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章 一刀毙命,对上夏旭(一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么?”

“你、你什么意思?”顾月卿这般淡定的反应让夏锦瑟心下更有几分惊慌。

“夏大小姐,你能否救临王,难道还要本宫提醒你吗?”

夏锦瑟手执剑警惕的看着她,就怕她突然出手,“就算、就算本圣女不能救,你若杀了本圣女,父亲也不会再出手,届时临王就只有死路一条。”

“倾城公主莫不是忘了,此前周子御便说临王仅有一年寿命,但临王已在药王山一年有余却仍安然活着,皆是我父亲的功劳,若你将我杀了,我父亲必不会再管临王死活,你可是想好了?”

顾月卿嗤笑,“夏大小姐倒是会往脸上贴金,临王是如何安然无恙至今的,本宫比你更清楚。”

以为她这一年研习医术是闹着玩的?

她虽未到药王山,但在君临时便见过君桓的症状,此后回了北荒七城,她照着这段时日研习的医术,挑选了许多珍藏在药楼里的药材,再写了几个方子给周子御一并送去。

药王山在君临地界,从君都到药王山路途并不遥远,又是经周子御的手,顾月卿自然放心。

正因经周子御的手,药王山其他人,甚至是老药王和药王,都不曾插手。也就是说,君桓此番仍安然,实则与药王山没有半分关系。

“夏大小姐也莫要与本宫说这些废话,今夜莫说你,就是你父亲的命,本宫也会一并取了。”

“你、你好大的口气!便不怕从此得罪药王山?你当知道,药王山立世千余年又颇具声望,若得罪药王山,于你没有半点好处!”

“这便不劳夏大小姐费心了,出手吧。”

连夏锦瑟都知道若夏旭研习邪蛊之术的事若传扬出去,药王山便再无他容身之地,顾月卿又岂会不知?

再则,药王山不似万毒谷。万毒谷唯顾月卿一人为尊,她可代表整个万毒谷,夏旭却代表不了整个药王山。

夏锦瑟的话于顾月卿来说根本不具有任何威胁性。

“本圣女着人送去的信你没看到?本圣女不想与你为敌。”

“与不与本宫为敌,这可不是你说了算的。早在夏大小姐几次三番想取本宫性命时,就该想到会有今日。本宫可不是什么以德报怨的好人,放过你一次已是仁至义尽。”

瞥向院子里打斗的几人,顾月卿凤眸微眯便直接出手。

若再拖延下去,恐夏旭会与禾风华安荷一般跑了。

这次若让人跑掉,想要再杀定不会这么容易。

“好个倾城公主!拿了本圣女的消息却还如此恩将仇报!若本圣女不给你去信,你会知道禾风华背后的人是我父亲?”夏锦瑟一边气怒出声,一边挥剑挡下顾月卿的攻击。

纵是解了毒恢复了内力,但顾月卿尚怀着孩子时应对夏锦瑟就轻而易举,更况如今。

不过片刻功夫,夏锦瑟便落了败势连连后退,直退到院中。

身上已是伤痕累累,若非有剑支撑着,怕是站都站不稳。

那边对付死士的叶瑜看到这一幕,微微心惊。

她与顾月卿交过手,彼时虽有燕浮沉手底下的一众夜煞分去顾月卿大半精力,但与顾月卿交手时,她也险些取胜。

可此番,她与夏锦瑟打了那么久都只是伤了夏锦瑟少许,很难取胜,顾月卿出手,却是没一会儿便让夏锦瑟如此狼狈。

不过一年多,顾月卿的武功就精进了这么多么?

叶瑜有些难以置信。

事实上叶瑜不知道的是,这一年多来,顾月卿不只武功精进了,自来都要用汤药将养的身子在君凰的监督嘱咐下,按时喝汤药吃药膳,已差不多养好。

是以才会比之前厉害如此多。

顾月卿抱着琴朝夏锦瑟一步步走去,“给本宫去信?那可不是本宫逼着你的。再说,夏大小姐莫不是以为没了你那封信,本宫便什么也不知道?”

“本宫都知道。不仅知道禾风华身后的人是夏旭,还知道夏旭当年给君凰下了蛊想要控制于他。”

“当然,夏大小姐的那封信也不是一点作用都没有,至少它肯定了本宫的猜测,还让本宫知道一些没猜到的小细节。”

“不!你怎么可能知道?你这么说不过是不想承认受过本圣女的人情罢了!”连她都是无意间听到父亲和禾风华的谈话才知晓,顾月卿又岂会知道!

“夏大小姐若执意如此说,本宫也没办法。”

在距离夏锦瑟两步站定,彼时夏锦瑟用剑支撑着艰难的站定,顾月卿站在她面前。

两人这番一对比,夏锦瑟显得更狼狈了。

但此时夏锦瑟已顾不得那么多,顾月卿纵是神色无波,但她感觉到了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

顾月卿是动了必杀她的决心!

不着痕迹的退后两步,“倾城公主,你偏要对本圣女如此赶尽杀绝?本圣女与你有共同的敌人,本圣女活着与你一起对付禾风华岂不更好?多一个人多一份力,这样浅显的道理倾城公主难道不懂?”

“没有你,本宫一样能杀禾风华。而留着你的命,只会膈应本宫,你说本宫该不该杀你?”

“说来,若此番换作旁人,本宫许还会饶她一命,但是你,绝无可能,可知为何?”

夏锦瑟面容略微扭曲的看着她。

“因为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惦记本宫的人。”

“你……”在夏锦瑟震惊的目光注视下,顾月卿一个闪身,手中匕首便划破她的喉咙。

快狠准,一刀毙命。

夏锦瑟死不瞑目,顾月卿左手抱琴,右手拿着的匕首还在滴血。

看到这一幕的夏旭瞳孔缩了一下。

不为夏锦瑟这个亲生女儿的死,而为顾月卿这般狠辣的杀人手段。她分明可用琴将人杀了,却选择这种见血封喉的手法……

顾月卿掏出一方干净的手绢擦干净匕首上的血迹。在这刀光剑影的打斗中,她闲庭信步一般,还漫不经心的擦着匕首的血迹。

让人看着,无端便生出一股毛骨悚然之感。

有靠近她的侍卫和死士甚至都不敢对她出手,拿着剑将她围住。

“愣着做什么!快杀了她!”那边,身上有几处轻微伤痕的夏旭见那些人围着顾月卿却不出手,气怒出声。

尽管他知道这些人根本杀不了顾月卿,却仍下这般命令。

只因顾月卿若依旧如此站在那里,他心里的不安便会越来越浓烈。

顾月卿淡淡看他一眼,夜色下,她的神色看得不甚清晰,但那双深邃的眸子,让夏旭有种背脊发凉的感觉。

她对他也动了必杀的心!

将擦干净匕首血迹的手绢随手扔下,把匕首收回袖中。

抱着琴,指尖抚过琴弦,四下围着她还没来得及上前的一众侍卫和死士皆当场毙命。

顾月卿一步步走来。

夏旭被三人困在中间。

“没事吧?”顾月卿这话是问千流云,也是问楚桀阳。

夏旭身上都带了伤,楚桀阳和千流云自然多多少少也负了些伤。千流云便罢,楚桀阳却是完全的出于仁义帮忙,其实他没必要趟这趟浑水。

“无事。”

“没什么大碍,你呢?”

前者楚桀阳,后者千流云。

顾月卿淡淡摇头,目光便转向被他们围住的夏旭,“久闻老药王大名,没承想正式见面竟是在这般境况下。”

“本座也没想到会是以这样的方式与月谷主见面。”

月谷主?

是要她用万毒谷的身份来相谈?

可她偏生不想用这个身份。

“早便想与君凰去药王山拜见他的恩师,却被诸多杂事耽搁,直到如今都未去成。本是感念老药王当年对君凰的救命及教导之恩,却如何也没想到事实竟是如此。若叫君凰知晓实情,还不知得多伤心。”

夏旭轻嗤,“伤心?你说那个冷心冷情六亲不认的人?”

------题外话------

*

二更六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