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章 倾城杀意,夏旭重伤(二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心狠手辣是真,却没有六亲不认。

顾月卿很不喜欢别人如此说君凰,尤其这个人还是君凰敬重的师父。

是的,敬重,君凰纵是未说,顾月卿也知道夏旭在他心中是不同的。夏旭不仅救过他,还教了他一身本事,且当年他被夏尧带去万毒谷,也是夏旭将他救出来,这么多年夏旭也一直找法子在帮他解毒。

虽然这些都不是事实,但君凰看到的就是这样。

凤眸微眯,“你果然该死。”

很淡的语气,然下一瞬飞身而起就是杀招。

这是继夏尧以后,顾月卿对一个人有如此浓烈的杀意。对夏尧有杀意,原因很多,但对夏旭有杀意就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君凰。

“铮铮铮”的琴音传出,若细致去看,还会发现顾月卿的手指都被琴弦划破了,可见她此番已是怒极。

夏旭也没想到她反应会如此大,出手毫不留情,他本来就受了点伤,险些接不下她这奋力一击。

挥剑堪堪接下后,连退数步,擦了擦唇角的血迹,“想不到你待君凰倒是有一片真心,看来世人关于君临帝后情深的传言并非作假。此前本座还当是谣传,毕竟不管是能欺师灭祖的月无痕还是心狠手辣六亲不认的君凰,都不会是对谁上心的人才是。”

“老药王一把年纪了,没想到对小辈的私事还这么关心。本宫与本宫夫婿的情谊如何,与老药王又有何干系?”

这中讽刺半点不遮掩。

夏旭自然也听出来了。

以他的身份确实不该过问小辈的私事,但这般明晃晃的被指出来,他脸色便有几分难看。

见她杀心如此浓烈,千流云和楚桀阳哪还能继续看着,纷纷执剑出手。

三人围堵,又皆是个中高手,这番齐齐出手,院子都被毁去了大半,动静之大,近旁打斗的黑衣死士及侍卫有大半都被震飞了。

陈天权揽着叶瑜快速闪开,樊筝亦是快速退开。

彼时顾月卿立于一旁房檐之上,千流云站在地上,而楚桀阳与夏旭一样飞在半空。

三方其出手,千钧之势。

一声巨大的响动,连整个院子都快被夷为平地之后,三人稳稳落地,虽然因着攻击的反弹,各自都受了点伤,却没什么大碍。

顾月卿面色苍白,显然是内力使用过度,不过还好,还未到脱力的地步。

浓烟散去,借着月色,樊筝看到夏旭倒在那片废墟中一动不动,犹疑着问旁边的叶瑜,“他、他死了吗?”

叶瑜也盯着那个方向瞧,罢了才看到夏旭的手好像还在动,“好似没有。”罢了感叹道:“想不到这夏旭武功如此厉害,若换作你我,对上他们三人之中的任何一人都不是对手,夏旭却能在三人合力攻击的境况下留着一口气。”

“确实厉害,不愧是能教出君临帝那般人物的人。”樊筝感慨,而后道:“不过,本庄主方才瞧着,夏旭和君凰之间好似并非我们所知晓的那般师徒情深啊,你们可知是何缘故?”

叶瑜摇头。

陈天权没说话,但沉默已给了樊筝回答。

樊筝又道:“虽然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纠葛,但药王山的老药王与我们所知晓的那个高风亮节行医向善的老药王差距甚大啊!”

在几人感慨中,顾月卿抱着琴一步步朝倒在地上起不来身的夏旭走去。

待她走近,便发觉夏旭还有气息。

从袖中掏出一个药瓶倒出一粒药,就这样屈指一弹便没入夏旭口中。转瞬功夫,便听一阵咳嗽声传来:“咳咳咳……”

晕过去的夏旭醒了。

“你……”然他盯着顾月卿,话还未说完,就感觉又有什么东西进了他嘴里。

他还看到顾月卿收回的手,明显方才的药丸是她给他吃下的!

万毒谷出来的药丸,哪能随便吃!稍一不慎,要的就是他这条命!

“咳咳咳……”忙撑坐起来握着喉咙偏头到一旁狂吐,然什么都没吐出来。

“你给本座吃了什么?!”眼底隐着惊恐。

“老药王觉得呢?本宫有几个问题要问,老药王可要好好回答。”

“你在威胁本座?”

顾月卿并未否认,“没错,就是在威胁你。本宫手里出来的毒除了本宫,无一人能解。老药王是聪明人,应该清楚如何做对您最有利。”

她给他吃下的两粒药丸,第一粒是良药,可让重伤快要支撑不住的夏旭精神恢复些;第二粒则是致命的毒药,只是服下的人不会那么快没命而已。

她确实有些话要问夏旭。

夏旭没说话,恶狠狠的看着她,眼底肯定有不甘心,不过顾月卿又岂会管他,顾自问着自己的。

“当年君凰被夏尧抓去万毒谷,是你一手安排?”

在场几人听到顾月卿的问话后都面面相觑。

什么叫做当年君凰被夏尧抓去万毒谷?他们怎从未听说过?

见彼此的反应,都知道应是不知晓这件事的,便安静的继续听着。

夏旭没说话,顾月卿面上也没有焦急的神色,只淡淡道:“老药王,本宫也不是什么有耐性的人,若你不回答,本宫不问也罢。左右那是多年前的事,君凰身上的毒也解了,已没有任何危险……”

夏旭脸一黑,打断她:“是本座安排的又如何?”

“自然不能如何,本宫不过是有一事不明,想询问一番罢了。你既是将君凰送去万毒谷,定是想让他身中万毒好受制于你,那当初从万毒池出来,万毒谷弟子又为何要给君凰解药?”

“给君凰解药?”

他震惊的情绪不似做假,顾月卿不由疑惑,难道夏旭不知道当初夏尧要给君凰解药?

“自然,否则您以为同样从那万毒谷活下来的本宫是如何解了身上万毒的?”

“夏尧说过,解药只有两枚,其中一枚很早便交到本座手中,既是给了你,又如何能再给君凰?”

听到这里,顾月卿眼睛一眯,果然她没想错,方才夏锦瑟从夏旭手里拿的解毒丸就是从万毒谷出来的,且是解那万毒池中万毒的解药。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手中早便有解药却迟迟未给君凰服下?”

“是又如何?”

“你果然,该死!”但就这么让他死了,未免太过便宜!

她突然不想杀他了。

这种人就该生不如死。

“本座是否该死可不是你说了算。倒是你,既说是与君凰一道从万毒池中活下来,那枚解药便是你服下了。所以细致说来,君凰这么多年饱受万毒的折磨,你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啊!”

顾月卿沉默。

像是默认了他的话。

见此,樊筝忙道:“小月月,莫要听他胡言!君临帝中毒之事我们虽未听说过,但一定与你没有半分关系。方才这老头不是说了么,另一枚解药在他手里,都是他的错!”

其他人也生怕顾月卿将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事实上,君凰受这么多年的罪,顾月卿确实有责任,这一点在顾月卿活下来那一刻就清楚了,所以这么多年她才会想办法四处寻君凰,还想法子将万毒池里万毒的解药炼制出来。

她不推卸自己的责任,但她也绝不会放过夏旭这个罪魁祸首。

看向樊筝,道:“放心吧,我很清醒。”

若三两句话就被蛊惑,她便不是顾月卿了。

“你说得不错,本宫确有责任,所以本宫愿用这一生来弥补。至于你,杀人不过头点地。死,太便宜你了。”

夏旭心头一跳。

他知道的,比起心狠手辣,身为万毒谷谷主的顾月卿丝毫不差,“你想做什么?”

“不急,我们先把话问完。你可是想好了再回答,因为你接下来没回答的一个问题,若是本宫不满意,后面本宫会用什么手段,那就不好说了。你与夏尧是兄弟,相信夏尧想出的那些折磨人的法子,你应该也有所耳闻。”

------题外话------

*

明天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