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7章 离开禾术,患难真情?(三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转眼一个月将过。

近一个月顾月卿每日都会去一趟青莲宫。

只施针,不说多余的话。

她不说话,但近一个月下来,还是能感觉到陈横易有很大的变化。

就像今日,顾月卿按时来施针,陈横易便早早吩咐人备好水果点心,就这般摆在桌子上。

这样的情形已连续许多日。

不过陈横易未明说,顾月卿更是仿若未看到一般。

至于陈横易对她的态度,虽没有明显的热情,却不再对她摆冷脸。

施完针,秋灵帮着顾月卿收了针,就要如常离开青莲宫,却被陈横易唤住:“等等!”

这是二十七日以来,陈横易第一次开口与顾月卿说话,或者说是第一次开口唤住她。

脚步停下,顾月卿回头,未语,仅用眼神询问。

依旧是无波无动的眼神。

秋灵见状,看一眼陈横易,再瞥一眼桌上摆放的东西,淡淡挑了挑眉。

近来这段时日青莲宫的反常,让她早便觉察到陈横易的异常。

后悔了么?

可是晚了。

主子以前对陈家抱有多少念想,如今就有多少失望……

不对,如今的主子对陈家怕是连失望都没了,而是完全的不在意。

陈横易这又是何必呢。

是废了多年的腿一天天有所好转,便发觉主子的好了?

未遇到皇上之前,陈家是主子内心深处仅剩的柔软。

也幸得主子遇到皇上,否则陈家人尤其是陈横易,作为主子内心深处仅剩的柔软却如此对她,主子得有多痛苦。

在伤害过旁人后再来后悔表歉意就想得到原谅,哪有这么好的事。

陈横易想说什么,但对上顾月卿清冷的眸子,他将要出口的话便阻了回去,转而道:“再有三日就满一月,你准备将施针之事交与何人?”

“宫中并不缺太医。”

语罢转身,未作任何停留的举步离开。

他走后,陈横易失落的跌坐在轮椅上。

他其实不是想说这个,而是想问她哪日离开禾术,何时出发,又将前往何处。

然他没勇气开口。

将近一个月,他的腿已有了知觉,偶尔能由人搀扶站起来走两步。这几年寻医无门,他早便对能如常人一般行走不抱任何希望。

是她,这个他曾排在权势之后的外孙女再次让他看到了希望。

而这个让他再次看到希望的人,曾因他的不管不顾多次在生死边缘徘徊……

甚至有几次,险些是他将她逼入绝境,还总说什么只要她如何如何,他便领着陈家助她成就大业。

事实上她根本不需要他的相助。

雪中送炭难,锦上添花易。

他错过了雪中送炭,连锦上添花的机会都被他给生生毁了。不仅如此,还险些与她成为仇敌。

虽未成仇敌,而今这般形同陌路,似乎也比成为仇敌好不了多少。

“先生,您方才是想留倾城公主?”说着,陈宣意有所指看向那一桌摆放好的水果糕点。

陈横易看他一眼,眼神依旧凌厉。

陈宣心下苦笑,果然是一次不忠百次不用。面上表情维持不变,“明日可要属下继续备这些东西?”

“……你说呢?”

“是,属下明白。”

只是翌日,他备的东西莫要说动,连看一眼的人都没有。

顾月卿已启程离开禾术,来给陈横易施针的是个曾随顾月卿来观过她施针的太医。

看到是太医来,而不是顾月卿,陈宣十分担心陈横易会发怒直接将人轰出去,一直心惊胆战。

没想到陈横易全程除了脸色有些难看外,并未说什么,这让陈宣都要以为他转性了。

*

几辆马车同时出云河之巅,直往来时登岸的地方而去。

回去时打算乘坐来时那艘船。

陈横易还在宫中接受诊治,陈天权不放心便留了下来。离开太多时日,叶瑜需回去照看叶家生意,便未陪着他留下。

顾月卿要走,樊筝自然要跟着,本来她此番来禾术就是跟着顾月卿来看热闹的。

樊筝走,楚桀阳自不会独留。

倒是千流云,这一个月没日没夜的将政务处理好,留一个和乐安平的禾术给禾胥打理,他就带着在他府上住了一段时日的周茯苓跟着顾月卿登了船。

不过一月航船之后,顾月卿要启程北上去寻君凰。战场凶险,周茯苓又无自保之力,千流云打算先将她送回君都。

就是这一个月的航船,一开始的几日还好,后来千流云晕船,吐得昏天暗地。好在顾月卿医术不错给他扎了几针,不然估计待下了船,他怕是要睡上几天几夜。

这也让顾月卿明白,为何上回千流云离开禾术会被禾均的人伤到,原是晕船实力大减。

说起给千流云扎针,便是冷清如顾月卿,都一边扎针一边给他几个鄙夷的眼神。

生在禾术晕船,就好比渔民晕水。

也不知千流云是如何安然活到今日还得军中将领信服的。

*

另一边,已到君临有约莫二十日,却如过街老鼠一般遮遮掩掩不敢露出真面目的夏旭和安荷,此时正在一家客栈中。

夏旭坐在床榻上打坐压制身上的毒,安荷坐在简陋的客栈房间里的桌子旁,倒出桌上的茶喝了一口就“呸”的一下吐了出来。

活到这般年岁,她从未喝过如此难喝的茶!

“这种日子何时是个头?你别每日都只顾着打坐,快想想办法啊!”

不再有华丽的衣衫上好的首饰以及上品的脂粉,加之两个月的奔波劳累,安荷已不再是以往高贵美艳的模样。性情也被这两个月的苦难折磨得差不多,哪里还是那个野心勃勃一心想要做人上人的黎王妃。

这骂骂咧咧的样子,与市井泼妇没什么两样。

夏旭身上的毒正要发作,方被他调息压下去,安荷这般一出声就让他岔了气,一口血喷出来。

安荷却半点没发现,还在那里抱怨。

看得夏旭一双眸子渐渐沉下。

“这过的什么日子啊!在太庙这么多年本妃都未吃过这般苦!说好是世人敬仰的老药王,药王山如太上皇一般存在的人,可瞧瞧本妃跟着你都过的什么日子!”

“衣服是拿仅剩的首饰和农妇换的,快有五日不曾沐浴换衣,十日未吃过一顿饱饭,住的还是这般简陋潮湿的客栈!本妃真是受够了!”

“既然受够了,便离开吧!”

听到夏旭的话,安荷满脸的不可置信,“阿旭,你方才说什么?”

夏旭抬手擦了擦唇角的血迹,吃力的靠在床榻上看着她,“我说,若受够了,便离开。”

这段时日他一直在想,他这么多年的坚持是对的吗?大半辈子都花在这个女人身上是对的吗?

他毒发险些没命,她没有一句关心的话,还不停的抱怨。甚至在他调息压制身上毒性时,她不止一次出声打扰,以致他几次都岔了气息需得忍受剧毒的折磨。

疼得晕过去,也没见她照顾过他一次。除却有一次他醒来时全身是汗,吐出的血都染红了被子和衣衫的躺在床榻上,其他时候毒发昏迷,晕在何处醒来时便躺在何处……

这就是他用命去守的女人!为了她,他不惜与兄弟反目、杀妻杀女,可最后换来的又是什么?

他知道她自私,却没想到竟自私到如此地步。

为将她顺利带出禾术,他走得匆忙,什么都没带。

她从未吃过这样的苦,难道他便吃过?

若非带着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他会过成这样?

如今他名声尽毁,药王山已将他除名,甚至药王山的长老们为维护药王山名声,放言要清理门户。

他如今不仅不能回药王山,还要想法子藏起来不被药王山的弟子寻到!

毒发作,蛊发作,他却连买药材熬药压制毒性的银钱都没有。

十日前他拿身上仅剩的玉佩去当了些银钱,准备去买药,却被安荷趁他不注意偷了去大吃一顿,随后还买了几样胭脂首饰。

他买药的钱没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那是他的救命药啊!

他这一生几十年,究竟爱着一个怎样自私自利的女人!

“阿旭,你怎能如此待本妃!本妃从未离开过禾术,在这里仅认识你一人,若你都不管本妃,本妃该怎么办?”

“本妃本妃本妃!那个男人都死了十七年,你还一直以此自称,将我置于何地!”一怒之下,夏旭一掌击出,直接击碎安荷面前的桌子,吓得她从凳子上跌坐在地,狼狈至极。

“阿、阿旭……”

这是第一次,夏旭让安荷感觉到了恐惧。

就差那么一点,他就杀了她!

他居然如此对她!

------题外话------

*

明天见。

晚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