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从前纠葛,秋灵生气(一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114章从前纠葛,秋灵生气

燕浮沉还不能死,离他较近的柳亭挥剑护了他一下,并未伤他分毫。燕浮沉看柳亭一眼,没说什么,注意力便转向立于半空的顾月卿。

他的震惊并不比叶瑜少。

难怪会有“琴诀出,万尸伏”的说法。

便是他全盛时期正面接下顾月卿这一招许都要重伤。

方才她出手,主要是攻击那些暗器,又刻意避开君凰,是以离他最近的君凰才未受到多少波及。而夏旭那边她未收力,又恰在怒头上,才会人和马都被击飞出去。

那些银针堙没成灰,这又岂是常人能做到的!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注视下,顾月卿脱力未能稳住身形,从半空中跌落而下,君凰见状忙飞身而起,揽住她的腰肢,两人稳稳落地。

“何故如此拼命,就那点东西,伤不得你,又何曾能伤得了我?”

“如今尚未寻到解蛊的法子,断不能大意。再则,若非我先一步如此做,你定也会拼力拦下不是?”

君凰心底一柔,无奈一笑,“你啊,下次可莫要再如此。”

确实。

她竭力出手是怕他受伤,他又何尝不是,不过是她先了他一步而已。且先他一步还是因着她“琴诀”擅远攻的优势。

顾月卿面色有些苍白,不过有他揽着,倒不至于站不稳,只是若要再出手已不能够,且这番出手之后,没个十天半个月怕是养不回来。

顾月卿浅笑着点头,“嗯,只此一次,断不会再犯。”若非有他在,便是能确保全然安全,她亦不会动用这招。

有他在,她才能无后顾之忧。

“不知他……”顾月卿微微拧眉看向不远处倒地不起的夏旭。

君凰眸中透着浓浓的杀意,“他该死!”

揽着她闪身上前,赤魂便直指夏旭喉咙上,彼时夏旭视线已模糊,满身血迹,好不容易撑着睁开眼,良久才看清战在他眼前的两道人影。

他没看君凰,而是看向顾月卿,“夏、夏尧死、死在你手里,不亏。”若当日在云河之巅他刺杀她时,她便用这一招来对付他,他根本逃不了。

“夏尧该死,你也该死。”顾月卿用陈述的语气道。

“本宫给过你很多次机会。”他稍微有些悔改,念在他对君凰有恩的份上,只要君凰不杀他,她亦可破例留他一命,偏生他如此不识好歹,一而再再而三的找死。

“你既如此想死,本宫便成全你。”说着看向君凰,“我来动手。”她不想他背负弑师之名,即便夏旭该死。

不是所有人都能如她一般,在杀了自己的师父后无半分愧疚之心。

她当年杀夏尧,是因夏尧有无数条罪名,夏尧不死,死的就是无数被掳到万毒谷的年轻生命。

所谓杀人不过头点地。若有罪,折磨些也无妨,但被掳到万毒谷的都是无辜之人,有多少人受不住折磨丧了命。夏尧更是丧心病狂的将夏叶这个亲生女儿用做药人几年!

这样的人,杀了是为民除害。

而夏旭,纵是犯过很多错,为着他的名声,到底未对太多无辜之人下手。他对君凰终究有过几分恩情,君凰曾经对夏旭的敬重也是真实存在,不似她与夏尧。

从始至终她对夏尧就没有半点师徒情谊,有的只是仇怨。

她在提升自己实力之时,想得最多的就是如何杀了夏尧。

是以她杀夏尧无愧于心,君凰若杀夏旭,却未必能做到如此。

其实是顾月卿太过在意君凰了,舍不得他受一点伤。实则,夏旭在君凰心中的分量并没有那般重,便是有些情谊,昨夜放夏旭离开时,便已没了。

本来夏旭是死是活君凰并不关心,偏偏他险些伤到顾月卿,这点是君凰最不能忍的,所以他必须死。

但看到顾月卿眸中隐着担忧,君凰还是收回了剑,“好,你来动手。”

将手中赤魂递给她。

不能让她再动用耗费内力的琴。

不过一个细微的举动便能看出他对她的在意,顾月卿嫣然一笑,接过赤魂。

正要一剑刺下,夏旭也闭上眼之际,忽然传来一声:“且慢!”

闻声看过去,迎面驰马而来的人头发有少许花白,是在场不少人都熟悉的面孔。

药王山药王药谷子,据说是某个家族的世家子弟,因犯了错被逐出家族,后夏旭发觉他在医术上的天赋,便将他收归门下,一入师门便改了名。

年纪比夏旭还要大上几岁。

当然,这些都是传闻,未曾有人去考证。

药谷子的出现,心情最复杂的当属夏叶。

曾经牧家被灭门,秋灵被夏尧当成她掳到了万毒谷,是夏旭救了她,将她带回药王山住过一段时日。若非有夏锦瑟的刁难,她在药王山的日子也不会过得太差。

当然,这是她从前的想法,在得知夏旭连妻女都杀,以及秋灵传信告知她,在禾术期间发生的一些事,她才恍觉,当初她在药王山被夏锦瑟刁难,夏旭未必不知,只是他佯装不知罢了。

不过夏旭到底是将她从牧家的灭门中救出,救了她一命,这份恩情她还是要记得的。

但夏旭竟对她家主子下杀手……

便是她的仇人。

所以她既不想夏旭死,又希望他死无葬身之地。

十分纠结。

就在这般纠结时,药谷子出现了,顾月卿的剑未刺下去,她松了一口气又觉得不能这么放了夏旭。

所以心情才会如此复杂。

纵是已养得喜怒不形于色,此时夏叶脸上的表情也复杂难明。

说起来,夏旭会从牧家灭门时救下夏叶,还是在接到夏尧要对牧家出手时赶去,夏叶的母亲临终前嘱托。

夏叶的母亲是夏旭少时好友。

夏尧因不想安荷毁了夏旭,设计安荷嫁给禾术黎王禾庆。夏旭因此与夏尧反目成仇,强娶夏尧的心上人,也就是夏锦瑟的母亲。夏尧为报复夏旭,娶了他的至交好友,也就是夏叶的母亲,夏尧还不能解恨,便灭了牧家满门。

牧家曾于夏旭有恩,是以夏旭与牧家往来比较多。牧家因他被灭,夏旭定会万分痛苦,这是夏尧对他的报复。

那牧家因他被灭门后夏旭当真痛苦么?

或许痛苦是有,只是没有那么浓烈罢了。不然也不会因夏叶是夏尧的女儿而不管她死活,却没想过她也有牧家一半血脉,还是他故友之女。

倒是可怜夏叶和夏锦瑟两人的母亲,成了这兄弟二人恩怨纠葛中的牺牲品。

而今这些旧事,知晓的人已没有几个。

*

夏叶轻吐口气,举步上前。

带顾月卿问话:“药王这是何意?”

主子将她从那药人小屋中救出来时,她便发过誓,主子的敌人便是她的敌人。纵然夏旭是如今她在这世上除秋灵以外唯一的亲人也不例外。

药谷子尚来不及应,便被夏旭抢了先,“昨……昨夜未看清,此、此番才……才看到叶儿的……脸已恢复,大……大伯甚是高兴,如此,大伯……下了黄泉,也能……也能给……给你母亲一个……交待了。”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夏叶眉头深拧。

顾月卿和君凰对视一眼,也古怪的看向夏旭。

罢了顾月卿的视线转向夏叶,她还未说什么,夏叶便道:“主子,他要杀主子,便是属下的敌人!”

她不想主子因他犹豫,尽管她不想夏旭死,但留着他是大患。身为主子最得力的下属,她必得为主子杜绝一切隐患。

“只是属下有几句话想要他说,还请主子允准。”

顾月卿点头,“允。”

“多谢主子!”

看向夏旭,“你想要我做什么?”没有拐弯抹角,是夏叶的作风。

什么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无非是临死之前想让她看在母亲的面上帮他做什么事罢了。

心思被道破,夏旭笑得有几分苦涩,“你……比你母亲聪……聪明。”

“若母亲有我那般数不尽的日夜里都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小屋子里当成药人来养,也不会那般轻信旁人。若非母亲当年心善在你被仇家追杀时救你一命,母亲不会落得那般下场,牧家也不会满门尽灭。分明你与夏尧二人的恩怨,却偏要牵涉到我牧家!”

“什么?!”

闻声看过去,竟是方使着轻功先马车一步赶来的秋灵,彼时她怀里还抱着小君焰。

听到夏叶这番话,秋灵有些没反应过来。

这些纠葛,此前夏叶并不知。还是之前万毒谷弟子查禾风华背后的人,查出夏旭夏尧以及安荷等人当年的恩怨,夏叶这才知晓。

消息送往禾术时,她特传给顾月卿,并未经秋灵的手,就是不想让她知道真相……

若非她和母亲,牧家不会出事。虽非夏旭灭牧家满门,牧家却是他间接造成的灭门。

且灭牧家满门的还是她父亲!

即便她不认,也不能否认夏尧是她父亲的事实。

她怕秋灵因此责怪她。

其实时至今日,秋灵也不知灭牧家满门的是何人。只以为夏尧将她掳去万毒谷,是把她当成了夏叶从牧家灭门中救下她。

这些年秋灵也不是没去追查过牧家因何灭门,只是夏叶不想她知道真相,刻意拦下了些消息,以致于到如今秋灵也不知灭牧家的是何人。

这一点,夏叶知道自己有些自私,但秋灵将她当成唯一的亲人,若知晓是她父亲灭了牧家,许会与她生出隔阂。

若是那样,秋灵未必会过得如现在这般开心。

这些事秋灵不必去想,她只要无忧无虑的过完一生即可。

实则秋灵在万毒谷那样的地方经受那么多折磨,还能维持这副开朗活泼的本性,与夏叶脱不开关系。

夏叶没想过秋灵会突然出现,还听到方才那番话,夏叶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对。

恰在此时,秋灵闪身上前,看着躺在地上的夏旭,“你是说,姑姑还救过这个人的命?”

夏叶一懵,还没反应过来又听她道:“所以他其实不止欠祖父早年的关照之恩,还欠姑姑一条命?”

而后指着夏旭,怒道:“我说你这个人,好歹是一方人物,我原想着我牧家与你有交才有此大难是我牧家自己倒霉,虽是你间接造成,却非你所愿。你救夏叶一命,也勉强低了你的罪行。

“想着你一个大男人,应也不关注小女孩之间打打闹闹,夏叶被你女儿欺负你也不知情,错不在你。直到前不久我才知晓,夏锦瑟的所作所为你都是知情的。我想着你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人,任由夏叶被欺负也是你能做出来的。”

“此番才知你欠姑姑一条命!”

“夏叶是姑姑的女儿,你欠着姑姑的命还让你女儿这么欺负她,现在还有脸在这里提姑姑想让夏叶就姑姑的情分帮你做事!你的良心呢!被狗吃了吗?”

“夏叶,我可告诉你,他让你做的事你如果敢答应,别怪我不客气!”

------题外话------

*

二更三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