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人狠话少,擅长用毒(二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参见公主。”

“主子!”

柳亭和夏叶翻身下马,同时见礼。

顾月卿微微颔首,看向燕浮沉,正要开口,便被君凰抢了先,“大燕王倒是很会盘算。”

“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写下降书,要么留下性命。放心,朕会送大燕百姓给你陪葬,定不会让你黄泉路上孤单。”

顾月卿正在思考跟着燕浮沉一道回大燕的可能性,毕竟若做好安排,燕浮沉也未必奈何得了她。但既然君凰都开了口,她哪里还不懂他的意思。

无非是不想让她去冒这个险。

若她执意要去,他断不会放心她独自一人,定会跟着。如此一来,不仅她可能有危险,他亦然。

她又怎会让他跟着去冒险。

“大燕王莫要以为本宫是开玩笑,除掉大燕这个隐患,还能在紧要关头出手救几个人换得一个好名声,于本宫有利无弊,大燕王可要想好了。”

她方才分明已快松口,君凰一句话便左右了她的决定。

燕浮沉微微敛眸。

果然,君凰在她心中的分量胜过一切。

“孤说过,印鉴所藏之处只有孤一人知晓……”

却被顾月卿抬手打断:“这些废话大燕王便不必再说,本宫算过路程,从这里快马加鞭四日便能到原野,来回也就八日,本宫给大燕王十日。十日后若无降书,便是你的死期……”

忽而话锋一转,“哦,是了,大燕王并非怕死之人,亦不相信本宫会对你大燕百姓如何。既如此,本宫便先不杀你,十日过后,一日不见降书,本宫便屠一城,让大燕王亲眼看看本宫会不会如此做。”

看着她这副透着几分邪肆凛冽的模样,燕浮沉眼底流露出少许不可置信。

她用如此神态说出这番话,便是说她没开玩笑。

她既说出来,便会做到。

原来他真的从未了解过她。

再看君凰,他一双视线从未离开过她,面上带着浅笑,好似早便猜到她会如此做一般。

深吸口气,压下心底波动的情绪,神色凝重道:“倾城公主的手段和魄力果然了得,便是孤都要甘拜下风。只是公主说了这般多,也要能将孤留下才能作数。”

“倾城公主,出手吧,今日倒要看看你能否将孤留下。”

“王上,您……”夜一捂着伤口,十分担忧。

王上这副样子,哪里是倾城公主的对手,更况她边上还有一个君临帝!

一人尚且打不过,更况这二人!

只是话未出口,便被燕浮沉抬手止住。

夜一都能看明白的问题,燕浮沉哪能看不明白,他这样自有他的考量。

余光瞄一眼对面的援军,近了。

他拖延些时间,未必不能离开此处。

然他到底是低估了顾月卿,他能想到拖延时间,顾月卿会想不到他在拖延时间么。

便是想不到,顾月卿也并不打算在这里浪费时间与他打。

如他们这般的高手,就算重伤,一时半会儿想要取胜也未必鞥呢做到。

“大燕王错了,想要留下你,不一定非要本宫出手。”

指尖抚过某根琴弦,轻轻一挑。

琴声传出,带出的劲风朝燕浮沉袭去。

见识过琴诀的厉害,燕浮沉微惊,堪堪躲过……

然,下一瞬,视线便有些模糊,“你、你……”话未说完,身形一晃便从马背上落下,幸得夜一反应过来忙将他扶住,不然定是要跌得形象全无。

接着便听到几道“扑通”的落马声传来,是那几个夜煞也从马背上落下。

夜一也觉一阵晕眩,“倾城公主,你竟下毒!”

人未昏迷,仅是全身无力。

燕浮沉未说话,待终于看能清人,便直直盯着顾月卿。她这番不动手,定是觉察到他的意图,可他的意图并非只有这一个。

说来,他从未好好与她打过一场,他其实想借此机会与她真正交一次手,是以方才他喊出手,是对着她,而非君凰。

可即便只是这样一个机会,她竟也不愿给他。

“堂堂天启摄国公主,竟用毒!如此瞎做手段……”

“下作?”顾月卿淡淡抬眸看过去,没来由的,夜一便闭了嘴,同时还觉得有一股凉意从背脊窜起,渗透至四肢百骸。

原来这才是倾城公主真正的模样!

气势竟是比之王上和君临帝来都半点不弱!

“本宫最擅用毒,以毒伤人是本宫的制敌手段,此事坊间百姓都知晓,怎么大燕王的随侍竟是连坊间百姓都不如么。”

夜一被她说得面红耳赤。

她这话就是在说他身为王上的随侍,消息都没有百姓灵通!

变相的骂他无用。

顾月卿不再管他,视线转向燕浮沉,“不过,大燕王也不必担心,不过是寻常软筋散,只是暂时动用不了内力,不会伤及性命。”

“哦,忘了说,这软筋散的药性恰是十日。”

语罢看向夏叶,夏叶得令,掏出一瓶药,“这里有一枚解药,大燕王可让您的随侍服下,回大燕王宫去取印鉴。”

一招手,“来人!”

有两名万毒谷弟子上前,“右使大人请吩咐。”

“大燕王那位随侍中了软筋散,怕是扶不住大燕王,去帮忙。”

夜一当然不肯将燕浮沉交敌人,但他中了软筋散,根本敌不过两个武功高强之人。

燕浮沉很快被两人押住。

“大燕王若是同意,解药便给你这位随侍服下。本宫的耐性并不好,给大燕王十息时间考虑,若十息过后还未想好……”

“好,孤答应!”

*

夜一服下解药,恢复气力后要拔剑动手,被燕浮沉呵住。

燕浮沉将他叫过去,不知低声说了什么,他便拿着燕浮沉身上的令牌快马离开。

与此同时,大燕的援军已近。

顾月卿本相先撤,但看到大燕的领军之人竟是夏旭,便犹豫了一下停在原地。

左右这里离他们的百万大军驻扎地不远,柳亭和夏叶来时也带了不少人马,后面有将领带出的兵马也已追上他们。

对方有人马,他们也有。

既然不弱于对方,便没有转身离开的道理,也能免了对方以为是他们害怕了。

只是将燕尾凤焦递给夏叶后,趁着敌军还未走近,顾月卿执起君凰的手便给他把脉。

君凰知晓她担心,便也随她去。

“主子,皇上可有大碍?”

见顾月卿眉头越皱越深,夏叶忍不住问。

------题外话------

*

明天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