观君凰,若非方才她拉住君凰,他此番怕是早已丧命于君凰的掌下。

肯再留着他的命给他时间,她不过是不想再有人作无畏的牺牲罢了。

而她的做法,君凰全然赞同。

都道她和君凰有狠辣之名,凡提及他们,少有人不是满心惊惧。

然,这两人真如传言那般凶狠残暴么?

未必。

或许,有她辅佐的君凰会是一代明君。

“倾城公主放心,孤不可能弃我大燕无数将士的性命于不顾。”和聪明人打交道是轻松,但也不容易讨到便宜。瞧瞧方才,他险些占了上风,转瞬便又受她的威胁。

顾月卿拉着君凰起身离开。

柳亭看一眼燕浮沉,也跟上。

仅余叶瑜还在营帐中,不过她也已起身,看着燕浮沉,道:“方才你不该说那番话,若倾城公主未阻止及时,君临帝恐已对你出手。你此番不能动用内力,君临帝若出手,你断无生还的可能。”

他正要开口,便被叶瑜打断:“你并非不惜命之人。”

要出口的话都被阻了回去,燕浮沉失笑,“时至今日,最了解孤的还是流萤。”

“既是了解孤,流萤也当知道,孤方才那般并无旁的意思,不过是想与她单独相处一个时辰而已。孤寻她多年,再见到她却总是在敌对,连一个平心静气与她说话的机会都不曾有。”

“对上一个君凰,孤许还有些胜算,若对手是他二人,孤便是有天大的能耐也难取胜。”

这点,早在她万毒谷谷主的身份曝出来时他便知晓。只是他不甘就此败落败,才想奋力一赌,偏生这时她又有个新身份,禾术储君。

一国对四国,他如何斗得过。

如今想来,为何想要一统天下,他已说不清。

是追求至高无上的地位?还是不忍百姓再受战乱的苦?亦或仅是为着大燕百姓?

大燕多是荒漠草原,极少又适宜栽种庄稼的土地,大多食用羊等可养于草原上的肉食。若有战乱,筹备粮草都是件难事。就如当初,他与天启那位少将军合作,保他一命,为的仅是一万旦粮食。

而那一万旦粮食,便是天启国一个将军府都能轻易拿出。

他若一统天下,百姓便有同等待遇。

如今既是不能取胜,又确认君凰并非滥杀之人,这天下让出来又何妨。

不过,为防万一,他还是得做些准备。

至少此后几年,大燕的权不能全交出。

不过,未能与顾月卿单独说说话终究是件憾事,且这个遗憾将会伴随他一生。

听到他这番话,叶瑜已不似从前那般难过,不过心疼他倒是有的。

“既求不得,何不放手?或许放手之后你能寻到独属你的那片风景。”

“或许你说得对。”有没有独属他的风景他不知,手却是要放的。

“往后有何打算?”

不是问他是否担心将降书奉上后会否能活命,亦不是问他可需要帮助或将如何逃出,而是问他往后有何打算。

叶瑜知道,若连安然走出这军营都做不到,他便不是那个她曾经放在心上的燕浮沉了。

“或许寻一处山清水秀之地隐居,或许游历天下四海为家。”

“……不必四海为家,倾城公主并非没有度量之人,你若开口,大燕王宫依旧是你的家。”

“流萤,你觉得孤会这般做?”

“不会。”他并非甘愿屈居人下之人,比起俯首称臣,他宁愿一无所有。

“你既有打算,我便也不再劝你。若你走得累了,偶尔念及旧友,叶家永远有你一盏清茶。”

“多谢。”这一声多谢,为的不止这个“旧友”的称谓和一盏清茶,还有这些年她为他做的一切。

叶瑜看着他,拱手,“后会有期。”

燕浮沉一笑,“后会有期。”

------题外话------

*

明天见。

我有点心疼男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